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三章 东山再起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站在吏部侍郎府的大门口,看府上的家丁婢女来回穿梭,个个忙得汗涔涔的。

    她入了太医院后专心公事,最近才得知侍郎大人家的千金卧病在床已有一个月了,自打中秋节她邀苏回暖过府一聚没有成功之后,肖菀的身子似乎就不怎么利索,没有在公开场合露过面。

    婢女引着路,苏回暖向她询问了肖菀的病情,婢女只说不太严重,但小姐天天嚷着头疼下不来床。

    此时她被头疼且下不来床的小姐按在榻沿,听她叽叽喳喳地抱怨。

    “回暖你可算来了,你记得我跟你说过吧……就是七月份我们两刚认识的时后,我说我下旬有一个麻烦,就是这件事。翰林院的许大人原先就有向爹替孙子求亲的意思,但七月底京中宴会上他并没有提,我那时才松了一口气。结果哪想到八月一过,求亲的事又被拎到台面上来了,我爹居然,他居然没有拒绝的意思!他怎么能这样啊!”

    苏回暖打量着香闺绣阁里的摆设,水墨屏风,小檀木桌,妆镜台前的钗环珠花散散乱乱的,压在一本折角的《女则》上,显然是主人无心梳妆打扮。

    “肖大人不是知晓你和容将军的事情么?”

    “就是啊,我不知道爹为什么不立刻拒绝,许家的人都来几次了,我琢磨着这事不会要成了吧!”肖菀拔下簪子,云鬓一松,地下一只乌云盖雪的猫咪懒洋洋地凑到她怀里。

    “你别笑我酉时就睡了,我也不想这么早睡的,但是装也要装的像一点才行。我爹肯定知道我隔三差五淋冷水在房间里躺了一个月是在骗他,但是……”她一脸惆怅的神情,“你也看到了,府里的情状,不就是在置办嫁妆么。我娘倒是兴高采烈。”

    苏回暖正要训她不爱惜自己身体,连冷水都敢往头顶上浇,却一下子想起了安慰她的理由。

    “你宽心吧,他肯定不会把你嫁过去的。”

    肖菀愣愣地“啊”了一声,“为什么呀,我爹和许家难道没有说好?”

    “嗯……那个,我的意思是今上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肖菀更奇怪了,“你怎么知道的,回暖?臣工家里的嫁娶,宫中向来只是过问一句,只有特别倚重的大臣家婚丧,天子才会有所表示。我这个又不是赐婚又不是私奔,陛下为什么不同意?”

    苏回暖语塞,“阿菀,你一个读女则的,不晓得‘私奔’两字不可以随便说吗?”

    肖菀急了,“你别转移话题,快说,我晓得你知道,你今天是奉圣命来的吧?”

    苏回暖豁然开朗,难怪晏煕圭说是盛云沂让她来看诊的,原来是有这一出。当日在侯府中她亲眼看见今上承诺了晏华予三件事,晏煕圭的婚事,保留故侯府,不收贩盐权。而后第一件事她亲自求证过,盛云沂答应她“不会考虑明洲中意的侍郎千金”,他是明白容戬池和肖菀关系的,可能是听说了许肖两家要结亲的事,作为国君不好干涉,就顺口派个不在内宫当值的女医官给肖府传旨。

    “陛下和容公子交情不错,他上次和我说……”

    “说不会把我和明洲分开?你这么短时间就得陛下器重了?”肖菀自知失言,不好意思地笑笑,“对不起,我一碰到明洲的事就太心急了。”

    “嗯……不是,陛下说我就算不求他……”

    苏回暖蓦地说不下去,他当时说什么来着?说她就是不求他,也不会有那个意思的,可她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复述原话!

    她理了理鬓发,发现这姑娘正用一种好奇而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她,挠着猫咪柔软的下巴,试探地开口道:

    “即使你不求他,他也会那么做?”

    苏回暖刷地站起来,“你好好休息,我一定不会告诉令慈你生龙活虎精神抖擞不思进取目无礼数并且浪费你们家嫁妆的。”

    “哎呀回暖,我说说而已,爹说过陛下是个什么性子,你越求他他越反着来。我有要紧事问你,既然你是陛下亲自提拔到正五品的院判。”

    苏回暖攥着一缕她柔滑的黑发,思索片刻方道:“我也想到你要问什么,无非是我奉命来此给你看病,并不是单纯的通知你们两府不能结亲这么简单。肖大人不拘束你和容公子多年来往,可又不拒绝翰林大人的提亲,你怀疑,我也不能随便揣测。”她扬了扬唇,“最好的可能性就是你父亲知道陛下不会同意,却不好驳对方面子,不是么?”她没有说出这或许是一个警告,朝中的联姻就是拉帮结派,通常国主最厌烦这个。

    肖菀抱着小猫,拢了拢被角嘟囔道:“明洲的祖父不太同意我嫁进他们家,我都知道。”

    苏回暖叹气道:“阿菀,你操心这事做什么,你今日只需知道许大人不能得偿所愿就好了,容公子若是真喜欢你,还在乎他祖父?谁不知道他们家现在最风光的就是他。”

    “就是风光,我才担心……唉,算了,回暖你先回去吧,记得和我娘别说漏嘴了。”

    苏回暖安慰她道:“你别想那么复杂,陛下差我一个跟你关系好的人来,不会是什么大事。况且陛下素来对他看重的人很讲情谊,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说话和神态都挺冷漠的。”

    肖菀歪着头道:“要不……你再说说陛下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一定不会想多的。”

    苏回暖咬牙道:“恩将仇报。”

    肖菀被她一说心情好多了,哪还有一点初见时大家闺秀的模样,兴致勃勃地掀了被子下床送她出去,没心没肺道:

    “好啦,你自从刚才站起来到现在脸一直是红的。是你自己说陛下是好人嘛,还怪我。对了,我家对面的吴医官你拜访过了么,他可是当年专门为皇后请脉的左院判,这次的太医院考评题目就有一大半出自他手,你要不顺路去看看?”

    苏回暖向肖夫人糊弄过去交了差,心想肖菀自会告诉肖侍郎今上不同意这门婚事,别的她就管不了了。

    玉华坊是城北靠南的居住地,南边的甘露街就是一条分水线,街对面人多手杂,卖糖葫芦的小贩吆喝不停,她穿过人群到了一扇不大的木门前,正要叩三下,却见门从里面开了,走出来一个苍颜白发的老者。

    苏回暖不禁脱口道:“方先生?你怎么也在这?”

    方益也没想到在这能碰上数月不见的苏回暖,当即要拜,被她一把拉住。

    “我来找吴老先生,得知他做过院判,过来请教他一些官署中的事务。”

    方益仿佛与这屋子的主人有过节,没好气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勉强温言道:“他脾气不太好,苏大人进去就知道了。老夫今日是给他送礼来了,晏氏管家说苏大人管不过来药局的事,就又找了个主事,就是他,听说月后要他一人替代大使和副使。”

    苏回暖惊讶道:“晏公子没和我说啊,而且我也没那么忙……”

    她要是今天不来,还被蒙在鼓里呢!

    方益冷笑道:“老夫就知道商贾之家不存什么好心,没用了就甩在一边。老夫不便多说,原本想回去知会苏大人一声的,如今看来也不必了。”综改名子是人家的外号嘛

    苏回暖送了老人几步,心里有些空落落的,晏氏看她入禁中当值离药局越来越远,估计也差不多忘了要第一时间和她这个当事人说。撇去了副使的职位,她以后尽职就全是在官署和宫中了,等于和外界隔得更加远。

    吴医官说是请辞,更像是被主子们赶出来的,院中清寂,除了个看门的老仆,就没有了其他人。

    苏回暖坐在小小的屋子里,唯一完好无损的榻上斜倚了个六七十的老头,白发稀疏,面色蜡黄,衣衫打着几个补丁,满身的药味。

    他形容虽枯败,一双眼却精光毕露,啧啧两声道:“如今太医院也有女院判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苏回暖望望房内,不大的空间内或叠或堆储了许多书卷,凌乱地搭在桌椅上,甚至连缺了一截腿的椅子下也用一本厚书垫着。

    “先生过誉。太医院里常传言先生潜心针灸科,作左院判时将太医院管理得井井有条,晚辈因此十分仰慕先生的才能,刚刚去对面的肖府,府中小姐也极力夸赞,遂顺路来此处拜访。前些时候宫中事务繁多,晚辈一时没能顾得过来,竟拖到今天,真是惭愧。”

    吴莘已不在太医院五年,他走后袁行顶了左院判之职。继院判看似大度和善,内里却小肚鸡肠不能容人,将他的功绩一半抹杀一半揽到了自己身上,他这几年潦倒度日,全凭给一个快倒的药铺供给药方才混个温饱,从前的风光便恍如上辈子的事。

    他眯着绿豆眼,声音沙哑而尖锐:“小丫头,你去把前边那椅子底下的手札拿出来瞧瞧。”

    苏回暖一听他说话,就有几分摸清这是个不好相与的老头儿,可她名义上是来求教的,不得不姑且言听计从。她走到瘸脚的椅子旁蹲下,抽出积了一层薄灰的手札,翻了一翻,瞬间冒出几滴冷汗。

    老医官嘿嘿笑道:“丫头仔细看看,老夫潜心研究的是针灸科么?莫要跟老夫说你连草药和针都分不清。”

    苏回暖连连道歉,翻书的动作一顿,姣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怎么,看着眼熟?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她抬眼望着笑得不怀好意的前院判,说道:“这是我在太医院南厅书架上看过的书。”

    她第一次当值时在袁行住过的房里搜了一遍,看到了三本关于药理的手札,以为是袁行没有带走,还暗自奇怪。现在就能解释了,这原不是袁行的东西,但是这册子里记述的东西内行人都知道非常宝贵,他一个没有受到物主威胁的后任怎么舍得不带走?苏回暖在太医院的日子一长,就了解袁行表里不一的为人,绝不相信他品德高尚。而且最重要的是,放在她书架上的书怎么长了翅膀飞到这个破院子里了?

    吴莘伸手示意她把手札还给自己,苏回暖纵是迟疑也不好不给,觉得对付这种脾气不好的人一定要沉住气,等对方先开口。

    果然,老医官不她一个字也不问,忍不住道:“哎,丫头不好奇是谁给我的吗?怕是你在宫里待久了,连自己房里进了贼也不晓得,真真糊涂!”

    苏回暖修养很好地微笑道:“谁?”

    老医官坐直了身体,目光似要把她从头到脚看个透心凉,手里两个当做掌旋球的核桃转得飞快,不紧不慢地道:

    “除了你,还有谁有南厅两间房的钥匙?”

    “您的意思是章院使?”

    他捋着几根胡须,“丫头是不是以为自己年轻又长得好,就是天下第一了?”

    苏回暖忽地拉下脸,还没来得及反驳,他便接道:“别摆出这么个老夫欺负你的样子,我这虽离皇宫大门有个十几里路,该听到的风声一样不少。正是章松年派人把它们物归原主的,原因嘛……你猜猜?”

    苏回暖一口咬定自己一无所知,吴莘掀了眼皮道:“那算了。苏大人请回吧?”

    “……三本手札被袁大人放在书架上,我曾经细读过一半,写的均是异域药材药理和自创的施治方法,其中南海那边的占有很大比例。”

    “不错。”

    这老头精明的很,她编瞎话的本事又低,只好一边冒冷汗一边道:“嗯,南海的话,司大人祖籍就是南安,近来……他邀我帮他研制一种药物,原来不止我一人在弄,先生后来也有参与。”

    “现在看来倒不怎么目中无人,还清楚上头那位从不是不保稳的人,不会把宝都压在一人身上。”

    他算给了个明确回复,苏回暖抽了抽嘴角,道:“我在中秋之后就已经把药物上交,而九月份书才被拿走,先生参与的是莫非是检验成效这一环?”

    吴莘道:“太医院里大大小小明里暗里的事务,章松年都一清二楚,司严做的腌臜事嘛……他得了今上默许,我也套出一点话来。老夫也不瞒你,年纪大了,以写过的东西记不清了,幸好袁行这小子还算有眼光没给我扔掉,拿手札看上几遍,再对照你的方子,然后就是一大堆麻烦的验证,不提也罢。”

    苏回暖默然良久,“……这样啊。”

    吴莘点头道:“你这丫头可以了,没看多少年书也能把解药给做出七八分来——怎么,七八分还不满意?年轻人最忌急躁!不过以后还有机会,老夫会多多指点你的。晏家跟你说过了吧,不日南下数州,老夫也要跟去,到时候啊……呵呵。”

    他挤眉弄眼地说着,苏回暖都无语了,她可不想和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一道去。

    她岔开话题:“晚辈还听说这次的卷子一大半是老先生出的?”

    吴莘终于来了兴致,“丫头也觉得题目出的是历年来最好的吧?哦,差点忘了你是举荐来的,没考过这个,没考过就是生平遗憾哪。”

    “……”

    “老夫自从拿到你那一小瓶药和药方,就估摸着要时来运转了,果不其然,连出卷子都要拿来烦我,当今太医院居然无能成这样!想当年老夫治好的病患能绕繁京三圈,上到为修运河头疼的天子皇后,下到陆家看破红尘跑到青台山修道的女冠,唉,到老来却要混迹市井操心柴米油盐,食不果腹……老天不长眼啊!”

    后面吴莘激动地说了什么她都没注意了,青台山三个字像磁石一样吸走了苏回暖所有的思绪。

    等到老医官口沫横飞地抱怨完,她怀着希冀小心翼翼地问:

    “青台山离繁京远么?”

    “不远,骑马走个一天半也到了,那儿倒是个冬至烧纸钱的好地方,鬼多人少。说来景色还是好的,就是人迹太少,唯一一个道观住的还都是命格不好的道姑,想来繁京除了收药的药商,二十年来愿意去踏青的也没几个吧?哦,陆家那个公主倒是愿意的,不过可不是踏青。怎么,丫头要去?看中什么药了,和老夫说说?到时候带点好的回来,老夫免了你今天的见面礼。”

    苏回暖顿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先生,您多久没和人说过话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