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8.擦肩而过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防盗章,我会改回来的。

    她却迅速低眼,不慌不忙将针投在空矿泉水瓶里,旋上瓶盖。

    “阿奈斯,”她看他的眼神坚定,“你太低估我照顾自己的能力了。”

    他有些不以为然的轻挑起眉:“然,这样太逞强,可不好。”近的连呼出的气体都能感受到,是清新的薄荷味。

    她忙往后退了些:“先生,您这样可真是算得上冒犯了。”

    阿奈斯本来跪在沙发上的一条腿忙收回来,站立起来,不好意思的右手微拳抵着额头:“难道你不喜欢么?”

    语气明明是无以言明的自信,动作却透露出抱歉的意思,这一瞬,她觉得他的笑,真是纯澈。

    好认真,真像个孩子。

    她跪着从沙发一端快速挨近了他,抱住他的腰,在他特别的香味中陶醉的闭上眼睛:“你觉得呢?”

    他俯身跪下来,捧起她的脸:“过去的日子没有遇见你,无法关心你,那以后,就让我陪着你照顾你,好不好。”

    她嘟起嘴:“可是……白天你离我好远。”

    他缓缓摸着她的头发:“傻宝贝,身份有时候会带来好处也会带来坏处,但为了保护你,听话好不好。”

    她舒了一口气,耸了耸肩。

    这默许让阿奈斯欢欣不已,将沈施然扑倒在沙发上,那深情的眸子似乎装载着整片星河。两个人相互凝望着,然后默契的深深一笑。

    他的嘴唇慢慢压低下来。

    沈施然心跳加快。呼吸开始不受控制。一害怕,紧闭上眼睛。

    这次可不像上次,上次可是还有些酒劲,可这次,在沐浴以后,格外的清醒啊。

    她感到,额头被一个温柔的濡湿烙印下。缓缓睁开眼睛,阿奈斯抵着自己的额头笑着。

    “只想好好保护你。”他说。

    沈施然胸口涌上一股暖流,泪花闪烁。

    她勾住阿奈斯的脖子,情动不已,与他的蜜意柔情交缠在一起。

    她感觉自己在迅速的坠落,落入无尽的黑暗深谷,未来到底有什么,她都义无反顾了。

    即使她此生从未预料到会遇到这样人生多舛又不凡的人,他背负得那么多,那么,她就跟他一起面对好了。

    世界在缤纷绚烂中渐渐渲染出白茫茫的草原,一列火车呼啸朝前。她爱上这洁净的爱情的样子,她的心就是那辆奔跑不息的火车,她要籍着爱,探究他内心的世界。

    她爱上他如画的俊朗,但她更被他隐秘的性格诱惑。他的灵魂有一重又一重的门,她要一道一道打开。

    她好像成了勇敢的女猎手,在迷雾不清的魔幻森林,去寻找阿奈斯内心深处那只闪着光的银白色独角兽。

    接吻的时候,一幕幕童话般的画面像极地上空的极光慢慢燃尽,他一再探究,她便和他吻得更深。

    他像让人上瘾的味道,她离不开他的气息,在似乎有让人上瘾的味道,她离不开他的气息,只想与他缠绵得更深。一个翻身,她骑在了他的身上。

    他伸展了眉角,一副任君享用的姿态。“我是你的,我的女孩。”语气软腻,眼里闪着光。

    她朝他的脖子,吻了去。

    夜阑入静,他的爱,炙热如火焰。

    他在她的肩头,烙下吻痕。

    沈施然用尽力气去爱上这个人,然而这力量莫明的来得汹涌澎湃,或许那是深藏的一种等待,终于找到了出口。

    许多事情,还来不及细想,就策马奔腾以铺天盖地之势展开。

    他们彼此坐着开始进餐的时候,阿奈斯老是笑着,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她被看得心慌意乱。

    他用叉子裹起一圈面,举在她的嘴边。她很幸福的吃掉。

    “尝尝虾。”说罢阿奈斯继续喂她。

    她一口一口小心翼翼的品尝着他的好意。

    他见她如同小兔子小口的吃着,大手掌不由分说就过来,揉了揉她的头发。

    她受着他宠溺的力道,抿着嘴紧闭着眼睛做了怪相。

    他被她逗得直笑。

    他将白色小盏的椰子米粉碗拿起来:“这叫hopper,是味道很不错旳当地薄饼。”说罢往里面加了咖喱煮的蔬菜,浇上酸辣酱,沈施然吃起来,是酸酸辣辣的味道,和着蔬菜的清香。

    阿奈斯又拿起一盏,往碗底部摸了一层薄薄的蜂蜜,再加了一层黄油。那味道的甜腻感让米香味更浓了。

    他笑而不语,递给沈施然一杯清水。水将混杂不清的余味晕开,是难以形容的甘甜爽口。

    他有时候真像一个魔术师,将她的视觉,触觉,味觉都打开了一个新世界。连人生都坐上了云霄飞车。

    夜晚的海边,他们寂静的窗外,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但他们两人之间,却升腾出别样的温暖火焰。将周遭都暖得无声。

    吃完饭,她站在窗外,看着模糊不清的雨。

    他悄悄走到了她的身后:“你看一下这一件衣服,喜不喜欢。”

    淡淡的粉色,一字领连着两边的短袖,肩上缀有大大的圆形扣。是很名媛风的淑女款礼服。

    终究男生还是选了最少女风的粉色。沈施然倒是十分喜欢这颜色的活泼和灵动。

    阿奈斯见沈施然在身上比了又比,便说:“换上给我看看吧。”

    等到沈施然去衣帽间换衣服时,才发现牌子是迪奥,吃了一惊。

    想起来又有些想笑,他恐怕真的以为她是甜腻腻的女孩,完完全全的公主风。迪奥的“迪奥小姐”香水也好,这件衣服也罢。

    但她竟然也欣然接受他将此审美加之自己的身上。往日衣着太随意,也没想过走什么风格。若他要捧她如公主一般,她又为什么不呢。

    遇见先生,也是极其幸运的,她知道。

    那衣服很合身,小短裙将她的小腿衬得很长,他眯着眼睛,审视了一下,张开食指和拇指支着下巴。

    “明天谈判就穿这件吧。”霸道的命令语气。

    她拉起裙子的两端转了一个圈,歪着头,露出“得让我想想”的表情。

    他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别任性了,这件真的,很合适。”他劝着她,不给她商量的余地。

    她眼睛骨碌碌转了转,点了头。

    整个晚上,他抱着她,像抱着最心爱的娃娃,以最温和的姿势,和她度过了一晚。

    早晨,沈施然还没醒,就被阿奈斯落在自己脸上无数个温柔的亲吻给吻醒了。她睁开眼睛,就是他那张让人今生难忘的亲切的脸。

    等她洗漱完毕,他在餐桌前为她拉开椅子,等她落座。

    桌上,是红茶,三文鱼,裹着椰丝的甜味白米粉,三明治,加了荷包蛋的hopper薄饼,以及一小盒酸奶。

    沈施然抿了一口茶。

    阿奈斯在靠窗的位置铺开一块小地毯。

    沈施然招呼他:“一起吃饭吧。”

    他说:“我在你之前就吃过了,你吃吧,我在这房间,陪着你的。”说罢,跪了了小地毯上。

    “然,我开始祈祷了,抱歉了,这个时候我没法和你说话。”

    “做我的好女孩儿,乖乖吃饭。”阿奈斯说完,便站立着低下头,口中默念着,然后俯下身匍匐在地上。

    沈施然嚼着口中的三明治,望着阿奈斯的动作,才意识到,他也是一个穆斯林。

    穆斯林,她从未听过他讲起自己的这个身份。

    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搅着澄澈的内心。

    前路的样子,越发难以想象。

    她看着他虔诚的叩拜,觉得他十分遥远。那身姿,似乎划出了他与她清晰的界限。

    在这种虔诚的背后,藏着一个她从未接触过的宗教世界。

    或许真的是因为身份,阿奈斯在屋外并没有显示和沈施然的亲昵。他做完早上的朝拜,吻别了施然,约定好时间就默默离开去往自己的房间了。

    大家在大厅集合好,驱车前往三个机构办事处所在——斯里兰卡宝石交易协会(SGTA),国家宝石与珠宝局(NGJA)和国际彩色宝石协会(ICA)。

    那里,她看到了戴着头巾工作的女性,见到阿奈斯右手俯胸与相关人士拥抱问好。阿奈斯嘱托沈施然阅读相关文件并协助签字。

    阿奈斯在原石证书这个问题上谈判时,讨价还价。那精明又谦和的姿态,与刁曼岛谈判的他判若两人。那时候的暴戾霸道,在这时看不到分毫。

    阿奈斯果然懂得商道,知晓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文件下达十分繁琐,沈施然跑上跑下。

    最后证书样品和一叠很厚的文件,也算是让他们满载而归了。

    行程并没有停下来。下午两点半,一行人办理完离店手续,便从泰姬萨姆德拉酒店出来,踏上了去宝石城Ratnapura(拉特纳普拉)的旅程。

    沿路的泥巴路不平,颠簸异常。但热带雨林的风景却让人一亮。离目的地近些了,便能看到架起木头准备挖井,河里清洗宝石的工人,随处可见的矿井让沈施然大开眼界。

    燥热的气候,沈施然能听到机器轰隆隆的声音。但看到落后的开采环境,不禁皱起了眉头。她真心以为,宝石的开采会像石油一样用重型设备。

    阿奈斯看出了沈施然的疑惑:“斯里兰卡政府禁止用机器挖掘,这声音不过是水泵而已。”

    然后笑意漾开:“原始的作坊制能够保证采货的低廉价格。然,你一定是没想到,那么贵重的宝石,它的开采居然是如此场景。”

    车子停下,穿着短袖衬衣的两个当地人走过来。Kris从一侧打开门,一个当地人递过来几双雨靴,阿奈斯先利落的穿上,戴上棒球帽下了车,手中还提了一双。沈施然见自己一侧的车门外有积水,便移到另一侧准备下来。

    阿奈斯提了裤腿,蹲了下来。

    “别动,”他说。将沈施然脚上的鞋轻轻脱掉,给她换上了靴子。

    沈施然低头看他,他金棕色柔软的发,在晴朗的天空下,微微泛着光。

    施然心中仿若盛有一杯清水,被他这细小的动作弄得缓缓晃动。

    他站起来,再理了理裤子,拍平了褶皱:“好了,下车吧。”

    她一下车,不远处,就有一个爬满了泥的矿井。四周的绿树,参天茂盛。空气中是植物和泥土的味道,风一阵阵吹过来。

    她走近那矿井,木头搭建的井架很深,湿漉漉的。

    井下戴着帽子的工人用手电筒往上照了下,大声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接着自己顺着麻绳爬了出来。他和井上的两个人嘀咕了几句,那两人便到另一个提升机那里,把井下一筐的粘土提了上来。

    工人们便用水冲洗,然后用筛子淘石头。从土里洗出来的宝石很小,很不起眼的样子,完全没有商店里看到的那种晶莹剔透的色泽。自是情深

    阿奈斯过来拿着放大镜观察,又在阳光下看石头内部的纹理。然后跟矿区负责人谈起价格来。

    他示意了一下Katina,Katina把早上去机构拿到的文件拿给负责人看。

    “你和我们合作,会是一个很完整的产业链。我们也会不断要货。证件是很完整的,你们给我的样品我已经让相应机构鉴定过,我现在,只要一个,最低的价格。”阿奈斯说罢,双手交在一起。

    “阿奈斯先生,对不起了,这实在是最底的价格,我实在没法给您更低的价格。”负责人抓了抓脑袋,讪讪的笑道。

    “另外一个矿区给我的价格比您这要低,一克的原石价格要便宜两百卢比。”阿奈斯面不改色。

    “可是质量不一样啊,您也是看到的。”

    “我可以在原石的开采上再为你提供便利,但这个价格便是如此,我没有要求低价,我只是希望能够少一百卢比。”阿奈斯语气平淡,却彰显着魄力。

    “亲爱的阿奈斯先生……这……”

    “放心,我们会达成长期的合作关系的,矿区的执照我也会为你准备得更加完善。”

    “那……好吧。”随着负责人的答应,阿奈斯的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们在简易的工棚签下了具有法律效应的合同,达成了关于蓝宝石原石的合作关系。

    沈施然瞧了瞧沾满泥浆的靴子,又看了看衣着整齐的阿莱斯,实在难以想象,先生是在如此的环境下工作的。

    海岛,别墅,酒店,甚至连他送给她的小礼物,都充满了光鲜的味道。他一看,像一个遥不可及又纤尘不染的人。而这次斯里兰卡之行,才算让她大开眼界。

    他的细致入微,他的深入勘察,他的深入宝石的每一个步骤,让沈施然对阿奈斯逐渐升起,更强烈的钦佩之情。

    汽车离开,到一个偏僻的小村落吃饭。饭菜端上来时,是当地的咖喱鸡肉饭,配着一些煮烂的豆子。沈施然搞不懂,为什么阿奈斯会在采矿这个环节也亲自前往,在她看来,这种事情是可以让其他人去做的,不管怎么说阿奈斯也算是高高在上的老板啊。

    Katina听沈施然这么一说倒是乐了:“老板一开始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那为什么?”沈施然问道。

    “老板最开始在斯里兰卡有一个合伙人,是一个斯里兰卡人。斯里兰卡的所有环节基本上全权交由他负责。”

    沈施然认真听着。

    “生意伙伴,并不全都是好人啊。一开始,还只是从中间抽利,没过多久就整个人卷着钱款全部逃了。”

    “天哪!”沈施然没想到阿奈斯的身上也发生过这样的事。

    “后来老板,在这件事情上就变得格外的小心。他觉得还是自己亲力亲为比较好一点。而且,深入到原石头的第一个步骤,能够发现最好,性价比最高的石头。”Katina望向阿奈斯。

    “然,其实在商界,宝石的争夺战,都是对原石的争夺,对矿产的争夺。谁拥有的矿产多,谁就拥有绝对的财富。”阿奈斯的眼神,颇为犀利。

    “所以我喜欢去找好矿,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跟大自然融为一体。”阿奈斯说罢,轻笑了一声。

    他确实是一个能够入市又能够出世的人啊,沈施然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一丝因别人欺骗而感到的悲哀。反而是更为坚定的眼神,那种对所追求的事物更加炽烈的喜爱。

    粘稠的,微辣的豆子入口,是随即化掉的美妙感觉。听着树林里的鸟语,与大自然一体的进食,有种让人心跳加速的兴奋。

    “然,接下来我们会去Kalu河,这条河,在宝石城颇为有名,有非常丰富的宝石储备。”

    “这个联系人我打听过很久,是一个老卖家,为人也是相当的耿直大方。”

    “在谈判方面,你帮助一下Katina就可以了,毕竟现在,你还需要成长。”他弯着眼,望向她。

    “嗯,知道了,老板。”沈施然爽快的接受了任务。能够学习到新的东西,就是让她最开心的事情了。

    其实和阿奈斯的感觉很奇妙,他对于她,亦师亦友。白天,明明是慎重的。温和里都透着严厉,但些许的关爱和不经意的动作,还是让她感到仿佛有甜甜的空气在身边萦绕。

    驱车行驶到河岸,两旁的椰树挺立,很是威武。河水不深,但已漫过膝盖。

    河中央用砖头砌了个椭圆形小堤坝,下游开了个小口,供堤坝里面的水流出来。工人们忙着搅松河床的淤泥。

    有人用簸箕去装河下的泥沙。然后拿到河边水流小的地方淘洗。

    矿场主跟工人交谈着,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安塞那瓦里空(穆.斯.林问候的方式,“愿真主赐你平安”)”阿奈斯朝着矿场主招手。

    “瓦里空安塞拉(问候回敬的方式,意思相同)。”矿场主点头,走了过来。

    两个人见面双手就紧紧握在一起。阿奈斯,将手放于胸口处。

    “然,这是拉美斯。”阿奈斯向沈施然介绍。

    拉美斯是个非常nice的矿场主,不仅让沈施然去体验了一次河里淘宝石的经验,还拉来椅子端上红茶给沈施然,茶里,透着薄荷和铃兰的芬芳。

    “施然女士,这是红茶里最好的乌沃茶,我的妹夫有一片很大的茶园,这是这个月新采的茶,很新鲜。”

    所有的食物,新鲜的牛奶,蜂蜜,水果,香醇的感觉和加工过的完全不同。新鲜的味道,总是让人更加愉悦。而眼前的一切,对沈施然来说,都是新鲜的,世界对于她,就像是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果皮之外是薄薄的一层不易触碰美好如初的粉霜,附着清晨凝结的甘露。

    在这潮湿的热带雨林,水分子四处飘散。河水有好听的声音,河水之下是闪闪发亮的世人为之疯狂的最好质地的蓝宝石。

    她在这别样的风景里,喝着茶。看着老板跟拉美斯交谈着,而Katina忙着整理文件,Kris和诺曼去河里取样。她居然成了最闲的那个人。

    不知不觉,霞光从树丛之外升起,每片树叶都在暮色的风中颤抖着。鸟叫声越发密集。虽然有人声还在耳际,但沈施然觉得,离她所以为的世界好远。她在一片密林里,为了最好的矿产长途跋涉,喝着斯里兰卡最新鲜的红茶。

    真是让人唏嘘不已,不断短短数月,她就跟着阿奈斯走了如此远了。云层很低,霞光像稀释了的颜料,浸湿了整个天空。

    阿奈斯并没有叫沈施然帮忙,跟拉美斯达成了协议,大家便陆续进了车。河边工作的工人也收工了。

    “阿奈斯先生,我们接下来怎么走。”在公开场合,沈施然还是叫上了“先生”的称谓。

    “去拉美斯作客。”他转过头对她笑了。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拉美斯的家是掩映在丛林之中的小别墅。虽然天色模糊看不太清楚,但是满墙蔷薇的粉色,真是醉人。

    进入院子,才见到小别墅,像是红色的小城堡。屋顶是尖顶的土褐色,这就是斯里兰卡最具民族风格的康提式屋顶,用橘红色波纹枯土做的瓦屋面。

    Kris和诺曼十分勤快,帮着把所有的行李都提到了拉美斯家的二楼。拉美斯给他们提供了三间客房,阿奈斯一个人住一间,Kris和诺曼住一间,沈施然和Katina住一间。每一间都有连着的的卫生间。

    房间里挂着抽象油画,摆设倒是很简单。床单是繁复的曼陀罗花纹,很有异域的味道。

    拉美斯的妻子兰耶是很安静的女人,跟大家点点头便去做饭了。两个孩子看着来的客人,倒是颇有好奇,围着客厅一直转圈跑,打闹着。

    晚餐是芭蕉叶上的黄色咖喱饭,每个人面前有很多小碟子,里面有烧土豆,烧牛肉,咖喱鸡肉。兰耶后来又端上了一盘炒烤饼。橙汁和可乐大家选择。等大家吃完,每个人又有一小碗的酸奶。

    沈施然也习惯了这样的异国风格,只是还是隐隐有些想念家乡菜。

    大家吃完了饭,阿奈斯和拉美斯聊了起来,拉美斯讲起了祖上的这片土地,以及授予的勋章。在祖上这片庄园就叫帝伐那伐特达庄园,所以他的姓氏里也有帝伐那伐特达,而名字里的兰卡阿帝卡利是国王授予的官职。阿奈斯倒是跟拉美斯聊得很投机,讲起了服役海军的种种轶事。

    沈施然听着,也自觉插不上话,正准备回房,Katina过来拉着她的手:“走,我们去阳台上看看星星吧,听说雨林里的星空特别漂亮。”

    “好啊好啊。”沈施然点头,便同Katina去看星星了。

    果真是漫天的繁星啊,如碗般的穹顶在此刻让沈施然感受得尤为清晰。

    “施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老板恋爱了。”Katina拉着沈施然的双手,凑近了,热切的关心着她。

    她犹豫了下,仰头看着星空,故意不看Katina:“没,没有啊。”

    “那……老板,在追你么?”Katina的声音,小了下去。

    夜晚海滩上的散步,泰姬萨姆德拉的晚间进餐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沈施然的瞳孔骤然一缩。

    她看着Katina:“你是觉得,老板,喜欢我?”故作镇定。

    “即使他故意不看你,但是,每一次看想你的眼神,又怎么骗得了别人。”Katina笑起来,然而,沈施然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觉,竟看到一丝的凄凉。

    Katina继续说:“或许,老板在招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有所警觉,你是他喜欢的人。”

    “也或许是我愿意这么做的,只是愿意更加的讨好他。”Katina的语调,越来越低。

    “Katina,你?对老板……”沈施然不敢说下去。

    “没错,我在老板身边,就是因为,欣赏他,敬畏他,喜欢他。”Katina望着遥远的天河。

    沈施然竟然觉得愧疚,Katina对自己是如此好,阿奈斯不在的日子也全靠她的照顾。而如今,Katina将自己的心理剖开给自己看,到底该如何是好。

    “不过,你是幸运的。”Katina打破了些许的沉默。

    “他看你的眼神,是熠熠生辉的,那是他从前都没有的。”Katina悠悠说着。

    Katina这么说来,她也算见证了阿奈斯的过去,沈施然有一种后来者先得的感觉,她真的担心Katina会因此恨她。

    “这样对于老板,也是好的……”她低下头去。

    “老板将自己投身在宝石事业上,到现在每个细节都必躬亲,也是为了忘记过去的痛苦。这么多年来,他都逃不脱对自己的责怪,直到你得出现。”

    她将自己的手盖在沈施然的手上:“我知道是你救了他,哎……”Katina叹了一口气。

    “我在他身边一直保护他,救他,可能他只是觉得,是我的本职工作吧。”Katina的笑,颇为无奈。

    “不过,无论如何,你都是出现在他最需要的时刻,那个时刻,恰恰我不在。”

    “所以,请好好地照顾他,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了。”Katina拍了拍沈施然的肩膀。

    “Katina……”沈施然本来还想解释。

    “嘘,我都明白,放宽心的喜欢他吧,他其实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她会心的对沈施然笑了。

    这个时候,沈施然的手机震动了下,她点开一条,是阿奈斯发来的短信:“找你有事,到我房间里来。”沈施然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半了。

    沈施然望着Katina,Katina点了点头。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