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四章 太医院(下)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和凌扬走后,太医院大堂里爆竹似的炸开了医官们的议论。

    “哎,刘兄,你出身永州西川,有没有听说你们那儿苏家最近风生水起了?”一个御医搁下笔,双目炯炯地问道。

    “没有啊……不过贤弟也知道,愚兄拖家带口在京好些年了,家乡那边的事说不准。”年纪最大的那个御医捋着一把美髯,沉思了一会儿,“但是前几天,就是袁大人急匆匆走的那个时候,我倒是听说……”

    他抬头一看,六七双眼睛全直勾勾地盯在他身上,便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都急成这般,没出息!”

    挑起话头的那个御医忙道:“快说呀!您老别卖关子了!”

    刘御医心满意足地道:“我倒是听内子说,苏家大房幺外孙的满月酒被亲家给砸了场子,人家嫌他们时时跟夫家要钱,嫁妆还不够,几个小叔大伯直接抡拳头上,都闹到官府去了。”

    一个吏目听呆了:“啊?然后呢?”

    “你也知道现在御史们抓官府抓的严,官府不敢偏袒,勒令苏家赔钱。唉,真是世风日下,医户居然和商人闹到一起……”他冷笑两声,“内子的新衣就是知县拿苏家的孝敬送到京城来的,我刘家压在他们头顶上几十年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他们只有个老太爷在太医院当过差,一代不如一代,还风生水起?不可能!”

    众人皆感叹,又一个吏目插嘴道:“不是西川苏家的,难道是梅岭那边的?新院判来的突然,我们竟都不晓得她的出身。”

    “你瞎说什么,”他旁边那个圆脸御医一脸鄙夷,“梅岭苏早几十年就倒得差不多了,他们族中要是有人能一夜之间跑到太医院呼来喝去,我们张家早就平步青云了,我还能只是个……”

    刘御医瞪了他一眼:“嘴上无毛的小子,少说话!”

    他在脑子里搜刮一阵,道:“别的地方姓苏的大医户,我倒是不知道了,你们可有头绪?”

    七个人皆摇头,都道:“没听说过有,就这两个小地方。”

    刘御医嗤笑:“不会是哪个世外高人的关门弟子吧,明日司右院判来当值,我要好好问一问她到底适合来头,竟能让陛下做保人。”

    被训了一句的张御医附和道:“刘大人,那几日余御医在官署,他可是看见了袁大人和苏大人都被陛下传召,这小子向来是个锯嘴葫芦,回来后没有说一个字,只怕是付都知叮嘱过。明日他回官署,我好好问问他。”

    第一个说话的王御医又道:“凌扬来的时候说他得了院使和付都知许可,能晚半个时辰随左院判进宫。虽说他素来得贵人青眼,这会儿和苏大人走得这般近,心里头的事儿定是比我们多上一倍呢。”

    众人又是嫉妒又是好奇,各自都在暗地里琢磨,这时保持缄默的最后一个御医轻声发了话:

    “这苏院判看着不像是……”

    刘御医肯首道:“小周说的是,我方才观她面貌瞳色,确实和我们这些土生土长的中原人有些微不同。”

    “那苏院判就可能来自关外,上几辈是胡人?”边上的吏目轻蔑地皱眉,啧啧道:“胡人啊……”

    刘御医笑骂道:“胡人又如何?还不是被陛下拎到南厅去了!司大人不知作何感想啊。”

    正说着,屋门却吱呀一声开了,跨进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便是太医院使。

    医官们连忙离开座位,腰还没弯到一半,章松年就洪亮道:

    “都免了。苏大人一走,你们这儿的声音都要把屋顶给掀翻了,也不嫌被隔壁礼部听见?真是丢人。”

    刘御医陪笑道:“大人说的是,今日院使大人怎么有空来官署?”

    章松年微眯双眼打了个哈欠,手将白胡须绕了一圈:“老夫自是有空的。原本以为赶得上新院判立威,结果睡过了头。小凌呢?也跟着上宫值了?”

    刘御医一愣:“不是院使大人叫凌御医给苏大人指路的么?”

    “哦,看老夫这记性。是司大人听说小凌和苏大人是官舍的邻居,就让那孩子多当点责任,为苏大人说说宫里值所的规矩。”

    众人默然,他们才猜想司大人有怨气,老爷子进门就提右院判,着实耳聪目明。

    刘御医只得道:“司大人费心了,原本该我等做的事,他想的再不能周到。”

    章松年甚少出现在官署里,难得来一趟,谁也不信他只是来看热闹的。

    张御医是个藏不住话的,往前一揖,问道:

    “章大人,新院判年轻才高,令我等汗颜。不知……”

    章松年哈哈笑道:“太医院的女医官历朝也不是没有,家世、师门、履历,你们这帮小子自己问不就行了!老夫告诉你们,陛下的选择自有道理,往后再让我抓到多嘴,可不是我这把老骨头能担待得起的!”

    墙角的周御医幽幽地冒出一句:“左院判大人自己说之前当过城南药局的副使。”

    章松年看到周围这几人都不说话,皱眉道:“惠民药局怎么了?你们在天子脚下这块风水宝地待久了,都忘了城南这两字怎么写?忘本的东西,司大人还掌着药局大使的印信呢!”

    这话一出,便是再迟钝的人都察觉出不对了。司严是药局大使,位在苏回暖的副使之上,但在太医院,右院判是及不上左院判的。两人微妙的关系大家有意无意地回避,这会儿放到明面上来,忽然令人很想看看这二者坐在同一个屋子里的情景。

    应该会很精彩吧。

    章松年打断医官们的遐思:“刘御医啊,陪我到袁大人屋里瞧瞧。唉,老夫还真有些不舍呢,就这么走了。”他喃喃说道,伸手示意御医来搀扶。

    刘御医灵机一动,上前扶住老爷子:“您慢些。”

    南厅一片寂静。

    章松年掏出钥匙,头也不回地对刘御医道:“在这等着。”

    刘御医顺从地立在杏树下等待。

    半晌,院使抱着几本发黄的书从屋里出来,他心道此时不问何时问,大着胆子道:

    “院使大人,您怎么看这事儿?”

    章松年眼皮抬了抬,望着沙沙作响的枯树缓缓道:

    “陛下还是太年轻了。”

    刘御医不明所指,怔在那儿迈不开步子。过了会儿,他恹恹道:

    “苏大人风姿的确不俗……”

    章松年恨铁不成钢地拿拐杖重重地敲了他脑袋:“你脑子里成天想些什么?不怪这么多年还是个御医!”

    *

    宫内的值所苏回暖去过,不过当时是晚上,没太注意位置,凌扬领着她七弯八绕地来到宫城西部,就被一个小黄门叫去了,说是公主殿下又出了什么状况,核实了他片刻前的抱怨。

    值所里的留守的御医苏回暖眼熟,便等对方先开口。

    十几天前替今上施针的针灸科御医余守中下拜,恭贺新院判任职,苏回暖不大记得他,可他对苏回暖印象深刻。没几个医官敢在陆付两位都知面前直接说出那样冒险的办法,何况苏回暖还不是个御医,是半路上捡来的城南大夫。

    余守中此人一心扑在医术上,是个难得的老实人,木头木脑的,实在不适合在宫中当差。他对袁行革职、苏回暖调任一事虽感惊讶,惊讶过后却如常去官署和西宫,觉得不关自己的事,旁人询问一概以沉默应对。

    苏回暖就说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原来是质疑她手艺的那位。她想起盛云沂跟自己说要用心记一记同僚下属的脸面,认为陛下还是有远见之明的。这一回忆,就立刻牵出了在酒楼的那一段惨痛经历,真是丢脸丢到家了……学校里有鬼之背叛爱情

    余守中憨憨地道:“苏大人,我们太医院每日抽调两名御医,两名医士和一名吏目宫值,不远处就是御药房,里面的人几乎都是修习药理的内监,但也有我们院的值班医官,例如今日。入大内看病,都得由御药房内监带领,诊病之时,也需有他们在场。”

    苏回暖道:“我知道。余大人可知那些小黄门在值所走动的勤么?”

    余守中迷茫道:“啊,下官还真没注意这个,凌御医懂这些,大人可以问他。”

    苏回暖放弃了,在两间小屋里转了几圈,道:

    “本官今日是要一直待在这里等候传召吧。”

    余守中点头道:“自有人带着我们,大人不必操心。其实给贵人们看病的次数不多,下官很懒,就喜欢在宫里值班,有时间看书研习针法。”

    “……本官很欣赏余大人这样的实诚人。”

    “对了,吃食会有黄门宫女送来,大人若要觉得不够,可以到小厨房去拿。辰时入宫,申正出宫,厨房管早膳和午膳。”他示意上峰过来,给她将各处生活场所一一指了,不在话下。

    苏回暖见值所虽小,陈设倒还俱全,尤其是满架的书。她随手抽出一本,欲打开又放了回去,笑道:

    “余大人是针灸科?本官可否考校你几个问题?”

    半个时辰过去。

    “……脉虚者,宜浅刺之,随病左右而补泻之,左则左补泻,右则右补泻。”

    “……先详多少之宜,次察应至之气,既至也,量寒热而留疾;未至也,据虚实而候气;气速至而速效,气迟至而不治。”

    余守中额上出汗,他已经答了十几个,这苏大人似乎想都不想,脱口而出的尽是怪题,非要他用最细致的语言解释。

    苏回暖当然不用想,这些刁钻的问题都是覃煜问过的,当时她一个也答不准。如今盛云沂把她推上院判之位,她不能不考虑在基础薄弱的针灸一科上下功夫,正好这儿有个埋头读书的御医,她一边装着大爷问,一边就开始默默地参考对方的答案学习。

    日已当午,并没有一个人来值所。她气定神闲地握着书打发时间,决定以后一定要把偷懒没有学扎实的地方给补上。

    就在余守中准备斗胆提出喝口水缓一缓的时候,外头响起了敲门声。

    门外御药局的宦官嗓子尖细:“苏大人,西宫卫婕妤让您过去请脉。”

    苏回暖将早已准备好的药箱挎住,兴冲冲道:“余大人果然才能不凡,在这儿继续看书吧,明日要是回官署,得了空我接着请教你。”

    余守中终于送走了这尊菩萨,抹去汗珠,执笔将院判加上的要点一条条记录下来。

    *

    银烛斋。

    贴身宫女夕桃拿着犀角梳,轻轻梳理着一头如瀑黑发。

    卫清妍长长的睫毛覆在白皙的肌肤上,眉含黛色,樱唇微抿。她睁眼凝视着菱花镜中的憔悴容颜,稍抬下巴,一道半愈合的细长伤疤就露了出来。

    夕桃手中一顿,道:“小姐,袁大人先前说过这伤并不严重,定是能好的。再说那苏大人首次入宫,就让凌御医差了小黄门跟我们禀报,便是表明要使出浑身解数来为小姐治伤。”

    卫清妍垂眸道:“阿桃,袁大人诊过的最后一个人是我,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么?”

    夕桃想起袁行被革职的前几日来到银烛斋,仍然面带笑容,看着伤口的眼神却有些惋惜,她心中便是一沉。

    “袁大人说,陛下让他好好诊治啊。”

    卫清妍葱管般的玉指抚上下巴,冰凉的指尖顺着粗糙的疤痕滑到温软的脖子上,忽而冷笑一声。

    一个失宠的妃嫔,不是正该让一个犯事的医官来请脉么?

    夕桃见主子花容惨白,立即放下梳子跪在她脚边道:“小姐别这样!若说陛下对小姐无情,那这后宫中其他几位主子岂不是成了摆设?陛下只是一时恼怒,时间一长,忆起小姐的好处,自然会消气的。”

    卫清妍紧皱娥眉,手中那根御赐的金步摇几乎要戳到掌心里,夕桃眼疾手快地用力抽走,急急道:

    “小姐做什么!要弄伤自个儿了!”

    卫清妍伏在镜前用袖子遮住脸,抽泣着低声道:“你错了,他本就无心无情,不止是其他女人,就是我,连个摆设也算不上!”

    夕桃用帕子细细擦拭着她汗湿的额角,劝道:“依奴婢看,陛下不计较小姐的出身,还让小姐有权掌管后宫事务,这哪里是不重视小姐呢!小姐那天说的话——”

    卫清妍撤掉濡湿的袖子,露出一双通红的眼,勉强平稳声线:

    “自从我忍不住说了那些话,我就知道陛下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待我……卫家虽对我不善,可我也姓卫,我看不得那些置卫家于死地的小人在朝廷上逍遥!只要我活着一日,我会尽我所能……”

    她握紧的手颤抖着,“阿桃,他说他不是念旧的人,我看他只是不念眼中没有的人罢了!”

    夕桃哪里敢接话,央求道:“小姐仔细想想,自您入宫以来陛下哪里亏待过您,以前是,现在也是,您一步步的,日子一过,忘了也就忘了!您是,陛下不也是!您想清楚啊,如今您要是倒了,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卫清妍执住侍女的右手,凄然道:“阿桃,我昨夜又梦到了爹爹,娘亲,还有祖父……人影吊在白绫上,满屋都是……我醒过一次就再也睡不着了。他们一定会怪我吧!我不应该……不应该对他像现在这样的,我明明……”

    夕桃笼住她冰冷的手,眼眶一热,也掉下几滴眼泪。

    “小姐再去榻上躺一躺好么,一宿才睡了两个时辰,铁打的人也撑不住啊!您是家里最后一个主子,夫人若知道您这么折磨自己,也不会安心的……”

    “婕妤,苏院判到了,正在外间等候。”

    珠帘外忽地有宫女清晰通报,截断了夕桃安慰的话。

    她手忙脚乱地替卫清妍拭去泪珠,来不及挽发,只整理了下衣裙,便高声道:

    “婕妤请院判进来。”

    卫清妍止住啜泣,拉住微敞的衣襟,用头发遮住一半脸颊。她坐在椅上的身姿好似大病初愈,看上去弱不禁风。

    不多时,帘子一掀,引路的宫女身后现出一个青色绣纹的身影来。

    卫清妍前一次见新院判还是十几天前,这回不由与侍女用心打量起这人来。她的目光从院判脸上一寸寸掠过,姣好的娥眉微不可见地蹙了蹙。

    眼前的女医官山眉水眼,眸中凝聚的晴光映着唇角的微笑,一派从容静好。她的肤色透过熏炉上淡淡的烟气,如同雾后的雪,铺着一层莹润的玉白。

    再走近几步,卫清妍发现她秀气的鼻梁生的比一般人挺些,而唇形饱满,气血很足。她不经意瞟了镜中自己涂了口脂的嘴唇,顺理成章地嫉妒起对方健康的躯体来。

    注视着那双琥珀似的眼眸,她就明白了,这是一个气度沉静、容色明丽的外族人。

    一个中原血统为主的外族人。

    还是一个今上青眼有加、成为齐国历朝以来头一个女院判的外族人。

    那厢夕桃已然沉着嗓子发难:“院判见到婕妤,为何不跪?”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