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七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到了下午,众人还都没有吃饭,萧悠几个小辈的都没能得到准许进入老夫人的卧房。那边小潘氏亲自伺候过老夫人汤药,见其虽然还没有力气说话,但是好歹能勉强睁开双眼看人了,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宋氏一直还算是颇为安稳的站在床榻旁边,安安静静的看着小潘氏伺候老夫人,待看到老夫人将一碗乌漆墨黑的药汁尽数喝了下去,这才开口对着正在擦汗的小潘氏道:“我说大嫂,忙了许久想必你也是累了,这晌午饭还没吃呢!我这里是没干什么活儿,也感觉不到饿,要不你先回去吃点东西,有我在这里看着母亲呢!”

    小潘氏将空碗交给了一旁的老嬷嬷,听到了宋氏的话略微沉吟了一下便同意了:“如此也好,那我便先回去,一会儿就来换你。”

    宋氏十分殷勤的伴着小潘氏走到了门口,甚至还为其打开了帘子,满脸不说是堆满了笑意也是相差不远:“大嫂回去还是要好好歇一歇,毕竟这种事儿咱们是指不上爷们儿们的,咱们妯娌两个可要互相扶持才是。”

    “好。”小潘氏被宋氏突如其来的热情似乎搞得有些摸不到头脑,伸手拦住了宋氏意图将自己送出来的动作,道:“弟妹还是别送了,快些将帘子放下以免屋中又进了凉气,惊到老太太可就不好了。”

    宋氏讪讪的收回想要迈出屋子的脚,点了点头:“大嫂说的有理,如此我就回去照顾母亲了。”

    小潘氏盯着宋氏扭着腰转弯进了内室,这才将门自外面带上了,看着身边跟着一起出来的端着碗的老嬷嬷,伸手将碗拿了过来:“还是劳烦嬷嬷您进去在身前伺候着,母亲向来十分倚重您,估摸着我那个弟妹又是个笨手笨脚的,要是老太太真的醒来身边没个能伺候的人可怎么好。”

    “是。”老嬷嬷回身推门又进了去。

    在旁边厢房坐了许久的姐妹几人见小潘氏出来了,便让萧悠出来询问一下情况。萧悠追上了小潘氏就快要走出了青松院的身影:“母亲,祖母怎么样了?”

    小潘氏颇为懊恼的拍了拍额头:“你瞧,我把你们几个小的都忘在脑后了。”说着看了看门户大开的右厢房,望进去影影绰绰的能看到几个姑娘的身影:“老太太情况还算是稳定了,吃过药人的精神也好了些,你们姐妹几个还是没有吃东西呢吧!四丫头,要不你带着她们去你那吃些东西吧!”

    萧悠细细的看了看小潘氏的脸色,扬起了眉毛,嘴角微微勾起。小潘氏见女儿的表情脸上也只是快速的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快到几乎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随后右手抬起捂着额角,看起来十分疲惫的样子:“我先回去休息一番,你们姐妹几个要是下午没什么事儿,过来帮帮你二婶娘才是。”

    “好的。”萧悠乖巧的应下了。厢房中萧芙几人见小潘氏自出了院子,这才凑到萧悠身边开始七嘴八舌,叽叽喳喳。

    萧淼和萧贞在那里你一嘴我一嘴的讨论着待到过几日老夫人病情好一些了,要做点什么东西讨老夫人欢心,所谓心宽了病才能好的快些不是。而萧芙和萧芸则是左右将萧悠围了个严实:“四妹妹,方才大伯母可是说了祖母的病严重不严重?怎么好好的说晕过去就晕过去了!怪吓人的。”语毕萧芙还似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

    这也不怪二房的几个姑娘心急,整个偌大的萧府,之前的这么多年能稍微护着一些她们三姐妹的也不过就是老夫人了。虽说小潘氏也是经常对宋氏的做法看不过眼,但是到底是妯娌,后院的事儿真是不能管的太多。

    是以今日早些突然听到老夫人病倒的噩耗,最心焦的莫过于萧芙和萧芸了。皆因不久前二人还想着趁老夫人还算清明,少不得那件事要老夫人出面做主的,这下子要是万一真的一病不起,宋氏又在这个时候趁机搞事,她们二房的三个姑娘真是哭都没有地方哭去!

    萧悠安抚的冲着萧芙二人笑了笑:“母亲说了,祖母现在是精神了不少。还嘱咐咱们几个去找些吃食,说是少不得要帮着二婶娘忙一忙。毕竟此次看来祖母比上次要严重一些,或许还要有人守夜哩!”

    萧芙点了点头:“这都是应当的,现在可是我们母亲在祖母房中?都是与大伯母一同进去呆了许久的,要不我与三妹妹去将母亲替换出来可好?”

    萧悠一把拉回有些着急的萧芙,见萧芙疑惑的望着自己,就咧开嘴笑了笑:“母亲说了,二婶娘现在还不算是疲惫,让咱们几个先各自回去吃点东西,再过来也不迟。”说着还冲萧芙挤了挤眼睛:“再者说,咱们前几日说好的事儿,今儿可正是好时候呢!”

    萧芙一脸的惊喜,看起来还有些忐忑:“四妹妹,你说的可是真的?这就是你那天所说的机会不成?”不怪萧芙讶异,着实是想不出这姐妹几人前些日子说的计划与祖母重病有何关系!

    “是了。”萧悠眯着眼睛点点头,看起来像是午后窝在阳光下晒太阳的猫儿:“只等大姐姐你们回去按照计划行事了,不过记得切莫心急,这样把握才大一些。如若见情况不对劲,还是不要冒险才好。”

    萧芙一边听一边点头示意记住了,待到萧悠将所有事宜嘱咐完毕,这才迫不及待的拉着萧芸和萧贞准备告辞:“二妹妹,四妹妹。既是大伯母让咱们先回去,那我们就先回二房了。”

    萧淼有些呆愣,只因这些日子皆是她自己整日的缩在小潘氏那里,不是学习看账本就是绣嫁妆,简直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典型代表。此时见萧芙三人有些急切的模样就抿嘴笑了笑:“不如去我院子里呆一会儿,这两日我正学了几道点心,做给你们吃可好?”

    “谢谢二妹妹的好意,但是我们还是先回二房了。”萧芙是个好姑娘,但就是有的时候心里装不得事儿,一旦心里有事儿就成了这幅魂不守舍,前言不搭后语的模样。

    萧悠叹了口气,心里莫名的有些担心,只盼着关键时候二房的几个姑娘给力才好。拉扯了一下萧淼的衣袖:“二姐姐,以后什么时候姐妹们都能去尝尝你的手艺,何必急在今日呢?”说着还将声音刻意压低:“你又不是不知道二婶娘自冬猎回来之后,情绪就怪的很,就别为难大姐姐她们啦!”

    萧淼听到这话,一脸同情的看了一眼二房的三位姑娘:“即使如此,我就不硬拽着大姐姐你们了。”话音刚落就盯着二房三位的背影开始长吁短叹。

    萧悠觉得有意思就问了一嘴:“二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相府的二姑娘成了小老太太了!有事儿没事儿的站在这里叹气!”

    “我只是觉得……”萧淼攥住了萧悠的小手,盯着萧悠艳丽秀美的脸庞,情绪有些激动:“我只是觉得自己的命好。”

    萧悠反握住萧淼的手笑了开来:“大姐姐她们没口福,但是我可得尝尝二姐姐的手艺,替你看看将来能不能栓得住孙家小子的胃口!”

    “数你话多!”萧淼被她这么一打趣,刚刚的伤感顿时烟消云散,伴着萧悠一起出了青松院。萧悠微微转头看了看身边萧淼十分安静恬淡的侧脸,心下松了松。倒不是她们几个想要瞒着萧淼这些事儿,只是萧淼过了万寿节没多久就是要出嫁了,何苦要她在娘家沾染上这些糟心的事儿,开开心心的做个新嫁娘才是正理儿。

    是夜,窗边的蜡烛都已经烧到了根部。

    短榻上的萧悠放下手中的书,揉了揉干涩的双眼,看着不远处外室正聚在一块儿做着绣活的半梅、半菊和严华问道:“什么时辰了?”死神之驰骛

    半梅和半菊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半菊开口回道:“都子时了,小姐您是不是累了?还是快些的休息吧!”

    那边严华则是迅速的站起身,自外室的桌上端了一盘杏仁佛手放到了萧悠所在的短榻的小桌上,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特别是在这光线不算强的夜晚,更显得有神。

    “谢谢华儿。”萧悠笑着称赞了严华一句,小丫头登时便笑的很满足。萧悠伸了个懒腰吩咐道:“都这么晚了,你们三人也赶紧着去休息吧!”

    半菊走了过来:“那我们也得看着您躺倒床上啊!”撅着嘴像个老妈子一样的唠叨:“都不知道多少次了,您将奴婢们支走,第二天奴婢进来一看,就窝在这个小榻上便睡了!您以为今儿奴婢还能上当吗!”

    萧悠无奈的摇了摇头,认命的下了短榻,张开双臂让半菊伺候着将外衣脱了下去。半梅急匆匆的将热水打了回来,草草的用布巾擦了一把脸,素着一张小脸便准备进被窝了。

    谁知这时门外传来了猴子的声音:“小姐,夫人带着两个下人瞧着是往青松院去了,看起来挺急。”

    “哦?难不成是祖母的病出了什么意外?”萧悠皱起了眉。

    “看起来不像,夫人的神色并无太大的慌张,嘴里还嘟囔着什么‘真不让人省心’之类的话,所以应该不是老夫人那里出了什么问题。”猴子站在门外仔细回想了一番。

    屋内的萧悠则是随着猴子的话,脸上的笑意渐渐的扩大了。等到猴子禀告完毕,萧悠惬意的左右歪了歪脖子,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肩颈,转身上了床,睡了。

    可是萧府二房那面,孙姨娘所在的易兰轩却还是灯火通明的。只见两个下人伴着一个人敲了几下院子的门,一个粗使婆子将门开了就把几人向里引。

    而正房内,萧芙、萧芸和萧贞三人正规规矩矩的坐在桌边的小凳子上,看着床上躺着的萧嘉艾和半跪在床边已然哭成了泪人的孙姨娘。

    萧芙咬着唇看着孙姨娘那眼泪不住的往下掉,那一条帕子都湿了个透,只能无奈的出声劝道:“姨娘,您还是莫哭了,这样哭下去一会儿大夫过来了您怎么见人呢?”说着脸色不明的看了一眼静悄悄的床上:“姨娘,您再这么吵吵闹闹,父亲会烦的吧!”虽然他现在听不听得见也不一定。

    “……嘤……”孙姨娘闻言努力的将哭声降到了最小,因为硬憋着,还打了几个嗝:“大姑娘,那人可是看管起来了?”

    萧芙颔首,正要开口,门被推了开,进来一个老头,正是白日里在青松院见过的老大夫。孙姨娘急忙起身迎了上去:“大夫,您快些着来看看我家老爷这是怎么了!呜呜呜……”说着眼泪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老大夫许是被孙姨娘拉长的哭声弄得有些心烦,瞪圆了小眼睛,有些不客气的说道:“您这样哭下去没准这位老爷就心烦致死了!闲杂人等还是出去等着吧!”说着自一旁药童的手中接过药箱,潇洒的将箱子甩在了桌子上。‘砰’的一声将坐在桌边的萧芙三人吓了一跳。

    萧芙三人怒目而视,而那老大夫扬着鼻孔,浑不在意的模样。身边的药童甚至开始赶人:“三位小姐,师父即将给二老爷看病了,要不三位小姐还是出去?”

    萧芙美目一横,但是随后好似想起了什么,拉着不甘心的萧芸和萧贞,伴着孙姨娘出了屋子。

    萧芸出了门,狠狠地‘呸’了一口:“不就是个有些名气的大夫吗?我就不信这京中没有比他更好的医者了!咱们何苦一直扒着他不放!”

    萧芙看了一眼还在抹泪的孙姨娘,叹了口气:“这位老大夫还是母亲用惯了的,医术着实是不错的,不然祖母也不会用了这么久。”当初这大夫确实是宋氏带进门的,不过许是真的有两把刷子,不然老夫人岂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萧芸撇了撇嘴,没再吱声。而孙姨娘则是紧紧的攥着手中的帕子,在一旁阿弥陀佛:“还请各路菩萨仙人……保佑老爷平安无事才好……”

    就在这时,院门比人气势汹汹的推了开来。众人回身望去,只见宋氏铁青着一张脸快步走到了孙姨娘的身边。一句话还未说,扬起手对着孙姨娘的脸就是狠狠地一巴掌:“你个小贱人!你难道不知道今日是个什么日子?母亲还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你倒好,勾了老爷来你的院子!你是想让老爷出去被别人戳脊梁骨不成?天生的狐媚子,贱皮子,当真是饶你不得!”

    宋氏心里真是一肚子的火,下午只是客气的让小潘氏回去休息,本以为按照小潘氏的性格,不出一个时辰肯定是要回来的,到时候她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回到二房这边吃晚饭,顺便晚上就不去值夜了。不曾想这小潘氏最近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去了就没再回来,让下人去打听,搞了半天人家屋子的烛火都熄了,明显晚上就没想着过来!

    正当她气不顺的时候,二房就来人报,说是萧嘉艾在孙姨娘的院子里出了事儿。登时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气,带着人就回了来。斜着眼看着趴在地上捂着脸哭的孙姨娘,骂道:“哭哭哭,一天就知道哭!哭丧呢!老爷还没死呢!”

    萧芙和萧芸垂着头站在一边,耳边充斥着宋氏那荤素不忌的骂人声,指甲深深陷进掌心。就是这样……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儿时的记忆没有别的,只有宋氏这尖细的叫骂声和各种物件落在身上的痛感,还有姨娘千年不变的态度……只会哭。哭声和叫骂声贯穿了萧芙和萧芸的童年,而她们的亲娘却是连护着她们都不敢。

    宋氏骂的累了,捂着胸口喘了喘气,余光看到了旁边站着的三个姑娘。正要开口接着骂的时候,老大夫推开门出了来。

    也顾不得接着逞口舌之快,急忙上前去询问:“大夫,我家老爷到底是怎么了?可严重?”

    老大夫一脸的高深莫测,摸了摸自己标志性的胡子,开口说了一些让众人云里雾里的话,什么不通,什么见了风又什么出了汗之类的,只最后问道:“冒昧一问,二老爷今晚可是行了房事?”丝毫不顾及院中站着的三个姑娘。

    “什么?!!!还行了房事?”宋氏尖声怪叫,感情她在青松院做牛做马,这头小贱人并着萧嘉艾在一起快活!面目狰狞的伸脚用力踹了一下孙姨娘:“你个贱人!你还有脸在这哭!我今儿要不把你这身贱皮子扒下来,这后院我还能不能管了!”

    孙姨娘只捂着肚子泪流满面,萧芙终于是看不下去,快步上前跪在里宋氏脚边:“母亲!母亲,还望您绕过姨娘吧!今儿父亲可不是奔着姨娘来到易兰轩的!”

    宋氏恶狠狠的盯着萧芙,眼睛红的几欲滴血:“不是她又能是谁?你也不愧是从这贱人肚子爬出来的种!养不熟的白眼狼,平日里对你多好,你现在也只会护着亲娘!贱人生出来的小贱人!”

    萧芙跪着的身子一晃,小脸煞白,但是还是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让自己坚持下去:“母亲……我说的是实话,父亲确实不是姨娘叫来的,姨娘今晚甚至不知父亲来了易兰轩。要不是……”到底还是个姑娘,说起话来有些不方便,狠了狠心还是接着说道:“要不是姨娘身边的珠儿衣衫不整的来找姨娘,姨娘哪里知道父亲竟然晕厥过去了!”

    “珠儿?!”宋氏阴狠的模样出现了一丝裂缝,满脸的惊讶。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