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针灸女子

本章节来自于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9/
    第二章

    沈施然望着墙上夜光的星星贴纸,陷入到了回忆里:“他是我工作的洲际酒店的客人啊。”

    她想起她有一次她给身体不适的客人送红糖水煮蛋上楼,正好遇到一道上楼的阿奈斯。他跟她打招呼,说着很流利的中文,“然,这是你的工作么?”眼睛指着她手里的白瓷盅。她有些害羞,不敢看他,点了点头。阿奈斯笑了,对她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两个人都在12楼,他很绅士的做了请的姿势,说“女士优先”。她对他报以微笑,怯怯的说了句“谢谢”,就赶紧往客人的房间走去了,头也不敢回。

    她当时就在想,他会不会看着这样慌慌张张的女孩,笑她的不专业。

    她那一下午都在“完了完了”的感慨中。等到晚上看到他再次回酒店,他故意到了她的接待台这里。“你从早上就在这里,怎么还没换班,不累么?”他右手敲着台子,指节突出,手指修长好看。沈施然更加害羞了:“我,我,我给同事替了班,她请假了。”

    然后沈施然就看到他将左手袋子里的食物展示给他——生牛排?!oh my God,这是要自己做么?沈施然诧异极了。他低着头,睫毛如扇,覆盖出一片阴影:“今天我自己做煎牛排,配合冰箱里的啤酒,刚刚好。”

    沈施然心里嘟囔着,真是个有情调的人啊,自己也可以玩得这么开心。然后对着阿奈斯点点头:“先生真是太有品味了。”

    阿奈斯拿出一盒巧克力,“这个是红酒酒会赠送的,小姑娘应该会比较喜欢吧,拿着吧。”

    说完,转过身,挥了挥手,就往电梯方向去了。

    沈施然悄悄的打开,尝了一口,居然是红酒糖心的。整颗心都跟着巧克力化掉了。

    方俊舟瞧着沈施然一个人傻乐,拍了拍她的头。“喂,难道是经常给你小费么,看你乐得那么开心,一定是个有钱的主。”

    沈施然嘟囔着:“做前台的哪里会有小费,又不是服务员。”但心里还回味着巧克力混着红酒的清冽的味道。

    洲际大酒店是全球仅次于希尔顿的酒店集团,而成都的洲际酒店规格极高,超五星级。沈施然每次路过会展中心都会感叹那里雄伟的建筑,于是抱着可能行的心态去应聘西餐厅服务员,结果前厅部经理觉得她各方面条件极为不错,作西餐厅服务员是屈才了,才主动要求将她放在前厅部做接待。而她扎实肯干,英文底子十分不错,于是前厅部又做了调整,将她调去了基本都是外国客人的东楼。

    做了这种国际酒店的前台才是真正长了见识。哪般的富豪都见过,包括带着私人飞机团队过来老板,机长和空乘都是美得惊天动力,比明星都更惊艳几分。大众汽车公司的德国专家,日本医学领域尖端人才,某全球红酒集团董事。

    但她对阿奈斯印象深刻的原因,还有一个,每天早晨六点半,就能准时看着阿奈斯穿着一身运动服,额上戴着发带,出门跑步去了。

    所以,早上自然就会打个照面。

    “Good morning,Mr Anas.”(早上好,阿奈斯先生)

    “Morning.” (早上好)他习惯性的朝她挥手或者点头,就快速出了旋转大门。

    本来还想在兰桂坊玩个通宵的方俊舟,这下可谓是意兴阑珊。加上前面这一折腾,跟沈施然聊着聊然就靠着床边睡着了。沈施然正要拉着他让他去沙发上睡,他困倦得摆了摆手,说;“你去吧,这么一夜,没事儿。”说完,就躺地上了。

    沈施然连忙拿来一床被子给他盖上。

    然后自己去了客厅的沙发,盖上毛毯,闭了眼睛。心里扑通扑通跳着,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好奇异的夜晚,他们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鬼使神差的安然留在这里。而且,那位高不可攀的阿奈斯先生,居然就睡在她的床上。

    突然她听到了烟花绽放的巨大声响,而她房间里的两个男人,都在安静的睡着。她起身走到阳台边,看着瑰丽的光束一朵朵在天际绽开,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等她醒过来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方俊舟留下的便条,意思就是他得早走,今天还要做兼职,必须早到。方俊舟其实也是个吃苦耐劳的男孩儿,给许嘉倩帮忙从未有过半句怨言不说,而且财商也很高,一到周末或者假期就去兼职工作,还炒炒股票。

    沈施然真是不明白,这样一个长得好看,痴心一片的社会四好青年,为什么许嘉倩就是看不上呢。

    她起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十点半。她蹑手蹑脚到了房间,偷偷将门推开一条缝,看看阿奈斯醒来没有。还好,被子随着他的呼吸均匀的微动着。沈施然放下心,开始在厨房捣鼓起来。本来想去楼下买菜的,但是又担心追踪阿奈斯的人,留他一个人在家总归不放心,所以沈施然就打开冰箱看有什么,凑合着做吧。

    阿奈斯醒来的时候,闻到女孩子房间的香味,隐约觉得不太对。走出房间,就见到在厨房忙碌的戴着围裙的女孩身影。

    女孩儿转过身:“醒了?”对他莞尔一笑。

    阿奈斯一惊,怎么会是——洲际酒店的那个女孩儿?

    阿奈斯扶住头,有点痛,他努力回忆昨晚发生什么。

    他好像被人用椅子敲击了腰部,加上本来醉意十足,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当时只想低调的在异国感受下跨年的氛围,没想到竞争对手竟然如此趁人之危。他心里愤恨,腰部的痛感阵阵传来。他扶着腰,嗞了一声,满脸痛苦。

    还好没有惨遭毒手,虽然警觉的带着保镖,但还是轻敌了。

    沈施然看到阿奈斯痛楚的表情,慌忙放下手中的菜,去扶住他。“怎么了,伤到腰了?”沈施然一脸关切。

    他点了点头。

    她将他扶到沙发上,让他趴好。阿奈斯不明所以,疑惑的看着她。

    “我爷爷是中医,我从小跟着爷爷在中医馆长大,你这点伤,我就暂时给你医一下吧。”沈施然说着就去卧室了。

    阿奈斯坐着,不晓得这小姑娘会用什么样的办法。

    等她出来,阿奈斯看着她拿着一个小纸盒,打开,结果里面全是一次性的针。阿奈斯有点心颤。

    “这个,就是,中国的针灸?”他猜出个大概,但还是没有亲身体验过。

    “原来,你知道啊。”沈施然笑了,拉过来一个椅子,将大盒子里的机器拿出来,上面有八个旋转按钮。还有很多条颜色不一样的线,线的终端有连着小夹子。总裁玩过火:女人,说爱我!

    阿奈斯很听话的趴好,问她“你,是专业的?”

    “呵呵呵呵,原来先生您是害怕啊。”沈施然笑了。“当然了,我是专业的啊,有针灸师证书呢,有时候也去医院帮忙啊。”沈施然抬了眉毛,高深莫测的看着他。

    “先生,您腿疼么?”沈施然问。

    “右腿有一些,感觉有点没力气。”阿奈斯如实回答。

    “把裤子脱了。”沈施然表情淡然,蘸着酒精。

    阿奈斯支起身子看她,薄唇为启,相当错愕。

    “内裤不用脱。”沈施然语气没有起伏,一脸淡定。

    阿奈斯摇了摇头,中国女人都这么直接么?

    本着对中医博大精深的尊重,阿奈斯还是很有礼貌的解了皮带,脱掉了裤子。露出了修长结实的双腿。

    “然,你可不可以不看?”阿奈斯语气带着请求。

    沈施然听到他呼唤自己的名字,顿了顿,然后说:“不看?万一扎错了呢?”语调轻扬。

    待阿奈斯又趴到沙发上,她摸了一下他的背部,有些皱眉。

    “这里痛么。”沈施然问。

    阿奈斯摇摇头。

    “那这里呢。”

    “嗷!”阿奈斯吃痛得叫起来。沈施然用蘸了酒精的棉花在此处均匀绕圈,然后一针很快就扎下去了,深入皮下,感觉针下一沉,如吞鱼饵,沈施然知道是得气了。缓缓的用两指捏住针开始提拉和捻转。

    阿奈斯只觉一股电流顺着针的方向朝腿上走去,觉得十分奇妙。

    沈施然跟他解释道:“在中医上,这叫做阿是穴,哪儿痛扎哪儿。”

    阿奈斯抬了抬眉。

    接着又下去了一针,沈施然两针在腰部以脊柱为中点相对斜刺。

    然后摸着他的竖脊肌和腰椎骨,从第二腰椎脊突开始,依次扎入了两侧的“肾俞”“大肠俞”“八髎穴”。

    阿奈斯还在默默的感受着针感,突然就感到沈施然冰凉的手来扒他的内裤。

    他想上去捂住。

    “先生,我只是稍微往下一些,这样才可以对你屁股两侧的穴位下针。”她解释道。

    “您放松就好,我很专业的。”她安慰着他。

    沈施然说完,就往两侧的“稚边”扎去,然后越过阿奈斯的灰色CK平角内裤,就扎在了两边的“环跳”上。

    阿奈斯觉得痛,咬住下唇,没发出声来。

    沈施然的手,在阿奈斯的腿上游移,阿奈斯有些起鸡皮疙瘩。

    沈施然很准确的就将针扎在膝盖内侧的“委中”,小腿中间的“承山”和脚后跟处的“昆仑”。

    施针已经完毕,沈施然问阿奈斯:“这是第一次么?”

    阿奈斯总觉得这句话的感觉怪怪的,但是说不上来,有些脸红,说“是的”。

    沈施然自顾自的讲起了自己的行医经验:“我以前遇见过一个意大利人,看起来很强壮的,但是很怕痛,我每针下去他都会叫呢。”沈施然想到当时场景,还现学现卖了学着那人“嗷”了起来。

    阿奈斯埋着头笑,又不敢笑得太狂放。背上有针。

    沈施然接着说:“后来我问他是真的很痛么,你猜他怎么说,他只是怕,其实有些针下去,一点也不痛的。”

    “你呢,就不一样,很勇敢嘛。”沈施然说着轻拍了下阿奈斯的屁股,表示施针告一段落。阿奈斯的眼睛都睁大了。

    然后沈施然就动起那个很大的仪器,阿奈斯看不到,只觉得什么东西好像夹在针上。

    待沈施然打开旋转按钮,那种一跳一跳的痛感有序的传来。

    “可以承受么?”沈施然问。

    阿奈斯回答可以,待沈施然逐渐将全部按钮打开,阿奈斯腰部一片疼痛,好像中部有一块特别疼。

    “忍一忍就好了,过了几分钟,习惯了就不会感觉到强烈的痛了。”沈施然看着阿奈斯的表情,继续安慰他。说着又忙着拿出浓郁草药味的艾柱。

    沈施然小心的将艾柱插在右腿的三个穴位针上,拿来打火机,点燃。

    阿奈斯不知为何,看到沈施然的每一个动作,他内心都惊跳一下。特别是,当听到划动打火机声音的时候。

    沈施然用纸板夹在针下,防止艾柱的灰掉下来会将皮肤烧伤。

    阿奈斯感觉到很舒服的暖流从腿上传来,身体仿佛饥饿的吸取着这股能量。蒸桑拿的感觉,也不如这个来得如此与灵魂贴合。

    阿奈斯闭上了眼睛,逐渐的享受起这种治疗来。

    房间里逐渐弥漫着艾草燃烧的味道,古老的中药味。

    阿奈斯想象着,中国传统的医药堂,应该也充溢着这种味道的吧,神秘古老的国度和技法啊,他竟然觉得亲切。

    一个从小到大在传统医馆长大的孩子,她的过去,是什么样子。

    而且她全程用英语与他交流,明明他也是可以说一些中文的。

    阿奈斯觉得沈施然无比的神秘,让他想要一再探究。

    从昨晚到今天,一幕幕从阿奈斯的脑海里闪过,伴随着这撩人心绪的艾草味,阿奈斯觉得,这个女孩子,一定不简单。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上官岛岛的小说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最新章节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全文阅读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5200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无弹窗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txt下载金光闪耀的阿奈斯先生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上官岛岛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