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六章 夜宴(下)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前院人声鼎沸,锣鼓梆子敲得咚咚响,戏台上弄杂耍的艺人引得看客连声叫好。

    戌时夜色渐深,宾客们不免累了,有些夫人带着孩子先回家去,留下男人们在晏府待到最后。管事和戏班主耳语几句,踩高跷的艺人收到班主眼色,跳下来结束这一场。

    戏台一撤,院子里顿时安静了很多,前席打着哈欠的老臣振作精神,眼光纷纷盯着侯爷先前出来的那扇屋门。

    做官的耳目灵,方才就发现院里多了些人。那些人黑衣皂靴,作随从打扮,散落在院角,冷不丁将周围围了一圈。

    “哎呀……”一位老大人低低惊呼,他年前刚从四品位置上退下,身子骨挺好,在职时几乎天天面圣,便看见一张面孔颇熟。

    季维腰间没有佩刀,他带了几人从后门入,守后门的家丁恭敬放行,显然受过指点。河鼓卫动作轻惯了,一点未惊动吃喝赏月的祝寿宾客。

    他对那个认出自己的老臣抱拳施礼,从角落走到酒席中央,朗声道:

    “请诸位贵客稍等,侯爷一刻后将出来接几份寿礼!”

    已得了消息的宾客们很是激动,寿礼要等宴快散了再请出来,定是举世难得的珍宝;准备打道回府的人也被钓起一颗好奇心,非要看一看这与众不同的礼物到底是什么。一时间遍地都是窃窃私语,也不管是哪家的侍从口气如此之大。

    高烛燃得剩下一半时,夜风将云朵吹到圆月旁边,遮住了大半光亮。婢女们添了灯火款款退开,裙幅整齐地拖曳出一条长道。

    道旁灯火明灭,灯下有美人信步而来。

    顷刻间宾客皆不能语,只觉淡月朦胧下,满席珠玉琉璃、红烛银盏空成陪衬,被其容光一照,立时黯淡失色。

    他的眉目清雅至极,瞳色如镜,映出花影绰绰,星辰邈邈。悬胆挺秀,唇似云霞,肤如皎月舒辉,发束一瀑苍墨。

    众人看呆的刹那,老臣们齐撩衣袍跪下,三呼万岁。

    美人自然便是今上。

    今上身后跟着两人,中间那人牙白衣袍,是换了常服的晏世子。世子后面却是一位秀气的姑娘,走到一半就在宾客慌张跪拜的空当倏地改了方向,三两步插.进侍卫和婢女的空隙溜下了台阶。

    河鼓卫统领季维替今上命道:“诸位平身,陛下今夜微服,不必遵平日礼节。”

    晏煕圭站在盛云沂右侧,躬身道:“陛下来此为家父祝寿,家父与臣不胜感激。”又提声道:“晏府得以与众贵客一睹陛下惠赠,是寒舍之大幸。”

    众人端坐席上,暗自思索今上要送什么贺礼给老侯爷。

    吱呀一声,正屋的门从里打开,露出端阳候苍老的身影。

    晏煕圭走上前扶着父亲,盛云沂坚持不坐,主人便也不坐,迎着秋风站的笔直。

    只见今上稍抬左手,下首走来两个身形矫健、面容冷峻的黑衣侍从,抬着两口沉甸甸的乌木大箱子。

    晏华予命下人接过。

    盛云沂温和笑道:“朕知道侯爷身子不适已有些时日,世子费了心思寻见效的药材,一片孝心着实难得。昨日旬休,朕去了西城光渡寺,请主持大师在今日戌时为侯爷撞钟祈福,这是朕送给侯府的第一份礼。”

    晏华予当即下拜,被今上执住一只手臂。

    盛云沂垂眸,对上一双萧索的眼睛。他的目光从晏华予脸颊的皱纹移到鬓角的白发上,心中忽然空茫了一瞬。

    底下一位小官喃喃念道:“陛下这是要把侯爷的病情弄得人尽皆知啊。”看到前上峰瞪他一眼,立马闭嘴。

    溜走的苏回暖总算碰见了看热闹的陈桦舒衡,简短说明了自己已把东西给了晏公子,和他们一起来前院,真不知道那人就是当今天子,不然怎么也不会跟他搭上话。

    再看盛云沂微笑的模样,周围人全被他容色所慑,当真是惑阳城、迷下蔡,国还没祸,就开始殃民了。

    她想起烟火放完后听到光渡寺传来的钟声,以为晚钟敲的迟是南齐惯例,不料是国主为外戚祈福所下旨意。如此说来,今上像传闻中与侯府关系密切,可是在寿宴上明说寿星身子不好,又是极不正常的。

    晏煕圭道:“陛下.体恤臣父,臣心惶恐。”

    盛云沂道:“世子无需如此见外。”说完,又做了个手势让季维派人开第一个箱子,“此物是第二份礼。”

    箱子一启,白花花的冰块就呈现在宾客眼前。乌木箱里几乎装满了碎冰,碎冰之上开着一朵柔柔弱弱的小白花。

    “菩提雪!”

    舒衡惊呼的同时,苏回暖也一下子认出了这朵花。菩提雪生长在极北严寒之地,药性依据炼制方式不同千变万化,只需一瓣,效果就能达到最大程度,并且不和其他药材相克。目前这花只在黑市上出现过,因产量稀少、难以保存价值万金,国主应是动用了不可计数的人力物力,才得到这么一小朵。

    陈桦不认识这朵花,观好友的神情却尽数知晓此物极其珍贵,拉了拉舒衡袖子,道:

    “侯爷的身体到底如何,你在公子跟前这么久,竟没吐露一点风声。”

    舒衡无奈地叹道:“你该去问陈伯伯,他才是府中良医正。”

    陈桦甩了袖子,从他身边挪开。

    苏回暖也发现了黑衣侍从伫立墙角,内心存疑,不便说话,就定下心看这位年轻的陛下动作。

    菩提雪的花瓣在黑暗中会散发淡淡银光,此时由于长寿灯的照耀不太明显。盛云沂令人熄灭十几盏灯,院里暗了几倍,众人瞧得清楚——那朵不起眼的小花在冰块中央洁白如玉,表面如丝绸一般光滑,几丝嫣红的脉络从花萼蔓延到花瓣根部,十分奇异漂亮。

    晏华予命人小心合上箱盖抬到府中仓库,以手背掩口咳嗽数声,沙哑道:

    “陛下盛情,老臣无以为报。”

    盛云沂单只道:“侯爷保重身体为上。”

    晏煕圭侧过身,不再看他。

    苏回暖悄悄站在人群里。她离了原席跟府中医师一起,这个位置反倒看得明白,世子的目光隐隐嘲讽,又似悲哀,见她直直地望着,飞快地收回视线。

    盛云沂示意季维亲自开第二个箱子。

    晏煕圭默然许久,这时盯着那箱子片刻,忽地眼神一凛:

    “且慢!”

    盛云沂视若无睹,似笑非笑道:“来人,给老侯爷看座。”

    晏煕圭本想上前一步,可将要出口的话终是化作满心郁愤。他深深叹了口气,目色凝重地看着父亲。

    端阳候察觉到儿子的焦急,从容地挥袖道:

    “开罢。”

    晏煕圭握紧的手渐渐松开,他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站在这里,即使悲哀到极点,却丝毫无法动弹。

    箱子里的东西……他闭了闭眼。

    晏华予静静地地坐在椅上,沉稳如石像一般。他眼里不动声色地流露出一丝悔意,自己当年到底是怎么做的,竟与这孩子弄成了今天这样僵持的局面!

    云朵飘移,一轮圆月银光炫目。

    冽冽银光穿过几十年的岁月,岁月杳杳中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

    院中三百祝寿宾客,便是这大厦将倾的证人。

    季维已然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仍是满满的碎冰,然而碎冰之上,不再有纤纤白花。

    迎着月亮凄凄的冷光,晶莹冰块里渗出微微的红,如菩提雪的花瓣。

    底下有人尖叫,守在一旁的黑衣侍卫立刻一把掐断了那声音。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那是一颗惨白的人头。

    人头五官清晰,两眼惊恐大睁,头发整齐地束起,仿佛原主走在路上,突然飞来一剑削了他的脑袋。

    椅上,晏华予身子一晃。

    盛云沂淡淡道:“此人是五年前谋害侯爷的主犯,两日前被河鼓卫就地正法,还侯爷一个公道。不知这份礼,侯爷可还满意?”

    晏煕圭胸口起伏,单膝跪下,扶住父亲颤抖的肩。雨落谁家

    晏华予紧紧抓着扶手,声线几乎要绷断:“谢……陛下。”

    盛云沂道:“季统领,如今却是可以和诸位说明了。”

    宾客皆惶然失色,略知前事的老臣战战兢兢,生怕今日这场风波会波及到自己颐养天年。

    这哪里还是送礼,存心吓人来的吧!苏回暖正要询问陈桦怎么回事,却见舒衡脸失血色,浑身僵立,从齿间挤出几个字:

    “宋庭芝……”

    陈桦一愣,急急道:“你怎么了?”

    箱子前的季维向众人一揖,高声道:“此人乃是九年前幡花宋家的二房庶子宋庭芝,于九年前下毒暗害侯爷,一直出逃在外,到日前才被我河鼓卫发现。”

    商贾一席人人一惊,幡花宋家?宋家九年前烧的半人不剩,哪来的庶子?开宴前在屋里的几位知交友商了解最多,当下回忆起当年宋氏和晏氏明争暗斗的场景。

    季维仿佛听到众人的疑惑,朗然道:“诸位若是不信,在下就请宋氏后人出来验明吧!”

    他手一抬,苏回暖眼睁睁看着两个黑衣卫大步流星地向这里走过来,她下意识环顾周围,等找出异样,舒衡已被人领出去了。

    “当初铸玉坊走水,长房嫡孙幸免于难,侯爷心善,又因诸事不宜公开,于是将宋氏孙易名养在府中,不计前嫌。”

    舒衡俊秀的面孔苍白如纸,咬牙看向箱中新鲜如生的人头,大声道:

    “不错,正是宋庭芝。”

    众人哗然,一方面没想到当时大火烧漏了两人,一方面又惊讶于这青年语声中的恨意。

    待阶下议论方了,盛云沂踱了两步,示意肃静。

    他浅笑着注视晏华予,道:“侯爷应是没有异议。”

    一阵死寂之后,晏煕圭蓦地站起,冷冷道:

    “陛下说错了,今日微臣便要替端阳侯府当众请罪!”

    晏华予撤走掩在嘴角的袖子,衣上殷红斑斑,触目惊心。

    这是今上惯用的手段,反其道而行之。看似顺着他人的意,实则拆去所有退路,逼得人愈加惶惶不安,只要有一刹那忍不住出声,便失去了全部筹码。九年以来,他何尝放弃过对晏氏的逼迫,明面上相安无事,鲜花着锦,便是捧杀前兆!如果晏氏不能找到机会主动破开局面,总有一天遭受严重反噬。

    今上等了那么久,长年压抑的愤怒无法再积累下去。

    晏煕圭面朝院内,异常镇静流畅地道来:

    “陛下误解了。这宋庭芝,是臣父最先要保的人。”

    前排的小官们听得傻眼,回过神来,发现其他人都和自己一样云里雾里。世子当庭反驳陛下,陛下派河鼓卫杀了晏氏要保的人,然后作为寿礼砍下脑袋、装在箱子里献了上来?

    盛云沂立在一盏灯旁,如月下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他微笑道:“哦?原是朕弄错了。愿闻其详,世子不要令这些人失望。”

    晏煕圭眼眸如夜,轻声道:“臣遵旨。”

    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像微凉的雨水:“诸位可还记得承奉三十二年,十年之前,黎国公主自西夜南下归国之事?”

    一位致仕老臣大着胆子颤巍巍道:“记得,黎国公主……是当时的镇国大将军陆鸣之妹,嫁与西夜王室。突厥将进攻西域六国,公主便南下回齐请求国朝援手。”

    其余记得往事的人都听得点头,唯苏回暖心绪一震。嫁与西夜王室……难不成是她未曾谋面的外祖母?

    又一人小声道:“在下记得彼时北梁靖北王苏谨已葬身定启,苏谨与西夜关系密切,突厥没了掣肘,大肆向西征伐,公主可能着实焦急。”

    苏回暖心里一喜,爹爹去世后,外祖母竟然还活着,那现在呢?现在还在人世么?

    盛云沂斜睨了那老臣一眼,并未发话。

    晏煕圭继续道:“当初公主南下时,曾带了一个人。”

    他目光澈然,直视盛云沂:“便是宋庭芝。”

    “晏氏愧受陛下天恩九年,今日要请的罪,正是由此开始。”

    有些脑子转的快的宾客现在终于反应过来,侯府广发请帖,今上盛情送礼,原来全是幌子!今夜的重头戏,乃是青云之上的晏氏向得罪过的今上做出最大让步。这精心策划的寿宴,连晏府中人都没能准备好承受压力,一切只为凸显当世国主威不可犯。有道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十年之后,今上可谓睚眦必报,锱铢必较。

    苏回暖压低了嗓子问陈桦道:“这是要干什么?你们府上和陛下串通好了的?”

    陈桦苦笑道:“串通是串通了,可是……看起来配合不太默契。且听公子说罢。”

    晏煕圭继续道:“幡花宋氏以牡丹闻名于世,公主喜爱牡丹,宋家一支则作为陪嫁去了西夜,既为商,又行走于宫廷。陆将军带兵迎公主于阳石关,宋庭芝携西夜王书信,信中有云:无条件赠齐国西极天马,以补军需。宋庭芝与家主不睦,巧舌如簧,诓骗先帝相信陆将军里通外国谋逆。此时——”他语气骤然低沉,“此时,晏氏替他作了保。”

    几百人都怔在原地。

    陆鸣正是今上的外祖父,镇国将军府被抄,牵连到尚书府一干人,承奉三十二年的繁京血流成河。太后晏睢执掌后宫,外戚如日中天,晏华予深得景帝器重,只要晏家一开口,御笔诛罪臣哪里还会有犹疑!

    晏氏的刀锋直指今上母家,天知道今上这九年是怎么忍过来的,怪不得晏氏寻了时机率先请罪。

    晏宋两家商贾之间的斗法,晏氏凭借权力,取得了压倒性的胜利。铸玉坊的那场灭族大火必不是偶然,但自那以后,晏氏又将何去何从呢?端阳侯府已经失去了天家的完全信任。

    老侯爷坐在椅上脸色憔悴,像是睡着了。

    晏煕圭理好衣袍,在盛云沂面前跪下。

    “此人得知宋家还存留有血脉,确然在九年前给臣父下毒,臣父身体至今非常勉强。陛下处决此人,实是解除晏氏一大心病。“

    这轻飘飘的一句,于当年的隐秘无半分阻挡作用。

    他眼睫轻敛,停了一会儿,方道:

    “晏氏恃宠而骄,是为不忠;视人命而不顾,是为不仁;处世不用诚信,是为不义。晏煕圭今日带印在此,恳请陛下革除端阳候之爵!”

    他扬了扬下颔,老管家双手捧一个金盘,盘上七梁冠四色袍,金紫绶带,一块白璧温润无暇,正是两代端阳候所用朝服印章。

    外戚烈火烹油之势,不过三代。

    盛云沂依旧未说话。

    良久,他扶起三拜的晏煕圭,只觉隔着几层衣物,对方全身都绷得极紧。

    季维按今上原先指示接过金盘,算是受了世子除爵的请求。

    正在宾客感慨侯府及时的作为时,盛云沂又笑道:

    “今日侯爷大寿,朕怎敢不应贵府之请?明日旨意便会下来,望贵府好自为之。”

    他走到台阶边缘,檀色衣角融在浓稠的夜色里。

    “朕还有第四份礼要呈给贵府。”

    季维走上阶来,手中一幅玉轴三色祥云绫锦,宣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晏氏于国有功,兹赐晏氏永、黎、栎三州贩盐之权,十世不夺,并赐玉牌为证。明光五年八月十七。”

    圣旨出乎意料的简短,圣意又不明,却无人敢出声。贩盐之权晏氏之前就有一部分,但只是朝廷默认,今天过后,废爵而颜面扫地的晏氏又将立于商市之顶,在漫长的十世中,难以再有其他人与之争锋——这是打了一巴掌,又给好处的戏码。

    今上的寿礼一份比一份惊心。

    晏煕圭手指冰冷,握住今上递过来的墨玉牌。

    盛云沂一顿,手从他的肩上滑过,终是没有落下。

    “晏某代家父、晏氏中人谢过陛下大恩。陛下宽仁,未深究晏氏万死之罪,晏氏惟有今后为陛下肝脑涂地,绝无二心!”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