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十五章 巡抚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夕阳落山的时候,苏回暖在长长的伤口上洒上了防水的药物,忍着水汽蒸腾洗刷。她闭上眼都是那根见鬼的什么玻璃蚕丝,带着刚死之人的血液往自己脖子上抹。

    瑞香换了第三桶水,只顾着注意她的伤势,忧心忡忡道:

    “姑娘怎么弄成这样,今后留了疤可怎生是好。”

    苏回暖面无表情道:“没事,不会留痕迹的,我向来用最好的药。”

    她见苏回暖神色冷淡,也不敢多问,只撇了撇嘴道:“姑娘以后千万别一个人上街了,我怕得很呢!”

    苏回暖扯着头发恨恨道:“是今日出门没看黄历。”固定住脖子拿眼睛斜着瞟她:“京城治安实在有待改善。”

    苏回暖知晓今天的事不便广泛传播,打碎了牙也得往肚子里吞。可一看瑞香忧虑又好奇的神情,她觉得还不如说出一点让她别再往下想。

    “我们冬至别忘了给王医师一家寄点楮钱,好歹也在一起忙活过。齐医师已经去官府走过场……去上报了,会有人来处理。”

    瑞香递完了瓜囊,把话倒了两三遍,手一抖,蓦地“啊”了一声:“怎么……早上不是还看见王医师的么!不会是……不会是先前向人告贷却没钱还,人家追来了!”她杏眼大睁,早上王医师离开药局的事她也有所耳闻,只知是缺钱要另去觅活儿维持生计,哪里料到上午好端端的人一天之内就一命呜呼了!

    苏回暖知道她父亲就是向人告贷,结果一分钱也还不上,让人找到了家里,把女儿利索地卖到大户做粗使丫头。就不好多说,道:

    “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是药局近期会有人来查验,你做你自己的事就好。虽说他那遗容不太好看,但这事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莫要再追着问了。”

    她这天晚上睡得很早,却一个接着一个地做梦。第二天卯时就醒了,躺在床上不想动,脑子里不由自主地又过了一遍昨天的事。

    *

    令介玉朝她伸出左手,指尖铺了一层融融的煕光,除了一点薄茧,竟连掌纹也生的清晰漂亮。

    苏回暖对于掌纹没有研究,说好看也就是该疏的地方疏,该密的地方密,让人觉得纹路生在那手掌里,就是难得的赏心悦目。

    她嫉妒的要命,却不合时宜地被理智拉了回来。钱袋还剩二两碎银子,她干脆准备连瑞香新做的绣囊一起,放到那只不碰人间烟火的手上。

    令介玉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眼睫垂了些许,淡淡道:

    “有劳。”

    苏回暖此时已顾不上这个人为何不顾身份出现在偏僻小巷、为何身手比一个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的杀手还好、为何跟她颇有兴致地说这许多,因为她立时想到了客栈里曾经做过的一个梦。

    可是她最终没有扔块石头过去,而是把值点钱的钱袋和值很多东西的钱都恭恭敬敬地上交了。凭良心说,救命之恩涌海相报都不为过,但是针对个人的言行,她无话可说。就算要银子,一般不是被救的那个主动提么?她确实开玩笑提出赔他双筷子,下半句还没出来呢,人家就迫不及待了。

    令介玉注视着她解下绣袋,在袋子上精美的刺绣离掌心还差一寸时,他忽然转身向洒了一地暗红的草丛走去。

    苏回暖的手臂僵在那里,半晌,吸了口气温软道:

    “大人,您要多少双竹箸,尽管与民女说,民女凑凑钱还能加一双象牙或者青玉筷子。”

    令介玉步子未停,道:“白玉籽料最好。”

    苏回暖慢慢收回钱袋,认为自己低估这位巡抚大人了。

    她握着水囊漫无目的地尾随在他后面。他蓝色的衣袍被风掠起一角,夹竹桃的花落了一些在泥土里,可以看出昨夜洒下两三滴雨水。他的后摆离地面如此之近,却一点都沾不到那些微皱的娇柔花瓣。

    白色的花朵染了深红,动人心魄的艳色中,那清云似的身影依旧悠悠地立出一抹恬然来。

    他开口道:“苏医师认得这人,劳烦替本官辨认一番。”

    苏回暖默念一万遍不能折了所谓的骨气,逼着自己胆战心惊地瞄了一眼满地血污,这一眼之下不由心中大震。

    那红白相间的脑袋离脖子足有几尺远,但拼上拼不上已于她没有多大妨碍了。这丢了脑袋的人赫然正是早晨主动请辞、并被她加了一把火催跑的王敬医师。

    苏回暖感觉作为一个承受能力不佳的人,她要做好几天噩梦了。

    她打定主意,抬头的一刹那居然看到他唇角瞬间消失的弧度。

    她视若无睹道:“这是我们药局的一位王姓医师,今早因为挪用银钱做假账被我们辞退,他家中妻子多病,女儿年幼,说是因积蓄不够才这般行动。我与另一位医师在巷尾面摊里吃完饭,欲往他家送最后一笔月钱,却发现他妻子已经在床上过世了。王医师留了话明日回来,我见这事因天热不能拖,让那位医师去官府禀报了,自己打算回药局与大家一同商议。至于王医师惹了什么人,我们实在不知道。”

    她别的不能肯定,但王敬不单单是一个落魄的穷医师还是一目了然的事情。若是欠了钱对方直接找个流氓地痞收拾残局就足够了,招这么个高端娴熟的杀手来,真有些抬举。另外,右副都御使令介玉独自一人出现在这里,说是去吃饭做客的,只怕鬼才信。

    令介玉称她为医师,就是打算上公事了;而说她认识这人,也不知从哪里得出的,反正就是个变相威胁。她搪塞不得,只能斟酌语气客观道来。

    令介玉手指搭在篮子上敲了敲,颔首道:“这样。”

    苏回暖默默点头。

    他说道:“苏医师不必如此紧张,本官并无那么好的身手将医师不明不白地拘到官府里。苏医师不是从实说来了么?”

    “……还有,我们没有看见王医师的女儿,门没有锁,我们走大门进去的。今天或许有人浇过菜,房间里物品整齐,王氏躺在床上,像是刚死不久……当然,被子是冷的。”

    令介玉盯着地上死不瞑目的人头,“嗯”了一声。

    苏回暖停了一会儿,从睫毛底下一点点地往上打量他的侧脸,双手合十对下边拜了一拜:

    “王医师来了药局大概四个月,是方老医师招进来的,齐医师觉得他行迹可疑,但没有说出来。民女刚到两个多月,与他没有过多接触……除了早上将他辞退。”

    令介玉了然道:“苏医师原不愿作副使。”

    苏回暖自知从头到尾都失了言,流外官虽是最末等,在京官上级面前还是要正式自称的。但她又不怎么会说话开脱,少不得一时间呆呆地望着他,如同定了身一般。

    令介玉不再看她,蹲下身仔细查验。

    苏回暖艰难说道:“大人真是目光如炬。”

    他背对着她的目光,施施然露了丝笑意,“苏医师说话这般没底气,本官真是欣慰。”

    苏回暖昧着良心,大了点声道:“大人英明。”

    她揉着额头,像个丫鬟似的在旁边等他查看完,就差搭把手了。

    “你去那边看看他身上是否带了装人头的皮袋。”他果真吩咐道。

    苏回暖踌躇在原地,如实回道:“下官不敢。”

    令介玉道:“那替本官把筷子给取下来,一双聚在一起即可。”

    苏回暖叹气道:“大人想要籽玉的料子?下官绝对给大人买来送到尊府,再加一双也没问题。”

    令介玉弹去衣上草叶,慢条斯理道:“本官有个陋习,非要见物品按原样摆放整齐,否则夜晚就难以入眠。”说罢,自己站起来走到墙前,指节轻点墙壁,那贴在墙面的筷子当啷一下掉到地上。网王之怜花无迹

    在他拔去杀手胸口的凶器时,苏回暖闭着眼捂着耳朵,等到差不多时候睁眼一瞧,一双筷子果真越过千难万险重聚在草地上,放的笔直,连上面的红褐色也十分均匀。

    令介玉静待到杀手胸口血洞里汩汩流出的液体变为黑紫色,才满意地开口道:

    “苏医师还是快回去与药局中人商议罢。今日之事甚为不祥,日后或许还会再劳烦医师。”

    苏回暖顺着他的言外之意无奈道:“大人放心,下官也要顾及药局前程,怎会张口就和外人提。”

    令介玉漆黑如子夜的眸子攒出些昀光,手持满满当当的篮子朝巷尾走开。他脚下忽地一顿,道:

    “本官方才想起那水囊是从南安一路带来的,有些不舍,遂已拿了苏医师的钱袋。苏医师那会儿闭着眼,应不会心疼。”

    他走得并不快,但颀长的身形在巷子里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苏回暖对着他的背影发了会呆,摸了摸空空的腰间,突然反应过来,拔腿跑出了燕尾巷。

    不远处一阵风刮过地面,那双对称的筷子动了动,顷刻间化为齑粉,随风飘逝得无影无踪。

    *

    回到药局中,方益得知此事,毕竟是阅历已广,震惊之下没做别的表示便叫她回房细谈了。苏回暖自然不会用半真半假蒙瑞香的话来应付他,只是省略了过分恐怖的场景,连遇见了微服的巡抚这等异事也说得无比详尽。

    方益当时道:“那便是令大人默许此事与我们无关,其中可疑之处,他定会私下追查。齐明这小子现在还未回来,不过他做事一向让人省心。此事你们以后就不要提了,王敬家中那个姑娘,若是能找到,我们帮一把也就尽了本分,就此揭过。”

    苏回暖上了药后血就止住了,痛感也消退一些。她迟疑问道:“方先生知道巡抚大人是何出身么?以前可进过行伍?”

    方益从鼻子里哼了声:“我们这些平民百姓的,如何打探得那些大老爷。”他喝了口忍冬花泡的水,“不过先帝是如何宠信这位令大人的,怕是整个京城的人都知晓吧。一介寒门,起于南安,十八岁上便殿试中了状元,此后自翰林院入东宫,擢少詹事为少师,可谓风光至极。不过十年前查出他恩师涉及了一个大案,被外放出京了。”

    苏回暖道:“那先帝还挺信任他的。涉了案还能做巡抚,别人不说么?”巡抚是为圣上耳目,掌监察大权,从没听说过这样还能左迁到从三品的。二十多岁的少师,古来可能就只有这一人而已。

    “他有兼官么?”

    方益道:“兼、加、赠无一契合,专心辅佐东朝。”

    苏回暖数了数,冷汗滑下:“那……那今年岂不是年过不惑?”

    方益算了算,“老夫来京城的时候是二十年前了,那时令大人刚得先帝青眼,今年应是三十又八。”

    他见苏回暖面色古怪,道:“有何不妥?”

    苏回暖道:“令大人在南安一直深居简出么?还有,难不成三互法废止了?”

    方益道:“国朝法令自有通融之处。据说令大人家中只有一个老夫人,在繁京举目无亲,归根结底是个例外的孤臣。便是在南安,这些年见过他的人也少,几乎是隐姓埋名了。先帝决定让他离京,便是网开一面,想要升官的就不会踏进他家门槛……并且关于他从前的事迹,先帝也下诏不许再提。我朝与北朝不同,向来宽待文臣,令大人一事并非首例,那些大人们一旦离京,此生就十有八.九回不来了。”

    苏回暖心道,他那个举止哪里是孤臣!哪里像是个宦海失意历经沧桑的被贬官!这位巡抚看样子是东山再起了,有权分抚直隶,大事小事事无巨细。先帝处理他的手段奇怪的紧,分明是在等这一天吧。

    “令大人好像知道王敬是我们这里的。”她一边思索一边小声道。

    方益道:“这不是我们揣测的。大人考满回京,时过境迁,繁京已非当年模样,如今的巡抚之位不再是当年的巡抚之位。他同砚倒是多,说能上话的却没有一个,刚回京城消息就灵通到能知道这件极小的事,也许……牵扯到某个大事吧。”

    苏回暖听他揣测的意犹未尽,刚想接话茬,又止住了。

    “当年令大人去国,百官皆称陛下圣明。年岁一久,他做太子老师的事也被世人抛至脑后了。可去岁今上有意重用这位大人,不仅平反了,还给了他巡视直隶之权,想来青云再上已非难事。他定是通过某些人事得知我们药局的现况,早有准备。至于他准备做什么,老夫认为,他没有为难你这个副使,便是暗示不会为难我们药局。而药局的那位真正掌印的大使,怎么也算是陛下太医院里的人。”

    苏回暖转念一想,自己有时候确实思虑太过了。

    方益咳嗽两下,疲惫道:“苏医师,明日端阳候府送合同来,他们未经大使,就由你的条记代劳吧。记得修书给大使,估计晏氏已打点好一切,可是你也要做全了。”

    齐明是酉正回来的。他说路上花了好些功夫,到的时候官府已散衙,但态度良好,值班的人答应明日着人来查看顺便销户。苏回暖很遗憾地表示漏了一个人,因为死者的相公也陪着她去了。

    “我们还得自个儿花钱简单办一办丧事,药局整饬在即,出了事,你们都认为不是个好兆头吧。”

    齐明一进门就听她说了下午惊心动魄的经过,这时抿了唇道:

    “实际上……”

    苏回暖的目光针尖一般扎过来:“你不要再刺激我了。”

    “实际上我离开衙门的时候,有个人领着王敬的女儿在衙门前的云吞摊子用饭,我当时以为认错了人,但那小姑娘眼睛甚毒,把我给认出来了。那位公子三十不到的样子,面貌斯文,看他那气派许是个官,穿一身蓝袍子,”

    苏回暖顿时拿不稳杯子:“所以……他跟你说什么了么?”

    “我走上去,那丫头跟我记得的不大一样,哭是哭过了,但十分镇定,精神也还好,竟说上午她母亲死了后就一直跟着这位大人,之后有人送了她去官府,告诉她这位大人傍晚回来问她的话。”

    “……我是说,那位巡抚大人。你没在邹远见过他吧?“

    齐明愣了,道:“是位巡抚?敢情是纠察抚州知州的那一位!……我的天,王敬是什么人,得这么大面子!”

    苏回暖淡定道:“他说他顺路。”

    齐明眼角亦抽了抽,“对了,他还说,丧事从简,请仵作、买棺材的钱官府替那丫头出了,我们不要管,继续营生。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苏回暖扯了嘴角:“可不是么。他连我不缺钱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齐明打了个哈哈,跑去厨房拿饭了。

    苏回暖在卧房里对于今日之事疑窦丛生,从头理了一遍,果断承认自己没有查案子的天赋。

    首先是王敬,拖家带口来到京师,不愿透露身世,与家里感情不合,他妻子死了不到一天也撒手西游了。取命的杀手要割他的头,除开心态扭曲,苏回暖更相信是背后雇主不想让大部分人知道死的这个人长什么样子。也许那个杀手欲把他整个人都弄走弃尸,又或许他是要拿着人头去交差。

    然后是那位巡抚南安右副都御使令大人,一个人的外貌可以显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很多,但气质很难改变。他身上显出来的气质是那种养尊处优惯了的,不像是出身寒门,更别说没有从高处跌下来、潜伏了近十年的风霜之色。令介玉通身的气度太刺眼了,就像这是个没有受过什么挫折的相当年轻的人,而苏回暖见过不少得了机缘一朝发达的人,他们从小养成的习惯有相当一部分没有丢掉,更至于与身份格格不入。

    巡抚的一举一动毫不隐瞒,仿佛让陌生人知道了说出去也不在意。

    一个小小的惠民药局,事情也能大到这种地步,苏回暖很头疼以后人多势大了她要怎么办。她开始羡慕起那个至今未曾出现过的太医院大使来。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