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十九章 平莎风来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目力尔尔,却也看到那面旗子上写着个隶体的容字。环顾了周围,几丈开外不少五颜六色的小旗子立在霜白的草上,显示主人预先占了佳地。

    “这些标记只管一天,不然会引起公愤的。有时爱面子也是个好事。”陈桦扬眉道。

    苏回暖道:“所以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上去交涉一下,看看能不能蹭个地儿?”

    陈桦立即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狭隘?……快去快去。”

    苏回暖默默看她一眼:“大小姐,我知道你不狭隘的,不用强调了好吧。”

    陈桦又补充道:“这是传统。容府的人很好说话的,几乎没有架子,每年都有人蹭他们家的位置。那个时候人多的不得了,这儿一堆那儿一撮,跟个剥了皮的蒜瓣似的散在渡口。”

    “你这个比喻真是掷地有声啊。”她说道,“我们俩一道去。”

    马车停的不远。沿着小溪从到潭边时,车上的人正好轻盈地跳了下来,紫藤花色的小靴子踏在茸茸的草上,分外亮眼。

    苏回暖淡定地上前去打招呼。

    山谷里风大,肖菀在柳绿的褙子外面加了件披风,迎面从容地走过来,招呼家仆给奉上一个满满的精致花篮。

    苏回暖觉得这个表现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中的是容将军确实对他的阿菀很上心,外的是……南齐的姑娘真的很奔放啊,据容将军说他们还没定亲,就直接借对方的名义看月亮了。她忽然后悔答应陈桦蹭地了,人家说不定十五晚上有重要活动呢。

    肖菀将花篮塞进她手里,璀璨的大眼睛蕴着明亮的笑意,欢快道:“回暖你也来了!也是来找地方过中秋的么?我们可以一起的。”

    苏回暖说是,简单介绍了晏府兼药局的陈医师,显然陈医师也挺顺眼这位吏部侍郎家的小姐。上次肖菀来药局,只说父亲做过御史,后来才打听到肖谧大人迁任吏部已有近十年,苏回暖等人对她的低调很有好感。

    花篮里装着娇艳的秋海棠和素雅的玉簪花,篮底铺着一方大绣帕,上面抹了一层细细碎碎的银桂,拿手拨开压在其上的叶子,阵阵甜香味就窜进了脑门。

    “回暖,你要是喜欢我家还有许多晒干的花,明天给你送过去?”肖菀拉着她的手指笑道。

    “苏医师更喜欢花儿一样的小妹妹。”陈桦不怀好意地道。

    肖菀脸刷地红了,辩解道:“我只比回暖小一岁呀。”惹得陈桦和苏回暖笑得不行。

    “你是替容公子来占地方的,还是他派人来替你占?”

    肖菀不好意思地捏着她的食指,道:“我今天原本约好和他一块来的,今日旬休,可是我起迟啦。用完朝食后明洲已经被陛下叫去宫里议事了,走之前叫了家里的车子接我过来的。”

    “你们如果是要中秋节晚上两家单独出来,我就不麻烦你们了。”

    肖菀想了想,道:“我们往年都是在家里吃过饭再出来的,长辈都在卧房里歇着,不过我不介意。”

    苏回暖叹气道:“这个我知道,就是容公子介不介意的问题。”容公子脾气虽好,但是碰上难得的机会被人打扰,也会不怎么愉快的。

    水潭里有金红的小鲫鱼,她蹲下身搓了点桂花洒在水里,一群姿态灵动的鱼苗争先恐后地往水面上浮,看起来就像是在白色的云朵里穿行。观赏的鱼类是有人养在这里的,水潭没有可见的杂乱水草,潭边的卵石也很干净,说明这里有专人看管。

    “我在渡口等他,他说晚一些时候会来的,我可以问问他。”

    苏回暖忙道:“不用了,我们药局也有饭局,不比你们两个有闲情逸致,单着的医师们中秋头疼着呢,我得慰劳慰劳大家。”

    肖菀听她说,认为有理,便不再强求。

    三人在附近的野地上转了半周,河水汩汩流淌,可观四围青山鎏金插翠。渡口聚沙,已多年不能行船,浅宽的河道上伸出一方镶蓝琉璃的水榭,遥遥地对着层峦跌宕。

    日光千丝万缕地束在桂树梢上,亭子的砖面呈现摇晃的深色花叶。横梁正中的牌额上书着“催漏”二字,并非什么“风、露、花、水”之字眼。这隶书写的极清俊峭拔,生生镇住了琉璃相映的浮色。

    苏回暖在亭子里啧啧赞叹这亭子做的精巧,应是私人规格,却对一切外人开放。

    “元宵节你们会上这里来赏月么?”她随口问道。

    肖菀声音柔婉:“有时会,但也不多。”

    陈桦跟她说话懒得迂回,仰头看吸引她目光的那两个草字,道:“古人有句子在先,这水榭当年很有几分国内名胜的意味,单只是因为建它的人和写字的人是天下名胜。”

    “金吾不禁夜,玉漏莫相催……朝廷不宵禁有多少年了?”

    她问的认真,肖菀算了算道:“在流民之禁解除之前……大概有四十年吧。”

    “那建的时间也那么久?”

    陈桦抢道:“人家就想取古之圣贤的意境,突出一下不愿打道回府的心理,很难理解么?”

    苏回暖蝇头小利也不放过,自信地道:“这诗又不是圣贤作的。……宝石蓝琉璃嵌顶啊,想必建亭子的也不是个圣贤,做生意的吧。我记得现在市面上这种琉璃只能从海外番邦拿船运过来。”

    陈桦见不得她这种小人之心,好像处处藏着针时不时刺一下她的东家,无奈道:

    “你这就是有阴影了,张开嘴是非要把人撂倒么。不过确实是商人建的——当然不是我爹吃饭的地方。京城富人何其多也,幡花宋家算得上一个出类拔萃的,可惜一场大火毁了个干净,执笔留墨宝的人也……不对,他官做的好好的,最近再次平步青云了。”

    苏回暖眉眼一跳,“我明白你说的肯定不是右副都御使大人。”

    最近平步青云的就只这一位,没想到她素来不关心这些,却对巡抚大人敏感的很。这么多京官,她倒张口就来,应是在他那里吃了好些亏。陈桦记得她跟自己形容的案发现场,偏头努力地压住嘴角,肩头微微地抖。

    肖菀悦然道:“正是九年前东朝少师令大人在京留下的最后墨宝。”当真是一点面子也不给她。

    有钱人永远是转移话题的好目标,她不紧不慢道:“啊,那宋家师做寺庙道观生意的么?七月半时排仪仗迎迎路什么的。”

    肖菀道:“不是的,幡花只是个诨名。宋家专做牡丹生意,几十年来皇城里的牡丹花一直都是从他们家购进的,如供奉佛前一般,因此叫做‘幡花’。九年前令少师方离繁京,占了大半个铸玉坊的宋府便走了水,烧的干干净净。少师一字千金难求,当年的大商铺以争得一笔一句为荣,结果最后连笔墨金都没能拿到,匆匆去了南安。这催漏亭那时刚建,准备供家中玩赏,后来出了事,也没有人管了。”

    苏回暖道:“大人真是实惠,先交货再收钱,应该手头不紧。”无畏武神

    陈桦感慨道:“被清出帝都的官员,手头的钱都用来打点地方了……哦,少师耿洁,当是例外,不过越是被孤立越是需要银子立足吧。”

    肖菀不惯议论他人旧事,但三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就另当别论了。她转转黑溜溜的眼珠道:“也许少师他已知自己不能置身事外,没心情收银子了,替别人写个牌匾是举手之劳,积积德。听爹爹说少师的脾气是不容易相处的,丁是丁卯是卯,一分钱一分货。”

    苏回暖再看那字迹,写的确实很好,而所谓千金难求似乎过了,她自己就看了十多年和这“催漏”笔力功夫差不多的字,也没人因为字好看多给她师父交诊金。令大人当年混的风生水起,少年得意,世人不免夸大;依肖菀所说,心情影响字迹,没有发挥到最好,也不是没可能。

    她发现她们在一个匾额上纠结了半天,不由冷汗涔涔地感到太幼稚了,果然聚众探讨事情是不能太认真的。

    “令大人恩师是犯了什么事?”

    肖菀不自觉压低嗓子道:“不清楚,当年我才不到七岁,后来听爹爹隐约提起过,似乎是有人意图谋逆。少师……巡抚的老师是原来的吏部尚书卫喻,并非主要涉案人等,但他在狱中自尽了,连带侍郎也左迁南海……我爹爹就是那时调进吏部的。”

    她说罢,忽地醒悟过来,尴尬道:“我不应该说这些的!回暖姐姐,你不要说出去啊……”

    “怎么会,这种事情我们了解一下就可以了,其实不少人都记得,你看也没人提起。”心中默默道,估计记得的人都在喝酒时蹦个一两句出来,满足对世事沧桑世态炎凉的抨击。

    陈桦道:“亭子东家的事我也晓得一些。宋家烧掉的时候我正跟家父从铸玉坊抄近道回府,一抬头就看见滚滚浓烟把天熏得漆黑一片,救火的官兵把巷子围得水泄不通,也似乎有人盘查路人。我们因为是侯府的医师,他们自然放我们过去了,之后听说是有人蓄意放火……放的倒也有水平,宋府半个值钱的东西都没剩下,更别说人了。如今这一块地方是七宝柳派人打理。”

    谈及的总归是个晦气事,大家一来二去,又另起了话头,一边看景一边聊开京中的新鲜事。苏回暖惬意地听着,又思及肖菀那位将要过来的容公子,等太阳落山她和陈桦就可以回去了。

    她以往在山上没有同龄的朋友,干什么都是一个人,也没觉得那样不好。可是自从有了几个伴后,她认为现在这样更好,至少她们说话有人仔细听,她胡诌几句她们也能接茬。

    不知过了多久,山光水色里两匹黑色骏马从北面骈驰而来,直直掠过草地上零落的车驾,奔向水榭。为首的一人绯衣玉冠,朝服竟还没来得及换,他在岸上娴熟地执辔下马,动作行云流水。

    肖菀倚着栏杆眼睛一亮,扬唇道:“明洲终于来了,我以为他又要在宫里待到申正呢!”

    苏回暖携着陈桦说:“人来了,我们就该回城了。”

    陈桦见她如此直白,补道:“肖姑娘,天色不早,我们得赶在闭城门之前到药局,明日还要继续上工。”

    肖菀道:“那你们赶紧回去吧,我拉着你们说话没顾上时间,真对不住。本来想请你们在城郊好好待一晚的,附近有条件极好的客栈,专给游人住,我春天踏青就经常去。中秋的晚上我在这里,你们一定要过来找我呀!”

    二人连连点头应是,苏回暖眼光一转,就见容戬池站在亭外,耐心地等她们说完话。

    岸上还有一匹高头大马正静静驻立在垂柳下。

    她望过去时,马背上那人朝这边稍稍点头,松了缰绳让马低头埋到茂密的草丛里。

    容戬池侧身让开路,微笑道:“苏姑娘,中浣时城门关的比往常晚一刻钟,应该不会耽误你们的安排。”

    苏回暖发自内心地道:“公子言重,我和陈医师都很喜欢阿菀,不过今天遗憾是偶遇,不能陪她玩的尽兴,下次我一定随叫随到。”

    容戬池心如明镜,带了分感谢道:“苏医师需要帮忙,知会舍下一句。”当即携着肖菀走到临水的一面,避开了人。

    她挎着花篮慢慢地走,走到一半就硬是走不了了。

    陈桦装作不察,径自走了十几步远,一回头道:“还不跟上来?它能把你怎么样?你又不是能吃的草。”

    苏回暖艰难地挤出一丝乐观的表情,“其实……”

    话音刚落,那匹马像是不听主人使唤一般,更往前进了一步,又抬起一张沾了草屑的马嘴,倏地从鼻子里喷了股气。那活脱脱就是个轻蔑的动作,就差翻个白眼了。

    苏回暖天生有些怕体型比圆凳大的动物,只能接受没长牙但长了软毛的小东西。这匹马长得虽极其漂亮,大眼睛长睫毛,额附菱花白章,但从她经过树下的时候,它就阻在了陈桦和她之间,姿态悠闲地横了身子围着她转悠。本想从后边绕过去,可那长尾巴甩来甩去的,她又不愿意碰到。

    马的主人早已下地,带着个小影子远远地立在潭边喂鱼,丝毫不理会自己没有把马拴在树上。

    陈桦早想治治她这毛病,幸灾乐祸道:“哎,话说回来,这匹似乎也是西极马,跟你那匹小白马同祖同宗,人家突厥大叔送你匹天马容易吗,你看都不去看一眼,扔在容府任它自生自灭,真是好狠的心哪。”

    苏回暖镇定道:“不比陈医师见死不救。”

    陈桦摸摸下巴,“放心,每年春天踏青都会来看你的,你是喜欢花果还是钱?哦,肯定是后一个。”

    苏回暖恨恨道:“你不心虚的话回去等着我夜里敲门。”

    西极马即乌孙马,有天马之称,四肢修长体态强健,是那种马堆里一下能挑出来的美人。这一匹通体全黑,在她见过的马里算非常大的,血统应很高贵,但这个举动就实在与它的外貌不符了,苏回暖有种被不会说人话的动物逼到绝境的感受。草原上她全靠着巴图尔赶牛羊,这会儿自力更生十分困难,喜欢其长相是一回事,寒毛直竖又是一回事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喊一嗓子让亭子里的容戬池听到,他听到了定会出来帮她解围,这时黑马蓦地一甩头,咬住了她臂弯里的花篮。

    苏回暖吓得立刻要丢掉篮子,不料篮子卡在胳膊肘,上面的草制编织物挂住了绸子,用劲捋下来必然得一手把那张马脸推到一边,这个高难度动作让她倍感挫败。

    陈桦叹了口气,道:“把篮子取下来,它不会怎么你的,这马经过训练,对生人很谨慎,也许是篮子里的东西让它忘乎所以了。”

    苏回暖勉强道:“我刚才就这般想的,你过来帮帮我。”

    陈桦没办法,走到马跟前,视若无睹地替她取花篮。她拍拍苏回暖的手臂,“放松,放松。这是军马,不会随便伤人。”

    苏回暖眼睁睁看着黑马叼着篮子,颠颠地跑回树下翻拱。

    “真丢人,你以后不要说认识我。”

    苏回暖一路疾走,迎面却突然跑来一个不到半人高的小孩子,穿过罗网似的木樨花枝和柳树的丝绦,差点一头撞在她腿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