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九章 霍乱人心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听着知州大人扯嗓子一喊,刚有了些头绪,面前却蓦地闪出一双皂靴来。她目光缓缓上移,只见一个侍卫木着张脸清晰道:

    “这位医师,巡抚大人请你全力救治汪大人,跟我们走吧。”他身后一溜人正抬着知州出门。

    苏回暖顿觉不妙,他们不会是要灭口吧!刚才那一下子撞到剑鞘的手还隐隐作痛,棚子里闹得沸反盈天,根本没人注意到那侍卫飞快的小动作。巡抚大人的眼睛着实尖……当然也有可能是下属们自作的主张。

    侍卫看她踌躇半晌,皱了皱眉,“请医师快些动身。”

    苏回暖笑道:“这个,我还有些工具落在住处,你们能……”

    “我去帮你拿,苏医师先过去吧,救人要紧,要是那边人手不够我还能顶一顶。”陈桦突然打断她的话,对她点了点头,道:“这样可以么?”

    侍卫狐疑地看她一眼,“可以,我会与你一同去。”

    苏回暖没有说话,她跟在侍卫后面,迈开步伐迅速地走了。经过门口时,那绯衣人仍然站在那个位置,她就当没看见,低头敛目从他面前风一般飘过去。走的远了,她才敢做贼似的回头瞟一眼,这一眼恰恰就瞟到了那人含笑远送的双目。

    苏回暖僵硬地转头,才知原来他不是对着尚存一息的知州大人笑。

    她觉得自己也要像知州大人那样倒霉了。

    *

    叶恭执汗涔涔跨进县门,命主簿将昨日才新买的茶叶拿来给他。许主簿早让人端着茶叶罐候在一边,劝道:

    “大人莫要心焦,料想这个时候巡抚大人正忙着稳下民心,哪里有闲心理我们这等人的故事。”

    叶恭执气的瞪眼,两撇小胡子吹了起来:“你知道什么?我们一个小小县城能劳动知州就算了,还能劳动巡抚大驾!你还真以为这是块风水宝地了?”

    许主簿忙道:“知州大人现今病倒,巡抚大人自是要体恤下属,事务就更繁忙了。”

    叶恭执简直不想看他了,绕过仪门内的戒石碑,余光扫到“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八个大字,心中又是一凉。这位巡抚南安右副都御使大人姓令讳介玉,虽也有权分抚直隶,平日里却只在本省深居简出,乃是最最低调的一个大员,什么风把他吹出水面来了,考满回院之前还要再巡一巡这霍乱横行之地。

    走过大堂、穿堂、一直到后堂,知县的腿都有些软了。

    后堂的黑衣佩刀的卫兵们森森严严地伫立,叶恭执从牙牌上认出这是金吾卫,平日只守京城,陛下专门派了上直亲军来保护这位巡抚,可见其身份极为重要。他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跨入门槛,对着堂上人顿首道:

    “下官参见巡抚大人,大人舟车劳顿至我邹远,下官未能远迎,实为惶恐。”

    说罢等了半刻,并无人答话。

    叶恭执脸色白了白,就伏跪在地上,也不敢起来,身后主簿亦有样学样。

    堂屋内寂然无声,他咬牙忍了一会儿,终于低声道:“下官失职,请大人责罚。”

    幽幽的千步香自象牙香筒内流出,如水芬芳中,一人轻笑道:

    “本官欲责怪叶大人,也无从寻由啊。等了这许久,大人怎么还不起身?”

    叶恭执一个七品县令,在三品巡抚面前就连插嘴的份也无,对方言称大人已是抬举太过,哪里还能不告而起。他低着头整理好衣物,恭恭敬敬站起身,从主簿手中接过茶具,亲自给巡抚奉茶。

    巡抚没有反对,支颐看着县令紧张动作,镜子似的剔透眼眸反映不出一丝情绪。

    茶水斟满,叶恭执行礼退至原先位置,默然无言。这令大人在外九年,如今回了京城有幸见上一面,不料面相竟如此年轻,他更加谨慎了,生怕一时嘴快得罪了这位前途无量的副都御使。

    令介玉淡淡道:“叶大人有心。不过这茶叶大人还是自己留着为好,陛下近日里查得紧,本官只得心领一番了。”

    手边侍立的蓝衫长随利落地把用银布包好的青花罐子交还给许主簿,叶恭执呆了,良久才道:“这……倒是下官疏忽了,该死该死。”

    令介玉右手持盖撇去浮沫,转了转小巧玲珑的白瓷杯。注视着点滴未碰的清碧茶汤静止在杯中,他徐徐道:“本官却不能让叶大人亦心领一番。”

    叶恭执先是一惊又一慌,听他说完后彻底愣住了。长随自身后捧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叶恭执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天知道里面是什么玩意儿,这巡抚大人是个猜不透的,他们做个小官就怕这种无从摸清心思的上峰。

    他瞄着长随眼色无比仔细地打开了盒子,一丝洁雅疏淡的芳馨霎时蹿到了鼻尖。玉色的香瓶不过三寸,细颈宽肚,裂纹犹如浮冰乍开,老梅舒枝,做工釉彩极其名贵,还附了一根玲珑的小勺。叶恭执试对光往瓶内看了一眼,顿时拿不稳盒子——薄片莹白如冰,市面上也只有价值千金的龙脑香做成这样了,可龙脑香岂是什么人都用的起的?他脑子里第一时间就蹦出了“捧杀”两个大字。

    令介玉用指节抵了抵下颌,笑道:“敬虚无需推辞了,本官素来不计较这些身外之物。”

    叶恭执听他唤自己表字,观他神态,暗自思索一遍,忽然觉得心里有些亮堂了。他犹豫说道:“蒙巡抚大人垂爱,下官……下官着实是担忧大人安危,邹远现下穷山恶水民不聊生,大人就算爱民如子,也需保重贵体,陛下今后倚重大人的地方还多着。”

    令介玉叩了两下桌子,嗓音倏地转冷:“叶大人这是在下逐客令?汪知州还不省人事,叶大人这么急着赶本官走,是何用意?”

    叶恭执抱着盒子噗通一声跪下,颤颤道:“大人,大人误会了,下官绝无他意,大人远道而来是客更是主,下官服侍好大人,就当是迎客奉主了。”

    令介玉微微一笑,“怪道品级越后越灵光,原指的是一张嘴。也罢,叶大人好意本官明白,可灵的不仅要是嘴,还有……”语音骤停,他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抬,正对着县令布满汗水的脑门。

    叶恭执此时已无法深入思考,被他虚虚一点,脑海剧烈翻涌,等混沌渐渐散开,七窍忽地开了,喜道:“下官明白。”

    令介玉满意地理理绯红衣袖,明亮的指尖隐在衣褶下。

    “京城来的医师们如何安置?”

    叶恭执立刻跪禀:“下官不敢懈怠,上了年纪的医师们住在寺院里不必跑腿,其他人安排了周全民房,离养病坊很近。”

    令介玉似是沉思一瞬,挥袖屏退左右,便堂的门吱呀一声关上,叶恭执才落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如此甚好。知县这后堂大门需修一修,早知本官便直接将那十二两的浮紫拉去茶市上卖了,换点银钱与大人翻新屋子。”

    叶恭执跪进两步,“敝县无甚上得了台面的特产,下官听闻南安出产此茶,就命人收购来,恭执虽驽钝,也知大人入京畿可能思及故地。”超级农民混乡村

    令介玉见他毫无惭愧之意,笑得越发由衷:“敬虚可知管夷吾之谏?”

    叶恭执对答如流:“恭执以为,桓公恶紫,国中莫服紫,那卖紫衣之商人亦是齐民,亦该沐国主恩泽。”

    令介玉点头,“本官倒受教了。”

    他从椅上立起,绯衣上的孔雀纹案熠熠灼目,叶恭执仰望着他颀长身形,心跳虽切,却告诫自己一定不能避视。

    令介玉绕到县令身后,淡漠道:“叶大人,眼下无外人,你可否将名册交给本官了?”

    叶恭执多留了个心眼,强笑道:“大人说什么,下官乃是至微之人。”

    令介玉道:“本官这里还有一份册子,你可看看有无疏漏之处。”

    叶恭执交握腹前的手松开,慢慢去接那节精美袖口伸出的一角黑色,手心里全是汗。

    这册子浸了液体后字体显露,正是汪槐手迹,他一页页翻过,忽然手指停在一处,脑中恍然大悟,又抬脸看到巡抚三品的纹章,只能叹汪槐命中之劫可避不可除,自己一个县令塞牙缝都不够,还是别作过河卒子了。

    “叶大人,汪知州自有打算,本官回京必有交代,即使想保他,也力不从心。”

    叶恭执同进士出身,当初是汪槐将他安排至自己辖州内一个中县,要不他还在山穷水恶的西南囹圄之地受罪。六七日前汪槐以察霍乱形势为名来到邹远,将一本名册私下给了他,叶恭执思来想去,这或许是要着重栽培他了。官员之间自古有这种风气,俸禄之外的收入专门记下,来往的人也写在纸上,皆用特殊墨水。汪槐做事一向低调,明面上和他没什么交往,暗里自己却帮他联络了不少同道之人,知州将册子放在他这里,只说避避风头,他一个小知县引不起太大注意。时疫事务太紧张,如今知晓汪槐私划名姓被巡抚发现首当其冲,他不由担了十二万分的心。

    叶恭执再次伏下身,“恭执明白。只望巡抚大人多多担待,恭执感激不尽。”名册在他这里如同烫手山芋,扔得越早越好,他决定晚上就给巡抚处理掉,至于知州大人,他实在无能为力。

    令介玉笑道:“敬虚知道本官在救你便好。今日闭门密谈,叶知县识得大体,将上峰贪墨一事托本官告于御前,陛下定深感欣慰。”

    叶恭执稽首不语。

    他缓步走近木架上的香筒,拨了拨细长插管,室内的光线披在镂空的山水竹叶上,牙雕立时呈现出柔润的质感。

    “本官这般作为,越王殿下想必满意的很。”

    *

    苏回暖在圆凳上如坐针毡。

    整个府馆人迹寥寥,正房的暖阁外只由两个侍卫看守,床上的知州面无血色。苏回暖进门时都以为他驾鹤西游去了,结果片刻之后药箱就被送来,陈桦不见踪影。她打开细细数了一遍,东西都在,舒了口气后又提心吊胆起来。

    她将一个长相普通的瓶子揭开,戴着丝质手套取把里面白色的粉末倒入从袖子里拿出的一个极小银瓶里。覃煜总叫她带点东西放身上,她嫌麻烦,现在却觉得有用了。她在屋子内反复转了几圈,连房梁都检查过了,发现没有其他人盯着。防卫太松,也不知他们是怎么想的,是料定她溜不出去还是觉得她溜出去两个人足以解决了?

    她现在真不知要不要治这个半死不活的知州大人,赶着她进来很可能只是做个样子,样子做的还很好,工具都齐全了,但是苏回暖觉得她要是认真治,自己就得躺着出去了。她开始埋怨床上那个颤颤巍巍冷不丁正好倒在她面前的大人,自己今日命犯太岁,本不宜出行的。

    她在暖阁里晃来晃去也没人管,想他们要灭口早就该灭了,当兵的讲究干净利落,也有可能他们穿红袍的主子另有安排,或者心态大大的不好。

    苏回暖做了决定,掀了床帏做个样子。

    知州马脸扭曲,眼带郁青,嘴唇发紫,她慢慢去摸他右手腕脉。这次总不会有突然冒出来的剑鞘挡着了,她满意地按上去。

    知州的眼睛“刷”地一下睁开,苏回暖吓得立马松手往后退了两步,只见他嘴巴蠕动了一两下,像是要说什么话。

    苏回暖当机立断,迅速拿被子堵上他那不让人省心的嘴,冷冰冰看着那双绿豆眼眨个不停。

    人既然醒了,也不好叫他再晕过去,她和颜悦色问道:“大人感觉怎么样?……说不出话,那就是感觉不好了。民女替您把个脉,别动啊。”她拿出一根银针在空中摇了摇。

    知州不动,眼神清明了些,又焦急又哀求地望着她,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苏回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把被子抽出来,知州果然安静了。

    苏回暖紧紧盯着他,送他来的侍卫十有七成晓得他没晕到底,他料定巡抚一行人要置自己于死地,没想到送个医师过来,把她当了根救命稻草。

    汪槐确实没有晕彻底。

    他听到说话声和来来回回的脚步声,那人一直没有近前,刚刚腕上一凉,他用了全身的力气睁眼张嘴,想叫医师告诉外头人他有重要文书交给巡抚。人才摆脱黑暗,脑子就不好使,未考虑这个女医师是不是能活着出这间房,又或是来送他一程的。

    他挣扎断断续续说道:“……我,我要见巡抚……”

    苏回暖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飞一般跑到暖阁外:“来人,知州大人要见巡抚,晚一点就难了!”

    那两个侍卫仍然在看守,有一个磕上了瓜子,吐掉壳道:“知道了。”

    苏回暖怔了一刻,顿时混乱得无以复加,他这是什么态度!她要再说点什么?

    另一个侍卫斜斜瞟了眼她道:“令大人让医师不必着急,汪大人醒了就醒了,我们不会为难医师的。”

    苏回暖沉默,她不记得这两个侍卫是不是当时在棚屋里,听口气也许不在,但她不愿冒险。

    侍卫继续磕着瓜子儿,把府馆当成了自家院子。

    她觉得这些侍卫好像不是抚州卫,卫所里的士兵不是太严肃就是太松弛,这两个人没有挂腰牌,举止过分随意,但说话做事很是默契,回忆起病坊里的一排黑衣士兵,都是训练有素,像专门替大人物开道的。而且阻止她救一州长官,除非抚州卫已经被策反了,这个悠闲的模样,实在不能令人联想到那两个字。

    苏回暖试探着问道:“两位,知州大人需要及时用药,我将方子写了交给你们,再出去透个气行么?”

    侍卫笑道:“医师现在就可以出去透口气。”转头和同伴聊起天来。

    苏回暖回到暖阁里,不管知州极力闪烁的眼神,一通狂草,用不到半盏茶时间就把纸交给了嗑瓜子的侍卫。

    侍卫挥挥手,也不去外面通知,口内闲闲道:“快去快回。”

    苏回暖压着心跳一步步走向门口,门口无人,她的左手往袖子里缩了缩。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