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章 惠民药局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容家与玉霄山的牵扯是很久以前了。三四十年前的的事情苏回暖略有耳闻。当然她师父不可能和她说这些,但民间最不缺的就是八卦。

    覃煜原是清河郡王世子,封地在当时也算是个富足之地,那时候沈家刚刚发迹,沈桐起兵助武帝平叛有功,被封为武肃候。沈家有女名菁,是梁国出了名的美人,而覃煜出生即被送往玉霄山修习,弱冠左右下山,上得朝堂下得药房,很是风流了一段时日。两人幼时就相识,泽芝宴上一见,正如金风玉露一相逢。沈桐穷了一辈子,刚好当朝太子看上女儿想聘来作太子妃,喜出望外,当即定下来了。老清河郡王本来对沈家姑娘印象不错,但一看她那个一朝发达抱皇家大腿的爹,什么心思都没了。于是沈菁入宫做了成帝的皇后,覃煜弃了王位回玉霄山,两人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过面。

    直到苏钺晏驾后的延煕元年,沈皇后又怀上了苏濬,此时苏谨已经出生,安帝成天防着她堕胎。沈菁试过一切办法,最后弄得快要一尸两命,武肃候已然入土,继兄又被安帝苏铭制得服服帖帖,她根本无力抗衡。清河郡已废,覃煜当时正在南齐境内游访山川名胜,一听皇后命在旦夕,立刻去容贺家里要了点珍贵药材。容氏京师大族,覃煜主要是赶着时间就近选材,恰好他刚刚认识也好交游的容侍郎。

    苏回暖知道在她小时候师父去过几次繁京,容贺与族中的人也来过两三次玉霄山。后来她长大些,两方的来往就几乎断绝。她师父是个独来独往的人,他心里认为人情还清了,就不会再管齐国的事。今年她满十七岁,一月底覃煜突然叫她去草原一趟,让她救一救容氏子弟,随后就在浣月泉边的藤椅上长睡不醒。苏回暖按师父的遗嘱将他火化,把骨灰从叠云峰的悬崖上洒了下去。

    当时她觉得,除了山上两个洗衣做饭的仆从,她再也没有相熟的人了,她师父连多对她说一句话都觉得多余。

    苏回暖彼时只当师父临终时良心发现还欠容氏,就让她还回去。可今时今刻,她才发觉他一生最后做的只是在为她打算,他了解容家的人,收集突厥和齐国的信息,甚至连晏氏的动向他都打听到了。容戬池像她说的那样被冷箭伤的并不很严重,但在普通人眼里他差点活不了,非常有经验的医师虽然看得出端倪却不敢乱用药解毒。苏回暖耳濡目染十多年,明白其中关键,晏氏的车马一到,她便考虑配药。突厥的医师极力阻拦,她就当没听到,直接命人几碗药灌下去,容戬池转醒,晏氏的钱袋也开始鼓了。

    明明是那么简单的道理,她却现在才懂得。不存在反对她在南齐营生的问题,只因容戬池是老尚书的掌中宝,容家受了他特意给的好处,她要是在齐国立足,不至于过得艰难。至于晏氏,她师父是怎么打算的,到底清不清楚他们要扶持南齐医药行业,苏回暖觉得自己永远不会知道。

    山下的人总是把覃先生想成世外高人,可哪里有什么高人,可以置身世外的。

    *

    苏回暖握着酒杯,眼眶渐渐地红了。

    容夫人的柔软的手覆在她手上,问道:“苏姑娘是不是想家了?我叫你回暖好么?把这里就当家里一样,千万不要拘束。”又和儿子说:“明洲,你叫阿菀有空多来府里,回暖一个人在这里,得有人同她说说话。”

    容戬池苦笑道:“母亲,苏姑娘是官身,要住在药局的,而且阿菀不比苏姑娘,心有些重。我可以问问阿菀她能不能多去一去城南,她家对面住着位请辞的老太医,当年颇有名气,对太医院事务很熟悉,苏姑娘若是感兴趣可去拜访。”

    苏回暖心中暗想,那个阿菀真是上辈子积德,容将军比她那不靠谱的师父靠谱得多。

    容夫人忙点头道:“倒是我一时糊涂了。回暖,我给你挑了两个丫头,你在城南多有不便,让她们好好服侍。”

    苏回暖饭后见过了那两个使女,一个是容夫人身边的,一个是刚从牙婆手上花四两银子买来的。她只留了那个买来的瑞香,约莫十三四岁大,样貌文静老实,且识得几个字,她父亲酗酒败光了家财,拿她抵债的,之前也没有服侍过人。

    容夫人劝她把另一个也要了,苏回暖婉言谢绝。她宁愿选一个没有经验的,对于第一个主子,丫头们总是比第二个第三个恭谨尽心,而且瑞香年纪小,可以学的东西还很多。她不需要两个人,多一个人就多一点麻烦,而且药局的后面再住一个刚好,还有两间她准备和主事商量辟成炼药间和浴房。

    苏回暖这几晚留宿容府花园边上的近水轩,瑞香跟着她住进去,她向使女说了一些注意事项,小姑娘仔仔细细听着,更顺眼了几分。

    五月初一,苏回暖一身绣练鹊的绿袍,系着乌角带,拿着条记走马上任。南边比北边开放许多,原本就有女子担任医官的先例,宫中尚食局也储着一大批司药处的女官,女史亦有品级,不同于其它司局,理论上个个比她一个未入流的官高,但京城惠民药局副使已是半个太医院的人,容戬池这后门给她开的着实低调。不过她应该不会正式进入齐宫,只是在太医院跑跑腿混个脸熟,他说晏氏要重整各地药局,想必是看中她身上的可图之利。

    药局里有四位医师,其中一个六十岁上下,姓方,脸长得方方正正,脾气也带棱带角,正是这里的主事,另有一个四十出头的,还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医师。

    四人见过苏回暖,苏回暖温和道:“各位在药局里出力多时,我今日刚来,还要请各位多关照一些。尤其是方老先生,我对于诸多杂事都不甚通,以后需继续仰仗您主持事务。”

    那方医师略略看了一眼她,捋须道:“苏大人言重,只是老朽年老力衰,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大人年纪轻轻已坐到副使之位,十分难得,十分难得。”

    苏回暖一阵冷汗,她笑道:“我并非朝官,万不敢称大人。”

    一个圆脸的年轻医师立即道:“苏大人有所不知,因前几朝冗官,医师大都唤作大夫郎中,近年天子百官戮力革新,这大夫郎中的我们民间也不怎么叫了,在下多一句嘴……”

    方医师瞪了他一眼:“林全之,你的确是多嘴!”

    这就属于明显的唱和了,她一个初来乍到的流外官,他们自然不需跟她客气。苏回暖依旧和气地说道:“叫我苏医师即可。我之前确实没有做过医官,只是跟着自家师父学习药理,偶然治好了容将军,将军就荐了我当这个副使。大家心知肚明如今这药局上头也不管,大使亦是兼职,除了有印信,平日里来的次数屈指可数,那么药局里的事全部都由我们打理。我听闻晏氏出高价支持繁京医药业,若果真有此事,我们正可借此时机整顿整顿药局,至少在陈设方面不能比州府差。”

    老医师点了点头,苏回暖也不知他听进了没,他打量着道:“敢问苏医师师从哪位高人?又是从何处听来风声?”

    “家师姓覃,是研精覃思的那个字。至于风声,是容将军一开始告诉我的。”异界之机关大师

    老医师一听,态度立马好了许多,“原是覃先生高徒,倒是老朽失敬了,在苏医师面前不可妄称先生。苏医师祖籍是北梁么?老朽听说覃先生并未在我大齐收弟子。”说罢,那三个医师均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来。

    苏回暖道是,又趁机说:“请各位医师就在原先基础上抓紧点,咱们这一行虽然不能盼着人家不好,可人家不好了咱们也要尽力,人多了,信用上来,以后做什么都方便。我没什么管事的天赋,平日里和诸位一样,看看诊,炼炼药,交流一下经验,有时候需要出门……当然不会不务正业的。”

    方医师道:“已经有人对老朽说过了,苏医师无需解释。”

    她默默叹气,这老爷子语气刚刚好转一点,又变回去了。

    南齐的假期比起北梁来多了一半。除了旬休之外,春节、冬至、寒食、元宵、天子诞辰各七天,夏至、腊八、中元、重阳、中和各三天,连太皇太后忌日都放三天,听起来甚是悠闲,难怪北人说南人懒惰成性。苏回暖想了一想,在草原上她不太了解齐制,现在了解一些,这么做还真有点过分了。但容戬池好意,不领白不领,她当值时努把力补回来也就是了。

    “我会先把屋子修葺一番,工钱算在我的账上。”她干脆砸钱了事。

    四人互相看了一看,那个四十多岁面白无须的王医师道:“我等早想把院子修一修,奈何这营生连一家人温饱都难以为继,这事就一拖再拖,如今苏副使既提出来,我等也有些积蓄,至少分摊一点,哪里能让副使全包了。”

    苏回暖望了眼他,这人眼下两抹淡青,讲的虽是场面话,却阴沉沉的叫人很不舒服。

    两个年轻医师也道:“是啊,我们二人均独自,王医师你家里人多就算了罢,我们可以摊些碎银子,副使一定不要推辞。”

    苏回暖利落道:“不用了,我初来药局,总得做出个样子来,不叫门外那些百姓们瞧不起,说又是一个虚职。大家吃的是药局,而我领的是俸禄,义不容辞。”

    方医师见她这样说,也不再阻拦,道:“那我们就领了副使心意,老朽代他们多谢副使了,以后我等会尽心竭力,副使放心,放心罢。老朽住在东厢,林齐两位医师住西厢,王医师家住后头的燕尾巷里,有事情知会一声都很是方便。”

    苏回暖扯着嘴角点头,可不敢踏踏实实放下心。

    药局在周边很快联络上了工匠,白龙庙街是南城人口最密集的地方,工匠好找,只不过不是在北城替贵人干活的上等工匠。苏回暖也没选吉日,让工人紧着上工,并且让林全之看着工匠们做活儿,尤其是把她隔壁的浴室快点完工。

    瑞香和佣人在厨房里忙活,时不时倒点茶水给他们,她白天在前堂盯着一个个面色蜡黄的病人,晚上研究研究她师父留下来的书籍,十天半个月眨眼间就过了。

    这几日天气时好时坏,工人们在病人的咳嗽声里终于交了工。城南有家钱庄,她兑了不少银钱回来,掏了七两银子给工头。这个价钱算很高了,修整几间屋子并未花上很大功夫,权当是多给些酒钱,工头看她出手大方,忙道以后姑娘有活他们一定效死力应承。

    苏回暖收到了第一个月的月俸,一石米是常例,其它都折成了白银,让她颇为惊讶,她以为还有折来折去的布匹和纸钞让她头疼,没想到现在只单折了银钱,花起来格外利索。

    医师齐明就告诉她,国朝陛下御极的头年正旦,大朝会上端阳候上奏改革俸禄发放制,宝钞越来越不值钱,铜钱品质粗劣,干脆限制用钞,精铸铜钱,以银钱为主;陛下当即准奏命有司安排,国朝物价就渐渐压下来了,百姓生活也比先帝朝好很多。

    苏回暖就问:“那晏氏是不是在先朝立了大功,比如资赞军费什么?”

    齐眀语声一顿,手上喝水的杯子也停在半空,半晌才说道:“晏氏……不是这般得了爵位的,当今陛下的祖母,就姓晏。不过端阳候至今两代,为国朝做的功勋也不比别人少。苏医师和我们说侯爷愿意资助惠民药局,我心里就很欢喜,药局赚不得困窘百姓看病的钱,只凭制卖药得个几十文,日子难过啊。”

    苏回暖一向信人信得彻底,这下只能祈祷容戬池再靠谱一些,别为要她来南齐说了空话,那时她不走也得走。又思及今年是明光五年,国主刚刚即位就有心力在钱上做文章,不知是他有魄力还是晏氏有家底。

    她又随口问道:“你们……陛下与端阳侯爷关系如何?”

    齐明有些奇怪地望着她道:“苏医师,我们这等小民不可以妄议庙堂之事的。我想也就是那样吧……”又看了看两旁,凑近了神秘兮兮地道:“不过有人说陛下与世子关系匪浅,一同念的书、参的军,连陛下赐的鹤顶红白绫什么,都是从端阳候那低价批发来的……”

    苏回暖觉得自己眼神是真有问题,她怎么就没看出这是个爱八卦的呢,她怎么就认为他沉稳可靠呢?

    齐明见她迟疑,赶紧澄清自己:“苏医师,在下都是听来的,你千万别出去说,方先生要听见,在下这个月的八钱银子就没了。”

    苏回暖呵呵两声,“我怎么可能说这种事……对了,你们都是行医世家出身吧?怎么到药局来的?听说各地都是靠考试选医户。”

    齐明记完帐,本子一搁笔一撂,就开始说来话长了。

    原来方老医师名益,今年六十有二,家中四代行医,年轻时在渝州赵藩王府中当差,一次王妃身体不适,那良医正和医备用错了药却推到他身上,幸亏王妃无性命之忧,方益被赶出王府,散播的流言也被传到十里八方,他们家就败了。老医师居无定所,最后太医院派下来的大使想躲个清闲,见他经验足见识光,头脑也好使,就让他主持这名存实亡的药局,有个养老之所。

    齐明和林齐之身世相仿,父亲都是行走江湖的铃医,长辈去世后自己来京城谋生,方益一根光杆,想不考试就不考,登记过姓名就让他们住下了。那王进他们不太清楚,来了才三个月,顶了前一个医师的空位。方老医师看他医理还行,足够治个咳嗽发热,他又拖家带口饥寒交迫,就予了个差事让他糊口。他不愿透露自己经历,齐明猜测可能是赶考多次却一次未中的读书人,他有个病着的妻子和无精打采的女儿,只在送被褥时见过一面。当今行医的基本要求就是医户出身,而且民间医者地位不高,他若是个读书的,气性高倒也能理解。

    苏回暖这下弄清楚传闻中京城药局的真面目,不由再次感叹,容将军开的后门实在低调,实在天下为公。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