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四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说的是什么混账话!”皇后闻言大怒,将那虎型玉佩撇在一边,右手十分用力的拍着身下的椅子:“老二,你怎么能说这等话?”明知这是赵信的推脱之言,皇后气得当然是赵信这等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态度,如此干脆的拒绝真是让她这一国之母有种‘啪啪’打脸的感觉。

    “娘娘!娘娘您莫气啊!”那头卫从筠听到赵信的话,眼泪掉的更凶了,可是还是十分乖巧懂事的跪着上前半伏在皇后的膝盖上,仰着脖子:“娘娘,就算是肃王爷府中当真是十分的贫苦,从筠也不会在意的!”说着还泪眼朦胧的、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赵信,微微低下了头有些羞涩:“从筠不是不能吃苦的人……还请王爷放心才是。”

    “……”一时间赵信还真是有些语塞,他觉得真是不能理解这女人的脑回路,莫非是有受虐倾向?哪个正常人都被踢到吐血了还上赶着往前凑?原本还能说是真心爱慕只盼能呆在身边就好,现下明知自己已非完璧之身,她难道就真的想不明白进了肃王府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景象?

    想着便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德妃,开了口:“卫小姐……本王问你,你可是确定那东西是本王的?你可是确定要进了本王的肃王府?”

    卫从筠抬起头,正巧看到赵信嘴角勾起一个冷凝的弧度,紧张之下咳嗽出声,牵动了胸腔的伤处。感受着身体上的伤痛,她真是有些犹疑了。卫从筠向来是很爱惜生命的,换句话说,她不想死。经过昨日之事,她又何尝不知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什么样的性子?

    一时间室内陷入了静谧,只余卫从筠有些声嘶力竭的咳嗽声。

    德妃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蜷缩在皇后脚底下,像个虾米一般的卫从筠,暗骂了一声没用,这才拧着眉开了口:“皇后娘娘,依妾的看法,既然是肃王爷不承认,那便算了吧……”

    “那如何使得?”皇后一脸的不赞同,她自然是看出了德妃说这句话不是真心。据她所知,德妃可不是这种善罢甘休的性子。不过如今二人既然暂时在一条船上,与其合唱一段双簧是免不了的了:“还请德妃妹妹放心,本宫自然会给卫家、卫丫头一个满意的答复。”

    德妃听到这话勾唇悲凉的笑了笑,装模作样的用帕子擦了擦眼角:“娘娘还是不要强人所难了……肃王爷……肃王爷毕竟是皇子!”言下之意就是人家不认咱也不能怎么着,还能捅到明德帝那里不成?估摸着以明德帝的性子,不知道就会出现什么差错。

    “德妃说的这是什么话?”皇后脸上老大的不乐意:“他再怎么说都是本宫的儿子,本宫可是他的嫡母!”还能反了天了不成?证据确凿,什么时候她皇后连说句话都没人听了?

    “妾看还是算了。”说着柔柔的起了身,招了招手:“从筠,还不过来?别烦皇后娘娘!”

    卫从筠好不容易才从惊天动地的咳嗽中缓过劲来,这才深吸了一口气就发现自己的姑母跟变了一个人似得。有些不安的起了身,低着头走到了德妃的身边,小手还紧张的拽着自己的衣角。

    德妃先是叹了一口气,伸出手颇为怜爱的替卫从筠整理了一下发型,还顺带的给她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半晌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丫鬟,那丫鬟自怀中掏出了一跟粗布做的腰带。

    德妃接过那根腰带递给了卫从筠,眼神中有显而易见的泪光:“从筠啊……是姑母对不起你,但是如今出了这档子事儿……你的名誉算是完了,为了保全咱们卫家的名誉,只得委屈你了。”

    卫从筠呆愣的盯着手中的腰带:姑母这是要……这是要让自己自杀,好一了百了的全了卫家的名声?不!卫从筠觉得手中的这条腰带就像是会咬人的毒蛇,一把扔在了地上,声音尖利:“姑母!不!姑母!您行行好救救从筠啊姑母!姑母我可是您的亲侄女儿啊!”卫从筠跪在了地上,觉得遍体生凉,她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女,哪里会想得到出了事儿自己便是最先被舍弃的那个。

    皇后很是不忍的摇了摇头:“德妃啊,何至于此!”语毕就转向了赵信,声色俱厉:“老二,你身为皇子,现下又是王爷,如何能这般?你看看今日卫丫头连带着整个卫家被你逼到了何种境地?你是真的要看到卫丫头在你面前自尽不成?”

    “卫小姐自然是不用自尽的。”赵信黑眸中盛着众人看不清的情绪:“卫小姐如今只要将毁她清白的人说出便是,如实的说出来,卫小姐你就不用死了。”演这么一出意图自尽的闹剧给谁看?真是可惜,他赵信向来既不是怜香惜玉的人,也不是爱惜自己个羽毛的人。名声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两世为人都不曾在乎过。

    “我……”卫从筠被赵信盯得全身发抖,却勉励支撑着自己不能放弃:“我……真的没有看清那人的长相,但是那东西真的是自那人身上拿下来的!”咬紧了牙根,如今反口咬别人也只会让她卫从筠的名声变得更加难听而已。

    德妃垂下眸子,掩住了眼中的不屑,算卫从筠还没有笨到家!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启禀娘娘,帐外萧府萧四小姐求见。”传信的小丫头悄悄的走到皇后跟前说道。

    皇后一皱眉,萧悠?她怎么又掺和进来了?语气算不得好:“让她进来吧!”说着再次意图劝说赵信,手中拎着那块玉佩:“老二,不是本宫爱说教,如今萧家那丫头也来的,你是想让你未来的王妃知道自己的夫君是这么一个毫无担当的人吗?”

    赵信在听到那丫鬟的通报之时,整个人周身的气质便发生了变化,此时看起来懒洋洋的。听到皇后责备的话也只是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反驳也不说话。

    皇后为之气结。此时萧悠正巧进了来,似乎对于这里剑拔弩张的气氛毫无感觉,笑嘻嘻的屈膝给皇后问了安:“皇后娘娘吉祥~”

    “吉祥还真是谈不上了。”皇后瞪了一眼赵信,没好气的回道:“起吧。”

    “娘娘这里真是热闹。”萧悠自动忽略了皇后的怒气,依旧笑嘻嘻:“不过今儿民女还真是奔着这个热闹来的。”说着就自怀中掏出一个锦盒:“皇后娘娘,民女可是听说了,这里好似在为肃王爷的府内人口问题争论不是?”

    萧悠虽是说的委婉,但是皇后还是觉得老脸有些挂不住。虽然萧悠并未过门,但是好歹也是明德帝发了圣旨的肃王正妃,且之前宫中还传出了,说是万寿节过后,萧悠一及笄就完婚的消息。这就有了一种微妙的,在人家大老婆面前往后院塞人的羞耻感。

    定了定心神,皇后板起了脸:“本宫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本宫宫中发生的事儿都能传到外面去了?”说着一瞪眼,意图先将萧悠吓唬住,毕竟私下在皇后身边打听消息,那可是不小的罪名。

    谁知萧悠一听到这话,也是张大了双眼,满脸的无辜:“民女也是好奇的很……”一边还摸了摸下巴:“我说怎么传话的看起来那么眼熟,说起来好似在德妃娘娘宫中见过哩!”说完还一脸的欢欣雀跃,看起来对自己良好的记忆力十分的满意。

    德妃一愣,皇后的脸色就不是十分的好了。料想德妃也没这般的糊涂,难道是……卫从筠?这会子就想着把萧悠叫来当面给其没脸了?这还没进去肃王府呢,就如此多的心思!这是确定自己能成为肃王侧妃不成?

    德妃一脸不悦的开了口:“萧四小姐可是有证据?如此的信口雌黄可不是好习惯。”

    萧悠娇憨的看着德妃:“那许是民女记错了,您也是知道的,传信的人走就是走了,民女去哪里能寻得到?娘娘说不是,那就不是。”传信的回去也许就被你处理掉了呢?找不到人也实属正常不是。萧悠就是咬准了德妃再怎么辩解,皇后也不会相信。

    看着德妃那几欲吃人的目光,萧悠心情颇好的咧开了嘴,您不是喜欢冤枉人吗?今儿您也得尝尝这百口莫辩的滋味儿吧!

    皇后也是懒得再在这种事上多做纠缠,本就痛的头如今是更加的痛了。揉了揉额角这才开口:“罢了,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目光落在了萧悠手中的锦盒上。

    “哦!娘娘您说这个呀!”萧悠打开锦盒将其中的东西拿了出来,看得屋内众人瞳孔皆是一缩!只见她的手上正拎着一块与皇后那里一样的虎型玉佩,不细看之下差别或许就在于那根络子,萧悠手中这个是络子是红色的。

    “这个就是皇上赏赐给肃王爷的玉佩啊!”说着萧悠脸上还微红,似是羞涩:“这是前些日子纳征的时候,肃王爷送来的。”

    睁眼睛说瞎话,赵信心中失笑,突然觉得两个人很像(~ ̄▽ ̄)~

    “那这个……?”皇后拎起那块陪着藏青色络子的,有些迟疑,觉得未必萧悠不会拿来一块假的骗自己。

    “咦?真的好像!”萧悠提溜着手中的玉佩凑到皇后身前,仔仔细细的看了看皇后手中的那个,好一会儿才得出了一个结论:“娘娘,您瞧,您手中这块水头太差了。这种货色皇上哪能拿的出手啊!”说着将手中的玉佩放在了旁边。果真,一对比,好玉和次玉的差别便显现出来了。

    皇后手中的虽然也是羊脂玉,但是与萧悠手中的一对比,相差还是挺明显的。

    “而且。”萧悠抿嘴笑了笑:“皇后娘娘,民女记得上次宫中的全蟹宴,肃王爷身边的小厮穿了藏青色的衣衫,肃王爷只说了一句话:真丑。您说,肃王爷这么讨厌藏青色的人,怎么可能每天带着这个络子在身上啊!”说到这里还回头冲赵信眯了眯眼睛:“王爷,您说我说的对嘛?”

    对个屁!赵信十分的想翻个白眼,而此时的卫从筠已经开始怀疑人生,这个玉佩明明是自己亲手从赵信的腰间解下来的啊!怎么到了萧悠的嘴里全部都变了味道了!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