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一章 升职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低着头,感到连耳朵都在发烫。她用手理着额发,说道:

    “陛下纵然在四个月前已经认识下官,但仅仅是两面之缘,下官没有显露任何在医术上的能力。太医院人才济济,比我见多识广的大有人在,况且下官……”

    “在来京之前容将军难道不曾与苏医师说,惠民药局副使便是半个太医院的人?”

    盛云沂在初霭肩上一推,孩子嗞溜一下跳到地上,只穿着袜子奔向陆离。榻上放着装桂花糕的食盒,他让苏回暖把盒子放到架子上,道:

    “像苏医师这样保守的人不多见。”

    初霭道:“姐姐到宫里来陪我玩吧!哥哥我晚上再来看你,你要好好睡觉呀!”

    苏回暖对孩子笑了下,转头道:“陛下是说我不求上进,得过且过?我确实是这样的人。”

    盛云沂道:“苏医师若是这类人,那为何要来京城?须知有意给自己找点事做,便不是不求上进。

    “苏医师只是不喜受约束而已。”

    苏回暖愣住,又道:“是,我不想受宫中严苛的规则束缚,觉得还是药局更适合我一些。”

    “那就与能力高低无关了。”

    “陛下怎么能这么理解?”

    盛云沂停了停,道:“苏医师,朕本可以直接下旨召你顶替袁行。”

    苏回暖语塞,她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他说了这么多已是非常给她面子了。

    盛云沂不紧不慢道:“苏医师现在意下如何?朕可以答应明洲承诺你的条件。”

    苏回暖被他的目光压在凳子上动弹不得,组织语言道:“下官就不问陛下为何非我不可了,陛下可否告知从哪里看出我家中有西夜人?”

    昨夜被他抓住手询问,她心里大为震惊。苏回暖对于自己的身世没有什么特别忌讳的地方,但若是让他全部知晓,总觉得不对头。一个梁国宗室在齐国当官侍奉内朝,要是当成了,不是她居心不良,就是对方另有所图。

    可是她身上也没有可以榨取的额外利益,除了让他身体健康。

    盛云沂拉住肩上滑落的里衣,雪白的丝绸半掩着一截精致锁骨,颇有些弱不胜衣的情态,语气也是闲闲的:

    “苏医师那时站在墙角,没发现异样么?”

    见苏回暖不语,他道:“油灯里的药物功效很大,你周围的那一排宾客共倒了三十二个,怎么你们三个安然无恙?”

    他竟连人数也数了一遍……苏回暖面上平静,说道:

    “我身上带着那种药粉的解药。”

    盛云沂支颐道:“哪种药粉?若是朕恰好熟悉的那一种,正是西夜国的特产,不是么?”

    她脸色白了白,道:“油灯里放的是两种药物,一种是使人暂时昏厥的,一种是促发其他药物药效的。下官无意瞒着陛下,我只是戴了抑制后者的香囊。”她从腰间取下一个小巧的绣囊,放在他手里。

    盛云沂并不拆看,道:“苏医师须知,迦叶散极不易得到,为了压制它,朕也找人配过药方,可都不如苏医师这个香囊来的有用。”

    极不易得到的意思就是不流通于民间,盛云沂再怎么熟悉它,也熟不过苏回暖。她记事很早,后来师父也和她说过,她母亲真雅就是死于迦叶散引发的另一种毒.药。那时苏回暖处在敏感的年龄,师父给了她解药的配方,她就做了好几个备用,贪生怕死的很。覃煜逝世后,她怀念师父,来南齐时便挑了一个一直戴在身上。

    苏回暖道:“陛下是想说,由于迦叶散只流通于西夜王室,解药也掌握在西夜人手里,我就得有西夜血统?但我师父云游四海,天赋秉异,得到一种药的机会多,做出解药的几会更多。”

    盛云沂道:“那就是苏医师自身的问题了。朕只不过随口问了一句,苏医师立刻就应了朕,真不知道眼下还有什么值得计较的。”

    苏回暖一个字也反驳不出。人家只说了几个字,她就实实在在地回复了,过后还问他是怎么分辨出来的,不是多此一举是什么?但他说随口,她是绝对不信的。

    “苏医师现在可否应承?”

    苏回暖勉强地笑了笑,道:“陛下要滴水之恩涌泉相报,下官受之惶恐。”

    盛云沂闭目养神:“苏医师要辛苦了,你的副使之位还得继续坐下去,药局是宣泽的地方,朕管不着。”

    苏回暖心想这两人真是心有灵犀,一个用她来做招牌赚钱,一个意图不明,总之都不是好人。

    “副使留在宫中听旨后再回城南,先见见同僚下属。”

    苏回暖无力地肯首,盛云沂心情反好上不少,道:

    “苏医师昨日下刀的时候不是很果断?”

    ……所以他是在报复么?

    “日后进了太医院,苏医师用心记一记同僚的长相。”

    “……让陛下忧心,下官罪过。”

    *

    苏回暖乘着车壁绣银的大马车回了城南。

    药局门口人流不绝,出售的成药销量日益增大,苏回暖看着像模像样的药局,叹了口气。师父一手将她推向南齐,她几个月来过得虽然忙碌,却很充实,如果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她很乐意在惠民药局继续待下去。

    盛云沂说他管不着药局的事,她觉得是他不想和闹翻的好友交涉,所以要她自己和晏煕圭说么?

    赶车的侍卫道:“苏副使且先在药局待上三天,等礼部的大人过来与您说事宜。”

    苏回暖道了谢,转身便把这件事告知了方益。妃不做妾

    方益早就认为她会入太医院,笑道:“太医院水虽深,但全天下的医者,哪个不想去禁中当值?生药库里储着许多人一生都难以见到的的药材,执掌太医院的人更不仅凭家世,还要从地方的药局一层层提拔上来,都是经验丰富、技巧精湛的医师。苏医师年纪轻,老朽以为有这个机会就要抓住,再说是陛下让你直接进去的,同僚下属都不敢有怨言。”

    苏回暖道:“方先生是拿好话安慰我,我晓得。”

    方益见她又沉默,便道:“丫头不要想多了,有些事我们不能预计将来如何,但是一些东西还是可以避免的。”

    “……是的。”她笑笑,“不管怎么样,我就把药局交给先生了,每个月我会把配成的药方送过来,先生不要担心我见异思迁欺上瞒下。”

    舒衡在晏府中照顾陈潜,陈桦只隔了一天就来药局当班了。

    苏回暖欲言又止:“伯伯没有事吧,他让你来的?”

    陈桦眉头一蹙,双手抱在胸前,道:“爹把我赶过来了,说药局里事多,府里事少,他有舒衡那厮陪着就够了。”

    “……看起来身体还好,伯伯心很宽。”

    陈桦冷笑一声,“宽什么,对那小子宽才是正经。话说回来,听说你要入太医院了?”

    苏回暖拉着她在房间里踱圈子,摇着她的手道:“那天晚上院子里清场,我见他受了伤便一直留着,然后他撑不住倒了,内卫就把我带回宫给他解毒。”

    她一五一十地和陈桦说了司严和袁行之事,陈桦没有责怪她瞒着,反而想了想道:

    “你一无阅历二无家世,陛下将你直接从流外提成了正五品,从城南调到了千步廊东,必然有所图。”

    苏回暖道:“我当然知道他居心叵测。他还有几个要求:只管做自己的职司,听从大使命令;监督生药库,辅助配药;以及他暗示的让我盯着右院判。”

    “那么第一个原因,我大概能猜到。协助谋害人命是大罪,司大人却好好的当着右院判,陛下却把事外的袁大人给革职了。这说明司大人对陛下还有用,而袁大人却没用了。你觉得袁大人在太医院除了治病,最大的用处是什么?”

    苏回暖想起那日晏煕圭在马车里说的话,就道:“制衡司严,两人不睦日久。”

    陈桦道:“左院判的职位高于右院判,你赚了,直接压过上峰。我们药局以后就靠你了!”

    苏回暖皮笑肉不笑地呵呵两声,听她道:“你说左院判已经知晓了司严提供毒.药给细作的事,陈于陛前时又被训斥了一顿,那就是陛下有意打压他,嫌他揭发太早。事实上,太医院内部的平衡早已被彻底打破了,袁行占有绝对的上风。但是司严的用处大到陛下暂时要保他,削减袁行的风头,所以剔除了左院判。”

    苏回暖接着道:“然后我正好就撞上来了?一个毫无背景、毫无经验的人,顶了左院判的职,多少压制了司严,却又不会得到任何人的认同,完全孤立。但是这样的人挺多的啊,我瞧着那个为陛下施针的御医就很好,木的不行,容易控制。”

    陈桦坐下喝茶,闲闲道:“你以为太医院是什么地方?这么说吧,我们陈家是百年的医户,在家乡面子极大,但我爹只能混上一个侯府的良医正,离太医院尚有一段距离。那里面的人都是真正的世家子,就是再木,身后也是一个医户大族。势力盘根错节,陛下需要一个孤臣。”

    “你这个理由我可以理解大半,但是……他找谁不好?”

    “别忘了你从头到尾就知道司严的事,与晏氏关系密切、是陛下的救命恩人,还有一个沾亲带故的世外高人作师父。啧啧……”陈桦感慨道,“我要是陛下,我也想提拔你,眼神不好脑子又慢,所幸技术不错。”

    苏回暖抽了抽嘴角:“谢谢你啊。那第二个原因呢?”

    陈桦道:“刚说过了,你救过他的命,又是晏氏最先看中的人,陛下在对晏氏表明态度。晏氏重视的人他也重视,你身兼两职,他很方便通过你向晏氏传达信息。当然,这两点都是我猜的,你听听就罢了。”

    苏回暖叹道:“你说的有道理,我都记着呢。还有第三点?”

    陈桦悠悠地倒茶。

    “第四点?第五点?”

    “问题恁多。”

    陈桦托腮细细地打量她,眼神看得她寒毛直竖:

    “姑娘,他看上你了。”

    “……”

    药局分工如常,其实苏回暖当了副使也只是给药局供药方,只相当于多了一个普通的医师,让她到昌平门内也就是换了一个办公地点。她拎着补品去侯府探望陈潜,顺便想跟晏煕圭说一声。晏煕圭何尝不知道她升任左院判的事,只是每日都早出晚归,她连影子都见不到。

    三日后礼部来人,送来院判的五品冠带和印信。容戬池本想托人给她租套房子,但苏回暖一看那靠近皇城的奇高房价,就斩钉截铁地决定住官舍。官舍在隽金坊东侧,离昌平门很近,每日去官署不用跑远路,一个月只要一两银子,还配给皂隶、供给饭食,很划得来。

    肖菀知道她要住官舍的事,很热心地和父亲说了说,吏部侍郎大人就和底下的人打了声招呼,给她分了间采光好又安静的屋子,旁边住的就是上次寿宴认识的小方脉御医凌扬。

    苏回暖收拾东西,忽然发现除了一屋的书和衣物,再也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了,心中不免怅然。

    她记得初夏来到繁京,雨水泛滥,霍乱丛生,只希望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可现在不得不牵扯到宫中朝中繁杂的事务。不过她孑然一身,倒也没什么顾虑。

    八月廿一,苏回暖拎着包袱,给正房里的三皇各上了一炷香,叮嘱了每个医师一番,便坐上了往城北去的马车。

    车窗外秋意渐浓,万里无云。她没来由地想起房中那架不能带走的莲花蛱蝶花罩,想着想着,就在明媚的阳光里闭上眼,渐渐地睡着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