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章 郢子灏

本章节来自于 舞雩春归 http://www.zilang.net/245/245920/
    苏回暖当然知道他心情不错。

    那人在不近不远的距离上望着她,像是做给她看似的,左手食指在杯沿上一扣,“叮——”的一声悠悠扬扬回荡在过道上。

    那杯子不知是用什么瓷做的,小的很,即使没有凭空吊起来,余音也不见缩短。苏回暖知道当下市面上有一种杯子,专门给附庸风雅之人敲来敲去当唱和用的工具,拔下簪子轻轻一碰,声音就很大。她师父一直认为这是世风日下,在他年轻时只有要饭的才会拿梆子之类的敲器皿。此刻苏回暖就有这种感觉,当然,只局限于前半句世风日下。

    因为只要看一眼,就能知道这是个什么人。

    他脸上只戴了半张银面具,苏回暖又看错了,她以为是一张来着。

    男人执杯的手势非常漂亮,她不太清楚细微之处,只能看见他修长的食指映着乌金的釉色,格外耀眼,就如同黛瓦上明亮的霜雪一般。

    他穿着一身鸦青的宽襟大袖袍,上面干干净净什么花纹也没有,头上束发的冠亦是深色,本是难以辨认出的颜色,但苏回暖愣是瞬间就认了出来。他的发色实在是太黑了,连那青褐色都明显浅了不少。

    男人面具下露出的嘴唇色泽淡淡,唇角在她的注视下一点点挑上去,然后用他搭在杯口的洁白手指又扣了三下,那动作极慢。

    苏回暖一下子站了起来。

    那人做了一个“抱歉”的手势,面具下的双眼含着饱满的笑意,朝她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大门半开的雅间里。门板随即合上了,里面传来歌伎若有若无的笑语声。

    他走进去的时候未发出一点声音,而门板像是在地面上滑行,滑到原处竟也没有一点响动。坐在雅间边上打瞌睡的小丫鬟始终闭着眼,不知今夕何夕。

    苏回暖深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坐下吃东西。

    几盘菜肴原本极对她胃口,现在吃起来真是味同嚼蜡。酒很快就上来了,苏回暖饮了一大口,边喝边吃。毕竟饿了许久,三刻钟后一桌菜所剩不多,她放下碗筷开始消灭杯中之物。酒水有些贵,她不能浪费了。

    伙计推荐的蜜酒清甜宜人且实惠,两杯是大杯,苏回暖一开始只觉得甜甜的味道挺好,酒味不浓,喝到后来就感觉有些上头。她摩挲着左腕上莹绿的珠子,忽然想起对面并无一个人陪她说话。其实以前吃饭时她师父也不说话,可她从未感觉到孤单,现在他走了差不多三个月,她虽不那么悲伤,却时常感到寂寞的很。

    窗外吹来了温热的风,苏回暖皱着眉理了理头发,把手按在额头上,全身上下没有一处舒服。

    桌子旁边有垂下地板的铃铛,她拉了拉,下面传来了铃声。等脚步声到了耳旁,她摸出钱袋付了钱,问不知哪个伙计道:“那间有客人的雅间里像是有乐师,不是入夜才有的么?那戴面具的客人是什么人呀?”

    伙计道:“姑娘不知,老客人在我们这里是有例外的。今日那边就来了一位青袍的熟客,还有一位没见过的新客人,那位客人我刚刚向掌柜的打听,似乎是东家的亲戚,东家派了人请他吃顿饭,名字嘛,好像是这个——”他用手指在桌上笔划了三个字,挠了挠头,道:“没听说过,许是个行内的人物吧。”

    苏回暖还有那么一丝清醒,见他写了“郢子灏”三字,又道:“你们掌柜的允许你们打听客人名讳?”

    “姑娘又不知了,我们家和别处有些不同,凡是进过雅间的客人都要留名字或是官职,以便下次服侍周全。”

    苏回暖不置可否,“想是你们东家要打听生意上的伙伴。”

    伙计摆摆手说不知,却道:“掌柜的说要是不愿意留名讳,随便留个假名也行,这些都写在楼下柜台后面呢。你只要进了雅间,下次饭菜就可以打个折扣。”

    苏回暖点点头,“我是听说过这样的规矩,今日还是第一次看到。”

    伙计笑道:“咱们京城的规矩多着呢,姑娘看起来也是北边人,莫要怕生,住久了就都摸清了。像这规矩就是老侯爷定下的,也没人敢去拂他的面子。”

    她认出来这是第一个伙计,谢过他就起身下楼去,临走时那伙计还跟她说了一句楼底下有拉车的,见姑娘乏了,建议坐车回去。

    苏回暖就在楼底下雇了辆马车回客栈,一路无话。她记得仿佛明都是用牛车或者骡车,这里人们匆忙更甚,齐国不产马,马的速度快,但成本更高,舒适度也跟不上。她在马车里不可抑制地想到了船上的惨痛经历,随之想到了今天的惨痛经历,头疼的要命,竟还能在脑子里挤出一点地方去想那郢子灏肯定不是个真名,带着半个面具也只能蒙蒙她这种眼神不好的,哪会把真名随随便便给人家。也许那个人的祖上是生活在郢水边上,也许命里缺水,就顺手取了这么个水多的名字。

    到了房间之后,苏回暖在床上铺了层薄薄的丝绸,净过双手和脸就往上面倒去。沉入睡眠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这个挑剔干净的习惯太麻烦,但可能一辈子都改不掉了。

    上头动作很快,苏回暖只在客栈住了四个晚上,容府就一大早派人送来了吏部文选清吏司的入职文书和条记,带她去看了一看药局。药局在城南,坐落于大片中低等民居之中,苏回暖看了半天才从写着几个大字的匾额上反应过来。这一条街唤作白龙庙街,再往南走与米市相接的地方原有座龙王庙,现在已经废弃了,被流浪汉当做栖身的风水宝地。这一片是南城的中心,铺面众多,卖的都是日常用品瓜果菜蔬,也有卖鱼干、肉脯的,走在路上的都是名副其实的布衣百姓,要不就是在北城谋生但无钱在那里租屋居住的低级匠人、优伶。

    城南和城北差别很大,尤其苏回暖住的是地段繁华的客栈,一出门各地的产品都有,商铺里的东西动辄几两银子。而这里的东西实在是很便宜,苏回暖逛了一圈,空手进了药局的三进院子。

    作为帝京的惠民药局来说,地方够宽敞,但似乎所有的屋子都用了好几十年没修补过,她清楚地看到有些瓦已经松动,露出扑扇的麻雀翅膀。最前方的倒座房除了住着三四个佣人,还用来给病人等待问诊;东西厢房是药局里医师的住处;正房是诊疗处,里面供着三皇香火。正方两侧有四个耳房,一间摆着书架和笔墨纸砚,两间存放药材,还有一间是茅房。苏回暖进药库去扫了眼,翻了好几个药柜才找到一些廉价的药品。最后面是后罩房,除了有她的屋子和小厨房,其余几间全部空着。她问了领她来的小厮,得知大使和副使都是太医院的医士兼职,平日里不住在这儿,实在偶尔过来几回,都住在药局旁边的租房里。苏回暖心知是这里条件实在不好,对自己的房间也不抱什么希望了。爱情的逻辑

    她算了一下,从客栈到这里乘马车共用了一个时辰左右,每天早上点卯,要是在北城租房子也要起的很早才行。又听说药局实际上是由一位年长的大夫负责的,她走的是官员推荐这条路,迟一些别人应该不会怎么为难她。转念一想还是不行,既然都如此了,最好就住在这儿不要偷懒。

    小厮道:“将军让小的告诉苏医师一声,副使大人已告老还乡,您先顶着这位子,有机会进太医院的。五月份的月俸过几日就雇车送到苏医师房里,将军说别的他帮不上什么忙,理出个房间、领个俸禄还是颇有余力的。苏医师有事儿,只往府上告一声去。”苏回暖明白这就算是容家在京城给她点面子。

    询问了些周边情况,那小厮似是有其它事务在身,她只好叫他先回去,小厮推辞一番,终是把马车留在门口,自己先离开了。

    苏回暖站在那儿,今日药局休假,一两个值班的佣人待在门房里,四周静悄悄的,只有风刮过树梢的声音。她推门,只见房内窗明几净,山水屏风前一张高脚桌,旁边两把圈椅,桌上摆着一个天青色的小瓶子,里面插着枝鲜花,边上放着崭新的文房四宝。右侧一方竹帘半卷,后面是书案小凳和一方大架格。

    再往左边看时,她彻底惊住了。

    卧室与正厅之间,赫然就是那架莲花蛱蝶仙鹤的花罩。苏回暖记人脸不行,但记住一件对眼的物品还是没问题的,这样矜贵的东西放在城南破旧的药局里,实在是格格不入。一般上好的家具都避免做出一样的花纹,况且她从未看过其他花罩上有这样的单翅蝴蝶,和那雕的栩栩如生立在莲花瓣上的鹤鸟。

    苏回暖走进了细看,又摸了一摸,她记得木材的纹路十分奇特,很难找出两件相同的来。右边的仙鹤的眼睛是花梨木的鬼眼,稍稍往上凸起,隔了半寸又有一个黑点;她又蹲下身,花罩与墙壁的相接处不太平滑,辅助的胶迹很新,确实像是从哪个地方扒下来再装到这里的。

    她在房间里呆了半天,想起自己忘了问容戬池是请谁来给她打理屋子的。

    当晚,苏回暖就梦见了一个戴着半张面具的人伸手向她要工钱。她给了他一个空空如也的钱袋,要放到到他手上时,忽然想起钱袋也值几文钱,就捡块石头扔了过去。

    第二天,苏回暖住进了容府,容戬池的将军府尚未建成,他只能一直住在装着一大家子的礼部尚书府里。

    容戬池让她跟着去见在家含饴弄孙的老尚书,那胡子花白的老爷爷身子竟比以前还好些,见了她就开始笑。苏回暖全身发毛,实在做不出一副长辈过世哀伤过度的样子,只好也陪着他笑。

    容戬池及时道:“祖父,我让母亲安排两个使女给苏姑娘。”

    老尚书品着茶道:“小池子,有没有见到我那老友?”

    容戬池答道:“并未见到,覃先生已过世一月,苏姑娘才去草原的。”

    “你是没见到嘛,不过也没关系,小丫头长得越来越像他了。”

    容戬池和苏回暖一齐怔在原地。

    老尚书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我是说气度,气度,你们想到哪儿去了?现在的孩子们,一个个都不让人省心……”

    两人对视一眼,苏回暖道:“老爷子也过得越来越年轻了,我记得您以前挺严肃的,我还躲着您。”

    老尚书咳了一声,“瞎说,那是在那厮面前才板着个脸,累得慌。你师父就喜欢那一套,别人跟他说话非要放低姿态他才转头瞥一眼。想当年清河郡……呃,扯远了,小池子带你恩人妹妹去东厅用饭,好好招待,不许再叫什么苏医师了。”

    苏回暖被这个称呼激的手一抖,显然站在一旁的容将军也快受不了了。

    两人拜别老人,沉默地向东厅去了。

    走在花园里,容戬池突然抱歉道:“苏姑娘千万别想多了。”

    苏回暖一边走一边道:“你认为我能多想什么?”她觉得院子里的端午葵开的不错,粉红的一大片,映着架子上垂下的紫藤花分外别致。

    “容某之前和苏姑娘说已经订了亲,只是一时托词,但确有中意之人,祖父那样……”

    他还没说完,苏回暖就擦了擦汗道:“敢情你还真认为我想多了。公子千万不要和我一样想多。”

    容戬池自是说对不住。他嗓音天生温和如水,说起道歉的话来也没有一丝局促,苏回暖对这样的人没有一点脾气。

    容夫人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南齐人用餐的时间比起北梁要早不少,食物也很精致清淡,她在这里吃的绝大多数顿饭都兴致很好。

    监察御史的夫人对她娓娓道来,老尚书三个儿子都资质平平,唯有容戬池这个长孙得他青眼,故而对他一切事情都十分上心。苏回暖看着她清秀和善的面容想,容戬池样貌是肖似御史大人了,这倒少见。

    容夫人道:“真是辛苦姑娘了,一路跟着军队过来。”转头对他说:“你也是的,当初要不是人家,你还能见到你娘?怎么能让苏姑娘住在外面,太不晓事了。”

    苏回暖替他答道:“夫人误会了,我思量着住客栈方便些,不会叨扰将军家人,而且出了门就可以在城中晃荡一圈。我这人不勤快,也跟着师父独居惯了,无法实领夫人好意,真是抱歉。将军当时背上伤的实则不是特别严重,只是缺点解毒的药引而已,还是端阳候家送药送的及时。”

    一番话说完,她心中蓦然一亮。有时候就是如此,不把事情从头理一遍,就永远不会知道它背后的深意。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悬镜的小说舞雩春归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舞雩春归最新章节舞雩春归全文阅读舞雩春归5200舞雩春归无弹窗舞雩春归txt下载舞雩春归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悬镜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