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四章 夜宴(上)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中秋节苏回暖哪也没去,郁闷地待在药局做任务,陈桦前一天就撇下她回了城北,肖菀倒是请她过府小聚,她自然推说没时间。天公不作美,雨下了一整天,家家户户看不到月亮,令她多少平衡了一些。

    八月十七晴空万里,长青坊的端阳候府开门迎客。

    客人来自四面八方,有一大早抬着大箱寿礼远道而来的富商,有空手只凭一张帖子进门的寒门士子,紫袍金带,青衫木簪,竟是各类人都有。礼物的来源自最西边的黎州到东海,最北面的永州到南安,饶是几位管事阅历甚广,也目不暇接。

    “今日我们长青坊整夜不禁车马,各位务必尽兴!”申正既过,门口穿戴齐全的小厮扯着嗓子喊了声,霎时周围一片叫好。

    大门口人多的吓人,苏回暖从长队中挤出身,给家丁看了眼请柬,问道:“请问侧门或后门可以进么?”

    家丁打量她一眼,满面笑容:“哎哟我的姑娘,今日是什么日子,放着好好的大门不走,偏要去走小门!侯爷说了,不管来客身家营生,一律恭恭敬敬地从我家大门跨进去,您还是稍等片刻吧,舍下不会亏待您的!”

    苏回暖看着前面老长一段队伍,认命地往前一点点挪动,觉得吃饭都要吃的心神不宁。

    繁京城里有权有势的人往往使出浑身解数往北安家,为的是沾沾皇城的龙气,但偌大一个晏府却独居城东,颇有些遗世独立的意味。

    苏回暖好容易被家丁引入门厅,聆听一番事项。原来今日晚间的宴会在大院里举行,除了老侯爷说话祝酒时必须在席,其余的时间较为松散,饮多了酒可以在花园逛一逛。她早就听闻晏府的花园是京城一绝,临晖三年太子盛齐出生,惠帝破例用了专门给皇家修筑园林的名家,建了两年才完工,其中一花一木、一山一水均有禅意。

    “姑娘里面请。”伶俐的侍女扫过她的请帖,在给她指出席位。走得近了,才知那一小桌居然都是太医院的人,苏回暖叹了口气,晏府着实抬举她。

    席上一共五人,只到了两位。苏回暖的位置在最末,挨着她的是一个俊秀的青年御医,先是露出惊讶之色,随后礼貌地点点头。

    苏回暖回礼,侧首去看那三个空位,心下了然:必是院使、左右院判,那么这个人就是平日里受器重的御医了。

    府中张灯结彩,戏班子经过道来到戏台上,朝众人施礼。锣鼓声一响,笛声与琵琶曲悠悠荡荡地飘了起来,抛出的水袖犹如一抹天边的晚霞。

    院子极大,宾客分为五列,零零总总算起有近三百人。来者井然有序地入座,酉正时寿星会从屋里出来,现下里来了一半多人,唱戏即权当迎客。

    “姑娘就是惠民药局的苏副使?”那御医问道。他看这位姑娘来了也不说话,坐在位子上安安静静地环顾四周,嘴角微微地翘起,心里很是好奇。

    苏回暖道:“是。”

    御医讨了个没趣,自我介绍道:“在下凌扬,是太医院小方脉的医师,近日正在宫内侍值,听说副使来药局之后药局的生意一直很不错?”

    苏回暖道:“是大使提点有方。”

    凌扬本想套一套话,此时无计可施,便道:“苏医师是哪里人?在下是永州人,家严以前也在太医院当差,所以大概算半个京城人士。苏医师若是对京城哪里不熟悉,在下一定尽个地主之谊。”

    苏回暖笑道:“真的么?我也是永州人。”

    她一笑,对方眼睛里蓦地亮了起来,道:“真巧啊!永州的医户在下也识得,仿佛西川和梅岭都有苏氏?”

    “我是独自一人跟着师父,并非在城里定居。”

    凌扬频频肯首,不由暗地里思量道,今日侯府的寿宴自己花了好些功夫才得到个名额,苏副使入京不过四月,便已同晏氏搭上了话,肯定有些背景。

    他谦谦然低了低头,笑道:“副使年纪这么轻,定有过人之处。敢问副使精擅哪一科?”

    苏回暖道:“都懂一些,但皆不算精擅。”

    凌扬不死心,道:“副使过谦了嘛……须知我们这些大夫,恨不得有一说二,有二说三,副使真真折煞我等。”

    苏回暖笑笑,摇头不言。

    凌扬碰了第三个软钉子,心想这姑娘真不懂事,他号称太医院万事通,依仗的就是几句话之内把人家脑子里的消息压榨一空,今日简直铩羽而归。

    鼓点重重,戏台上的将军举了龙泉宝剑威震九州,小姐含情脉脉地献上题诗丝帕,副使在一旁托腮看得目不转睛,凌扬都不忍插嘴打扰。他百无聊赖地东瞟西瞟,心想的却是她的眸色太浅,不像是正宗的中原人。

    他一鼓作气,正要开口再探,身后却传来侍女殷勤的声音:“老大人快些坐下。”

    凌扬刷地站起,躬身行礼:“院使大人。”

    苏回暖总是慢一拍,她行礼的时候凌御医已经站直了,面前一位年岁极高、七十开外的老人,须发花白,精神矍铄,便是太医院的最高长官章松年。

    “大家都坐!”院使声如洪钟,气势十足。

    二人等院使落座才坐下,听院使喝口茶道:“这位就是副使吧……小凌你让开些,老朽好好看看。”

    凌扬言听计从,站起来把自己的座位给他,又给院使添茶。

    苏回暖从来就怕身体好的老人家,觉得他们都活成人精了,自己什么伎俩也不够塞牙缝的,遂低眉顺眼格外听话。

    “容老尚书跟老朽说,他的宝贝孙子能醒过来多亏了你这丫头,是这样吧?”

    苏回暖知晓他与容家有交情,越发谨慎:“尚书大人过誉了。”

    凌扬扶额无奈,她就这一句话,倒显得自己更出挑。院使可不是好糊弄的,他对她使了个眼色,苏回暖接收到,迟疑地说:

    “其实并不棘手,只是几味药当时比较难找而已。”

    凌扬一颗好心变作一口血堵在嗓子眼。

    章松年反而大笑道:“这就对了,是个实在丫头。你看这孩子——”他一手拎过凌扬的衣领,“换了他,肯定会说是老朽教的好!你倒说说老朽教你什么了?”

    苏回暖见凌扬一副忍的辛苦的表情,心中豁然开朗,这是在变着法问她的师门和举荐之路。

    “家师不如老大人爱徒心切,也懒散的很,只细细教了药理。二月里晏公子运药进高原,加之容将军吉人天相,这才顺利解决。”

    凌扬的表情已经换成了白日见鬼,她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之前是在逗他么?

    章松年放开徒弟的领子,“我略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你师父是?”

    苏回暖道:“家师是玉霄山一脉。”

    凌扬吃了一惊,“玉霄山几十年才出一位神医济世,必是覃神医了。”立刻想问苏回暖是不是梁人,为何到齐国来,但稍一动心思,就止住了。玉霄山弟子向来收的隐秘,几十年来就只有覃煜一人少年下山声名斐然,要不是副使随容将军回京,世人竟不知覃煜还有徒弟。

    “哦,是他呀。”老人眉毛一抖,捋着胡须道,“多年前他来京的时候无缘认识。”

    苏回暖道:“家师说他不济世。”

    凌扬一怔,他只是随口说说,不料对方认真地反驳回来。

    章松年呵呵笑道:“不济世便不济罢……哟,两位院判也到了。”

    两人没坐到一盏茶的功夫,又得恭迎院判大人们。

    左院判袁行五十上下,心宽体胖,身后紧跟着右院判司严。苏回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司严身上,只见他神情依旧淡漠,双目漆黑,仅是脸颊又瘦削了一些,衬得颧骨稍高,平添一副刻薄相。

    她下意识地握紧了袖袋中的小瓶子,晏府把她安排在这一桌,十有八.九居心不良。

    左院判一团和气地道:“司大人,你看这两个孩子如何?我是满意的很。苏副使居然是个姑娘家,不容易,不容易啊……”

    司严对小辈颔首还礼,顺着袁行的手指对上苏回暖淡淡的目光。

    凌扬感觉敏锐,当下就察觉到这两个上下级之间关系不同寻常。苏副使不愧是神医高徒,司严为人最是古板老道,年轻的御医们避之不及,而她却一点惧色也无,就好像是面对一个不讨自己喜欢的同僚,当真是……年少轻狂。

    袁行继续说道:“副使兢兢业业,就离太医院不远了,努力!”他道行比凌扬高,阅人无数,一下子便看出大使与副使间隙,多年来的决策使他下意识地偏向这个不待见上峰的固执丫头。

    苏回暖低声称是。

    “今日老侯爷寿宴,咱们不要这些繁文缛节也罢,章老您说呢?”

    章松年拍拍脑袋:“我老的快入土了,也还记得司大人最讲礼数,袁大人你比我年轻不少吧,怎的忘了?问他才是正经!”

    司严嘴角细微地提了提,面上肃然,拱手道:“全凭院使大人意思。”某萝莉的幻想物语

    苏回暖暗自冷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受了委屈要院使做主呢,装的跟什么似的。

    那边三人论起寿宴的布置和当值的情况,这边凌扬岔开了话题:

    “苏副使……在下可以唤你苏医师么?副使既然通药理,在下有些许问题想要向你请教。”

    苏回暖自司严来后防心甚重,不欲显露斤两,遂道:

    “凌御医,我近日里为药局挑选新人、训练医师头疼了很久,实不愿在闲暇涉及医术了。”

    凌扬语塞,勉强按她奇葩的思路来:“那么苏医师觉得这台上的戏怎么样?”

    “虽听不大懂,但唱的婉转动听,尤其是那演小姐的姑娘琵琶奏的不错。”

    “苏医师还懂乐理?真是个雅人。”

    苏回暖举起一根食指在唇前晃了晃,这招分外好用,精力充沛的御医终于不再说话了。

    *

    离酉正只差两刻,婢女小厮们训练有素地加紧了手上动作。客人陆陆续续来齐了,等着老侯爷入东席。五十五寿辰并非大寿,然府中张灯结彩,有心要大办一场。

    屋中的正厅聚了几人,正是与侯爷交好多年的友商,而朝中几个致仕的老臣坐在院里第一桌,无人入得这皇亲国戚的屋内。宴会的座次不按长幼,只分类别,于是耳朵尚且灵光的老大人们总算有新鲜谈资。

    “老侯爷这些年疏于交际,听闻晏公子从来不喜别人唤他世子,是有对生意场力全力以赴的意思。”一位青衫小官悄悄与邻座说道。

    旁边一位老臣背对着他哼了一声,咕哝道:“小孩子家知道什么。晏府平素低调,只有四十时办过的寿宴比起今日不逞多让,今次还不见得讲礼数,且看今晚有什么花样。”

    小官冷不防被前辈打了脸,急忙噤声。

    邻座的同僚兴致却高,灌了三杯茶下去手舞足蹈:“啊呀,这端阳侯府的茶就是好!平日我偷着买好茶,拙荆还跟我脸红……我刚刚才打听到宴后会有人送大礼来,特地赶在快结束时当着大家面送,你猜是什么?”

    立马被拍了一下,“别说了,看你后面。”

    同僚默默回头,只见一桌穿花着锦大腹便便的商贾颇有趣地瞧着自己,目光很是同情。

    “哎,人出来了,侯爷等会儿要进院子了吧。”他忙转移视线道。

    屋内,老侯爷好言劝退几位知己,留下了府中良医正陈潜。

    陈潜乃陈桦之父,多年跟随侯爷走南闯北。近十年来晏氏无意扩张,主人深居浅出,他亦闲在侯府,年初提出回乡一事不得允准后,陈潜便安下心在府中过日子。

    晏华予高坐堂上,背后一幅绘着松柏梅桃的千寿图,挂着一副寿联,屋内点着长寿灯,除此之外略显冷清,连太师椅上的大红椅披坐垫都没有。

    陈潜给老侯爷请了脉,长叹道:“侯爷静静心罢,公子长这么大了,您也应当放心。”

    端阳候比起十多年前老了太多。陈潜记得那时候孩子们都还年幼,侯爷满头黑发,身子也健朗,公子惹了他不高兴,他拎了板子把人按在地上狠狠抽,抽了半个时辰都不觉累。家里的老人们都说公子生的极似已去世的夫人,而陈潜看来,那孩子像足了他父亲早年的风度。

    晏华予无谓地笑了笑,眼角的纹路细细密密,都是被风霜刻出来的。他缓缓道:

    “他人呢?”

    陈潜明白他的意思,道:“我出去叫公子。”

    晏华予微微点头,“子游,辛苦你了。”

    陈潜装作承受不起的模样拜了一拜,笑道:“侯爷说什么!陈某既蒙厚爱,就是公子我以后还要盯着呢。”

    他出门时向后望了望,觉得老侯爷今日并不愉快。

    一盏茶功夫后,西边书架忽然左移,墙壁裂开一道细缝,凭空多出一道人影来。

    晏华予阖目道:“上哪儿去了?”

    来人许久不答,他蓦地睁眼骂道:“不孝子!”

    屏风前是一张过分精致的脸,长眉凤目,秀鼻薄唇,只是眸中带了些不耐。

    晏华予凝视着这酷似发妻的面容,一句话硬是梗在胸中。

    “侯爷万安。”晏煕圭轻飘飘道。

    晏华予还未发话,他反兀自接道:“我何时不孝了?小时侯爷上家法我从不还手,大了后处处对我设限我也未找上侯爷,现如今还对我有要求么?”

    晏华予气的面色潮红,本想一掌拍在檀木桌上,又思及自己身体极差,拍下去也未必有震慑之效,勉力平静道:

    “你把这看做是要求也罢,给我出去。”

    晏煕圭突然轻轻勾了勾嘴角,道:“侯爷当我是陈医正糊弄呢。外面大庭广众,我现在出去读读祝寿词好了。”

    他眸色清澈似孩童,黑发懒懒地垂在肩上,倚着屏风弹了弹绛紫袖口。

    晏华予到底老练,瘦弱的指节叩着桌面,道:“我能糊弄得了你这小子便万事大吉了。今日我不敢承望你准备,我活到这个岁数也不敢惹你了,你答应我别添乱。”

    晏煕圭敷衍地应了几声,那轻佻样子最是刺人。

    晏华予满腔的心酸刹那间都涌了上来,冲得他舌根发苦,他脱口道:

    “小煕……”

    晏煕圭绕着头发的手慢慢放下,抬眸直视父亲,“嗯?”

    晏华予沉声道:“我从来就没有对不起你。打你的事我就不提了,这个借口拙劣的很。你从小聪明,却没那孩子懂得看人眼色,你如今清楚罢?你十六岁出了军营要去经商,我一直反对……虽然齐人重利,但商人天生矮人一等。你出生后就没真正吃过苦,我小的时候你□□父和祖父一辈受的委屈,包括太皇太后遭的罪,都是你不可想象的。”

    晏煕圭道:“父亲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总归是会去做的。”

    晏华予疲倦地说道:“好了,今日你也让我高兴一回,别顶嘴,好好听我说。”

    晏煕圭站在那儿,椅上端坐的老人白发苍苍,再不复当年的杀伐果断。他眼神渐渐软了下来,道:

    “陛下答应我会来,父亲等着就行了。”

    晏华予招手让他近前,握住儿子的右手,将一枚扳指戴在他白皙修长的中指上。

    “爹爹虽然没有对不起你,但实是对你不好。你要知道,即使这些年重新过一遍,我还是会不择手段逼你回家,不让你再接触生意。可我晏家的儿子怎么会是一般人?爹对你这五年做的,很满意。”

    晏煕圭不喜仕途,偏偏老爷子认为官商不能兼之,儿子出生以后就执意要他做官。自古以来商人发迹后所获皆投入土地,安家立业,本本分分,期盼后代脱商入官,成为人上人,晏氏也不能免俗。有了太皇太后这个机遇,晏煕圭竟不理不睬,在外头顶住层层压力白手起家,直到一年前才被老侯爷接回。

    他在外多时,性子早就被磨得外圆内方,遇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都挺得住,眼下抽出手冷道:

    “父亲满意就好。”

    晏华予顿了下,布满皱纹的手抵住眉心,说道:

    “小煕,爹明白陛下心中怨极晏氏当年所为,你从中斡旋也是爹希望的,他能一如既往地待你已是不易,但……你要记住,爹把你接回家的那一刻,就是得了你的默许,你是我晏家唯一的希望。”

    他没有说完,相信儿子再清楚不过,以后便要全靠部小辈们了。

    晏煕圭忍了忍,还是道:“我懂,父亲不要说了。”

    晏华予沉默了一阵,“年轻人可以执着,但经过风浪的人不能固执偏激。当年我保下幡花宋家送信的庶子,宋家是倒了,可晏家这么多年以来也是如履薄冰,太皇太后五年前过世,我们更加难处。小煕,你爱做买卖就去做吧,爹爹不会拦了,也只有这样,一族人才不会心惊胆战地过日子。”

    门外的炮仗炸了起来,戏曲骤停,那震耳欲聋的响声里无比喜庆。老侯爷闭目养神,两耳不闻窗外事。

    晏煕圭道:“父亲把寿宴做完再同我费口舌罢……今晚该了结这些事了。”

    酉正已到。他绕过屏风徐徐打开堂屋的门,火光混着黯淡的夕阳,把整个大院都染了一层薄红,光线锐利地穿透屏风,射入老人犹然清明的眼。

    晏煕圭回身一步,看到了那眼中铺天盖地的凄色。

    “时辰到了,父亲不应让贵客们久等。”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