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52.偷梁换柱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第五十二章

    在梦里,沈施然见到朝她狂奔而来的黄金铭。

    “施然,你不要走,我到处找你。”

    她心里藏着痛,一路躲闪。

    “和我在一起,好么?”他伸出手,希望施然能够停下来。

    梦里面好冷,她将大衣围得更紧了些。她只能埋头朝前跑。

    “施然,你不要躲我了,好么,到我的怀里来。”他的呼喊让她的步伐愈加沉重。她克制住仿若沉入湖底的心酸。

    她终于看到一扇门,忙跑了进去,努力将门关掉。但,门没有栓。

    她只能用双臂抵着。黄金铭在另一边猛烈的敲门:“施然,你开门好不好!”

    那门像是软的一样,她看到黄金铭一阵阵拍打的手掌印。他有多想让她开开,听他一诉衷肠。可是……她无法面对他。她拼命抵住门。

    泪如雨下。

    “金铭,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就让这个秘密成为永远的秘密吧。”越是这般想着,沈施然越发无奈,绝望的闭上的眼睛,热泪滚烫。

    爱你的十六年,让我们,都忘掉吧。

    从医院检查出来,已经到了中午。黄金铭,沈施然和沈爷爷一起找了医院附近的馆子吃饭。吃饭的时候,沈施然一直心不在焉。“施然,吃菜啊。”黄金铭将沈施然的神思拉了回来,本来要夹菜给她,动作却在半空停了下来,然后低下头自己刨着饭。沈施然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咬了咬嘴唇,尴尬的吃着。

    爷爷发觉气氛不对,昨天还是挺好的两人怎么现在成了这样?

    “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是有什么瞒着我么?”爷爷抬了抬眉。

    沈施然心里一酸,吸了口气,努力恢复笑容:“爷爷,没有,只是担心您的结果。”

    爷爷拍了拍胸口:“我这身子骨不是还很硬朗么?”

    黄金铭倒是很孝顺的夹了菜给爷爷:“是啊,施然你说什么呢,爷爷可是老中医呢,再说了,就算你忙不过来,不是还有我么。”

    爷爷和善的望着黄金铭,另一只手覆上来:“金铭啊,然然也长大了,外面什么事都能遇上,我希望你作为她的老同学多帮帮她。”

    黄金铭的脸上突然露出笑容,眼睛闪着光:“是的啊,我也在成都了,爷爷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照顾施然。”

    爷爷头偏向沈施然:“那就好那就好。”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对他俩的喜欢。

    沈施然什么都不能说,哽咽在心头,只能默默吃饭。

    吃饭完了,黄金铭抢先一步将爷爷扶住,门外正好有挑着箩筐卖葡萄的,爷爷提议去看看。沈施然跟在后面,觉得黄金铭此时看起来那般遥远。

    还好,他并未像梦里那般炽烈到不顾一切,她还不用拼命的推开他。

    这层朋友般的表象,并不知道能够维护多久。

    但沈施然是害怕的,她害怕有一天,前夜的梦,会像预言般的席卷而来。

    黄金铭一路对沈施然和爷爷照顾有加,因为检查报告要到第二天十点以后才能出来,为了让沈施然和沈爷爷都能休息好,黄金铭就借口说自己明天还要来崖城办事,顺便把报告也取了。并且告诉沈施然留在水南村的中医馆帮爷爷就好。

    黄金铭还是去市场买了乌鸡炖汤给沈爷爷,晚饭也是黄金铭亲自下厨。爷爷吃饭的时候就夸黄金铭“要是自己的孙子该多好”。黄金铭让沈爷爷就把自己当亲孙子看待。

    可黄金铭和爷爷的关系越是好,才让沈施然越为难。

    临走的时候,黄金铭轻声问沈施然:“我明天还能来么?”

    沈施然理了理头发,不敢看他的眼睛:“不是还要拿报告给我们么?”

    黄金铭突然放声大笑,像中了**彩:“那,然然,明天再见了!!”一个纵跃跳了起来,向她大力的挥手。

    含泪饮毒酒什么感觉,莫过于此时,甜蜜的风像是刀锋,划过心上经年累月的那道伤口。

    一大早,黄金铭的醒来了,坐上大巴来到崖城。他真的以为,只是一般的咽喉疾病,然而,拿到单子的那一刻,他的手在颤抖……

    那是无比黑暗的一天,他到了附近的一间复印室,努力复刻单子上的所有痕迹。只是,把确诊的病症,改成了——食管炎。

    整个下午,他都在和诊断医生聊这件事情,药物都没有包装,全部换成了医院的白色纸袋。上面也全部替换成了炎症的药名,以及标注上了每天服用的剂量。

    从他出医院的那一刻,他就想负责沈施然的一生。凭他现在的能力,不是不可以。也有力量,带她重回美国。

    他在暗自谋划所有的一切,也默默承担下了所有的结果。

    他再次抬眼望着车窗外的夕阳,红得像血,却让人昏昏欲睡。疯狂的兽王

    于他而言,一切一切,太累了……

    到了中医馆已经是晚上七点。

    “怎么这么晚?今天事情很多么。”沈施然拉开饭桌的凳子。“你还没吃饭吧,看样子好疲倦。”

    黄金铭苦笑:“是啊,处理转档案的事情,没想到这么麻烦。”他搪塞了过去。

    “你的档案,不是应该在美国了么?”沈施然觉得奇怪。

    “是落地国内的问题,你不用担心。对了,我把报告给你。”他略过自己的话题,将爷爷的报告装作不经意的递给沈施然。

    沈施然看了一眼,眉头舒展开来:“看来是我多虑了,爷爷的身体确实很好呢。”

    “爷爷!爷爷!给您看!”沈施然像个小鸟一样,奔到爷爷的身边:“就是一般的炎症呢,看来吃些药就行了。”

    沈爷爷摸摸沈施然的头:“丫头你就是把小病看得太严重了。你看,我说过也不是大问题,不过就是想让你回来看看我。”爷爷笑得十分温柔。

    沈施然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然而,她没有发觉黄金铭未曾舒展的眉头。

    “金铭,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倒是沈爷爷先发现了。

    “回国太多事情要操心,任务比较重。”黄金铭撒了谎。

    他在饭桌上,看着其乐融融的爷爷和孙女,觉得命运真是残忍。他好想爱她更多一些。

    一周的时间很快,沈爷爷看起来好转得很慢。沈施然跟爷爷讲,公司有很重要的事情,解决完了会再回来看他,可能到时候会把他接到成都去。沈爷爷摆摆手:“我老了,喜欢住在这里,再说了,乡亲们都离不开我。”

    沈施然无奈,在临别的时候,还是跟爷爷挥了挥手。

    古村的样子,一点都没变,变得是回到村庄的人。

    整整一周,黄金铭默默守在沈施然的身边,也不多言语,就是傻傻的看着她。沈施然常常被看得不好意思,但是再伤害他的话,确实再说不出口。

    黄金铭站在沈爷爷的身边和沈施然告别。他说:“你不在的日子,我会好好照顾爷爷的。”这一句,是极其长久的承诺。

    她微笑的看着他,眼神柔和起来,满怀感激。

    她曾这么以为,阴差阳错的擦肩,未完成的年少愿望,欠他的人情,都会通过友好的情谊偿还给他,偿还给自己。

    她搭上了阿奈斯为她预订的飞机。飞机渐渐离地的时候,她想,她也是跟过去的历历往事,一一道别了。只愿之后身赴巴基斯坦的时间,爷爷与黄金铭,会一直安好。

    飞机降落,已是夜晚八点。阿奈斯为沈施然披上大衣,迎她进了自己的车。

    夜晚,他们肌肤的饥渴再次得到满足,交融在一起。久而再尝这温暖的怀抱,她愿意永远沉醉下去。他为她开启的未来,身前身后,沈施然都不愿再多想。

    接下来的三天,阿奈斯和领事馆的领事交流,带着她拜访,商讨递交的文书。

    倒数第二天,阿奈斯和领事馆包括总领事都坐在伊斯兰堡之乡共同用餐。沈施然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排场。

    巴基斯坦签证面试的程序很简单,多次入境的签证在面试后的第二天就下来了。

    从成都飞往卡拉奇的航班通常是国航,直飞也就六个小时。

    在飞机上用完清真牛腩拌饭,闭上眼只休息了一小会儿,沈施然便听到空姐在飞机上播报飞机即将降落的播音。

    暗夜之中,灯光闪烁,却不是耀眼明亮的,是星星点点,稀稀疏疏。低矮的白房子排成一片,是很特别的风景线。

    有信仰的国度,色调都是洁净的。

    她瞥了一眼身边的阿奈斯,他暗自默念着什么,她没有打搅他。待阿奈斯打开手掌,像念书一般念诵完后。沈施然才轻轻问他,告诉了真主什么愿望。

    阿奈斯亲吻了沈施然的额头,揉了揉她的发:“愿我们这一路一直平安,愿我的父母,都会喜欢你。”他看着她,眸子闪着星光,柔情荡漾开,嘴角是扬起的深深的宠爱。

    海关清一色都是穿着制服的男人,在这里,很难看到女人工作。

    过了海关,出了机场,阿奈斯在司机和保镖的带领下,护送沈施然进了一辆兰博基尼。

    沈施然坐在兰博基尼绵软的皮垫上,看着车子在马路上疾驰,摩托车不要命的到处乱串,而兰博基尼的马力那么足似乎要像火箭一样飞起来。

    她第一次体验到在车里有如云霄飞车的感觉,心快要跳出来。

    阿奈斯握住她的手:“我的家在海边,很快就到了,不要担心。”

    她对他报以微笑,心中却满是忐忑。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