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六章 黎国公主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的手停在门外半刻,屋内并无唤她进来的声音,不由出声道:

    “我来找我外祖母,可以进来么?”

    里面仍是死寂,她仅剩的耐心消磨殆尽,推门的一刹那,浓重的药味扑面而来,不由心中一紧。

    静室里十分粗陋,只有一方供着香火牌位的长桌,一把藤椅,白色的纱幔后掩着张榻,榻上似乎睡着个人,脸朝着泛黄的墙壁。

    苏回暖心跳的剧烈,她一步步走过去,想看看榻上的人长的什么模样,是不是同她记忆中母亲的容貌有几分相似,是不是在十年与世隔绝的岁月里变得像这观里的人一样淡漠。她想知道这位幸存的女冠知晓了还有亲人在世是什么反应,又或者她知道自己有个外孙女,却远离尘世从不过问?就像她一直不知道自己有个外祖母,也很少感到孤单一样。

    她带着好奇而激动的心情站在床帐外,鼓起勇气喊了句外婆。终于,榻上的一袭缁衣动了动,她的心也跟着颤了颤。

    “外婆?你醒着么?观主说你半个时辰前就醒了。”

    帐子里的人缓缓坐起来,从雪白的纱里伸出一只手。

    苏回暖看着那只虚弱的手,它的形状很优美,只是太瘦了,纤细的骨节在薄薄的皮肤下凸出来,青蓝色的血管浮在手背上,指甲是脆弱的苍白。

    她忽然心酸,下意识地握住这只手,想让它比看起来暖和一些,却发觉原来自己的手比它还凉,只一瞬便放开了。

    帐子被她拨开,午后的鸟鸣开始聒噪,她在药味里嗅出一丝香烛淡淡的气息,从面前人的衣上化开。

    这位前公主的面容一如她想象的那样美丽而矜贵,只是这美丽已经衰老,染了风霜,矜贵的气质下也刻上了在漫漫时光里凿就而成的痛苦。

    一个被送去千里之外的西域和亲的公主,没有宗室的血缘作为义务,也没有皇室的靠山可以依凭,所幸她的丈夫对她不错。然而她新的家人身死离散,她独自一人南下求援,迎接她的却是兄长一族的覆灭。

    苏回暖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来,只有再轻轻唤了一声,“外婆?”

    黑色的道袍衬得她的身躯越发羸弱,她的眼睛却有着一种淡泊而从容的清明。苏回暖又生出了不安,这样平静的目光注视着她,就像她瞳孔中映出的是一个毫无关系的路人。

    “我妈妈是真雅,她是西夜唯一的公主,我的外祖是悉居林,现任的西夜王阿延多是他的弟弟。”

    黎国公主还是慢慢地打量着她,披散下来的白发落满肩头,她用手不经意地捋至而后,那动作重新点燃了苏回暖残存的记忆。她的母亲也会这样优雅而柔和地理顺头发,不过发色不像她年轻时的黑,也不像她这时的白。

    公主拉起她的左手,一根根地抚过手指,在沉默中开口:“阿雅?我记得她……她是我女儿。我年纪大了,许多事记不得了,眼睛也看不清了,孩子,你过来些。”

    苏回暖咬着嘴唇坐到榻边,那双手攀上她的脸,细细地描着轮廓。她喉咙里的苦涩蔓延到全身,感到动作一停,便听到那一缕风似的语调温柔地说道:

    “现下想起一些来了……你叫什么呀?生的不像阿雅。阿雅呢?”

    苏回暖握住她的手,“妈妈在军中和家人走散了,到了突厥,”还未说完,公主的身子猛然一颤,“是那些人把她带走了!阿雅才十六岁……她还那么小,突厥人……突厥人!”她的眼中迸发出剧烈的痛苦,断断续续地咳嗽了一会儿,又渐渐平复到原来空茫的状态,靠在枕上一言不发,只是无意识地死死抓着袍角。

    苏回暖撑住额头,低声道:“外婆,你是不是又想不起来了?那就别想了。我爹爹姓苏,给我起的名字是这两个字。”她摊开公主的手心,一笔一划地写,“因为当时是春天,我出生在军营里。妈妈被他救了出来到了梁国,他们一直过得很好。”

    公主好像只有眼睛和记忆出现了毛病,思维却异常清晰,摇头道:“过得不好,阿雅离开了我,肯定是过得不好的。她是个小姑娘,什么也不会,西夜都要亡了,梁国……要是人家知道她的母亲是个齐人,她能过得好么。”

    苏回暖一怔,她又接道:“算了,我估摸着明日又会忘记,姑且就信了吧。孩子,你下山去吧,用不着来看我。我只记得我有个女儿,她走了,把我的心也带走了……她的孩子,我看不清也记不得,你以后不用费这个功夫来了。我在这里感觉很安全,不愿意看大夫,也不愿意再接触山下的东西了。”

    苏回暖的心骤然被敲下来一块,又用简单的西夜话说了几句,公主再不应答。她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唱的歌谣,起了个头,公主跟着哼起来,脸上的皱纹夹着笑意,仿佛回到了年轻时小女儿依在膝旁听曲子的情景。可是她的女儿已经去世多年了,唯一在世的亲人又被她归属到山下的世界里去,她独坐静室,守着残存的一点回忆,让人可怜,就算伤了人也无法责备。

    公主哼着哼着就闭上眼睛陷入了沉睡,嘴角还微微上扬着。

    苏回暖给她拉上薄被,在床头坐了一会儿,还是按上她的腕脉诊了片刻,方知她时日不多。

    临走时她嗅了嗅桌上的药碗,辨认出里面的药材应该是吊着性命的那种,有几味很是贵重。

    屋外初冬的日光洒满了寂静的院落,也许是中午没吃什么东西,苏回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她迈着沉重的腿朝自己厢房走,心里盘算了几下,还是止不住地难受,索性什么也不想了。

    回到房间不久,两个年轻的女冠抬来一桶水让她净身,苏回暖思绪正一团乱,看到水总算好些,道了谢便不客气地钻进桶洗刷起来。热水中身子舒展开,她将自己埋在静止的水里,直到水凉得差不多才出来,草草擦了一番,对着镜子照了照,觉得没有异样才换了衣服出去找人。

    苏回暖打开屋门,光线夹着树影霎时充满了身后狭小的空间。不远的古树下站着她要找的人,身着月白长袍,里面仍是那件被她扯过的中单。

    他的双眼望过来,蕴着宁静而清凉的笑意,像夏日里迎风飘荡的槐花雪。那样的神采她似曾相识,在相同的距离里一定有人这么看过她。

    在哪儿呢?万法梵医

    她不禁走到树下,愣愣地盯着他的脸看。

    盛云沂指了指一处树荫,近前一步,道:“怎么洗过了还是这副样子,须知现在天冷,打水可不大方便。”

    苏回暖一下子侧过头,拿袖子遮住面容,极快地揉了揉眼睛。

    “多谢陛下让女冠送水过来。”

    他扬着唇角仔仔细细地端详,她显然没有心情打理,一头乌发松松散散地挽着,鬓边还滴着水,一路滑到白玉般的脖子里去。真是懒散惯了,见别人也是这个衣冠不整的模样么?

    苏回暖被他看的不自在,敛眸自顾自地说道:“陛下来这里是祭奠陆将军的么?山下和山上的人对这里讳莫如深,也是陛下授意的吧。”

    盛云沂靠着树干,悠然道:“苏医师不问我早来了多久?只谢我给你准备热水这一桩?”

    “多谢陛下告知观主,还让那位守净下来接我。”

    他越发不满意起来,忽地笑了声,低低道:“我不在船上,苏医师当真哭了?到现在眼睛还是红的。”

    苏回暖只当没听见,“多谢陛下这些年关照外祖母。”

    盛云沂看着她秀致的侧脸,道:“苏回暖,你若是心里为其他事忐忑不安,便不用谢我,我不需要一个顾左右而言他的人对我表示这些无足轻重的感谢。”

    他突然想像两个时辰以前那样去触碰她的睫毛,看她皱眉的样子,腹诽的样子,她放在心里的事比表露出来的多得多,他不介意花上一些时间把它们一件件挖掘出来。

    苏回暖在脑子里过了好几遍,方道:“陛下既然知道我前晚是坐船来的,就是派人一直在盯着我,所以我要做什么陛下都知道。我要过江,陛下捎我半程,我要上山,陛下让人下来接,然后,是否我要做的事就是陛下也想做的,或者说陛下想要我做些什么?”

    盛云沂的笑容倏尔隐去,拂去衣上枯叶,转身道:“跟上。”

    苏回暖自觉有理,便小跑着跟他走东面第二间厢房,紧邻着给她安排的那间,桌椅床凳没精致多少,倒也算得上干净整洁。

    甫一关门,他就丢了块帕子过来:“将头发擦干,水别滴到我身上。”

    她捏着帕子有些窘迫,却反应过来,身上?

    盛云沂适时道:“你说了那么多,就偏不问问我的伤如何?你要做的事是医师的职责,我想让你做的事就是让你履行义务,难不成还委屈你了?”

    苏回暖看他脸色比往常更白,吓了一跳,不等他亲自动手,奔到榻跟前三下五除二解着他的腰带,匆忙中拉了个死结。她被他郑重的语气弄得心急,掐着时间一把扯开,等看到棉纱透了水,都快要上火了,抬头就问:

    “带药了吗?”

    盛云沂指指桌上先前被他丢下的包袱,苏回暖哗啦啦地抖开,一个小瓶和一叠干净的棉纱呈现在眼前。她猛地顿住了动作,阴森森地问道:

    “你的伤是不是已经好了?”

    盛云沂讶异道:“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该计算的事么?”

    苏回暖深吸一口气,走过去稳住手揭开那块浸水的纱,扔石头似的甩到桌上,下面露出两个多月新生的健康肌理和刀痕。她留下的药中途被换下,这是另一种效果更好更快的,也不知他从哪里寻来。

    她感到耳朵被擦了一下,抬头一看,盛云沂正拿过她手里的帕子吸着她发上的水珠,擦完了塞到她手里,面色平静地道:

    “看够了?”

    苏回暖咬牙切齿地说道:“陛下是不是感觉在江里游了一段,神清气爽得很?”

    他拉上被她一日之内扯开两次的中衣,一只修长的手闲闲地系着衣带,正似清晨刚起身时的慵懒形容。

    苏回暖这才发觉不妥,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手里的锦帕攥成凉凉的一团。

    盛云沂察觉到她的埋怨,了然笑道:“苏医师方才进门前问我存了什么不轨之心,我若说没有,你也是不会信的,那何必又再问呢?”

    苏回暖蹙眉道:“我虽不信,姑且可以听一听啊。”

    他被她高傲的语气勾起了兴趣,“苏医师,谁给你底气这么说话的?”

    苏回暖差点忘了面前的人最不能顶撞,郁郁地说抱歉,替他把东西按原样收好。她不惯做收拾物件的活,看得他在一旁指指点点,要求多到难以预料,真是坐实了难伺候的名。

    盛云沂静静地坐着,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看见她颤动的浓密睫毛,眼睑敷着层浅浅的红,樱桃色的唇角抿着,山明水净的五官有着中原人的秀气,轮廓又稍微深一些,外族血统全部反映在浅褐的瞳色里。

    西夜产良马、出美人,陆家人的相貌也大多出众,她父亲那一族的皮相一向也甚好。至于她,长得不错,只是太疏离了,他就是看不惯她装模作样,看不惯她在他眼皮底下还藏着防备的心思。

    于是他朝她的肩抬了抬手指,苏回暖会意,立刻拿帕子擦了两下,转头看时并没发现丁点水迹。

    他心中舒服许多,无视她的气愤:“你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跟我商谈,先回去休息,晚上想好了再过来。今日在江上是不是很怕?”

    刚说完最后一句,苏回暖掉头就走,差点踢到门槛上去。

    盛云沂靠着床柱,对她的背影凝视了半晌。

    她要问的被他挡了回去,他其实并不擅长转移话题,只是每每对着她,自然而然就多出许多话来,换了三个身份,几个地点,连他自己都觉得成了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