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五章 青台观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秋末冬初的江河本应平静,但此处是两山之间,风刮得不小。

    江水载着小船离岸,苏回暖想起来刚才的窘迫,找了个干净点的位置正襟危坐,假假地关心道:

    “陛下腰后的伤虽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最好别碰水。”

    她还能大言不惭地说出这种话?

    盛云沂抬起船桨,小舟一下子失了方向,在浪里颠簸起伏打着旋,苏回暖顾不得形象一头扑在船身里,手脚生了钩子般贴着底面,浑身发冷。

    头顶落了一滴冰凉的东西,下雨了?她侧身抬头看看天空,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唯一突兀的就是一根距离她的头发不到三尺的——木桨。

    那滴水晃晃悠悠地从发上滑下,沿着额头到鼻子,嘴唇……她镇静地掏出一块帕子,从包里拿出个水囊,沾了些清水擦头发和脸,眼里能蹿出一团火苗来。

    “苏医师果真怕水。”盛云沂温善地笑道,移开了细细的柄。

    苏回暖强打气势,忍着把他推下去的冲动硬着头皮道:“是啊,我说的是真的,陛下不用试验。”

    “怎么算是试验?开个玩笑罢了。苏医师没有在我面前跳到江里去,着实信守承诺。”

    苏回暖不理他,待船被他控制的平稳了,她抱膝坐好,一派无事地称赞道:

    “陛下以前领过水军么?”

    盛云沂道:“你觉得呢?”

    苏回暖使出浑身解数奉承道:“我猜是有的,看陛下独自渡这条江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了,一路自然会越加稳妥……就算陛下的暗卫都不在。”说完充满希冀的望着他。

    出发时的滩岸已变成一条细线,速度不太快,一刻钟不到的时候接近江心了,风也顺理成章地呼啸而过,掀起大片浪花。

    水从舟外溅到她的右脚边,苏回暖往里缩了缩,左边又来了一股水流,遂紧了紧膝间的距离,到最后整个人抱成一团,看得盛云沂手下的动作更不稳妥了。

    他一撤力,船立刻抖的不像样,苏回暖感受着剧烈起伏,心中抱怨自己一时大意没考虑全局,明天换艘稳些的乌篷船去不行么!她到底受了什么迷惑坐上了这个居心不良之人的船,碍着对方的身份还没法责备出口!

    盛云沂默默计算风向和靠岸的距离,待经过了风口,压着嘴角逗她道:“苏医师大概不了解,古来航海入江的商船遇到大风浪,都会扔一些货物献祭水神,偶尔也会扔一些清醒的活人……不愿意损失买卖的商贾在船舱中挑选人祭,这祭品一般都是极为怕水、阴气重的人,知道为何么?”

    苏回暖突生警惕,看着他的眼神又急切又委屈。

    ……她连求人都不会么?

    他拂去衣上的水珠,淡淡地说道:“其一,怕水,就算船还在原地他也上不来;其二,水主阴,阴代表刑杀。所以最好的选择是,把一个不晕船却怕水的女子丢到江里给河神做姬妾。”

    苏回暖莫名其妙地直视他道:“我晓得陛下肯定不屑于做商人的勾当,说这些只是为了吓我。”

    盛云沂展颜一笑,缓缓地平举起左手,船桨垂直地指着层层白浪,在苏回暖惊悚的目光里毫无留恋地一松,细长的柄眨眼间就没入了滔滔江水。

    “原来你是这般想的。”

    没了桨确定方向的船真正如同一片轻飘飘的树叶在水面晃来晃去,苏回暖不可置信地脱口而出:

    “你做什么!”

    这一瞬她大脑一片空白,任何事都不管了,腿软大过气愤,连站也站不起来,只知道若是他这个人也下去自己就绝对玩完了。大江浩淼,若是无人救她,要漂多久、被风吹多少次才能着陆!

    盛云沂拿出一方锦帕优雅拭手,稳如泰山地立在船尾,好像站在平地上休憩一般。

    “苏医师有一点说的很对,我是不会把你弄到江里的,顶多是……”

    苏回暖欲哭无泪,“陛下别说了!”

    他从谏如流地止住,忽地扯开腰带,宽大的玄色外袍一除,便只着了一件薄薄的蚕丝中单。

    苏回暖看呆了,他要干什么?

    盛云沂冲她指指船里的衣物和包,“顶多是把我自己弄到江里。晚上约莫会有打渔的船只经过此处到对岸,看好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苏回暖老鹰扑兔子似的拽住他的下摆,“微臣知错了陛下不要下去!”

    她手比平时快了好几倍,将中衣拉得一沉,盛云沂从锁骨下到胸前瞬时露出一大片光洁如玉的肌肤。他耐心地弯腰拉开她的手,夺回一截领子,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

    “放手,嗯?”

    苏回暖耳朵泛红,依旧据理力争:“陛下会水但我不会,陛下自己游到对岸却把我扔在这里就是谋害人命!”

    他有些可惜,“苏医师,我还是给你留了点钱财的,不觉得我已经对你很宽容了么?不算谋财,只是害命,我明白你向来把银子看得很重。”

    “陛下误会了微臣怎么能是那种小人,陛下别动啊!”

    小船失去平衡来了个大起大落,苏回暖惊叫一声,重新死死地攥住他的衣摆,仿佛那是根救命稻草。

    盛云沂蹲下身,她的眉锁得不能再紧,咬牙蜷着身子歪在船尾,的确是怕的不行,像只栽在水里的小猫。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触了触她翘起的长长眼睫,“这就怕了?哭给我看看,兴许我就留在这儿。”

    抓着他衣服的手却慢慢放开,她偏过头拾掇拾掇微散的鬓发,又恢复了原来抱膝而坐的姿势。苏回暖淡红的唇角抿着,似是很不愿意按他说的做,眼睛里冒出的小刀全靠理智撑着才没有往他身上招呼。

    指尖存留的触感让他不由自主地低声道:“那就没办法了。还有什么要和我交代的?”

    苏回暖不答,吐了口气,好半天才闷闷地顶了一句:“你说晚上会有人来,不要骗我。”

    盛云沂心里好笑,又若有所失,站起来道:“就是骗你又怎么了?苏医师自己保重,我可不想看到大齐的左院判心甘情愿给河神当夫人去了。”

    他一个纵身跃下独木舟,黑发蜿蜒在水中,仿若江里探出头的水妖,轻一颔首就潜了下去。

    日悬东南,残余的雾气一扫而空。对岸是巍巍青山,隐约可见山间白色的泉流和金黄的树冠,秀美不可方物。然而苏回暖一点也没有心情去欣赏,岸上隐隐约约多出个影子,应是他游到头了,但她要怎么办?

    她拎过盛云沂带来的包,毫不留情地拆开扫了一眼,无非是祭拜用的楮钱之类和几件衣物。他就身无长物地走了?这些东西他就不着急用么?苏回暖越发觉得会有人乘船经过这里,但也不排除山上他的人准备好了一切,这样的东西多一份又算什么?不要也罢。无尽吸收

    她哀叹一声,祈祷浪能小些,别把独木舟给掀翻了。当时昏了头,丢脸的事做尽了,还是被他甩在江中央,他肯定像看了场戏一样!他明明答应带她一起过去的,还要颠来倒去地折腾!

    ……太可恶了。

    苏回暖开始认为被他提了个院判就是最大的错误,她应该看着他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

    茫茫江水翻涌,苏回暖在船上生不如死。其实现在的风没有之前大,但是这种被别人弃之不顾、完全独自面临危险境地的感觉太糟糕了,就像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还在呼吸。水和风这两种平常至极的事物摇身一变,隔出一个与世隔绝的空间来,她在里面无论怎么想法子,外面的世界都视若无睹,就算她下一刻掉到水里淹死,也不会有人知道。

    她擦了擦眼睛,摩挲着腰带上系着的玉佩,等到晚上也不是不可以,但她留在客栈的侍女会担心,晚上又看不清人,绝对没有白天安全。况且要是真没船来她怎么办?指望自学成才游到那边去那是异想天开。

    苏回暖远望江滩,也许是心理作用,那条线在眼中近了些。风好不容易小了,浪也不大了,她一阵欣喜,看得到岸,就意味着看得到人,意味着她喊一嗓子对面差不多能听到。可是人呢?哪里有人?只有一丛灌木,一只拴在石头上的乌篷船,一方挂在树上的破渔网……

    能看清具体的景物了,她蓦地反应过来,是江水在把船往岸边推!

    此时苏回暖不知要哭还是要笑,终于有救了,盛云沂的话十句里有九句都在诓人,她应该想到他留着她的命是有用的,该想到还有针对她的一大串事情还没解决!

    她的心也跟着波涛起伏,晕眩好多了,她有了底气,打起精神定定地注视着江岸,只要熬过这一段就好……

    水流是有偏差的,然而大体的方向正确,半个时辰不到,苏回暖抱着两个包袱登上陆地,出了一身冷汗。

    盛云沂还不至于太坏心,至少给了她一条活路。

    脚踏实地的恩赐让她扶着一棵大树喘了好几口气,思索着接下来要干什么。这里看起来荒无人烟,到哪里去偶遇一个采药人或者下山的女冠?

    就在她思考的空当,背后传来个中年女人的声音,是她今早才听过的——

    “施主且随贫道来罢,贫道带施主去观中。”

    一道明光照亮了苏回暖踌躇不定的心,书上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原来是真的!

    山路崎岖,景色却十分宜人,南方初冬的山既温且润,便是朔风也融化在那些枝叶未落的高树间,变作沙沙的低语。泉水流经白石,浅滩埋没在寸长的草里,天然引出一条幽径。

    缁衣女冠脚程有意放慢照顾她,不复先前冷硬的态度,苏回暖揣着所有的包裹只当没见过她,颇有兴致地问道:

    “大师怎么知道我要来的,是特意在这里等我,还是偶然遇到了?”

    中年女子平淡答道:“贫道守净,施主跟我来就是,无须多问。”

    苏回暖撇了撇嘴,只好不再说话。

    沿途鸟鸣悦耳,爬了一段山坡,守净忽地开口道:“施主是郢先生什么人?”

    苏回暖本想说跟他一点也不熟的,但还是道:“他是我生意上的东家。”

    她有几分弄明白,原来是盛云沂通知人来接她的,他丢了船桨赶到这里,不会就为了告诉观中有外客要来吧!不定有别的居心……还有,郢子灏这个假名他用的还挺广泛的。

    前方已能望见一片漆黑的檐角,守净停下步子,回头郑重道:“施主最好不要骗我们。郢先生既然叮嘱过,那必定是与他关系深厚的人,不然施主是进不了观的。”

    苏回暖倒奇了:“郢先生派了人把道观围起来么?这些年难道就不曾有其他人到观中进香?”

    守净从她颜色殊异的眼眸上移开视线,道:“有人来,但是都没出去。”

    苏回暖默然,两人穿过一座破败的牌楼,视线豁然开阔。青台山的这一峰并不高,道观又不同寻常地处在山腰,走了大半个时辰也就到了。

    这里看样子是前几朝遗留下来的一个古观,目光略扫,只余灵官殿和玉皇殿,东西两面的静室有些被改建成厢房,钟楼和鼓楼都已所剩无几。当年的规模应该很大,只是年月一久,砖瓦都老迈不堪,在道边歪倒的石刻上偶尔能看见彼时流行的字体。

    “郢先生什么时候到的?”

    “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

    对话实在泛善可陈,苏回暖绞尽脑汁,又道:“他每年都来么?在这个时候,冬至,来……扫墓?”

    灵官殿前一位年过花甲的坤道早就站在石阶上,服饰十分朴素。守净径直走上去行礼:

    “知观。”

    没有得到回答的苏回暖亦迈出一步,躬身道:“道长好,我来此寻一位家人,姓陆,是十年前入贵观的。”

    观主是个清清静静的老妇人,声音飘渺似水,她双目微阖道:“贫道已知晓此事了,守净,你带这位小施主去静室吧。我们这里只有一位俗家姓陆的女冠,施主是为数不多可以见她的人了。”

    苏回暖面露笑容,觉得再累都值了,俯身又道:“请道长告知郢先生现在何处。”

    观主看了她一会儿,“你不是来找他的。”

    怎么这观中的人这般紧张盛云沂?看来他和这座青台观很有渊源啊。

    苏回暖如实道:“我与郢先生在半路分别,他先行一步,得知他让人在山下接待我非常感激,想要向他道谢。”

    观主牵了牵嘴角,像是许久都寡着一张脸,动作很僵硬,“施主去过后,再来找贫道。施主的厢房在东边第一间,今日若不嫌弃,就请在鄙观歇息一宿吧。”

    她说完,在另一位女冠的陪伴下向后面的玉皇殿走去,只留苏回暖随守净去静室寻人。

    院子里积满了枯萎的叶子,但石板面依然干净,山中的云雾从远远的地方升起,海水般汹涌地袭来,一如苏回暖心底的千万种情绪。

    短短的几步,静室简陋的木门就在眼前。带路的女冠拿着她和盛云沂的包离开了,她立在外面良久,始终挪不出手叩门。

    这座房间从外面看,荒凉得就好像没有人居住似的。要是晚上,房里点了灯火,她还可以模模糊糊看见一个影子,一伸手就可以碰到的影子。现在日欲当午,院落里充足的光线倒衬得这个角落太过死寂,风一吹,檐下叮叮当当响起铁马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一点杂音。

    日光照在苏回暖的衣领上,她抖落身上沾的草屑,正好发簪和裙子,抱着她的包袱轻轻在门上敲了三下。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