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六章 劫药库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觉得自己开始沾染上不去官署点卯的陋习。

    御药房的那成山成海的珍稀药材就像块磁石,只要是学医的就不可能抑制住多看一眼的*。虽说院判每月有五次宫值,但并未对五次之外的次数有规定,限制很松,当凌扬把她的师门传了出去,太医院背地里说话的人更少了。

    她心安理得地在值所镇日泡着,翻看古籍药典,跟针灸科的御医学习,有时甚至就住在那儿。一日三餐、住宿都不成问题,事情又少,难怪太医院的人总想着往宫里跑。

    说起这事少,苏回暖打听到宫里储着的娘娘们两只手就数的过来,简直太让人省心了,唯一不省心的就是那位卫婕妤根本没打算把瓶子还给她。风崖石制成的药瓶她那里只剩下了八个,她正欲用这种寒热不惧、不与任何药物发生反应的瓶子装自己将要研制出的各种药品。她想了想,姑且认为吃一堑长一智,上次去要瓶子本是万万不能做的一件事,偏偏她还做得理直气壮,一开始就应该换个瓶儿装。

    苏回暖十三日原是本月最后一趟差,听闻司严近日把精力都花在准备考评医士上,自请代他值十六和十九。大前日她将惠民药局要的方子印了条记,让凌扬带了出去,顺便叫他通知家里的婢女一声把被子晒一晒。

    转眼就到了九月十九、观音出家之日。

    前几天天气甚好,可今日一早天边却乌云密布,眼看着要下大雨了。这喜庆的日子不免令人有些失望,至少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的四司八局有些失望。

    雨天,自是没有晴天好办一场大宴。

    只因菩萨胜缘日,乃是当今国主的生辰。

    今上的千秋节素来办的极低调,往往都是一场晚宴看看歌舞就完了,如果不是休沐七天之久,官员们料想不会这么热情高涨。

    太医院抽调人员去往宫中,以防宴上有哪位大人突感不适坏了气氛,午膳过后,三名御医和几名医士一股脑被塞进了值所。

    申时医官们陆陆续续往设宴的含光殿去。窗外大雨瓢泼,苏回暖觉自己接到的留在值所担负后宫琐事的命令,真是无比圣明。

    三名医士在另一间房里谈天侃地,她舒舒服服地坐在椅子上拿针扎铜人练习基本功,檐外闪电雪亮,雷声震耳欲聋。

    隔着一层布扎下去,铜人里的水珠沁了出来,苏回暖满意地收回手,忽听外面邦邦地敲着门。

    这么大的雨谁有闲心逛到这儿来?苏回暖问了句是谁,忙跑过去开门。

    刚拉开门,冰凉的雨点就毫不留情地砸在身上,她抹去脸上的水,只见一个青衣医士冻得嘴唇发紫,浑身上下淋着雨,看见她在里面,得了救星似的激动道:

    “苏大人!御药局那边叫您赶紧去一趟,药库的屋子年岁久了,眼看着药材要受潮,王提监不放心,让您去挑拣些需要及时移出的药材!”

    “知道了,你先到隔壁去换身衣裳,我这就过去。”

    那瑟瑟发抖的医士想是冷得厉害,却坚持摇头道:“下官送苏大人过去。”

    苏回暖看他抖得快散架,拎起墙角的伞道:“不必了,御药局不远,我去去就回,你待在值所。”

    她说完,裹紧身上的衣服冲进了雨里。

    医士落在她身后,咬咬牙闪进了隔壁的屋子。屋里亦有三个医士在喝茶,见他突然推门进来,纷纷道:

    “徐兄?你不是在御药局值班么?”

    徐医师脸色苍白,凑到熏炉旁暖着手:“别提了,那边乱着。”

    一位医士嘲讽地笑了声:“玩忽职守还这般有理。”

    御药局建在僻静的旧宫旁,离值所要走一盏茶的工夫。裙角已经湿透了,苏回暖攥着伞柄飞快地向西走,心中把司设监骂了个遍,这伞面在大雨里简直弱不禁风,仿佛下一刻就要呼啦啦飞走。

    前方灯光黯淡,重重雨幕中有个人站在药库主屋的台阶上,竟没撑伞。

    她隐隐觉得不对劲,脚下步子加快,便又看到左边不远处的墙边凸出了一个黑黢黢的东西。待再上前几步,檐下未撑伞的宦官跟她打了个照面,苏回暖惊得一退——这人面容僵硬扭曲,两眼圆瞪,七窍里蜿蜒而出的血迹混着雨水一片狰狞,已是踏进了鬼门关。但他魂都没了,怎么还稳稳地站在阶上!

    再看旁边墙角黑色的东西,她认出了上面医士专用的发带,那正是一个人着地的后脑勺。除此之外,这里哪有半个多余的人影!什么搬运药材,自己被人给耍了!

    苏回暖把伞一丢,卯足了劲转身往回奔。

    她没胆子确认倒地的值班医士是不是也死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有人趁宫人都集中在东面偷御药房的药材,必须招呼侍卫过来顶这个麻烦。

    旧宫处地势高,药库本身建材就要求防潮,再怎么年久失修也不该这么紧张,这又不是第一次下雨!还有,挑选药材何必要提监亲自催促,太监不就足够了?医士话里处处是漏洞,前因不可信后果不可追,她竟连想都不想直接就往雨里跑,当真是天天闲着脑子生锈了!

    医士不定是□□.掉两个人的凶手给吓得发抖,得了指示令院判过来,苏回暖心念疾转,她现在最怕的,就是那个人因不辨药材抓一个造诣高的来帮自己的忙……这么说来,人就一定还在屋里!

    想到这,苏回暖恨不得长了双翅膀立刻飞到人多的值所。

    一道闪电劈过头顶,将小路照得一亮,她眼睁睁看着地上在顷刻间多出一个幽灵般的影子。

    随即一只冰凉粗糙的手紧紧捂上她的嘴,坚硬的胳膊勒着脖子,她整个人被倒拖着往门口飞速移动。

    苏回暖几乎窒息了,死死抓着那只胳膊,同时艰难地在腰间摸索着药囊,那人立马放了她要断了的脖子,只是封住口不让她叫唤,又轻而易举地将露出一半的药囊扯了下来。

    雨点打在眼皮上,她保持着清醒,直觉此人对她的性命不感兴趣,甚至有些顾忌。视线越过手掌,苏回暖看见死去的宦官背后有一根折下的树枝支撑,一端插入砖缝里,这个人的身体立着,从远处稍一打眼,就看不出门口有问题。

    眼前的大门嘎吱一声合上,那让她毛骨悚然的画面消失了,捂在嘴上的手也消失了。原来历史很有趣

    在她剧烈的喘息里,身后一个沙哑的声音利落道:

    “烦郡主为某寻到十二叶青砂果。”

    苏回暖背对着他捂着脖子好容易缓过来,方转身厉声道:

    “皇宫大内滥杀宫人伤害官员,阁下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刺客身材不高不矮,肤色棕黄,面巾外的一双眼透着刀剑中浸出的冷光。他腰间别着一把没有鞘的短剑,在昏暗的药库里刃色如银。

    “郡主还请快些。”

    “你——”

    苏回暖刚想拖延时间,却猛然住口。

    他叫她什么?郡主?

    他刚才也是这么叫的?

    苏回暖的手指抠在门上,木屑落地,她避重就轻地冷笑道:

    “我劝阁下尽快离开,今日上值军守满宫城八门,一会儿巡察宫禁的羽林卫过来,阁下就是插翅也难逃。”

    刺客翻箱倒柜地搜起来,满不在乎道:“某能进来,羽林卫自然是对某无用的。郡主若不在意我朝陛下的生死,某还真是失算。”

    苏回暖见他自顾自地找,抱着身子坐在歪斜的一摞书上,从里到外冷的像冰一样。

    刺客徒劳地找了一阵,整齐的药库如同被洗劫了一遍,所有的生药柜子都被拉开,七排斗数十格长短不一地露了脑袋,散乱无章。

    他扔掉一朵百年灵芝,烦躁道:“郡主可决定了?来了人某倒是不怕,只是连累郡主要遭殃了。”

    苏回暖一言不发,听了这话竟大步流星地开门走了出去。

    刺客也不拦,肆无忌惮地翻找下一个药柜,仿佛预料到费了番力气把她请到这里的结果就是这样。

    雨下得更大,几步之外都看不清,她找不见丢掉的伞,一路跌跌撞撞沿小路跑回值所,所用不到半盏茶。

    三位医官在房中不知发生了什么,聊得正起兴,门倏地开了,狂风雨丝瞬间扑了一地。

    院判白着一张脸站在雨里,衣上水迹淋漓,高声急切道:

    “去一个人叫羽林卫过来,药库被人劫了,剩下的留在这不要出去!”

    其中一个年轻医官慌忙站起来应她,抓着伞跑入大雨里,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她要是不报案,之后如被发现自己绝对百口莫辩,她去过药库,谁知道那医士有没有和同僚说!至于找药材的梁国暗卫不在意来守卫,她何必替他操心?

    苏回暖本想在这里待上一会儿,却看到自己衣衫尽湿着实不雅,蓦地合上门在走廊上打了个喷嚏。

    她顾不得换衣,隔着门喊了句让药库值班的医士来房里,就进屋褪下左腕的手链放在药箱中,用屋里储着的棉布草草擦了擦头发和脸,坐在桌后气势汹汹地等人来。

    骗她去药库的医士在外头敲到第二十次门的时候,才听里面叫他入内。医士不想院判能回来,又或是如此快地回来,张皇失措地想溜,又被理智拉回思绪,闯进去三两步走到桌前,噗通一声跪下,在一片水渍里捣蒜似的磕头。

    “求院判开恩,小人也是迫不得已啊!大人精通解毒之法,一定有办法救小人一命!”

    苏回暖发上残留的水迹滑落在发紫的唇边,走到他跟前拉过他的右手,三根雪一般的手指搭上脉搏,听了一会便离开,任对方失去支持的手啪地一下狠狠打在腰间的药箱上。

    “去右院判处请罪罢,我不会救你,听右院判处置。”

    医士吓得要命,战战兢兢道:“司大人……司大人不会放过我,大人饶我一命告诉我解毒的法子,小人下辈子给大人做牛做马!”

    苏回暖冷冷道:“所以凭什么你认为我会放过你?出去。”

    这个医士未能跟着她向刺客复命索要解药,却还敢待在值所!她要是出事,所有值班的都逃不了干系,况且只有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传达消息。他看刺客给他下的毒自己无法,就破罐子破摔想求条生路?反正逃也是死,不逃也是死,干脆真的到隔壁暖手去了……脑子比她还没用!

    医士抬起头,脸色已然发青了,眼白中的血丝一点点渗出,七窍也开始流血,情状与台阶上的宦官一样,十分可怖。

    苏回暖往后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气,极快地从七星斗柜里拉出几个抽屉,抓了把蔓荆子和紫珠叶粉正要往他脸上洒,却仍慢了一着,眼看着他下一刻就没了呼吸。

    她几乎是不经思考就一阵风似的奔出了屋子,全身上下浸着雨,没有一处是干的。走到房门前,她的手就是推不进去,有个与药库失窃有关的下属死在她房里,她不便告诉三个事外的医官,独自又不敢把里面柜子中的斗篷拿出来穿,可外面实在是冷……

    不知犹豫了多久,外面哗哗的雨声里远远地传来兵器交接的响动,她正觉得自己再忍耐些就可以脱离这恶劣的环境了,不料耳边突然幽幽冒出了一个半刻前出现过的嗓音:

    “有劳郡主替某辨认十二叶青砂果,某即刻就走。”

    苏回暖顾不得害怕,下意识拉开房门,又砰地关上,差点撞扁了那刺客的鼻子。

    “郡主若真的视我大梁为无物,某和那些弟兄们一同葬在这千里之外,也无话可说。”

    打斗的人马从西面渐渐移来,刺客揣着一大包奇形怪状的药材,最后低沉道:

    “某走了,郡主保重。”

    他站在那儿等着,果然须臾之后,红木门从中间裂开一条缝。

    缝里明晃晃地伸出一柄小刀,恐吓似的指着刺客的咽喉,刀后是苏回暖平静的眼睛。

    “我先问你几个问题,然后你带着东西走人。”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