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9.斯里兰卡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第二十九章

    下午五点的飞机。在医生确认自己无碍后,沈施然回到房间收拾衣物。

    有些失神,有些迷惘。阿奈斯曾跟她说过,会与她一起飞抵北京,然后他会转机飞往伊.斯.兰.堡处理商务问题。

    那么,等到她飞回成都,就暗暗递交辞呈吧。并不是说她一定会拒绝先生,她只是需要冷静。微信和邮箱,还有他们的联系方式,而在公司的话,工作原因抬头不见低头见,她实在理不清对先生的感情。

    她曾经以为,阿奈斯会爱上的,是近乎女神的女子,而自己,实在是何德何能被他如此青睐。

    虽说自己确实是下定决心在珠宝的事业上执志不渝,但当时的这个想法,是全然没有参杂私人感情的。

    而且……待自己收拾好行李,坐在床边的时候,还是打开了黄金铭的微博。近一段时间,全是景区的各种照片,晚上还去听了小型的音乐会。而目前,黄金铭是在九寨沟,照片上相拥于马背上的两人,眼神里显露的都是亲昵。

    她该如何平抚自己这么多年对于这个人的执恋。

    她不想阿奈斯成为冲淡她对黄金铭感情的因素。她想当情感清零后,再认认真真接受这一段感情。

    原来,还没有真正的与黄金铭再次相见,这深藏于心的情感,便要随风而逝。命运将她堵在墙角,她必须要做出选择。

    必须,必须,要放下。

    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和新生活的自由吧。

    她想起阿奈斯如何从前女友的死中振作起来,便觉得自己这份小儿女的情怀,实在不值一提。

    阿奈斯的勇敢和魄力,让她再敬了他几分。

    他们离开刁曼岛,到樟宜机场转机,然而今天飞往北京的航班已经没有了。

    阿奈斯在行程上怎么可能出错!

    整个机场,回荡着各种航班播报的声音。

    沈施然望向阿奈斯:“阿奈斯,已经没有去北京的航班了啊。”

    只见阿奈斯轻轻弯起嘴角,深邃的眼睛流动着深击人心房的情愫:“临时改变计划,我们会去斯里兰卡。”

    这时好听的女声响起:“前往斯里兰卡科伦坡的UL309航班开始登机。”

    他看到沈施然诧异的小鹿般的眼睛,轻声说:“走了吧。”接过她的行李。

    巨大的落地窗外,只有机翼闪动的亮光,夜幕低垂,犹如沈施然的未来,不可预料。

    不过一个小时的航程,她困极了,很快便睡着了。阿奈斯仍然在她旁边,趁着她熟睡的时候,偷偷了吻了她的额头。

    他好想好好保护她。

    她小脸上线条柔和的五官,看上去就像一只中国瓷娃娃。

    阿奈斯仰坐在座位上,闭上眼想起那晚在酒吧再次见到的瓷娃娃的脸,即使她的眼神还是那般容易受惊一样,但因了阿奈斯对她初见的好感而让人觉得安心。刻意的带酒心糖给她,给她分享自己的生活,很喜欢她笑着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一些小小崇拜的意味。

    他一开始,只是觉得,她模样惹人喜爱。再后来,是性格讨喜。

    然而,喜欢和爱的分界,便是从一些突发情况一步步演化而来。

    是她救的自己,真好,也是命运使然。

    施然,这个女孩子,他在被救的第二天醒来,靠着墙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便记住了。

    炊烟平淡,米汤甜腻的温暖,有一种静静的幸福。他竟恍惚觉得,这一刻,应该有她与他相伴到老。

    他当时,什么也没说。

    他能做到的,便是一点点了解她,将她一点点拉到自己身边。

    他没有焦急过,让她爱上自己,他等得起。

    他们离开刁曼岛,到樟宜机场转机,然而今天飞往北京的航班已经没有了。

    阿奈斯在行程上怎么可能出错!

    整个机场,回荡着各种航班播报的声音。

    沈施然望向阿奈斯:“阿奈斯,已经没有去北京的航班了啊。”

    之见阿奈斯轻轻弯起嘴角,深邃的眼睛流动着深击人心房的情愫:“临时改变计划,我们会去斯里兰卡。”

    这时好听的女声响起:“前往斯里兰卡科伦坡的UL309航班开始登机。”

    他看到沈施然诧异的小鹿般的眼睛,轻声说:“走了吧。”接过她的行李。

    巨大的落地窗外,只有机翼闪动的亮光,夜幕低垂,犹如沈施然的未来,不可预料。

    不过一个小时的航程,她困极了,很快便睡着了。阿奈斯仍然在她旁边,趁着她熟睡的时候,偷偷了吻了她的额头。

    他好想好好保护她。

    她小脸上线条柔和的五官,看上去就像一只中国瓷娃娃。

    阿奈斯仰坐在座位上,闭上眼想起那晚在酒吧再次见到的瓷娃娃的脸,即使她的眼神还是那般容易受惊一样,但因了阿奈斯对她初见的好感而让人觉得安心。刻意的带酒心糖给她,给她分享自己的生活,很喜欢她笑着看着自己的表情,有一些小小崇拜的意味。

    他一开始,只是觉得,她模样惹人喜爱。再后来,是性格讨喜。

    然而,喜欢和爱的分界,便是从一些突发情况一步步演化而来。

    是她救的自己,真好。

    施然,这个女孩子,他在被救的第二天醒来,靠着墙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便记住了。

    炊烟平淡,米汤甜腻的温暖,有一种静静的幸福。他竟恍惚觉得,这一刻,应该有她与他相伴到老。

    他当时,什么也没说。

    他能做到的,便是一点点了解她,将她一点点拉到自己身边。

    他没有焦急过,让她爱上自己,他等得起。

    从班达拉纳亚克机场出来,已是晚上十点。大部分的时间,沈施然都不是十分清醒。可能是喝酒的晕厥劲还没过去,坐飞机的时候就有些晕机,坐上专车后,加之科伦坡机场离市区还有很长的距离,车窗外灯火星星点点略过,沈施然越发觉得呼吸不对劲,喉咙直冒酸水。“糟糕。”她不停的拍前面司机的座椅,让他停下。然而司机倒是跟副驾的Katina聊得很开心,完全没察觉到后面快要支撑不住的沈施然。

    “停下!”阿奈斯用英文说了这句。

    沈施然压制不住,猛地呕了出来。司机这才及时的刹住车,阿奈斯立马帮坐在车门旁的沈施然开了车门,沈施然随即跑了出去,蹲在路边,吐得天翻地覆,胃里一次次翻江倒海。

    阿奈斯蹲在她的身旁,帮她轻拍着背。玄影邪少

    待沈施然从这苦痛的捣腾中解脱出来,阿奈斯轻轻拍了她的手,示意她手边有自己递的一瓶矿泉水。

    沈施然漱了口,阿奈斯又递上了纸巾:“我们不急着上车,你先深吸几口气,多吸点新鲜的空气,调整一下。”

    她望着他煞是认真的面孔,看他低顺的眉目揉碎了暮色之中的微凉,那凉意如水拂过自己的全身。她置身在他的整个温暖中。

    他的身后,是灯光掩映下参天的排排椰树,从远及近,逐渐高大似耸入云霄。高处有一架飞机缓缓飞过,机翼明灭的闪着光。

    阿奈斯见施然正望着自己,便不作声息的微笑着看她。

    沈施然内心一阵惊慌,眼睛不自觉投到别处。

    “大家都上车吧,我也休息好了。”她说话的时候,没有看他,快步上了车。

    在上车后,她老是瞥到阿奈斯放在膝盖上的手,骨节突出,手指修长。阿奈斯呢,还是习惯性的,食指轻敲着,思索着问题。

    这个时候,阿奈斯转而跟Chris和Katina用乌尔都语说着什么,沈施然听不懂。她隐约听到了阿奈斯又说到自己--“然”。

    还没等自己张口问,阿奈斯就凑到她的耳边:“我已经让他们帮大家准备住宿了,给你准备了一个很舒适的房间。”那个“舒适”,说得真是模凌两可。

    沈施然还是能感到自己呕吐物的刺鼻的味道,不便多说,只想赶紧到酒店洗一个澡,然后美美的睡一觉。

    车子在街边一个巨大的佛塔转了角,浪涛声就逐渐清晰起来,半开的车窗,咸腥的海味袭来。

    灯光照映下,幽绿色的草场铺展开来。

    这便是科伦坡最大的露天广场——加勒菲斯绿地广场,面朝广阔的印度洋。

    车子沿路驶入绿化极好的泰姬萨姆德拉(Taj Samudra)酒店,二楼伸展出来的平台种满了绿色的植物,垂吊下来。四周被棕榈树和繁茂的热带草木围绕。

    大厅里盆栽的小型棕榈树几乎触到了天花板,随处可见的休息靠椅和沙发台。

    Katina到了总台办理了入住手续后,服务小姐便引导一行人来到了行政楼层。

    等到服务员小姐打开房门,将房卡插入电源板,转而告诉沈施然这是她的房间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玻璃阳台拉着窗帘,半圆型的按摩浴缸在阳台一侧,另一侧是三角沙发,往里面走,是餐厅模样,六个座位刀叉餐巾高脚杯一应俱全。再里面是小型吧台,吧台靠墙的位置设计成酒柜,角落有一个迷你小冰箱。

    不知不觉只留下沈施然一人在房中,Katina很有礼貌的关上了门。

    她跑到镶嵌着木板的落地窗阳台前打开帘子,暗夜之下路旁的灯光投射在寂静的海面上,有一种宁静的美。依稀可以望见透着光的墨蓝色云层,低低压在海面之上。

    这个时候,房间里响起电话铃声,沈施然接了起来,是Katina。

    “还满意么?老板为你选择的海景总统套房。”Katina的语调都是一如既往的轻快。

    “那你呢,和我一样么?”沈施然有些为老板的大手笔心疼。

    “我和Chris都住的是一般的行政套房,你这次和老板的待遇是一样的。”Katina说着,似有些小遗憾。

    “阿奈……不,老板为什么不让我和你们住一样呢?”沈施然诧异,急忙将习惯直呼阿奈斯名字改了口。

    “老板说这两套在一起,他住你旁边,方便来看你。”Katina此番话似说明了阿奈斯之前旳嘱咐。

    沈施然心中一阵莫名的感激,如今人情越欠越多,真是让她左右为难。

    “老板让我转告你,衣橱里有特质的睡衣,你先换上,他去酒店大厅的名衣店为你挑新的衣服了,怕你没有适合换洗的。”

    “可是,我还有啊……”

    “既然这是老板做的,你就不要推却了,洗了澡好好休息吧,衣服估计一会儿会送来。”

    “不行,真的,Katina。”

    “这事儿我可最做不了主,对了,你洗了澡后,一会儿晚餐会分别送到我们几个人的房中,记得开门。那就这样了吧,拜拜,晚安。”Katina没等沈施然再解释,便挂了电话。

    沈施然木木的坐在床边。

    脑海里面,全是阿奈斯的笑容,她猛的摇了摇头,太蛊惑人了。

    嗯,先去洗澡吧。

    她还是去了浴室,简单冲了个凉就出来了,擦干了头发。刚好将浴袍换上,敲门声响起来:“女士,您的晚餐。”

    沈施然打开门,侍者便把晚餐一个个摆放到了餐桌上。沈施然这才注意到是两份。

    有重了好几张的金黄色像小碗一样的烤饼,碗底是白色糊状,配有洋葱和其他的一些蘸料。玻璃碗中的椰汁鸡汤,里面有玉米,杏仁和火腿肉丁。另外还有芭蕉叶上的海鲜面,虾仁也是很大只的。简直就是飘香四溢。

    她好生感谢了侍者,并给了小费。

    拿起一片小碗烤饼嚼着吃,有椰子和米的香味。

    饭前还是给自己治疗下,一整天也不见自己好转,气息还是有些不平。止吐的话,要解表和胃降逆。

    她便自己拿出针,用酒精在穴位处消毒后,扎在了内关和中脘上。在足三里点了温针灸,不到一会儿房间里就有烟雾缭绕了。

    沈施然靠在沙发一侧闭眼享受着,突然房间警报声大作。

    沈施然这才意识到,是针上艾条燃烧的烟干扰到了烟雾警报器。

    可是她不能马上动,得慢慢将针取下来。

    她听到了门外阿奈斯和服务员交谈的声音,先生非常焦急,让服务员赶紧开门,就差破门而入了。

    沈施然听到“叮当”的声音,房门倏然打开。阿奈斯一个健步就冲了进来,眼神快速的寻找着沈施然。

    看到施然完好无损,失焦的眼神流露出一阵喜色。

    沈施然并不慌张,跟阿释道:“阿奈斯,是这艾条引起的烟雾,不用担心,不是火灾,都是我大意了,该注意的。”

    “不行,这段时间你老是出状况,我必须守在你身边,太不让人放心了。”阿奈斯皱着眉,连连摇头。

    他慢慢走近沈施然,和她只有几厘米的距离:“如果是因为我对你的爱心慌意乱,那么就让我来负责吧。”

    “保护你到……心安为止。”

    沈施然拔完最后一根针,抬头看他。

    心脏跳得快冲出胸膛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