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八章 掩庇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浑身都僵了,谁也想不到盛云沂第二句话就揭了她的底。

    季维在边上悄悄看着两人,心道陛下这副神态也看不出什么来,不过……丢了东西?难道院判牵扯到了药库失窃的事?他明智地走开,清清嗓子询问一直在值所留驻的羽林卫。

    那羽林卫附在他耳边说了几句,季维掩去目中诧异,不动声色地瞧了苏回暖一眼。

    盛云沂耳力甚好,却置若未闻,径直跨上台阶走进了为院判所设的房间。

    很快,值所的三名医师都经河鼓卫传唤聚到了屋内,忐忑不安地伏地三拜。药库失窃,他们太医院没能在第一时间报案,不定丢了重要的药材,处罚是免不了的。都怪那胆小如鼠的徐枢,出了事不找侍卫倒往窝里缩!

    盛云沂进来后仅略扫屋内,并未巡视,此刻他坐在桌后,眸光落在笔架边的茶壶上。

    季维立即道:“院判怎不奉茶?”

    苏回暖暗自叫苦,那茶水被偷药材的贼洒了一地,哪里有多余的!

    “微臣从药库回来觉得风寒入体,就把一壶水全喝了……然后想去小厨煎些药,顺便令人烧水。”

    她作势要请罪,盛云沂实在看不下去那装得生疏至极的样子,抬袖让她坐在储杂物的柜子前,正对着地上一大片水渍。

    苏回暖顿时心虚到无以复加。

    “朕还要赶回宴上,苏大人长话短说。”

    苏回暖便温顺地将对羽林卫说过的话简短地说了一遍,语焉不详之处硬着头皮带过,把返回值所的过程缩到了几个字上。

    盛云沂修长的手指在梨木桌上轻叩一下,他本就无意听苏回暖绞尽脑汁想出的应对,待她用完了唯一的机会,问道:

    “几位医官有何发现?太医院对药库的了解不下于御药局,徐医士知情不报,落得个中毒而亡的下场,你们是见过他最后一面的人,可有察觉出不妥之处?”

    三位医官一听中毒而亡四字,吓得魂飞魄散,怎么也不料徐枢下场如此惨烈。

    苏回暖大概知道盛云沂要干什么了。

    羽林卫故意藏在屋里,就是向医官们打探所有情况的,校尉不信她能安然无恙地回来,留了个心眼。她叫徐医士进房、隔了会儿又到隔壁问人在哪儿,医官们在听闻死人的消息后自然生疑,如实引出她先前的言行举止可谓顺理成章……他们背地里看她不顺眼久了,抓住这个时机添油加醋几句着实有可能。

    她早就不指望盛云沂做个名副其实的后台,他从一开始就把她推到这个境地里,不是要让她倒得彻底是什么?这是要放弃她这颗棋子了。

    去通知羽林卫的医士最先回过神,磕了个响头,咬牙道:“陛下,此事确是我们太医院失职!徐枢在那边守着药库,两位同值因此殉公,他却跑回来诓骗苏大人前去御药局,置上峰生死于不顾。如此医官,实为我等难雪之耻!万幸苏大人平安回来,不然他便是今日的结果,也不能弥补了!”

    这话说得拐弯抹角却指名道姓,谁让院判平安回来的?那死去的医官费了好大的劲将院判骗去,她还能毫发无损地回来?

    盛云沂话里的“不妥之处”,不外乎如是。

    苏回暖在外面待久了,脸颊本来就没多少血色,现在白上一分也看不大出来。然而她装作不起波澜的本事还是上得了台面的,眉毛都不皱一下,正要出言阻止医士下面的话,却像被鱼刺卡了喉咙一样说不出口。

    无论她怎么编,在场的人都能找出破绽,或轻而易举地点拨上一句,又或者是把半个月来的脏水全往她身上泼。

    她平静地看着伏地不起的医士,忽然飞快地转首望了眼座上的盛云沂。

    这个动作没有经过脑子,纯粹是自讨苦吃……他到底要把她怎么办?一时间苏回暖眼前全是十八种酷刑轮番上阵的恐怖画面,不得不给自己盘算有什么筹码跟他私下交涉……可她好像什么也没有啊!

    盛云沂收到她有些茫然的目光,心中颇感有趣,压下唇角道:

    “尔等医官忠心可昭日月,只是朕方才让你们直说。”

    医士慢慢抬起脸,那双露在青色官服外的小巧鞋子距他不过几尺,尖尖的头针芒似的戳着瞳孔。毫无家世毫无经验的一个女子,一跃成为帝京太医署的五品掌事,只在院使一人之下,放眼全国,再找不出比她位置更高的医师!他自小苦习医术,长辈耳提面命,拼死拼活在三十岁上选进了太医院,至今五年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九品医士,凭什么她就能这样!凭什么她——

    “陛下明鉴!苏大人在药库一定看见了什么,和我等下属不方便透露,但必然是要和陛下禀明的。”

    他身旁的同僚这时也来助一臂之力,言辞比他更加激烈。院判一定经历了什么,那羽林卫的话不是白说的。

    盛云沂道:“一并说完,朕才好下定论。”

    苏回暖在心里默默捂住脸。他不是已经有定论了么,真是虚伪。

    她依次仔仔细细地记那三个医官的面貌特征,记了两遍还是偏过头半途而废。太医院几十号人,大部分都对这个新院判不满,一般的新官上任都会碰到这个问题,她却优哉游哉地过了半个月,丝毫不在意他们的眼光,不怪他们抗争的态度愈发强硬。

    站在门旁的羽林卫接到今上的眼神,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精巧的绣囊,走上前两步呈于今上眼前。

    “这是在药库的台阶上发现的,经医官们辨认,里面是可以使人暂时昏迷的药物。”

    侍卫手上一空,几乎未看清拿取的动作,盛云沂就已用两指捻起那根仅剩的短短麻线端详起来。线头的断面十分整齐,但还是可以看出是被一个臂力很强的人用巧劲扯断的。

    苏回暖松松地攥着衣角,在衣上揩去几滴滑下手指的水珠,无话可说。

    最后一个沉默的医官有了前两人的鼓励,嗫嚅道:”这是苏大人的药囊,羽林卫让我等辨认,下官就认出来了……对、对了,大人的药箱里还储着一点这种药!”

    羽林卫面如磐石,冷冰冰地道:“大人跑的急,丢了药囊也是很正常的,就非要是刺客扯下的么?你在陛下面前多什么嘴!”

    苏回暖听着四个人的夹枪带棒的话,心想下一步,盛云沂就要顺着他们的意思亲自问她了吧。她什么都不管了,待会就直接说医士把她骗去,结果到药库之后刺客已经找到了东西先一步走人,只好回来差人报案。

    盛云沂忽然起身,黑色的广袖在桌面上拂过,药箱随之打开。他并不垂眸去查看,反而在苏回暖紧张至极的目光里缓缓合上了盖子。

    苏回暖的心蹦到嗓子眼,他没看里面,现在要怎么做?这四个人好歹只陈述了她与此事有关的事实,他嫌这个程度不够,要把事情完完整整还原给她听?

    屋子里鸦雀无声。

    苏回暖见医官终于识趣地停止添柴火,才松了口气。她没有察觉羽林卫和河鼓卫皆单膝跪下,眼神轻轻地落在绣着兰叶的官服下摆,等回过神来已经迟了。

    盛云沂的皂靴映入眼帘,她不太敢抬头,却仍绷着一副公道自在人心的无畏神情直视他的脸。

    他浓密幽黑的眼睫敛住了眸中光辉,苏回暖坚持着仰头看了一刻,最后以平视他身前的锦带玉佩而告终。江湖情长

    有种人天生就不能多看。

    盛云沂微微倾身,撩开她沾水的斗篷,她身子一震,几乎要嵌进椅背里,出了一头冷汗。他拉起她腰间原本拴着药囊的绳子,将手中的东西重新打了个死结系上去,苏回暖往后缩得脚都快离地了。

    盛云沂低声道:“苏大人仿佛忘了自己是朕的救命恩人,朕若是动了你,也算是恩将仇报。”

    他的声音好听得如同一泓浸着月光的泉水,苏回暖想起那日在槐树底下,他也是用这样清透的声音和她搭讪,过后整个寿宴都被他坏了兴致。

    苏回暖才不信他有这么好心,又听他在耳畔咫尺道:

    “苏大人这个身份,朕又怎么敢动?”

    他的手掠过她领口白色的软毛,差点就触到了她的脖子。

    苏回暖无从得知他知晓了多少。他知道有人进宫来偷药,知道他们偷的是什么药,知道他们是梁国的人……那么他说身份,她不能不联想到救命恩人之外的地方去。

    盛云沂离远了些,站直身子静静地望着她,背对地上的众人问道:

    “守药库的内监死了多久?”

    羽林卫恭敬答道:“应才半个时辰不到。”季维瞪了他一眼,他忙改口道:“内监与医官中的是同一种毒,但是效力不同。医官回值所叫院判大人过去,大人……大人见到他时,可是已经毒发身亡有些时候了?”

    苏回暖立时回道:“是的,我看见人的时候,他脸上的血都被大雨冲干净了。”

    盛云沂弯了弯嘴角,她下台阶倒是顺溜。

    季维道:“那么离刺客闯入药库已有段时间了,刺客在苏大人去时可能已经逃走,所以苏大人没有看到其余的人。三位医师可还有不明白的?”

    盛云沂竟然把她放过去了!

    那羽林卫见风使舵的本领格外高强,季维是御前统领,他一发话,就是代表今上。苏回暖强压震惊,她揣摩别人心思的功力极浅,更别提盛云沂的心思,只能被迫等待下文。

    “季大人!”年纪最长的医士认准以后再难有机会,扬声道:“下官在隔壁时曾隐约听到院判房中有动静,方才无意中在地上的水渍里发现了一些青色粉末,不知是何物。”

    盛云沂淡淡道:“何物?”

    医士噎了一下,趴在地上掏出帕子卷起一点,在鼻子前闻了闻,苏回暖看清了那胶在一起的糊状物,瞬间不淡定了。

    她以为刺客帮她做得很干净,却不想还是留了蛛丝马迹。

    那医士笃定道:“这是十二叶青砂果的花粉,遇水则聚,颜色气味特殊,下官曾经见过它遇水后的形状,再不会认错。”

    他刚才突然记起羽林卫说丢了的药材里有这种珍贵的草药,一打眼就得了济似的正瞟到了存于印象中的沾水花粉,不做多想,先捅出来再说!

    苏回暖慢条斯理地点头道:“确实是十二叶青砂花粉。”

    盛云沂眼眸蕴出些笑意,继续凝视着她道:“石柯,朕记得你跟着袁行三年了?他精于药理,栽培你短短三年,竟连这等药材都见过了。”

    他明明是在对跪在身后的医官说话,可是那双星辰般的眼好似要穿透她的心脏。

    “看来袁院判善待下属,养了不少心腹。”

    地上的医士像是绝对没有考虑到今上居然认得自己一事,愣在当场。他正是袁行的私人,得他指点甚多,左院判本答应他今年考评过后就升为吏目,却倏然不声不响地离了职。换了个新院判之后他也想过办法送别敬,无一例外地被退了回来。他在家中并不是嫡系,过了今年在地方当差的堂兄就要上京重回太医院,好不容易混到今天,前程轰然倒塌,叫他怎能不恨!

    “请陛下明察!”

    盛云沂仍面朝苏回暖,似笑非笑道:“你是说,刺客连杀两人后带着药材跑进了院判的屋子,院判不仅知情不报,还藏凶于室?”

    医士打了个寒颤,只是又重复了一遍:“陛下明察!”

    这人真是封死了自己所有退路,不知情的人完全可以说是他一厢情愿的臆想,然而这屋中,哪个是彻头彻尾不知情的?盛云沂要保住她,这个石柯就必须顶上诬蔑上级的罪名,若是盛云沂不保她……他也会死的很惨吧,因为毕竟是今上钦点的院判,以今上的性子,还轮不到一个小小的医士来教训。

    苏回暖这般想着,心情好不到哪里去,盛云沂明摆着是说给她听的。

    她闭了闭眼,只愿顷刻间回到玉霄山去。到底是从哪里惹来这么多事端,她一念之下造了多少孽啊。

    盛云沂本想回身取个折中的法子,眸光却多留了须臾。

    她斗篷下的青衣水迹未干,簪子也取下了,墨汁一样的长发泼散在肩上,难得不显凌乱。她用手背掩着鼻子打了个喷嚏,笼了笼高高的领子,上面一圈轻盈的绒毛擦着脸颊,映着两鬓垂下的青丝,犹如雪地里生了株半谢的花。那苍白的脸容不像他初次见她时的圆润,微阖的眼帘下漏了些琥珀色的光晕,他毫不费力就分辨出其中不加掩饰的无措。

    盛云沂道:“拖下去杖责五十,此后逐出太医院。”

    苏回暖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那个大胆的医士被两个河鼓卫架着拖向门口,嘴上大叫饶命,额头磕在坚硬的地面上拉出一道血印。

    她隐在袖子下的手交握着,骨节捏的泛白,心底的凉意渐渐蔓延到全身。

    “苏院判是朕提到太医院南厅的人,望诸位记着。”盛云沂转向季维颔首,季维行礼后带领河鼓卫走出房门。

    秋风灌进屋子,吹得发丝衣襟翻飞,盛云沂站在苏回暖正前方,挡住些许寒意充沛的风。

    “苏大人不给这两位做个解释?”

    苏回暖稳了稳声线,低低道:“我去御药局时,进过药库查看,并未发觉有人。应就是那时身上沾了花粉,又淋了雨,脱去外袍时弄得地下一滩水……就是这样。”

    两位医官有了前车之鉴,喏喏称是,不住磕头谢罪。

    盛云沂又道:“既如此就散了,今日朕不想追究你们讪谤上峰之罪。”随即话锋一转,“苏大人,长公主的脉案今后就劳你费心了。”

    说罢,他挥袖令羽林卫逐两人出去,自己缓步跨出门槛赶往含光殿。那袭黑色的礼袍满是肃杀之色,祥云纹路熠熠生辉,仿若扶桑处的东君。

    苏回暖本觉得今天她这屋门会一直打开,可现在却于她眼皮底下阖上。她在这寂静中独自站了一会儿,无意识地走到桌前,掀开了药箱的盖子,刹那间拉回了神志。

    她那串莹绿的水晶手链不见了!

    广袖拂过桌案的画面犹历历在目,盛云沂在那一弹指的功夫已拿走了箱中能追溯到她家门的特殊手链。

    她扶着药柜,真正不知如何是好。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