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4.豪宅一夜(已修,老板是大天使)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第十四章

    沈施然回到家,麻利的给自己烧了鱼。吃着吃着,却发现没了胃口。只得将剩菜放到冰箱里,洗了碗,窝在床上,看美剧生活大爆炸。

    哪知,被Sheldon说中文给逗乐了。

    那抑扬怪异口齿不清的“我的名~是Sheldon”,剧中的Sheldon和Howard由高到低的手势一级一级降下,仿若在学唱歌似的。

    “给我看你有的陈皮。”但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就是“给我看你有的颤屁”。沈施然一脸茫然的觉得什么鬼,这个时候Penny上来“Sheldon”了一声拍了一下Sheldon的肩膀,那句异常地道表情到位连眼神也传神的“哎呀,吓死我了”把坐在电脑前的沈施然可是逗得前仰后伏。

    在中国餐馆,面对老板,Sheldon自信满满的交流着“鼻涕在哪儿(想说陈皮的)”。老外对这些华人参观老板的印象大多简单粗暴,“擤干净鼻涕后,快走快走”。Sheldon辩解着:“这不是柳丁脚踏车。”其实他说的是“柳丁炒鸡蛋”,华人老板不耐烦的叫来了警察。Sheldon依旧操着中文:“不必打给图书馆,鼻涕在哪儿(陈皮在哪儿)。”本来准备帮助Sheldon的Leonard和Penny看到如此,开了门看到这幅场景转身被吓住,于是就默默离开了。

    Sheldon完全沉浸在自己自学中文的奇异境界里,依然和老板对话:“猛牛在我床上,很多很多猛牛。”(你说的是蒙牛酸奶么)

    沈施然正好想起放在角落的一箱蒙牛,拿了一盒草莓酸奶喝起来。她笑了,想着:“阿奈斯先生说中文就很地道啊,声调正确一点也不奇怪。”仿佛那人的闪光点也是属于她的一部分似的。

    也确实是,不出意外,他就会是她的老板,才不会像这些老外一样,闹得笑话百出呢。

    阿奈斯说话分寸拿捏得很好,也不多言语,更多的时候都是怡然微笑。他是一个思考多于谈吐的人。也正因为如此,才有着特别的魅力。

    沈施然抱着枕头看剧,随着剧情的深入,四个理工科宅男的房间一次次作为场景出现。她本来快忘记的黄金铭,还是因为这些不谋而合的相似点而被记起。那个已飞回美国的家伙,他是一个住么,还是跟朋友合租?他的生活像他们一样热闹有趣么,还是孤单的。她好想问他,最近,过得好不好。

    因为她的沉默,好友就无意的插足了她对他的单恋。一场场的误会和不知情,却把沈施然思慕了十几年的男孩推到另一个女孩儿的身边。

    她无法改变已成的事实,唯有期望未来的一切发展得缓慢些,好让她快步跑到黄金铭的跟前,将此生珍藏的所有柔软和关怀,前尘和往后,倾尽所有的,都给他。

    她拿出手机,点开黄金铭的微博,微博上拍了百叶窗和电脑,一行字是:“回来很多事情有待处理,今晚又是一场战斗了。”

    这是个百折不挠的工作狂,沈施然在此,竟觉得黄金铭可爱起来。

    这时候,Katina打来电话,沈施然一接听才知,是询问她方便什么时候开始培训的事。

    “什么时候都可以,越快越好。”沈施然不想继续如此没有准备的等待了。

    “你可以休息一周的。”Katina没好气的笑了起来。

    “不了不了,还是赶紧吧。已经耽误三天了。”沈施然说着用指节扶住自己的眉脚。面试迫在眉睫,也不知道培训会有多长。

    她抿紧了唇瓣,继而问道:“我们的培训有多久,先生什么时候会面试我?”

    Katina听完,顿了顿,声音兀得轻了一些:“先生计划三月回中国,我们对你的培训也会在三月左右结束。”

    现在不过在一月,整整两个月的培训时间。

    沈施然有些沉默,想象着应该会有多少内容,Katina的声音将她从思绪里拉出来:“我们在此间还会去一些地方参观的,有些培训计划,要先生拟定好我们才可以施行。”

    沈施然一边应着,暗地里还是极其吃惊。阿奈斯先生全权亲自过手所有的事情。招员工这点小事,应该吩咐给下属就可以了。然而阿奈斯先生对她如此重视,其性格的严谨与对她的尊重,让沈施然既钦佩又感动。

    她仿佛觉着是欠着阿奈斯的人情,而未来,这人情将给她更多的负担。但这份恩情,她想,用她的努力工作就可以还上吧!

    毕竟若有一天,她真的能走到黄金铭的身边,她也会好好感谢她的大老板的。

    Katina见沈施然如此积极,便对她说:“不如下午就来吧,我们上完课正好吃晚餐。”

    沈施然还没反应过来,Katina继续说:“今晚你就留在别墅里休息,明天一早我会来接你,然后跟你收拾完行李,你在先生别墅的新生活就开始了。”

    沈施然有些小激动,有点小欢喜,有些飘飘然。

    简直就是被馅饼砸中的好运气。

    包吃包住有工资拿,能学到那么好的东西。努力一把就能全球到处飞。何况,老板还是那么传奇的人物。

    比起她被困顿的状况,她还是更愿意去想这个令人热血沸腾的未来。

    “沈施然沈施然啊,既然跑了这么久了,怎么能够回头呢,怎么能够停下来呢,怎么能够中途放弃拼搏突兀的去找心中的那个人呢。”这种内心的挣扎让她不得不沉下心来。

    爷爷说过:“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

    沈施然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她一直都是这般安静的朝着阳光的地方热烈的生长着。

    下午,沈施然是被Katina接到了别墅区,这次的课程主讲琥珀。

    琥珀对于沈施然并不陌生,这个作为中药药材,施然已经见过许多次了。

    琥珀主要以恐龙时代的白垩纪为主,有六七千万年的历史。在Katina说道honey amber(蜂蜜琥珀)和cherry amber(樱桃琥珀),沈施然立马就反应过来中文的对应——金珀和血珀,果然还是西方人对于琥珀的定义更为诗意。

    琥珀最出名的两地是波罗的海和多米尼加,波罗的海以蜂蜜琥珀为主,而多米尼加,以琥珀极品——蓝珀为主,又因其虫珀花珀众多,成为琥珀重要开采地之一。多米尼加是加勒比海上的一个岛国,位于大安的列斯群岛,风物之美堪当各岛国魁首。

    Katina笑得很深:“老板也曾亲自去过多米尼加,但对于他而言,那里更像是在度假,在古巴岛附近,与海地毗邻,简直太美了。”

    沈施然问她:“你当时也是一起去的么?”

    Katina笑容里的许多意味让沈施然摸不清楚:“我们是一个考察团队一同去的。”

    紧接着,Katina凑近了些,道:“那里也有唐人街,不过,大部分人,并不是说普通话,而是——粤语。”

    沈施然对这个海岛国家好感兴趣。

    Katina却在这时收住了发散的思维,继而拓展到了琥珀的医学历史。

    阿尔波特大帝将琥珀列为最有疗效的六种药品之首。中世纪瘟疫流行时,人们用燃烧琥珀放出的烟熏作为一种防治方法。后来,琥珀在香薰疗法中被广泛使用。

    古埃及人以琥珀杀菌消毒的功能作为保存法老遗体的一剂药剂。

    在中世纪,欧洲的医师将琥珀开在药方中用于治疗溃疡、偏头痛、失眠、食物中毒、黄疸病、不孕症、疟疾、气喘、痨病、肿瘤和其他疾病。在沙皇时期的俄国,人们认为佩戴琥珀制成的项链可以让病痛远离自己和孩子们,而孕妇佩戴琥珀项链可安胎,有助于顺利生产。在德国,小孩子在脖子上戴着琥珀项链为了能让他们没有疼痛地长出坚固的健康的牙齿。

    沈施然记得从陶弘景的《名医别录》里开始,琥珀就作为名贵中药被列为上品。其别名还有虎魄、兽魂。

    其味甘性平,安心定志,散瘀利尿,止血生肌,明目祛翳。

    因主治心肝疾病而归于小肠经,主治膀胱,肺疾病而归于脾经。

    因可治心神不宁、心悸失眠、惊风癫痫、瘀血阻滞证,淋证,癃闭。

    故而可作为安神类医药。

    沈施然稍加解释了一下中医学上的琥珀之用,这令Katina大感意味,折服不已。才逐渐明白老板择人的用意,沈施然的踏实努力和与众不同的中医背景,将令她的未来大放异彩。也会为公司未来在中国市场的开拓以及创新上,如虎添翼。

    “所以,琥珀之余首饰,其疗效大大甚于美观程度。”沈施然对上Katina的眼神,两人都是了然之意。

    “正好说中的我的意思。”Katina欣慰的拍手。“最近俄罗斯和美国的专家还从琥珀里提取出琥珀酸,能作为抗氧化剂成为青春不老药,也是因为协调各方面机能和免疫效果显著能够快速帮助重大创伤复原而受到运动员的青睐。”

    “所以,以琥珀开展的一系列领域可以衍生到医药和运动界。”沈施然恍然大悟。

    “正是如此,我们的珠宝开发也有原料的收集,其途径甚广。”Katina泯然一笑。

    Katina接着说:“俄罗斯人作为一个嗜好饮酒的民族,还发现琥珀有戒酒的作用,它可以迅速中和酒精,减少人们对酒的依赖性。”

    “那阿奈斯先生怎么看待琥珀么?”沈施然十分好奇。

    “从他亲自去考察地就看得出来了,虽然老板在饮酒上并非十分严格,不过,他出席宴会喜欢佩戴琥珀手串。”

    沈施然告诉Katina,在中医上,琥珀除却中药成分以外,也可以以药膏形式外用,用于按摩。有些琥珀块可用来刮痧,比较高级的琥珀针头可以用于针灸。这也令Katina大开眼界。

    两人笑着说着聊着,两个小时如驹过隙。

    晚上Katina亲自下厨,用了酸奶和香料,为沈施然烹煮出巴餐“Korma”(马萨拉咖喱鸡),并配了一个什锦咖喱鲜蔬汤,晚餐结束之时,以甜点“粉条甜奶”调味。虽然简单,却让沈施然觉得特别温馨。

    “想不到Katina您人美有才,连厨艺都这么好!”沈施然竖起大拇指。

    “人在外面漂泊,当然要学会照顾自己咯。”Katina撩了一下头发。

    接下来,Katina将沈施然带到一个房间,嘱咐她好好休息,自己便出了别墅,离开了。

    沈施然洗漱完再回到房间以后,看到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的诗集。

    翻了几页,sonnet 15让施然心神如泉涌:腹黑老公傻傻妻

    When I consider every thing that grows

    Holds in perfection but a little moment,

    当我看到,一切生长之物,

    只在刹那间能够完美;

    That this huge stage presenteth nought but shows

    Whereon the stars in secret influence comment;

    世界舞台上一无所有,

    唯有星辰在秘密中牵引。

    When I perceive that men as plants increase,

    Cheered and cheque\'d even by the self-same sky,

    我看到人类像草木一样生长,

    被同样的天空赋予盛衰。

    Vaunt in their youthful sap, at height decrease,

    And wear their brave state out of memory;

    少时繁茂,日中则仄,

    一切美好都从记忆中被抹去!

    Then the conceit of this inconstant stay

    Sets you most rich in youth before my sight,

    于是这瞬间停留的诡计,

    让你青春的容颜出现在我面前。

    Where wasteful Time debateth with Decay,

    To change your day of youth to sullied night;

    而残暴的时间和腐朽商议,

    要把你青春的白日变成暗淡黑夜,

    And all in war with Time for love of you,

    As he takes from you, I engraft you new.

    为了爱你,我将和时间对抗,

    它从你身上夺走的,我会重新嫁接。

    “为了爱你,我将和时间对抗!”沈施然想着这句,抬头,眼眶里盛满了热泪。

    为了那初遇的悸动啊,她在光阴里跑了太久太久了。

    然而,终于,她败下阵来。

    沈施然鼻子有些酸,将手指抵着鼻头。就在这个时候,微信声音响起来。

    是阿奈斯照理的关切信息,还是继续考核她的学习情况。

    阿奈斯:“我听Katina说,今天你听课的状况可是让她吃惊不小啊。”

    沈施然微红的眼睛泪水还在,却笑了,打出“之前先生没有告诉她我会针灸么?”一行字。

    “我觉得这个该是我们的秘密,你说呢?”那边很快回复过来。

    沈施然才意识到,无论是酒吧的窘态,还是后来施针的经过,确实对旁人也是难以启口。况且像先生这么爽朗正直的人,大概觉得不说比编造一些借口要好些吧。

    而且先生的那句“你说呢?”沈施然竟觉得,自己的心也随之慢慢融化开来。她不好意思的将头埋得低了些。

    正想着,阿奈斯发来语音邀请,沈施然点开,已经习惯了这种方式。

    两人从琥珀聊开了,玩闹不断。

    阿奈斯更是给沈施然讲到在多米尼加吃黑豆辣椒饭和去中餐馆的趣闻。

    沈施然笑着,但还是打了个呵欠。阿奈斯很敏锐的察觉到了,让她快点去睡觉。

    她很乖的和阿奈斯说了晚安。

    她抱着被子,想着问阿奈斯“先生,你喜欢琥珀么。”

    “喜欢。”

    他的应答带着融融笑意,让她觉得比阳光更美。嗯,被子的味道,也是好香啊。

    在梦里,沈施然惊恐得站在只够双脚的一块岩石上,黑压压的云层闪着雷电,海上白浪滔天,浪击长空,远处迷雾漂浮。

    孤立无援,她甚觉无助。

    哪里都逃不了。

    隐约寻得,远处有人划着小桨过来。

    离她越来越近了。

    没有神色,没有表情,沉默的样子,但她还是认了出来,是黄金铭。

    她想让他带她走。

    然而小船就这么错过了她,离她远去。

    她一惊,大声的呼唤他,向他求救,然而,只看到他离自己,愈来愈远。

    或许,会就此淹没在汪洋大海之中吧。

    就在这时,一个天使,从云层中冲出,飞身直下,向她靠拢来。

    她看到天使伸出手,她也伸出手与他接应着。

    那张逼近她的脸,清晰起来,棱角分明,眉目清俊。琥珀幽绿的双眼,抿紧的双唇,竟是慈悲之相。他仿若要将她,化在深深的爱怜里。

    她竟然,看着天使一般的他,掉了泪。

    是阿奈斯啊。

    他同她停留在那块极小的岩石上,用巨大的白色羽翼包裹住她。

    他俯身搂住她,力道一下下加重。

    她的心跳,越来越快。在这种亲密的接触中,她生出一种伤悲。他太美好了,他居然以无尽的美好出现在自己的梦里。

    他低眉看她,鼻尖如此逼近,唇上的纹路都能看清。沈施然瑟瑟发抖。

    那温柔包裹着她的翅膀将他们两人圈得更紧,沈施然感觉到了他厚重的呼吸声。太近了……

    以至她的整个身体都开始瘫软了。

    脚下一阵剧烈的震动。石头渐渐没入海里。

    他将她埋入自己的怀中。沈施然感觉到了他胸前的热力。

    浪水眼看就要淹没他们。

    已经淹到了膝盖。

    她望向他,向他求救。

    巨大的白色羽翼,呼得打开,她听得到风声作响。

    天使瞬间带她逃开这波涛诡谲的幽秘之海。她的长发,在风中凌乱飘飞。

    她依旧想看着他的脸。

    下巴硬朗,勾出好看的线条。

    他低眼注视着她,他的绝美,让沈施然有些飘摇。那浓情的眼神,已将她的灵魂彻底定住。

    沉浸在极致的关爱里,她无法呼吸。

    他用另一只手,捋了捋她的乱发,将一丝别在耳后。

    沈施然一个激灵。

    在空中,在风中,她无法思考。热烈的眼泪,汩汩不断。

    想是哭得太过汹涌,竟然醒了过来。眸到窗前洒下的月光和远处天空的星辰,算不算是,春梦一场……

    在属于他的房子里。

    在属于他的卧室中。

    沈施然羞得满脸绯红。

    自己真不会,就爱上先生了吧。

    她的内心,慌乱起来。

    下意识,她翻看起手机,才发现,阿奈斯在语音聊天结束十分钟之后再次发了一条信息过来“Have sweet dream”(好梦)。

    还分享了一首歌的链接:Connie Talbot的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彩虹之上),沈施然点开,

    温柔绵延的钢琴曲大音希声般传来。

    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在彩虹之上)

    Way up high(有个很高的地方)

    There\'s a land that I heard of(有一片乐土)

    Once in a lullaby(我曾在摇篮曲里听过)

    ……

    她察觉到了自己内心,无措的情绪似乎被一双大手盖住,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定和温暖。

    阿奈斯先生,谢谢你。

    有你真好。

    心脏依旧扑通扑通跳着。

    她听着歌声,微笑着,再次进入梦乡。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