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1.跨海大桥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第四十一章

    从珊瑚城堡出来,途中阿奈斯换成了黄色的兰博基尼LP640敞篷跑车,已是夜幕,他并没有打开车顶。

    “明天的风景很好,开车的时间也比较久,所以换了一辆,也当换一种心情了。”他说着再次握住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沈施然的手。沈施然反手紧紧与他想握。前方灯影明明暗暗,她想,她是真的很爱他的,如同河流慕恋雪山。

    阿奈斯一脚就开到了佛罗里达岛链的第一岛——大礁岛,这也是海上公路的起点。一路她只听到海浪,看到昏黄的路灯,并不清楚第二天会是一番如何的景象。他们到了拉戈岛(Key Largo)的水下旅馆Jules undersea Lodge,等办完入住手续,跟着阿奈斯一起坐着电梯到楼下,到了房间,她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舷窗之外,是各种游动的海洋生物。水母,蝠鲼,海象,鱼群。她站在窗前,看呆了。他斜卧在大圆床上,双手枕着头:“希望今晚的你好梦。”他笑得狡黠,波纹的影子在他脸上晃动,是不真切的美。

    那晚,他的体温很高,血液沸腾,不断用濡湿的唇亲吻着她。她睁着眼看着天花板上映着海中的缕缕变化的光芒,灵魂和心都随着他的爱沉入海底。她弓着身体侧身睡着,他用躯体紧紧贴着她,甚至连身体最隐秘的部位也要与她贴合。

    他遵循着穆.斯.林的教规,控制着自己,将她视作宝物,没有占有她。他越这样深情而克制,她便越心疼。他在这海底悄声对她说:“将来有一天,你要做我的新娘,我要在那一晚,彻彻底底拥有你,我可以等。”她情不自禁再次吻上他的额头。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服务员告诉他们现在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沈施然眼中一丝焦虑略过,阿奈斯停住手中的餐具:“想去外面看看么?”

    确实是滂沱大雨啊,他们在酒店门口看到感受到一阵阵的冷风。阿奈斯却摸了摸她的头:“不急,这样的雨,不会下很久的,就算一直下,跟你待在哪里,对我来说,都是天堂。”说着他轻轻将她搂住。

    大雨果然如他所言,很快就停了。雨过天晴的天空,蓝的十分透彻。“出去走走吧。”他牵起她的手。

    他带她来到附近的墨镜商店。给沈施然选了一款Gucci的,给自己选了一款Maui jim的,Gucci的镜片圆而大,让沈施然的脸显得更小。而Maui jim让阿奈斯雕像般的脸庞更加立体,好一派热带风情。他只是在刷卡的时候耸了耸眉毛:“居然这次出来忘记带我的Oakley了。”走的时候沈施然偷偷瞄了其他的Maui jim,均价都在一千美金以上。

    他们开车上了美国一号公路,在48座大桥连接的岛屿中穿行。阿奈斯的兰博基尼已打开敞篷模式,风吹得很舒服。茫茫海面,景象比海边火车更让人觉得雄奇壮观。兰博基尼的车速很快,沈施然真的感觉像在海面飞翔。

    有一首女声的法文歌很应景,驾驶台屏幕显示的是Ce train qui s'en va,她手机搜索了一下,是Helene的《远方的列车》,Qui part(远去)……qui part(远去),她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跟着这个速度飞起来了。

    阿奈斯的头发末梢在风中狂舞着,有种不羁的野性。

    车子开到在深湾州立公园停了下来。他领着她来到海边,沈施然看到了铁路断桥和与之相随的七英里大桥,宽广的海滩就在两桥之间。而断桥就是施瓦辛格大片《真实的谎言》的拍摄地。清浅碧色的海水极其通透,在阳光下织出一网一网波纹,因为大陆架的深浅不一,不远处的一抹蓝蓝得深郁。海天之际水与天的颜色都渐次变得更深,似乎要消融在一起。沈施然提着裙角往海中走去,阿奈斯在岸边看着她。

    他们坐在阳光明媚的放映场中,看着不远处的大海,阿奈斯捧着她的脸,温柔的亲吻起来。白色的椅子,前方正中央放映电影的大白板,周遭的一切都显得静谧。他和她靠在长椅上,阿奈斯问她:“你喜欢的婚礼是什么样子的?”海风缭乱了施然的发,吹得鼻子痒,她轻轻揉了下。“嗯,海岛婚礼就很不错啊。”他坐得直了些,手抵着下巴,陷入到思考中:“我觉得巴基斯坦风格的也不错,毕竟你没体验过,要不这样,我们举办两场,一场在我的国家,一场在岛上,你觉得怎么样?”沈施然听到,眼睛低垂:“可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阿奈斯揉了揉她的头发:“就跟你设想一下,傻瓜。”

    他似乎真的要将她纳入他的生命,她却觉得,应该变得更好才能跟他长久的相随在一起。毕竟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她也希望得到阿奈斯家长的尊重。由此一想,她便暗下决心一定要在工作上做出一番成绩。

    接下来两人去了公园中的一家餐馆吃了有名的古巴饭,黑豆黑米饭煮出来很香,烤海蟹和烤鱼也颇有滋味。

    公园提供专门的自行车道,阿奈斯便和沈施然骑行,上了断了的老桥。一路上还看到不少垂钓的人。

    在公园内的一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他们继续踏上驶往西礁岛的旅程。穿行过无数个小岛,终于来到美国的最南端——西礁岛(Key West),他们先去参观了杜鲁门的“小白宫”,再去了海明威的故居,他的宠物六趾猫的后代还在那里,就是在这座岛上,他写就了《老人与海》,同样的《丧钟为谁而鸣》和《乞力马扎罗的雪》也是在这里写成的。沈施然想,正因为风物之美,才让老人的思虑如此遥远,想及人性。爱的第一篇

    接着他们来到Key艺术与历史博物馆,红色墙砖的尖顶建筑前身是老邮局。

    日落的时候,他们来到了马洛里广场,广场正在举行日落庆典。能看到很多乐队搭建的露天小演唱会,听到摇滚乐队的鼓点和嘶吼声,游客们不停欢呼。街头艺术家展示着他们的作品——铁丝艺术品,别有造型和张力的人像画。阿奈斯和沈施然选了乐队前面的小酒吧坐了下来,阿奈斯点了鸡尾酒。

    沈施然怯怯的问:“在中国,我知道回民是不能喝酒的啊。”阿奈斯笑了笑:“其实穆斯林是不饮酒的,你看我平时也都是不喝的。只是今天感觉太好,所以破例,想跟你一同品味这样的人生。”说罢他举杯与她相碰。

    在沈施然不知道他是穆斯林的时候,阿奈斯也曾与她一道品尝过雪利丹酒。这次他告诉她,穆斯林不能喝酒是怕醉酒坏事,所以即便真的喝上几口,也是小酌。阿奈斯跟她讲起巴基斯坦黑市的洋酒,他和朋友经常相约的海边小酒馆。那种愉悦的氛围,远没有她想象那么禁忌。

    他瘪了瘪嘴:“我真的不算很传统的穆斯林,不过做这些,爸爸是不能知道的。”一副小孩偷偷犯了错的模样。

    她觉得他很机敏,既能够在大范围内遵循教义,又能够有自己快乐的小天地。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对内心追求的笃定和要去打破常规的想法,才让阿奈斯一次次去改变自己的既定轨迹,甚至想要娶一个中国女孩儿。

    “说实话,跟你一起看海,让我怀念起我的朋友们了,我们经常约着去海边玩,都是从小到大长大的伙伴们。”他的眼神里泛着光。“最无聊的时候会扔石头。”然后他做着姿势,闭着一只眼睛,嘴巴还配着石头飞起的声音“咻咻咻”,沈施然就在一边笑,他那深沉的模样下,真是够孩子气的。

    “等这一趟美国墨西哥之行结束了,我想回国了,到时候,就带上你一起吧,让你也见见我的一些朋友。”他笑了,抿了一口蓝色的鸡尾酒。

    看到许多游客都随着音乐跳舞,阿奈斯也拉着沈施然加入了他们,让身体随着音乐尽兴起来。他的表情如此搞怪,她只是不住的笑。他抖动双肩向她倾过来,她只能随着他跳着,她从未知道他在音乐里居然这么能够尽情摇摆,他说“巴基斯坦男人很能跳舞的,请不要惊讶。”她开心的一下子跳到了他的身上抱住了他。“是知道捡到了个宝么。”他搂住像猴子一般挂在他身上的沈施然转圈,周围的人看着他们如此,都在鼓掌欢呼。她把头朝他的怀里埋得更深,特别的不好意思。

    朝霞染红长天,落下晃晃的橘色倒影,人们融在这片橙黄中,沉醉在自身的欢庆里,像在庆祝一天中最特别的时刻。

    沈施然眼神渐深,吻了阿奈斯的脸颊,仍有些羞涩,低低对他说:“如果这是一个梦,我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他摇了摇头,眼神里尽是浓情蜜意“你会成为我的妻子,我要你一辈子都在这个梦里。”他拉着她转圈,她真的天晕地转起来,世界仿佛都要颠倒过来,她快不能呼吸。就在此刻,阿奈斯封住了她的嘴,舌头趁虚而入。她的小腹有微疼的感觉,下身湿了一片。

    在Pier House Resort and Spa(码头度假和温泉疗养中心)的鲜花房中,阿奈斯将沈施然按在床上,他们早在广场上就看到了彼此眼神中的渴望,迅速订了房。一进门就急不可耐起来。

    沈施然从未知道自己如此疯狂,她将自己的手深深插入他后脑勺的发丝之中,不停摩挲。他则被刺激得更为炽烈,将腿抵着她的胯骨,皮肤与皮肤无间的接触,每一个细胞都战栗起来。她像鱼一下滑了下去,将嘴吻上了那湿滑的小物体。

    吞吐吮吸,旋转游移,阿奈斯的呼吸越发急促。他摸着她的脸,她的发,快要不能自已。

    沈施然的频率越发加快。是石头被莽蛇拥抱划过,是珊瑚被章鱼的触手吸附又缠绕,是台阶被蜗牛湿滑的身体划出蜜汁,是水在洗澡的时候浇在自己身上的每一次酣畅。他弯曲了膝盖,抓住床单,被莫名的力量引向神圣的高地。

    “啊……”无法停止的情动。他在她的口中一下一下的震颤。

    他紧紧搂住了她,继而去探究她的秘密……

    在度假中心用完晚餐,他带着她坐着环岛小火车去了美国的最南端,在“天涯海角”的水泥浮标。浮标足有一人高,身体钝重浑圆。此地,离古巴仅有90英里,据说浮着门板就能飘过来。红黑黄相接的巨型浮标看上去更像警车的车灯,上面用英文写着“最南端”。

    已是夜幕,暗夜之下,沈施然寻到海平面尽头的灯火。她朝那指了指,阿奈斯说“那就是古巴了”。她仿佛用肉眼就能看到另一个国家的人在岛上的生活,太不可思议了。

    “我从未知道,自己可以望到这么远的地方。”她撩起一边的头发放在肩后。

    阿奈斯帮忙理了理她的头发,轻声说:“你的眼睛,会看到许多许多的美好,譬如,我的家。”阿奈斯看沈施然眼神里有着繁复的意味,她面颊绯红,埋在了他的怀中。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