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五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这……”皇后皱了皱眉,乍听之下,萧悠说的每句话都挺有道理的,可是……皇后隐晦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若无其事的赵信,慢慢的将手中的络子攥紧。不行,要是今日就这么容易的让赵信脱了身,回宫之后只怕太子要被打压的更加抬不起头了!今日无论如何都得将赵信抹得一身骚回去,才行!

    “虽然萧家丫头你手上拿着的确是肃王送与你府上的纳征礼,可是这也不能证明本宫手上的这块儿就不是肃王的呀!”皇后还是准备垂死挣扎一下。

    萧悠闻言两边的嘴角向下坠了坠,一双美目瞟向了没事儿人一般的赵信:大哥,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赵信接收到萧悠的信息,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前一步对着皇后拱了拱手:“娘娘,许是您不知道,父皇当初赏赐给儿臣的这块玉佩,本就是有瑕疵的。”说着大掌伸出,扬起眉毛示意着萧悠。

    萧悠先是愣了愣,回过神才反应过来将手中的玉佩放入了眼前的大掌中。赵信只觉得掌心有些温热,玉佩还带着小女人的体温。复又看了一眼红色的络子,想要失笑却生生忍住了,昨日自己将东西给她的时候明明还是藏青色的络子,难为她回去的那么晚还有功夫打了一个新的络子。

    不过也幸亏这条新络子,不然今日怎能将卫从筠一干人说的哑口无言呢?自己最讨厌的颜色是藏青色?也亏她想的出来。

    “娘娘您看。”赵信将玉佩交给高竹,示意其捧到皇后眼前:“儿臣一直随身携带的这块儿,老虎的尾巴可是只有一半儿。”

    要说起这玉佩还有一件趣事儿,要不说明德帝怎么是个不着调的呢。前几年在几个皇子都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明德帝十分高兴的选了上好的玉料命宫内的能工巧匠雕出了不同形状的玉佩。可是不曾想,在工匠将玉佩雕琢好之后送到明德帝那里验收的时候,明德帝一个哆嗦就将一托盘的玉佩全部砸在了脚下。

    待一阵手忙脚乱之后,下人将散落在地的几块玉佩都收拢好,发现不是这个老鹰少了个爪,就是那头老虎缺了一个尾巴尖。身边的太监也是一惊,十好几块玉佩完整无缺的也就那么五六块,一半儿都有了瑕疵。只得小心翼翼的询问明德帝要不要将赏赐日期推后,好命匠人重新制造才好。

    哪知明德帝大手一挥,呵呵的笑了两声捏着胡子说不用了,于是这批有瑕疵的玉佩就这么沦落到了各位皇子公主的手中。

    这边皇后仔细的找了一会儿老虎的尾巴,见果然是少了一个尖,不过不是很明显,是以刚刚没有发现。皇后看过却愈发觉得有些荒谬:“老二,你这不是在诓本宫吧?如何证明这不是到了萧府才出现的瑕疵?”显然她已经有些辩驳不过赵信和萧悠的伶牙俐齿,只能将话题稍稍转移到别的方向,例如给萧府定个毁坏御赐之物的罪名好像也不错。

    萧悠听到皇后意图将罪名往自己个身上引,也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委委屈屈的看了一眼赵信,撅着嘴跪了下去:“皇后娘娘冤枉啊!”一边喊着一边还用手背去蹭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实际上是用手掩护着自己锐利的眼神:丫的都是因你而起,今儿不将老娘摘出去,老娘饶不了你!

    而赵信看到了也只是笑了笑,浑不在意的冲着皇后懒洋洋开口:“娘娘既是不信,不如回去看看太子殿下的鹰型玉佩,要不就是……”转身看了一眼德妃身边端坐的赵永,开口道:“不如三弟让皇后娘娘瞧一眼你现下腰间的玉佩,帮本王证明一下本王所言不虚?”

    赵永脸色不是很好的,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腰间的玉佩,原是今日才知道自己的玉佩不是唯一一个有瑕疵的。先是心中莫名的松了一口气,这些年他一直以为明德帝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子才会如此,原来赵信这个最受宠的也是这般的待遇。

    随后心里又和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明明刚刚二人还是站在对立面,这会子就要帮他证明清白了?百般不情愿之下却也只能点了点头:“二哥说的不错,儿臣这块也是有瑕疵的。”

    赵信洒然一笑:“娘娘,如果这还不足以证明您手中的东西不是儿臣的,那儿臣也无话可说了。这等品质的玉,儿臣的品味真的没这么差。”一句话说出口,赵信自己脸色都有些复杂。这般的诋毁自己……感觉还真是奇妙的很……皇后手中的玉佩自然是赵信的,不过是往日里带着唬人的玩意儿,肃王府中与这相似的东西多得很。

    能够说出这种话,赵信也是有些无奈,还不是看着边上的萧悠满身满眼的充斥着不耐烦。要是不能速战速决,恐怕又会将自己的小妻子惹到炸毛吧!

    其实这次赵信着实是冤枉了萧悠,她现下还真的不是不耐烦,只是在极度按捺着手痒的冲动:肿么办肿么办~卫从筠再这么看我,我真的要忍不住揍她了【尔康手】!

    眼瞧着皇后还要开口说什么,赵信先一步张了嘴:“如若娘娘还是存有疑虑,不如儿臣去禀报了父皇,彻查此事可好?”意思就是你丫的现在就凭着一块什么都不是的玉佩就想定罪?哪里有这么容易的事儿!

    皇后彻底闭嘴不说话了,她要是真的想查清楚这件事,必然就不会这么草率了。这事要真的让明德帝派人去查,怕是占不到什么便宜了。虽然她也是觉得事情肯定不是像赵信和萧悠说的那样,但是恐怕卫从筠和德妃说的也不是实话,这东西的来历还真不好说。

    德妃见赵信三言两语便让皇后动摇了,冷哼了一声。卫从筠听到全身的汗毛就立起,瞬间出了一身的冷汗。跪趴着蹭到了赵信的脚下,意图去扯赵信的衣角,不曾想却没有扯到。

    惊愕的抬起头,只见萧悠的小手还在赵信的胳膊上,显然刚刚是萧悠将赵信拽到了一边。此时只见萧悠精致的眉皱了皱,语气算不上很好:“肃王爷,还请您注意点。总是被一些不三不四的东西缠到身上,您也不嫌累得慌?”一边说着一边微微行了行礼,示意刚刚的动作算是逾矩了。

    赵信闻言也只是宠溺的笑了笑,要不是有外人在场,真想去摸一摸萧悠那看起来气鼓鼓的小脸。如今却只能规规矩矩的将手垂在两侧,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萧四小姐说的是,本王今后会注意的。”

    而地上那坨‘不三不四’的东西见到二人异常和谐的模样,心中充满着不甘,恶毒的看着萧悠,却也只是一瞬间。转眼就换上了楚楚可怜的表情,泪珠子不要钱似得往下掉:“事到如今,从筠只希望王爷和萧四小姐能怜惜一下,不然从筠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啊!”说着就在原地冲着萧悠磕起了头:“萧四小姐向来是良善之人,难道你就忍心看着从筠走投无路吗?”

    萧悠微微侧身避开了卫从筠的大理,看其在地上那般的装模作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良善又如何?良善就活该让别人掐着脖子逼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儿?想得美!

    “卫小姐这话说的真有意思,皇后娘娘这边都已做了决断,这事儿与肃王爷没关系。更别提我了,怎么到卫小姐嘴里就成了我的不是了。”萧悠半眯着眼,语气微冷:“皇后娘娘,看来卫小姐对您的决定还是有异议。萧悠这边倒是无事,就怕肃王爷有的没的被泼了一身的脏水,不如就彻查此事吧!”一个回身萧悠就跪在了皇后跟前,不就是跪吗,谁不会啊!

    “卫丫头也是可怜人,本宫看就不用了,左右本宫已经说了,这事儿与老二没关系。”皇后想要和稀泥,虽然今日她是说了和赵信没关系,但是架不住人多口杂,越传越走调。她就是希望给赵信挠一脸伤,如今瞧着见血是没可能了,但是好歹也能留下点红印吧!

    “皇后娘娘说的是极!”卫从筠凄厉的接口说道:“从筠的事儿……与王爷毫无关系,都是从筠命苦嘤嘤嘤……”一边说还一边抽噎,看起来的确很可怜:“只是从筠仰慕王爷已久,从筠现下已是残花败柳,只希望王爷能行行好,全了从筠的性命!”

    “……”萧悠被震惊到无以复加,这种话,需要多么厚多么厚的脸皮才能说出来了啊!大姐,你特么还知道你自己是残花败柳啊!!!

    卫从筠见萧悠一脸的呆愣,鼓足勇气蹭到了萧悠身边:“萧四小姐,如若我能进入肃王府,我定不会与你争王爷。我也只是希望能呆在王爷身边,没名没分也是好的!”[HP同人]如果,我不是我

    姐啊!你真是我亲姐!你凭啥认为肃王能收破烂啊,你又凭啥认为你进了肃王府还能东山再起?

    !!!萧悠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赵信:血槽已空,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勇士!你行你上吧!

    卫从筠见萧悠彷佛已经被自己说服,于是乎一脸希冀的抬起头看着赵信,虽是哭着,但是也不忘送上秋波:“王爷……”语气简直就是蜜汁虚弱:“救救从筠吧……”说着还是将手伸了出来,近了……马上就能拽住衣角了……

    “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在众人回过神之后,只见卫从筠已如破麻袋一般躺在了门口处。而赵信则是黑了脸,厌恶的看着神智好似已经不甚清楚的卫从筠道:“本王爱干净,你的手太脏了。”顿了顿,送上致命一击:“还有,本王不要破鞋。”

    “噗!”喉咙一甜,胸口一紧,卫从筠终是忍不住这口血。不过吐了出来,脑袋清明了不少。

    “肃王爷!”德妃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拍案而起:“别欺人太甚!当我卫家无人不成?”这就是被人当面打脸,还是左右连环扇的那种。

    赵永也是在一旁帮腔:“二哥,从筠再多的不是,你也不能将她打成这般啊!”

    “三弟,今日之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真要撕破了脸,你猜结果会是如何?”赵信有些腻烦,干脆将话说明,果真见到德妃母子二人的脸色眼可见的变成了铁青。

    “肃王说这话是何意?本宫今日也不过是要为从筠讨个公道而已,难不成我卫家还非要赖着你不成?”德妃现下也只能打个嘴炮了,事发突然,昨日还有很多手脚没来得及处理。要是真的惹怒赵信,彻查之下自己怕是脱不了干系!

    “皇后娘娘!”德妃虎着一张脸:“看来是从筠这丫头命苦,妾这就带她回去以死明志了!”

    “依儿臣之见……”赵永轻轻出声,见众人都看向了他,才接着道:“表妹已成这般,着实是让人不忍心,且听说救下表妹的那个侍卫是将表妹贴身扛回来的。如今是找不到侮辱表妹的那个歹人,不过如若那侍卫愿意娶表妹为妻,也算是一桩美事了。”卫从筠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不然带着如此的污点死去,卫家的名声会大大的打折扣,对他的势力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皇后一听还真是细细想了想这个可能性,德妃也是迟疑了,毕竟自己只有一个哥哥,卫从筠要真是死了,自家的那个大嫂定是要撒泼不休了。自己在后宫可还是需要卫家的钱财支撑的。

    “宣李侍卫。”皇后并未征询德妃的意见,在她看来,能为必死无疑的卫从筠找到一条活路,卫家还要对她感激涕零哩!

    过了一会儿,只见李侍卫身上还带着寒风大步的走了进来,路过卫从筠的时候看都没看一眼,径直走到皇后跟前:“微臣见过皇后娘娘,不知皇后娘娘有何吩咐?”

    “咳咳……”事到临头,皇后倒是有些张不开嘴了。这个李侍卫乃是她身边的侍卫统领,如此坑忠心耿耿之人,皇后还真是下不去那个手。

    德妃见皇后似有反悔之意,暗地里咬牙,走到那侍卫身边扬声说道:“虽是你今日将本宫的侄女救出,但是也是与本宫的侄女有了肌肤之亲,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你当如何?”

    李侍卫听到这话瞪大了一对牛眼:“德妃娘娘,您这是何意?感情微臣救人还救出错来了!”

    “大胆!”德妃喝道,倒也是将那李侍卫吓得一哆嗦:“本宫的侄女怎么能是你这种人说碰就碰的?本宫真应该将你处死!”

    李侍卫牛眼委屈的瘪了瘪,看了看上位的皇后。

    皇后叹了一口气:“德妃,别太过分。”语气有些不高兴,本宫宫中之人何时能轮得到你一个妃指手画脚了?德妃这才撇了撇嘴,但是依旧站在那里,大有今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

    皇后这边也是考虑了,这李侍卫家里是粗人,卫从筠如今就算是不洁,但是身份摆在那里,这李侍卫还算是占便宜了。想到这里就斟酌的开了口:“李侍卫,德妃今日说的话虽然重,但是也不无道理。到底卫小姐还是未出阁的小姐,不如本宫在这里做个主,把卫小姐许给你可好?”

    李侍卫黑黑的脸涨红了,支支吾吾的吐出一句话:“回皇后娘娘,微臣家中已有妻子,这是万万不可啊!”

    “休了便是!”德妃觉得真是流年不利,干啥啥不顺,现在一个小侍卫竟然还敢这般的推三阻四。

    “那怎么行!”谁知李侍卫一梗脖,激动的脖子上的青筋都清晰可见:“微臣的妻子可是孝顺至极,还替微臣生了三男一女,德妃娘娘一句话就让微臣休妻,真是毫无道理!”李侍卫说起话来中气十足,皇后只觉得有些眼冒金星。

    德妃还欲说些什么,皇后却是不愿意了,这样下去简直是没个尽头。一只手揉着额头,淡淡的开口:“别吵了,即使如此决没有无故让人家休妻的道理,只能委屈卫丫头做个平妻吧!”

    皇后都这么说了,德妃就算再不愿意也只能闭上了嘴,毕竟如果继续纠缠,让人家发现了卫从筠不洁,许是连个妾都做不得了。

    而那边刚刚被丫鬟扶起,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了的卫从筠一恢复清醒就听到了这个结果,两眼一翻,又再次晕了过去!

    “都散了!”事情算是解决了,这边皇后就开始赶人了,这么一屋子满满当当的,看着真是闹心。

    卫从筠是被抬出去的,德妃这边也算是回去能有个交代了,虽然所求一个没成,但是好歹没什么折损,是以也没有多做纠缠就走了。

    赵信则是伴着萧悠一前一后的出了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李侍卫。三人默默无语的走了许久,渐渐远离了皇后的帐篷,眼见四处没什么闲杂人等,萧悠才想着开口对赵信说几句话。

    不曾想那李侍卫突然自后面窜了出来,而且一反方才在皇后帐中憨厚老实的模样,嬉皮笑脸的对着赵信和萧悠二人见了礼:“木三见过主子,见过主子夫人!”

    !!!萧悠有些回不过神,指着李侍卫说不出话。枉费她刚刚在帐中还默默地觉得对不起他,这会子还想要想着法子帮一帮他,原是人家根本不需要!

    赵信微笑着将萧悠伸出的小手握在了大掌里,开口解释:“李侍卫是我的人,你知晓便好了。”见萧悠脸色有些不对,又道:“你放心,他的发妻也是我的人,小两口感情好着呢。其实今日就算老三不说,我也是要想法子把卫从筠放到木三身边的。”

    “想必今日早上让那么多人看到李侍卫接触到了卫从筠也是计划好的吧!”萧悠真是举得有些浪费感情。

    “总不能总是这样子被动吧,既然你不愿杀生造孽,人家却不见得让你好过,如今将其看管在身边总是稳妥一些。”总是要给有心人一些暗示的,不然人家怎么知道如何做呢?且卫从筠嫁过去不过也是死不了而已,赵信轻轻捏了捏手中的小手:“我细细想过了,也许留着她以后还会有用。”

    “您官大,您说了算!”萧悠翻了个白眼甩开了赵信的手,扭着身子走了。

    木三禀着呼吸,弓着身子站在后面不敢出声。往日里也只是听兄弟们说过这萧四小姐可没少让主子吃瘪,今日可算是亲眼看到了,当真是‘旷古奇观’啊!最奇怪的是,就这样主子竟然还没生气。喂!笑的一脸痴汉是什么意思啊!

    赵信察觉到身后的动静,才收敛了情绪,周身的气场又恢复了冷冰冰,吩咐道:“卫从筠务必给本王看好了,以后会有大用呢……”赵信似是想到了什么,嘴角诡异的勾了起来。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