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四章 渡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青台山横于天金府北面,是玄英山脉的一个南部分支。此时正处秋末,诸峰金碧粲然,山脚江水清湍,景色比之春夏更有一番深沉意韵。

    傍晚船行至禹县时,水流下的白石越发清晰,苏回暖谢过艄公,交了十数里水路的渡船钱,歪歪倒倒地上了岸。

    昨日是长至节,家家户户更易新衣,备办饮食。繁京最重此节,大街小巷的主妇们买来赤豆和糯米生火做饭,大酒楼里的北方厨子也做起了各种馅料的饺子,熬起了鲜美的羊肉汤,入夜后的京城灯火通明,人流如织。

    这些苏回暖没有亲眼看到,她带着瑞香起了个大早,收拾好东西就踏上了容府雇来的马车向北出发,没来得及查验医学生们送来的炭敬。官舍被容家晏家以及陌生府上运来的节礼塞了个满当,苏回暖刚当上院判时没有经历过别人这么殷勤地送礼,估计大家都拿不准宫中的风向,这会儿却是她坐稳之后的第一个大节日,从而都争先恐后地差人来问候一番。

    “前天我看到有太医院的医丁送来一本《针灸甲乙经》的张轨抄本,还有皇甫谧《高士传》的手稿,全是难得一见的古本,看得我手痒的不行,可还得给人家请回去。不知道是哪个不体谅父母的学生,这东西都是藏在家偷偷看两眼的,指不定是偷出来讨好我们,指望我们在评卷时放过他呢。”

    苏回暖坐在县里唯一的客栈大堂喝茶,窗户正对淼淼江水,数座不高的灰色山体浮在水上。她忍住伸懒腰的冲动,一边听评书一边随口和侍女聊着天。

    “考试不是糊名制么,姑娘说他可不是糊涂?明知道我们姑娘不是那等见利忘义的小人,还白费一番力气。”

    瑞香站在窗口吹着风,苏回暖原本看不过,让她也在凳子上歇会儿,结果刚坐下半盏茶不到,小姑娘晕船的后遗症又出来了,两人只好谈天侃地打起精神。

    “姑娘真是北方人么,怎么一点儿也没反应?”

    苏回暖跟她混熟了,便没隐瞒她自己是从北面来的,连同传说中的覃神医也是梁籍。她想了想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坐船坐久了脚挨到地面,头也是晕的。容将军带我来京城时坐的是商船,当时郢水风浪正高,我特别怕船只一上一下地在江面上荡来荡去,扒着栏杆差点哭出来,几尺高的水花溅到衣服上,又把眼泪给逼回去了。”

    瑞香吐掉姜片,“那后来呢?”

    “后来容将军派一个士兵来探望,问我要不要在岸上的客栈留一日,我说我再也不想看到这条江了。于是就跟着军队一路进京,被那么一吓,连别人送给我的马都没力气管了,直接运到将军府里让他们照看。”

    瑞香呵呵笑道:“真是吓到了呀,我还以为不论发生什么事,姑娘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呢。”

    苏回暖就差翻白眼了:“我没有吧。”

    小二一手端着一个清淡菜肴跑过来,舟车劳顿了一天半,人没什么胃口,草草用了饭便回了房间整理衣物。苏回暖向伙计要了热水上上下下地洗刷一遍,瑞香深得她心,休息了一会儿就把房间里的灰尘弄得一干二净,收拾得像模像样,又下楼去问掌柜的哪里能找到向导带路进山。她们没收二钱找零,客栈里的人都十分客气。

    掌柜道:“随便跟个采药的山上就好。山上的道观也会每隔几日叫人下来采买东西,看到对面那个米铺没有?算来明日就有道姑过去买米,姑娘同她们交涉吧。你们上山做什么去?”

    瑞香答听说有个远房亲戚入道观修行,今次正好经过禹县,就顺便过来探望。

    掌柜笑道:“若是在观中,只怕姑娘会扰了那位姨母清修呢。谁不知青台山上尽是一心修道的女冠,向来与世隔绝的……”突然又神秘兮兮地说:“山上还有许多孤坟,阴气重的很呢,采药的一般只在半山腰逛逛就下来了,听说晚上还有鬼火……唉唉,是某多嘴了,不过姑娘家的还是别待太久。”

    老掌柜好似怕人家打听得过多,转过头忙算账去了,瑞香寒暄几句,将他的话原封不动地说给苏回暖听。

    “姑娘,咱们要在上面过夜么?”

    苏回暖一看她怯生生的样子就有几分明白,道:“怎么可能,而且我明天不打算带你去的。你的脚上岸的时候是不是崴了?装的还行么,我刚刚才看出来,你吃饭前居然还敢站着说那一大堆。”

    瑞香赶紧道:“只是有点儿罢了,姑娘怎么能一个人上山去?姑娘与那个长辈亲戚毕竟不熟,也不知她……”

    苏回暖道:“我过去是我自己的意愿,不关她的事。箱子里有膏药,我看你伤的不太厉害,抹上之后躺床上别动了。明日我不会一个人去道观的。”

    也不知她未曾谋面的外祖母还在不在人世,荒郊野岭音信不通,纵是做过朝廷钦封的公主,几十年一过,家中一败,人命便和野地里的衰草一样危浅。若是不在了,她拎两篮子祭品至旧时居所祭拜一下,也算全了冬至的习俗;若是还在……

    苏回暖手上开药箱的动作停了,心底蓦地涌起一股酸涩。她抬头望向窗外,太阳已移到了西边的山峰后,宽阔江面静静地铺着一层彤红的余晖,柳叶似的渔船从山脚归来,停泊靠岸。

    似乎是弹指的功夫,天就黑沉了下来。

    *

    清晨的阳光透进窗纸,苏回暖轻轻起身,洗漱过后拎包下楼。侍女在外间睡得正熟,倒没了昨日信誓旦旦要跟她一起的气势。

    小二起的很早,苏回暖在一楼扫荡了一笼汤包,带着一篮东西溜去了米铺。米铺在集市边缘,还不到卯正,县城的居民都陆陆续续从市场里提着菜和鸡鸭返回出口。

    她一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群,生怕自己看漏了。等了约莫三刻钟,终于在嘈杂喧嚷的人堆里寻到了一袭青黑的道袍,再往上看,是一张中年女人淡漠平凡的脸,启唇和老板谈着价钱。

    估计是道观里香火实在不旺,每次里头的人只买一些存在厨房里,也不雇人帮忙抬上去。苏回暖等她前脚扛着一大袋米离开店铺,后脚就紧紧跟上去。

    目光绕过穿梭的县民,纷乱中似有个眼熟的高挺身影。她顾不得多想,只恐跟丢,走了一截后只见房屋消失,平野开阔,便知不远处就是江水了。

    周遭无人,她赶忙叫住那女冠:“大师留步!”

    女冠将肩上的米袋正了正,转头迟疑地循声看来,见是个陌生人,抬步便走。

    苏回暖大步追上:“大师,我今日前去观里拜访亲戚却不识路,望您能带我一程,不会打扰贵观清修的!”

    那女冠低眉看着脚下的石子路,一言不发。她跟了一段,对方终于开口了:

    “女施主,修道之人于俗世了无牵挂,纵然有山外的亲属找上来,也不大愿意见。”

    苏回暖争辩道:“修道之人虽不理杂尘,但成仙证道需从人道开始,人伦之事不可马虎,要不古往今来的道人怎么都保留俗家姓氏呢?我家中已无其他亲属,尽尽孝道也是应该的。”

    医者不脱黄老之术,故而这些道家的东西她也能扯上三言两语。

    缁衣女冠被她堵了回去,讪讪道:“施主的亲戚是何姓氏?”

    “姓陆。”

    女冠扶在肩上的手顿时一僵,道:“没这个人,你找错了。”说罢竟脚下生风一般走开几步远,好像那坨米袋不比一根羽毛重。

    苏回暖愣怔的当下,女冠已跑到了江边,把袋子一丢乌篷船一撑,船桨轻巧地划动几下推离江滩,任凭她在岸上怎么喊也不回头。

    她气得要命,反而生出一股倔强来,江边还留着一艘很小的无主独木舟和她对望,便一脚蹬上舟内,比划了两下船桨,可又冷静下来放弃了这个念头。

    自己撑船指不定还没划出丈远就翻了,她不会水,命才最重要。她是重新跑回街上花钱拉个采药人作向导,还是找个摆渡的送她过江?

    渐高的日头映得水光白灿灿一片,乌篷船越来越小,直至变成一个小黑点,苏回暖一个人在江边眯眼远眺,心中茫然失措。

    她就这般站了很长时间,思考着为何那女冠会怕人打听陆氏,思考要怎么节省时间和精力过江,思考过江之后摸上山会不会被人赶下来,还有天黑之前如下不来道观又不留外客她要住哪儿……我的大唐我的梦

    真是糟糕透了。

    “苏医师要在这里犹豫多久?”

    一个微微低沉的悦耳声音自背后传来,苏回暖吓了一大跳,等反应过来,全身已经处于一种紧绷的状态。

    这声音她太熟悉了。

    并不是因为她听的次数多,而是每次都让她印象极其深刻。总有一天她会被它给吓死。

    还未整理好不自然的面部表情,眼前的小舟骤然一沉,一人纵身立于船内,衣襟飘扬欲飞,颇有古画中吴带当风的神韵。

    那人身量本就很高,站在小舟上更是比她高出一大截。他低头打量着仰着脖子的苏回暖,半张银质面具泛着从白云中漏下的日光,眼神含着丝清冷的笑意。

    苏回暖差点也崴了脚,确认此人真真切切地出现在这里不是她心烦意乱造出的幻觉,又不可置信地再次仔细辨认了一遍。

    盛云沂有些头痛,掂量话中轻重,负手道:“苏医师,你是不是从来没有跪过朕?”

    苏回暖呆呆地“啊”了一声,顺从地想了想,竟然真是这样。摆明身份后第一次面陛,他作为病号躺着,而自己舒舒服服地坐在马车里;第二次第三次……不是他叫她免礼,就是她被小公主按在凳子或是地上。

    盛云沂叹气道:“苏医师是不是想说现在你背后多出几个渔民,为了不引人注目,你就更不用跪了?”

    苏回暖从来没有这么听话过,回过头看见三四个拉着渔网的渔夫从江滩走过,并未停留,挺直身子伸手指着他们道:

    “陛下是说他们?我理解陛下的意思,之前委屈陛下了,今后一定全了礼数。”

    总而言之就是没这个意思,盛云沂一时无言以对,目光在她无辜的脸上停了一会儿,语气里带了点较劲儿的嘲讽。

    “苏医师这么直愣愣地站着,就算是不委屈朕了。”

    苏回暖装聋作哑地盯着茫茫江水,清亮的瞳仁里映出他被风掠起的发丝。那双褐色的眸子如琉璃明净,既纯粹得一无所知,又平静得让人觉得她是在腹诽。

    盛云沂对着她的眼睛看了片刻,扬唇道:“苏医师要过江?正好,我亦要上青台山祭拜故人,不如一起?”

    他笑起来的时候,苏回暖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晚的槐花树下,夜风徘徊,晚钟低鸣,初升的月亮在他的脚下拉出长长的影子,如水一样轻柔地漫到她的鞋底。

    那一刹那有种莫名的静谧,让她感到安然。

    盛云沂审视着她半晌,忽然俯身拾起一根木桨在浅水中轻而易举地一拨,船身便立时朝后退去,动作意想不到的熟练。

    他执着桨,姿势雅致的就像在抱着一方瑶琴,慢悠悠地开口:“苏医师不上来么?”

    悠悠的水波拍打着船身,岸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他足踏一叶小舟,是愈行愈远的架势。

    这一段江上仅有的渔船隔得太远,她在心里跺了跺脚,嘴上还是硬邦邦地把他的好意原数奉还:

    “不麻烦您了,我不赶时间,今天不去也罢。公子走好啊。”

    苏回暖可不敢上他的船,姑且默认他技术不错,但谁知道这么小的船走到半路会不会被一个浪头打翻?到时候他是把她丢下去喂鱼呢,还是船翻了她也死死地扒着船沿不肯放手?再说,跟这个人待在一起,她凭着认识他之后的所有遭遇发誓,总是没有好结果的。

    她当然不可能把这些都说出来。

    木桨一直来回摆动,使得独木舟在几尺开外留在原地打转。盛云沂控船算得上得心应手,听到这话后握在木柄上的右手一顿,扯了扯嘴角道:

    “是么?成仙证道需从人道开始,人伦之事不可马虎,你家中没有其余亲属,不是抢着要去尽孝道?”

    苏回暖张口结舌,他什么时候到的?连她跟道姑的对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除此之外……他知道她要去见谁!但是他说自己来这也是祭拜的,难道真有见不得人的故人葬在这儿?

    从繁京到禹县,苏回暖走了最快的路线,下车换船,中间停驻的时间加起来也就几个时辰,他应该早不了多少。前天今上还大宴过朝臣,她思亲心切,他怎么也这么快?要是微服私访也不该走这条偏僻的路线……他要来看谁?

    苏回暖这时才看见船内多了个布包,那是他要带去的东西吗?

    “尽孝道也不急今日,公子的事若是要紧,还请别在我这里耽误了。”

    盛云沂扬眉,“再给我一个理由。”

    “我怕水。”

    他的手指绕至耳后灵巧地解了几下,波澜不起地道:“昨晚在船上睡得好么?”

    苏回暖噎了一下,“我不晕船,公子连这个都晓得?但是我挺怕离水近,这船这么浅,划到江心水要进来我会控制不了跳下去的。”

    盛云沂将盖住上半张脸的面具随手抛到水里,眼睫翕动,容华霎时照亮凋敝寒江。

    苏回暖不知哪来的底气不为这张脸所动,立在石头边眼看他背过身去,小舟在波浪里荡了一荡,如行在光滑的镜面上,毫无阻碍。

    一尺,三尺,一丈……

    送走了盛云沂,她不由自主地往前走了一步,空阔江水的对面是她要去的地方,就横挡着一条江,渔船寥寥无几,摆渡不见踪影,怎么会如此不走运!

    她想要逮住一个行人问,但县民村民皆行色匆匆,他们这类难以出本地的人,说方言她也听不大懂。刚才说什么不着急全是瞎话,当下后悔起自己防心太重,让唯一能用的劳力弃自己而渡江,简直太作孽了。

    苏回暖拿手遮在眉下挡住阳光远望,就在她希望全无的时候,她发现那条小船似乎越行越慢,最后竟像是停在了一处。

    江天一色,舟上的人临风而立,衣袂飘飘如仙。

    苏回暖鬼使神差地冲他招了招手。

    小船在她的庆幸中折返,走到一半在关键时刻又停了。

    苏回暖明白他的意思,脸也不要了,用力喊道:“我很着急,劳烦公子捎我一程!”

    他应是听见了,船近几分,苏回暖继续没节操地推翻原话:“我不晕船!公子怎么划都可以,我不挑的!”

    整个船身在逐渐放大,盛云沂淡淡的嗓音随着风传过来:“姑娘怕水。”

    “有公子在绝对不会怕!”

    那嗓音里有了些许满意,一样样地拷问:“江心风甚大,船浅,水容易进来。”

    苏回暖都要哭了,斩钉截铁地表明决心:“不会往下跳的,跳了也不算在公子头上!”

    那头不痛不痒地来了一句:“折回已然耽误我时间,我的事很要紧。”

    “我错了!之前是我小人之心,公子别跟我计较了!”

    她说完最后一个字,就见尖尖的舟头触到了石滩。玄衣墨发的男人踩着船面宛若乘云,风露浸润衣角发梢,唇边绽开的笑意犹如昙花一现,面容上每一处线条都叫嚣着得意。

    往日冰雕玉砌模样的人好似在这一刻活了过来,从迢迢的江上来到她的面前。

    她望着他,一瞬间竟说不出话。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