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三章 前尘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陆离咳了声:“老侯爷如何打算的?”

    盛云沂沉思片刻,只道:“没什么打算。”

    陆离知晓今上言及旧事心绪不佳,便转而躬身把小公主偷懒的请求陈于御前。

    盛云沂以手抵额道:“都知以后无需再向朕提。”

    陆离即垂了眼,应诺退下,使了个眼色召来付豫。他前脚方出门,却听盛云沂在后头不高不低地追了一句:

    “都知身体不适,且先歇上几天。”

    付豫补了缺,待到孱弱的老人踏出明水苑,小心翼翼地续上茶,道:“陛下,卫婕妤传话来,说好些日子未见圣面,在银烛斋备了小宴,不知陛下晚上可忙于国事。”

    盛云沂啜茶道:“你们这些司礼秉笔,应向她好好学些手段,消息灵通才是正紧。”

    付豫只得应是,今上又道:“朕一封批过的折子还未送出,婕妤倒比你们手脚还快。”

    付豫撑起一副笑脸,温言道:“陛下,今日仿佛是卫婕妤生辰,她思念陛下也是人之常情。”

    盛云沂将那杯茶水朝地毯翘起的边上倾下去,看着卷起的细毛服帖在地,唇角微扬:“常情都常到国事上去了,朕有兴致让她红.袖添香么?”

    付豫侍奉已久,揣度今上还真有可能有这个兴致,果不其然地得了一句:“循时摆驾。”

    当晚,西宫银烛斋好风如水,烟波濛濛。临水的楼阁中只漏出几星琉璃灯火,衬得夜景隔纱,月色撩人。

    卫清妍薄薄的宫裙进了风,丝罗带飘出了身旁打开的花窗,她轻轻抬手捻起,却触到了一另只温热的手。她温顺地坐在小凳上,任自己玉雕似的柔荑被对面倾身过来的男人握住。

    她在这咫尺的距离里不可避免地看到了他的眼睛,柔和轻悄的目光又在他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终是敛了羽睫。红晕一点点地漫了上来,隐在发间的晚山黛色浅浅,更衬得白玉般的面颊染出珊瑚艳色。

    小桌上几样清淡菜肴,一壶陈年桂花酿,均是民间饮食。

    “臣妾替陛下斟酒。”

    卫清妍执起壶,姿态娴雅地往杯中倒入琼浆玉液,犹如一幅举世无双的美人画。

    盛云沂淡淡欣赏着这幅画,手中的柔荑欲抽离,却被他使了两分力气攥住。卫清妍侧过宛若月下盛放杏花的面容,低低唤了陛下,顺势将那酒壶“啪嗒”一松,身子一软便滑到了他怀里。

    女子愈发羞赧,葱管似的指头压在男人的袖口,凉凉地沁在肌肤上。她颤颤抬眼,秋水盈盈的波光好似要将人溺在那一泓泉涧里。

    盛云沂略略低头,目色也如夜色笼着烟气,在她垂下的发上仿佛微醺地“嗯”了一声。

    卫清妍注视着他风华粲然的容貌,眸中闪过一丝俏皮,纤手点了点他的喉结,沿着脖子平滑的线条一路向下,掠过了领子下形状优美的锁骨。

    盛云沂握着她的左手,慢慢地划到腰间的丝带上,卫清妍埋在他的胸前不敢再动,只是闭目咬唇,心跳得极快。

    “婕妤这里燃的是什么香?”

    卫清妍呼吸着他衣上清新的露水气息,有些懒懒地道:“是陛下赐给臣妾的流珠香,臣妾今日第一次试着用……陛下喜欢么?”

    盛云沂温香软玉在怀,笑道:“喜欢。”见她笑颜如花,端的是倾城难得,又压低了嗓音道:“朕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

    卫清妍贴着他蹭了蹭,半是推拒半是迫切地凑到他耳边说了几个字。

    盛云沂道:“你说去榻上?”

    卫清妍愣了愣,随即烧红了整张脸,伏在他肩上佯作咬了一口。

    他打横抱起她,大步往里间走去。

    侍女早已备好熏香热水,三支烛火在架子上跳动,清澈的月光驱散了房内的昏暗。

    卫清妍双脚落地,环抱住他的腰,开始解他的外袍。

    盛云沂转了个身,将她一把推入帐中,自己站在榻边三尺远。

    卫清妍立刻感到气氛不对,慌忙探出帐跪在他脚边,期期艾艾道:“陛下……”

    盛云沂柔声道:“阿妍莫要怕。”手中已多了一枚银剪,闲闲地在蜡烛的光晕里剪了几刀。

    他剪烛的手在橘色的辉芒里显得肤质柔软,正如他的声音。剪刀在修长的指间灵巧地旋转着,而后一拂广袖,那仅有的三支烛火就倏地灭得一干二净。

    月光冷冷地洒满室内。

    卫清妍自知瞒不过,伏首恳求道:“臣妾逾越,请陛下责罚!可陛下不能……”

    盛云沂的眼神如利刃,慢条斯理地在脚畔匍匐的人身上碾过去。他不紧不慢道:

    “不能什么?”

    卫清妍下定决心,咬牙道:“陛下莫要忘了卫氏,清妍求陛下万勿宽赦有罪之人。”

    盛云沂忽地一笑,俯下身用剪刀抬起卫清妍如雕如琢的下巴,徐徐道:

    “婕妤识得大体。谁是有罪之人?”

    卫清妍字字清晰:“端阳候。”

    忽地只见一缕血丝从美人的下颔缓缓滴落。卫清妍用尽全力堵住将脱出口的尖叫,抖着手摸到了一道狭长的伤口,颊上瞬间血色全无。

    盛云沂微叹道:“婕妤又何必如此。朕本以为你已经忘了,旧事重提,原是那些迂腐的老臣才不得已做的事。”

    卫清妍双目含泪:“陛下能忘记么?”她哽咽了两下,语声铮然:“陛下能忘记卫氏一百七十三口是怎么一夜之间全被灭杀的么!当年端阳候作伪证保下宋家庶子、促成先帝错断的作为清妍绝不敢忘!”

    盛云沂只剩冷笑,道:“消息来得倒快。不过朕无暇陪婕妤回忆往事,婕妤知道的不比朕少,但也绝不比朕多。至于卫氏当年如何,婕妤当朕也被外逐出京了么!”夏宝传

    卫清妍不甘心道:“陛下……那是陛下的外祖家啊!陛下的母妃——”

    剪刀已然抵入皮肉三分,卫清妍心中发憷,铺天盖地的疲惫和委屈使她委顿在地。她细细抽泣着,泪如泉涌,指缝里流出了刺目的红。

    盛云沂冷眼看着那滩血迹道:“你是卫家的庶女,朕保你一命又升你作个婕妤,已是做到极致。”

    卫清妍拭了泪,摇首低笑道:“臣妾知道。”

    盛云沂的目光越过窗外平静的湖水,道:“望你真的知道。”说罢,把银剪一撤,鲜血顿时沾满了刀柄和手指。

    他绕过卫清妍走到榻前,掀开丝被,地上蜷缩的人眼睁睁看他在空中平举着手,血液一滴一滴,落在榻中央洁白的棉布上。

    盛云沂的指骨格外匀称,她的血在他光洁的指甲上红得妖艳,像在这秋夜里凌空绽开的一朵早梅。

    卫清妍凄然合目,她知道他从今以后再不愿碰她。今夜她丢失的不只是少的可怜的情谊,还有在他眼中不值一提的自尊。

    盛云沂不知何时来到她耳边,做全了耳鬓厮磨:

    “婕妤要明白,朕从来就不是念旧的人。”

    他扬手将散开的外袍丢在地上,径直离去。

    *

    付豫等待多时,见今上神色冰冷,便知卫婕妤出了事。这卫婕妤原是尚书千金,小时候跟着女眷见过几面圣颜,今上纳妃时又跟着寥寥几位佳丽一同充了后宫,因端顺太后的关系,圣眷一直昌隆,今日不知怎么拨了逆鳞,竟惹得今上深夜回沉香殿安歇。

    付豫拿来小黄门手上的披风要给他披着,今上却不欲让人碰到一片衣角,只吩咐准备好热水沐浴。好就好在付豫动作奇快,沉香殿里引入温泉,凿地为池,本也十分方便。

    盛云沂留下付豫问道:“今日世子是否直接离宫?”

    付豫想了想道:“世子是直接出景华门的。”

    景华门在西,是距西宫最近的门。

    又道:“陆提督看到小宫女跑前跑后失了礼数,还教训了几句,说宫女不便与外人搭话,赶去领罚了。”

    盛云沂示意他退下。

    宫内尽知今上作息规律,晚不过二更睡,若过了就整夜不眠。盛云沂坐在案前等着又一个长夜燃尽,陆离不放心,端着点心沉默地陪侍。

    盛云沂道:“阿公回去躺一躺,我无事。”

    陆离摇了摇头,白色的眉梢一挑:“陛下睡不着,也需眯一会儿。”

    盛云沂望着月亮道:“马上就到中秋了。”

    陆离见他语气清恻,搜肠刮肚一阵,哑声轻唱道:“嗯……月既没,露欲晞,岁方晏,无与归……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摇头晃脑,正是在今上小时候过节逗他的场景。

    案后传来声笑,盛云沂撑着头,和从前一样边打着拍子边说:“我没有玉璧,阿公。”

    大概人年幼时总喜欢这些伤春悲秋的诗词歌赋,以证明自己不是个小孩子。陆离腰背疼痛,又剧烈地咳起来,盛云沂揉揉太阳穴,传召御医送提督回去。

    晓星已亮,盛云沂灭了灯,借熹微的天光看着掌心的玉佩。玉佩不大,样式简单,晶莹剔透得能滤出一汪碧水。这是晏氏做玉石生意时弄到手的最好的料子,老侯爷当做生辰礼物送了他。他记得很小的时候到侯府里去,伯伯比父皇还要疼他,因为他喜欢看他们打算盘,不管多复杂的手法都能过目不忘,连宣泽都没有他速度快。

    但后来,镇国将军府和吏部尚书府因谋反被抄,牵连官员无数,他最敬重的先生也被一纸诏书放去南安,一去就是九年。他与端阳候的关系在诸事发生后,实则远远不如表面上看起来融洽。

    晏煕圭的意思他懂,用一个卫清妍反激他坚定决心,可是这么多年,他未免也太不放心自己了。他最恨的就是食言,也从未不践诺。

    今日的最后一封折子上,言官上谏:商贾参政,绝非益事,外戚祸国,自古犹然。愿陛下收贩盐权,以正纲纪,以防祸事。端阳侯府势大根深,没有默许,哪个出入官场十几年的御史敢递上这种论调?晏氏终于忍不住了。

    盛云沂扣着玉佩,“咚”的一声扔进了盒子里。

    中秋佳节既过,侯府盛情之邀,不可不去。

    *

    苏回暖收到了端阳侯府的请帖。

    小厮上门来的时候,她正在研究那坑人的南海奇毒。瑞香一字一句念给她听,老侯爷五十五寿诞,广迎亲朋好友、知交贵客前来祝寿。苏回暖立即认定是陈桦开后门给了她一份,晏府占地甚广,她一个零头也占不到,多一个不多。午饭时一问,陈桦道是公子请大使副使前去,亦让老爷子看看成果。

    苏回暖心想看什么成果,看帝京的惠民药局之前死了个人,现在又牵涉到朝斗了么?要是解药的话,还差得挺远呢。

    右院判司严稳稳地坐在他的位置上,装了假药的小黄瓶稳稳地放在炼药房的桌上,稀奇古怪的南海药方稳稳地贴在她卧室的墙壁上。

    几天钻研,苏回暖大致得出了几味主要的药引。她自认为天赋平平,是师父逼迫的紧,让她口头上能把药理甚至每一本书的错处倒背如流。她不擅长针灸和外伤,但遇见配药就兴致盎然,晏煕圭把司严之事托付给她也不算找错了人。玉霄山一脉传承数百年,所积累的经验和当世失传的古籍是一笔巨大的财富,苏回暖未学到十分之一,修书给山上留守的仆人,托可靠的人运书来京。

    原清河郡王府的家奴散落各地,时隔几十年依旧忠心耿耿,苏回暖用着她师父的人,略觉惭愧。总之她要加紧一些,看能不能在七天内完成任务。

    苏回暖在山上待久了,性子较为安分守己,最近繁多的事端叫她老是忧心寿宴会出点什么意外,不过到时候和陈桦一起躲个清闲,吃吃不要钱的糕点,还是力所能及当仁不让之事。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