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31.采矿之路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第三十一章

    车子停下,穿着短袖衬衣的两个当地人走过来。Kris从一侧打开门,一个当地人递过来几双雨靴,阿奈斯先利落的穿上,戴上棒球帽下了车,手中还提了一双。沈施然见自己一侧的车门外有积水,便移到另一侧准备下来。

    阿奈斯提了裤腿,蹲了下来。

    “别动,”他说。将沈施然脚上的鞋轻轻脱掉,给她换上了靴子。

    沈施然低头看他,他金棕色柔软的发,在晴朗的天空下,微微泛着光。

    施然心中仿若盛有一杯清水,被他这细小的动作弄得缓缓晃动。

    他站起来,再理了理裤子,拍平了褶皱:“好了,下车吧。”

    她一下车,不远处,就有一个爬满了泥的矿井。四周的绿树,参天茂盛。空气中是植物和泥土的味道,风一阵阵吹过来。

    她走近那矿井,木头搭建的井架很深,湿漉漉的。

    井下戴着帽子的工人用手电筒往上照了下,大声说着她听不懂的语言,接着自己顺着麻绳爬了出来。他和井上的两个人嘀咕了几句,那两人便到另一个提升机那里,把井下一筐的粘土提了上来。

    工人们便用水冲洗,然后用筛子淘石头。从土里洗出来的宝石很小,很不起眼的样子,完全没有商店里看到的那种晶莹剔透的色泽。

    阿奈斯过来拿着放大镜观察,又在阳光下看石头内部的纹理。然后跟矿区负责人谈起价格来。

    他示意了一下Katina,Katina把早上去机构拿到的文件拿给负责人看。

    “你和我们合作,会是一个很完整的产业链。我们也会不断要货。证件是很完整的,你们给我的样品我已经让相应机构鉴定过,我现在,只要一个,最低的价格。”阿奈斯说罢,双手交在一起。

    “阿奈斯先生,对不起了,这实在是最底的价格,我实在没法给您更低的价格。”负责人抓了抓脑袋,讪讪的笑道。

    “另外一个矿区给我的价格比您这要低,一克的原石价格要便宜两百卢比。”阿奈斯面不改色。

    “可是质量不一样啊,您也是看到的。”

    “我可以在原石的开采上再为你提供便利,但这个价格便是如此,我没有要求低价,我只是希望能够少一百卢比。”阿奈斯语气平淡,却彰显着魄力。

    “亲爱的阿奈斯先生……这……”

    “放心,我们会达成长期的合作关系的,矿区的执照我也会为你准备得更加完善。”

    “那……好吧。”随着负责人的答应,阿奈斯的嘴角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

    他们在简易的工棚签下了具有法律效应的合同,达成了关于蓝宝石原石的合作关系。

    沈施然瞧了瞧沾满泥浆的靴子,又看了看衣着整齐的阿莱斯,实在难以想象,先生是在如此的环境下工作的。

    海岛,别墅,酒店,甚至连他送给她的小礼物,都充满了光鲜的味道。他一看,像一个遥不可及又纤尘不染的人。而这次斯里兰卡之行,才算让她大开眼界。

    他的细致入微,他的深入勘察,他的深入宝石的每一个步骤,让沈施然对阿奈斯逐渐升起,更强烈的钦佩之情。

    汽车离开,到一个偏僻的小村落吃饭。饭菜端上来时,是当地的咖喱鸡肉饭,配着一些煮烂的豆子。沈施然搞不懂,为什么阿奈斯会在采矿这个环节也亲自前往,在她看来,这种事情是可以让其他人去做的,不管怎么说阿奈斯也算是高高在上的老板啊。

    Katina听沈施然这么一说倒是乐了:“老板一开始确实是这个样子的。”

    “那为什么?”沈施然问道。

    “老板最开始在斯里兰卡有一个合伙人,是一个斯里兰卡人。斯里兰卡的所有环节基本上全权交由他负责。”

    沈施然认真听着。

    “生意伙伴,并不全都是好人啊。一开始,还只是从中间抽利,没过多久就整个人卷着钱款全部逃了。”

    “天哪!”沈施然没想到阿奈斯的身上也发生过这样的事。

    “后来老板,在这件事情上就变得格外的小心。他觉得还是自己亲力亲为比较好一点。而且,深入到原石头的第一个步骤,能够发现最好,性价比最高的石头。”Katina望向阿奈斯。

    “然,其实在商界,宝石的争夺战,都是对原石的争夺,对矿产的争夺。谁拥有的矿产多,谁就拥有绝对的财富。”阿奈斯的眼神,颇为犀利。

    “所以我喜欢去找好矿,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跟大自然融为一体。”阿奈斯说罢,轻笑了一声。

    他确实是一个能够入市又能够出世的人啊,沈施然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一丝因别人欺骗而感到的悲哀。反而是更为坚定的眼神,那种对所追求的事物更加炽烈的喜爱。

    粘稠的,微辣的豆子入口,是随即化掉的美妙感觉。听着树林里的鸟语,与大自然一体的进食,有种让人心跳加速的兴奋。

    “然,接下来我们会去Kalu河,这条河,在宝石城颇为有名,有非常丰富的宝石储备。”

    “这个联系人我打听过很久,是一个老卖家,为人也是相当的耿直大方。”

    “在谈判方面,你帮助一下Katina就可以了,毕竟现在,你还需要成长。”他弯着眼,望向她。

    “嗯,知道了,老板。”沈施然爽快的接受了任务。能够学习到新的东西,就是让她最开心的事情了。

    其实和阿奈斯的感觉很奇妙,他对于她,亦师亦友。白天,明明是慎重的。温和里都透着严厉,但些许的关爱和不经意的动作,还是让她感到仿佛有甜甜的空气在身边萦绕。

    驱车行驶到河岸,两旁的椰树挺立,很是威武。河水不深,但已漫过膝盖。

    河中央用砖头砌了个椭圆形小堤坝,下游开了个小口,供堤坝里面的水流出来。工人们忙着搅松河床的淤泥。

    有人用簸箕去装河下的泥沙。然后拿到河边水流小的地方淘洗。

    矿场主跟工人交谈着,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安塞那瓦里空(穆.斯.林问候的方式,“愿真主赐你平安”)”阿奈斯朝着矿场主招手。

    “瓦里空安塞拉(问候回敬的方式,意思相同)。”矿场主点头,走了过来。

    两个人见面双手就紧紧握在一起。阿奈斯,将手放于胸口处。

    “然,这是拉美斯。”阿奈斯向沈施然介绍。

    拉美斯是个非常nice的矿场主,不仅让沈施然去体验了一次河里淘宝石的经验,还拉来椅子端上红茶给沈施然,茶里,透着薄荷和铃兰的芬芳。

    “施然女士,这是红茶里最好的乌沃茶,我的妹夫有一片很大的茶园,这是这个月新采的茶,很新鲜。”

    所有的食物,新鲜的牛奶,蜂蜜,水果,香醇的感觉和加工过的完全不同。新鲜的味道,总是让人更加愉悦。而眼前的一切,对沈施然来说,都是新鲜的,世界对于她,就像是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果皮之外是薄薄的一层不易触碰美好如初的粉霜,附着清晨凝结的甘露。

    在这潮湿的热带雨林,水分子四处飘散。河水有好听的声音,河水之下是闪闪发亮的世人为之疯狂的最好质地的蓝宝石。

    她在这别样的风景里,喝着茶。看着老板跟拉美斯交谈着,而Katina忙着整理文件,Kris和诺曼去河里取样。她居然成了最闲的那个人。

    不知不觉,霞光从树丛之外升起,每片树叶都在暮色的风中颤抖着。鸟叫声越发密集。虽然有人声还在耳际,但沈施然觉得,离她所以为的世界好远。她在一片密林里,为了最好的矿产长途跋涉,喝着斯里兰卡最新鲜的红茶。

    真是让人唏嘘不已,不断短短数月,她就跟着阿奈斯走了如此远了。云层很低,霞光像稀释了的颜料,浸湿了整个天空。

    阿奈斯并没有叫沈施然帮忙,跟拉美斯达成了协议,大家便陆续进了车。河边工作的工人也收工了。

    “阿奈斯先生,我们接下来怎么走。”在公开场合,沈施然还是叫上了“先生”的称谓。

    “去拉美斯作客。”他转过头对她笑了。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拉美斯的家是掩映在丛林之中的小别墅。虽然天色模糊看不太清楚,但是满墙蔷薇的粉色,真是醉人。

    进入院子,才见到小别墅,像是红色的小城堡。屋顶是尖顶的土褐色,这就是斯里兰卡最具民族风格的康提式屋顶,用橘红色波纹枯土做的瓦屋面。

    Kris和诺曼十分勤快,帮着把所有的行李都提到了拉美斯家的二楼。拉美斯给他们提供了三间客房,阿奈斯一个人住一间,Kris和诺曼住一间,沈施然和Katina住一间。每一间都有连着的的卫生间。

    房间里挂着抽象油画,摆设倒是很简单。床单是繁复的曼陀罗花纹,很有异域的味道。

    拉美斯的妻子兰耶是很安静的女人,跟大家点点头便去做饭了。两个孩子看着来的客人,倒是颇有好奇,围着客厅一直转圈跑,打闹着。

    晚餐是芭蕉叶上的黄色咖喱饭,每个人面前有很多小碟子,里面有烧土豆,烧牛肉,咖喱鸡肉。兰耶后来又端上了一盘炒烤饼。橙汁和可乐大家选择。等大家吃完,每个人又有一小碗的酸奶。

    沈施然也习惯了这样的异国风格,只是还是隐隐有些想念家乡菜。

    大家吃完了饭,阿奈斯和拉美斯聊了起来,拉美斯讲起了祖上的这片土地,以及授予的勋章。在祖上这片庄园就叫帝伐那伐特达庄园,所以他的姓氏里也有帝伐那伐特达,而名字里的兰卡阿帝卡利是国王授予的官职。阿奈斯倒是跟拉美斯聊得很投机,讲起了服役海军的种种轶事。

    沈施然听着,也自觉插不上话,正准备回房,Katina过来拉着她的手:“走,我们去阳台上看看星星吧,听说雨林里的星空特别漂亮。”

    “好啊好啊。”沈施然点头,便同Katina去看星星了。

    果真是漫天的繁星啊,如碗般的穹顶在此刻让沈施然感受得尤为清晰。

    “施然,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跟老板恋爱了。”Katina拉着沈施然的双手,凑近了,热切的关心着她。

    她犹豫了下,仰头看着星空,故意不看Katina:“没,没有啊。”

    “那……老板,在追你么?”Katina的声音,小了下去。

    夜晚海滩上的散步,泰姬萨姆德拉的晚间进餐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沈施然的瞳孔骤然一缩。

    她看着Katina:“你是觉得,老板,喜欢我?”故作镇定。

    “即使他故意不看你,但是,每一次看想你的眼神,又怎么骗得了别人。”Katina笑起来,然而,沈施然觉得一定是自己的错觉,竟看到一丝的凄凉。

    Katina继续说:“或许,老板在招你进来的时候,我就应该有所警觉,你是他喜欢的人。”

    “也或许是我愿意这么做的,只是愿意更加的讨好他。”Katina的语调,越来越低。

    “Katina,你?对老板……”沈施然不敢说下去。

    “没错,我在老板身边,就是因为,欣赏他,敬畏他,喜欢他。”Katina望着遥远的天河。

    沈施然竟然觉得愧疚,Katina对自己是如此好,阿奈斯不在的日子也全靠她的照顾。而如今,Katina将自己的心理剖开给自己看,到底该如何是好。

    “不过,你是幸运的。”Katina打破了些许的沉默。

    “他看你的眼神,是熠熠生辉的,那是他从前都没有的。”Katina悠悠说着。

    Katina这么说来,她也算见证了阿奈斯的过去,沈施然有一种后来者先得的感觉,她真的担心Katina会因此恨她。

    “这样对于老板,也是好的……”她低下头去。

    “老板将自己投身在宝石事业上,到现在每个细节都必躬亲,也是为了忘记过去的痛苦。这么多年来,他都逃不脱对自己的责怪,直到你得出现。”

    她将自己的手盖在沈施然的手上:“我知道是你救了他,哎……”Katina叹了一口气。
级品妖孽
    “我在他身边一直保护他,救他,可能他只是觉得,是我的本职工作吧。”Katina的笑,颇为无奈。

    “不过,无论如何,你都是出现在他最需要的时刻,那个时刻,恰恰我不在。”

    “所以,请好好地照顾他,他真的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人了。”Katina拍了拍沈施然的肩膀。

    “Katina……”沈施然本来还想解释。

    “嘘,我都明白,放宽心的喜欢他吧,他其实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人。”她会心的对沈施然笑了。

    这个时候,沈施然的手机震动了下,她点开一条,是阿奈斯发来的短信:“找你有事,到我房间里来。”沈施然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已经九点半了。

    沈施然望着Katina,Katina点了点头。

    待她走进阿奈斯的房间,果然比她们住的客房大了一倍。中间弓起的曲度有致的床头,四根柱子分别在床的四角,有鹅黄色的蚊帐。阿奈斯坐在床沿,招手让沈施然坐过来。

    “今天累么?”等沈施然坐到自己的身边,他便不客气的抬起她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脱掉了她的高跟鞋。

    沈施然还没适应如此快的角色转换,阿奈斯看她怯怯的不敢放松下来,便加重了手里的力道,将她的腿紧紧贴合着自己。

    “你爱我么?怎么这么怕。”边说着,便双手给沈施然的腿按摩起来。

    “阿奈斯,你不是说,找我有事么,是什么事?”她被按得很舒服,但仍不忘工作事宜。

    他没有抬眼,专注的给她的肌肉放松:“想你了。”他说得正经,一点看不出在耍滑头。

    她这才是展开笑颜:“你真是坏。”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评价他道。

    “是么?”阿奈斯挠着沈施然的膝盖窝处。

    “停下,停下,好痒啊。”沈施然闭着眼睛,全身缩紧,双臂使劲夹着。

    “说——爱——我!”命令的语气。

    真是霸道啊。

    “好啦好啦,好爱你,好不好。”沈施然颔首,有些娇羞的抬眼看他。

    “我还要——亲亲。”真是难以满足的家伙。

    她胆怯的在他的脸上小啄了下。被他正好逮到,脸部迅速移了过来,紧紧了吻上了她的唇。

    可是把沈施然给吓坏了。

    没想到阿奈斯居然变本加厉,对着她的唇咬了下去。

    “唔唔……”她叫着。

    一番唇上的“凌虐”后,他舔了下嘴唇:“没想到你的嘴唇这么软,我真的好喜欢。”

    沈施然深深的深深的吸了口气,好想退后,又似乎被定住了一般。

    他将她掰过来,背面对着他,给她按摩肩膀和背部。

    “我知道你一定累坏了,毕竟这是第一次出远门。”他笑着,但按摩得颇为认真。

    阿奈斯接着说:“你也是看到的,今天,证件首先要办齐全,这样不会给人留下把柄。还有,永远相信自己才是能够把事情做到尽善尽美的那个人。事情切记不要多,而是要做得精,要把自己熟悉的领域做得最好。”

    “像你一样吧,你想说,自负的家伙。”沈施然笑着调侃他。

    “你啊,要拿出一开始学习的精神,不要因为我对你的宠爱就对工作不专心起来。”

    “哪里有嘛,我的意思就是,要向老板学习。”沈施然“老板”那个英文单词,说得特别重。

    “那,今天还有没有学习到什么,分享一下心得啊?”他拿出当初培训后的那副架子来。

    “嗯……”沈施然想了想。“信息一定要充足,讨价还价之前,要学会货比三家。”

    “这个很好。”阿奈斯点头,表示满意。

    “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但是一定要留有底线,不能全权交由合伙人处理。”沈施然微微晃着脑袋。

    “没错!”阿奈斯轻轻拍手。

    “还有呢……就是,无论如何的困境,都要相信自己有东山再起的能力,要……乐观,像你一样。”说罢,沈施然就用自己的鼻子去蹭阿奈斯高高的鼻子,淘气极了。

    “你啊,不要被骗就好。受伤了要装作没受伤,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无奈。”阿奈斯摊开手。

    “我也会变聪明起来,在你身边,保护你,不让你受伤。”说罢,沈施然就把阿奈斯的头拦在自己的怀中。

    “然,你这样,我会有感觉的……”阿奈斯轻轻说道。

    “啊?!”沈施然四下无措。

    “我要吃掉你。”阿奈斯说完就扑向了沈施然。他们滚在一起,开心的打闹着。

    “嘘,小声点。”阿奈斯似乎终于警觉到两个人太过,让两人声音都低下来。

    阿奈斯认真听着,周围并没有别样的动静。

    沈施然却觉得,有件事情,应该给阿奈斯讲。

    “阿奈斯……”她喃喃说着。

    “什么事?”

    “Katina,她好像知道……知道我和你的事了?”

    “这么快?”阿奈斯皱起眉头。

    “Katina知道,有事么?”沈施然边说着,边试着抚平阿奈斯的眉头。

    “问题是不大,只是我得找她谈谈。”他说着,舒了一口气。看来还是怪自己爱施然爱得太明显了。

    在拉美斯的花园里,阿奈斯跟着Katina散着步。

    “你是从什么时发现的?”他问。

    “从我第一次见到她,我似乎就有预感她会成为你身边很特别的人,只是没想到,会如此特别。”Katina停下脚步。

    “我一开始,只是欣赏她,感谢她,只是没想到,进展超出了我的预料。”他将双手揣进裤兜里。

    “亲爱的阿奈斯,我知道你需要人拯救你,而我更加明白,我不可能是那个人。”Katina说着,湿了眼眶。

    他低头沉默,良久,抬起头:“不管如何,Katina,谢谢你陪伴过我的时光。”

    “可是……”她有些抽泣,“那些事情,是不是已经过去了。”

    “Katina,我们……都应该朝前看。”阿奈斯说完,长长的一声叹息。

    “阿奈斯,我……能不能拥抱你……因为,你不再属于我了。”Katina恳求道。

    “不可以。”阿奈斯严厉地拒绝了。

    “Katina,有些事情,你必须认清楚,我从未属于过你,只是那个时候太过脆弱,需要人安慰。我还是希望,能够把你当做朋友对待,你是我不可多得的好助手。”阿奈斯稍微靠后。

    “而且,Katina,我是真的很珍惜施然,如果这个时候,施然看到,她……会不开心。”阿奈斯说得深情。

    Katina捂住嘴,抽泣起来。

    “Katina,你这样子,我很无措……”

    “亲爱的阿奈斯,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现在心中有喜欢的人了,我不会强迫你的。”Katina说着,哭得更为汹涌。

    Chris听到了Katina的哭声,闻讯赶了过来。

    他抱住了Katina:“别啊,Katina,你要坚强,你还有我呢。”

    Katina的泪水根本止不住。

    Chris一拳就打在了阿奈斯的脸上:“Chris,虽然你是我的老板,但是对于Katina,未免太不公平了。”

    阿奈斯捂着脸,并没有还手:“感情,没有先来后到,也没有逼迫。我不爱便是不爱,我待她一如朋友,哪里有对不住她。”

    “可是,你让她伤心了。”

    Katina眼见着Chris又要给阿奈斯一拳,连忙拦住:“停下来,阿奈斯他没有错,是我的问题,是我先爱上他的。”

    Chris搂着Katina:“你知不知道,你很傻。”

    “对,我就是很傻,我觉得,能够在老板身边,就足够了。”她哭着笑了。

    此时的沈施然,在浴室洗澡,对外面发生的情况,一如所知。

    而Chris不过是后来赶到,也并不知晓阿奈斯和沈施然的关系。长久以来,他知道的,就是喜欢的Katina对阿奈斯求而不得。

    Katina为阿奈斯保守了他恋情的秘密。她对于阿奈斯深深的爱使得并不愿意把这个私人问题扩大化。

    沈施然躺在床上有手机看着视频,见到Katina红着眼圈,忙问怎么了。

    “老板,他……欺负你了?”沈施然有些气愤。

    “不是,他说我最近因为自己的情绪,有些工作没有做好。”Katina还是不想把他们的过往告诉给沈施然。毕竟,老板的新生活,才刚刚开始。

    “那……阿奈斯知道,你喜欢他么?”沈施然连忙问道。

    Katina顿住了。

    该说什么呢,不知道,但是明明阿奈斯确实是明白的。那就还是,照实说了吧。

    Katina咬住下唇,点了点头。

    这时才让沈施然乱了方寸,阿奈斯在知晓Katina对他的感情,怎么还能如此淡定。而且,此前,从未就此和她提起分毫。

    先生的心理,果然是难以是揣摩的。

    夜晚,沈施然和Katina躺在一张床上,却各怀心事。沈施然约莫Katina睡着了,拿出了手机,给阿奈斯输入信息。

    沈施然:“阿奈斯,你是知道的,Katina喜欢你。”

    阿奈斯:“知道。”

    她更为气恼:“你还让Katina照顾我!”

    阿奈斯:“工作关系,跟个人感情无关。”

    沈施然:“她会很难过啊。”

    阿奈斯:“然,我说过,工作要和私事分开。”

    沈施然:“你难道没有办法体谅他人么,她这样看着我们,心里该有多难受。何况,她从未对我不好过。”

    阿奈斯:“然,你想要如何?”阿奈斯这句,简直就是单刀直入。

    沈施然:“我想,我不能跟你一起旅行了。”良久,她打出了这行字。

    阿奈斯:“简直就是胡闹!”

    沈施然看着他敲出的信息,手有些颤抖。

    她该如何,继续跟阿奈斯亲昵,留下好姐妹Katina一个人悲伤么,她做不到。Katina是这个公司除了阿奈斯之外,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这个夜晚,格外寂静,寂静的让人的呼吸声都格外清晰。

    她辗转反侧,都睡不着觉。自己也真是个不勇敢的人,好不容易抛开十几年的暗恋去接受一段新恋情,对方也是闪闪发光的人,却因为新的负罪感,让她不知道如何前往。仿佛自己才是夹在阿奈斯和Katina中间的那个人。每一次的困难,都让她想逃。、

    阿奈斯在那句最气愤的话以后,再也没有跟她说话,她也不知道如何回复是好。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