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五章 夜宴(中)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时候一到,端阳候走出了紧闭的屋门,双手端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个镶金嵌玉的大酒碗。他身姿挺拔威武,向所有客人鞠了一躬,命世子洒酒祭天。

    众人的视线不谋而合地集中在世子身上,有人讶异地低叹道:

    “小侯爷好风度!”

    晏煕圭绛紫长袍,肃然地举起一只碗走到南面大门处,扬手一洒,澄碧的酒水哗地倾在地上。接着他回到酒席前,对着满院的宾客执另一只碗,道:

    “本世子代家父一饮。”

    他饮毕,宾客皆站起饮酒回礼。

    端阳候只在屋外的几桌待了会儿,医官上前来请他回屋,那几桌暗暗看着这景况,都道侯爷怕是强弩之末。

    菜一道道上桌,晏氏祖籍东海,席上有不少天价的海物水货,看得那些俸禄薄利润少的小官小商们眼红。中秋刚过,厨房准备了螃蟹与月饼馔,还有时令菜蔬果品,样样做的鲜美可口。

    戏咿咿呀呀唱的热火朝天,苏回暖快速用完饭,从席上溜了出来。院使有意支开她这个外人,让她出去晃晃消食,想必她走后谈的都是朝中宫闱的要紧事。

    这正如了苏回暖的意,她想把刚制好的解药交给晏公子。上次晏煕圭没有说什么时候给他,看司严现状如常,当然不会有更多的人知道他为细作提供□□杀人的事情,她跟晏府不熟,只能直接趁机寻到公子再完全抽身。

    婢女带她走到花园,园中已有几位女眷,都是借着消食的名义一睹园子的风采。那婢女把人带到,欲告辞离开,听女客问府中医官所在。

    “良医所的医官们应该都在馆中用饭,姑娘寻人么?”

    苏回暖说了所寻之人,称职的婢女道一定帮忙传话,姑娘在这里等着就好。

    江南未到橙黄橘绿之时,桐叶却已疏黄。亭台水阁外一汪碧波里落了枯叶,显出几丝萧索,宽阔水面正如一面大镜,倒映原般景物。

    过廊的花窗影子投在卵石地面上,和修竹临风的影子交织在一处摇摆,窗外是折柳弄水的小姐们,手持桂花抛在池子里,引得锦鲤纷纷朝岸边游动。

    西面是种着奇花异草的花圃,东面是一片竹林并养鹤鸟之所,站在回廊的尽头,可见水中有一座佛塔迢迢倒挂在池塘中央,便是西城光渡寺。第一任端阳候笃信般若,皇家工匠用心替其设计了精妙格局,把佛家圣气延入府中。

    苏回暖啧啧称赞之时,肩膀被人猛一拍。

    “看直了么?这园子主要是风水之学,实际上不见得是繁京最漂亮的。”

    陈桦来的及时,苏回暖拉着她一一解说,偏偏这人对住了二十年的地方没有一点兴趣,仅仅是不迷路的水准。苏回暖询问建筑她一概不知,问花草她能扯到医用上,问到一半就明智地住嘴了。

    站了有一炷香的功夫,前头院子里来了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通知各位小姐们要放烟火了,花园里的人都一股脑往入口拥去。

    陈桦不知司严一事,苏回暖只跟她说是晏公子特地要的药瓶,因为十分慎重,所以要亲自交到他手上。

    “我去跟我爹说吧,他吃过晚饭就和老侯爷在一块儿,替侯爷找过许多次公子,熟得很。”

    苏回暖一听是府中的老人,还是与侯爷交好的,便说:

    “侯爷出来时气色不好,饭后理应不去打扰的。”

    陈桦道:“管事忙,我带你去找舒衡,他也能带你去见公子。公子向来不喜人多,这会敬完酒定是回房去了,等客人要散了才出来送送。”

    苏回暖道:“所以有的是时间了?”

    陈桦最见不得她悠悠闲闲的懒样,忽然想起一事,道:

    “今晚据说有贵客送大礼,也不知是何时,总之你快去,不然公子忙着接待贵客想见也见不着。”

    苏回暖道:“舒衡也在良医所么?”

    “对啊。”

    “晏公子在房间里?你说过他的房间在花园的那边?”

    “对。怎么了?”

    苏回暖无辜地看着她:“你去找人家,我就在这里等你好了,不想走路。”

    陈桦深吸一口气,正要发作,苏回暖又道:

    “你想错了,我不是懒得走回头路,是不想给你们添麻烦。舒医师巴不得见你一个人来……”

    陈桦指着她手都抖了:“恩将仇报,你还有理了!等着!”

    “没有没有,你不要想多。”

    于是苏回暖理直气壮地送走了愤怒的陈医师,一个人在花园里无拘无束地晃悠。花园着实美丽,难得这个季节满园还有鲜花,真是赏心悦目。

    “啪”地一声巨响,夜空中蓦地绽开一朵艳丽的花,红色的碎瓣化作长长的流苏垂到了参天的槐树梢上,又顷刻消失不见。接着,颜色各异的瑰丽烟火一朵接一朵冲上天际,把夜幕装点得异常热闹。

    回廊里被天上的烟火照的通明,花园里的一草一木在明明暗暗中似乎也有了生命力,东边竹篱外飞出几只受惊的鸟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等到烟火停了,月亮已从檐角浮了上来。

    池中的塔影泛着晶莹的白光,水下小鱼激起了一圈从塔尖荡漾开的涟漪,恰如佛光普照。

    震天的响声之后,四周万籁俱寂。苏回暖独自一人站在平桥上,谛听渺远钟磬余鸣,那是光渡寺的残钟。

    她想起在叠云峰的山脚小镇也有一座寺庙,香火不旺,每日清晨和傍晚,寺中虔诚的僧人总会敲响一口大钟,声音飘渺地随着山风升到山腰,像凤凰的清乐。

    苏回暖在桥上转身,就看到月下立着一人。

    那人轻袍缓带,长衣裴然,便如树下乍开了一朵夜昙。

    钟声回音幽长,月华散落如珠,槐树三尺见方的空间已辟出一个小千世界,澄明空灵,清宇静澈。

    她不由自主地与那双眼对视,那人的目光也似月光轻凉,染七分夜色,三分星辉,眼底蕴着一川皑皑雪原。

    他垂袖而立,通身璀璨风华未能掩没稀世容貌,仿佛是夜里最明亮的光源。

    苏回暖缓步走到那人前丈许远,轻施一礼,又退回过廊处继续等待。他皮相生的极好,她多看了几下,可也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

    那人嗓音若流泉甘醴,轻笑道:“姑娘好兴致,是趁此地清静,等哪位公子相会么?”

    苏回暖面色淡淡,说道:“公子可以告诉我中意的贵女姓甚名谁,我一定不负所望帮公子到前院找来。”

    这人到底是什么时候进园子的?进来干什么,喂鱼?

    “前院贵女不及姑娘风采出众。”他摇头道。

    苏回暖看似很欢快,笑吟吟道:“原来公子也这么认为。”

    他从头到脚打量了她几眼,极慢地点了点头。苏回暖自认脸皮够厚,在他审视的眼光下顿时炸毛,他不配合立马抛弃对自己的兴趣也罢了,配合的这么勉强,是她逼着他点头了么!

    她杵在那里,嘴唇微微地抿着,只希望陈桦赶快带着舒衡过来。

    那人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中的笑意,道:

    “姑娘若是要去寻晏公子,请跟我来。”

    苏回暖心中一惊,知道现在开口说什么都容易被拿住,遂闻若未闻,平视水榭。穿越之-大展身手

    他唇畔笑纹更深,柔声问道:“姑娘不信我?”

    话音刚落,就有人出声道:

    “重华?”

    苏回暖看去时,东面假山后转出一人来,正是换了身衣袍的世子晏煕圭。

    “苏医师。”晏煕圭皱了皱眉,“请到房中客室一叙。”

    苏回暖没有权利反驳,就一路跟在晏煕圭身后,下意识地离那个叫重华的男人远些。陈桦逮到人回来若是看她不在,应该会想到是已经碰上公子了。

    盛云沂走在最后。几年未来,侯府没有一丝变化,他甚至能辨认出幼时钻过的一个假山洞,折过花枝的一株桂树。

    前面小心翼翼走着的姑娘戒心很强,他一日的凝重心绪反倒减轻不少。她走路时,长长的乌发柔顺地贴在腰后,隐约能看见挺直的脊背,无论是惊慌还是尴尬,都能走得一丝不苟,显然受过严苛的教养。他想起玉霄山那位覃神医的身世,目中了然,却仍留了些心。

    进了园子东头一扇月亮门,一座小楼坐落于竹林环绕中,就是晏煕圭绣楼一般的时晴阁。阁中空无一人,家具陈设素雅奢华至极,想来用起自家赚的钱底气甚足。

    灯架上的透明水晶灯光线大盛,苏回暖回头去看停在阁外长廊的人,他不进门,为何要跟上来?既是晏公子的朋友,却并未出席宴会。她能如此肯定,是因人们只要看过这张脸就不可能忽略过去。也许等下要和晏公子一道隆重出场?那会儿寿宴都差不多要散了吧。

    门未关,晏煕圭在右手的书案沏了两杯茶。

    苏回暖道谢接过,问道:“那位公子不进来么?”

    那人浅浅地望向她,苏回暖忽觉这场景很熟悉,好像曾经被人这么看过。他檀色的外袍下摆浸了一地月光,灰黑狭长的影子沿着走道一直延伸到她的脚下,有些清冷。

    这个男人就如同一把镶着珠宝玉石的利剑,轻而易举地取人魂魄。

    晏煕圭眉梢一挑,从善如流地道:“重华,苏副使请你进屋,外面凉。”

    苏回暖冷汗涔涔,努力维持淡定,道:“公子不是外人,请进屋吧。”

    盛云沂漆黑的眼眸聚起一丝亮,迈步跨过门槛,边关门边道:

    “苏姑娘,晏公子刚才的意思是,你……”

    他顿了顿,笑道:“姑娘怎么不说话?”

    “抱歉,理解错公子的意思了,我以为方才话太多。”

    晏煕圭端来的茶居然是凉的,他不以为意地笑笑,道:

    “苏副使话不多,这很好。”

    苏回暖开门见山地对晏煕圭说:“上次我与公子到司院判家中,公子托我做的解药我已做完了,现可以验收。”她从袖子里摸出小瓶,瓶子的材质非瓷非玉,乃是特制,轻巧又坚固。

    一只手在她眼前一晃,待她反应过来,手中的瓶子已然无影无踪。苏回暖蹙眉道:

    “公子只要别把它砸了,尽管仔细查验。”

    盛云沂摩挲着瓶口,道:“姑娘这瓶子是从玉霄山上带下来的么?”

    “是。”

    “我家中也存着不少这种瓶子,论起来讲究甚多,但用起来极为方便。”

    晏煕圭微不可见地叹了口气,心知他又要作弄人。

    苏回暖不接话,只听他怅然道:

    “杀人太快,就论不上讲究了,真是一大憾事。”

    “……公子若需要,我可以给公子几个小瓶,不过很贵。”

    盛云沂近前一步,扬唇低声道:“姑娘莫要这般冷血无情。”

    苏回暖以为自己对他说杀人的反应不够激烈,思索片刻,道:

    “这个,我只负责将东西给顾主,其实管不了那么多的。”

    盛云沂略略倾身道:“姑娘对在下还收取高额费用么。”

    “……”

    苏回暖彻底不理他,问晏煕圭道:“解药原是这位公子要的?我虽做好了,却不能在人身上试用,如果没有用或者出现不妥请及时告知我,我重新做几瓶。这里是两张药方——”她拿出两张叠得很小的纸,上面密密麻麻全是小字。

    晏煕圭展开看了,一张是他在马车上给她的南海药方,她改动了几个地方,在原有的药名旁用笔注了出来;一张是她制成的解药。

    “有劳苏医师,酬金府中明日会派人送到药局。”

    苏回暖摇头道:“不必着急,公子先试一试,这种特殊生意,我的规矩是见效之前不收酬劳的。”

    盛云沂道:“姑娘做过几次这种特殊生意?”

    “第一次。”

    晏煕圭把药方一并递给他,盛云沂扫了一眼,道:

    “苏医师学的是隶书?”

    苏回暖头皮发麻,不好不如实回答:“刚学写字时学的隶体。”她以为痕迹一点都不重的。

    盛云沂感慨道:“肯好好写字的医师不多了,姑娘莫要让我们失望。”

    苏回暖在心里打了许久腹稿,不够婉转地踌躇道:“今夜晏公子不把我和府中医官安排在一块儿,却和太医院的大人坐一桌,是何用意?”

    晏煕圭指指杯子让她先喝口水,道:“副使本不是我端阳侯府的医师。历来繁京惠民药局的掌印者都是太医院中人,让副使和大使同席也属应该。今晚司院判气色如何?”

    “比上次好些。”

    “他愿意装作忘记一切,你这个下属陪他一陪,又有何不可?”

    苏回暖道:“公子与左院判大人之间我不便揣测,但我私以为司大人勾结细作,倒戈得又太快,单凭公子上次那番话不足以证明其诚心。”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全部说出:“司大人所犯之事触动国法,然而此事毕竟不足为外人道,他见我坐在席上,还不知道要怎么想。”

    司严推荐了她制解药,晏煕圭在说了几句重话之后把她赶出去跟院判密谈,院判至今还好好地管人拿俸禄,这些不能不令她对自身的安全格外注意。她的脑子只能想到这一层,作为一个半路横插一脚、了解上峰隐秘的下属,她恨不得再也不见司严和晏煕圭。

    “副使不必忧心前途性命。晏某既有把握让你坐这个位置,也就有把握让你那上峰不说一个字。至于其它,恕晏某无可奉告。”

    苏回暖顺理成章地表示感激,腹诽不停。

    竹林在夜风中沙沙地摆动,前院的喧闹声传到林子里。晏煕圭走到门前,对盛云沂说:

    “没料到你这么早就来。”

    盛云沂静静地答道:“我本该下午就来的,有些事耽误了,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晏煕圭按住眉心,脸色在光影浮动之下愈发如霜如雪。

    “算了。到前院去吧,老爷子应该准备好了。”

    他见盛云沂靠在窗边,眼睫盖住眸中神色,又唤了一声:

    “重华。”

    盛云沂闻声抬眼,慢慢露出一个漠然的笑容来。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