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二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老奴参见德妃娘娘。”年轻的嬷嬷上前对着德妃盈盈一礼,虽然年纪不算小了,但是身段看起来还是颇为妖娆,想必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端庄秀丽的女子。不过还未等德妃开口回应,便起了身:“娘娘,咱们还是请吧!”说话时右眉还微微扬起,似笑非笑。

    德妃与皇后对视了半晌,才稍稍侧过了身让那嬷嬷过了去:“妾今日着实是麻烦娘娘良多,内心不安啊!”一个侧身便表示了德妃的让步,众人随着那嬷嬷又进了刚刚那间隔出来的内室。

    地上的水盆还在那里扣着,皇后身边的丫鬟见状连忙手脚麻利的将一干杂物收拾妥当,又奉上了心沏好的茶水给皇后和德妃。

    “开始吧。”皇后淡淡的吩咐着,完全看不见了方才那虚弱无力的模样。

    那嬷嬷应了一声,命小丫鬟扯了一块儿棕色的布将皇后和德妃的视线阻隔了在外,过了大概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年轻的嬷嬷才出来。

    一旁的小丫头急忙奉上一块干净的帕子,年轻的嬷嬷慢条斯理的将手擦干净才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回皇后娘娘、德妃娘娘的话。卫小姐……果真失贞了!”

    “你说什么?!”德妃只觉得眼前一黑,被这个结果气的血气上涌,喉头一甜:“你可是看仔细了!”厉声厉色的模样,可是任谁都能听出德妃话语中的底气不足。

    年轻的嬷嬷登时就有些不高兴:“德妃娘娘,您这是在怀疑老奴的专业?”看xx二十年,从未出错,金字招牌您懂吗?!要不是因为她,明德帝没准脑袋上一片绿呢!

    德妃终究是在后宫呆了多年的老油条,很快便冷静了下来,但是身子软软的倒在了椅子边上,可怜巴巴的抬头看着皇后:“娘娘……从筠的命……好苦啊!嘤嘤……”

    “哎……”皇后也是颇为悲凉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伸出手亲自将抽抽噎噎的德妃拽了起来,难得好性儿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你快莫哭了,不然从筠这孩子醒来如何能承受的住啊!还是要靠你这个姑母多多劝慰的。”

    劝慰个屁!德妃在心里爆了粗口,女子一旦不洁,除非自尽以保全家族的名声吧!

    “皇后娘娘!从筠这孩子是无辜的啊!定是遇到了什么歹人,这才……呜呜呜……不过是进入猎场玩闹一圈罢了!怎么皇家猎场内竟有这种歹人!”德妃此时看起来的确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姑姑,发生这种事儿第一反应也没有试图将自己和卫家摘出去。

    “不要慌!”皇后沉声道:“一切还是要等这丫头醒过来好好问上一问,本宫必定给她做主!”

    “谢娘娘垂爱……”德妃一抽一抽的坐在了椅子上,不停的拿帕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本是没多少的,硬生生的用力将自己的眼角揉成了红眼兔子。

    皇后稍微沉吟了一下。起了身:“至于在皇家猎场出现这等恶劣的事件,本宫必定启禀皇上一查到底!”语毕斜眼看了看德妃愣住且愤愤不平的样子,心情量表直线上扬,脚步轻快的出去了。

    “哼!”见皇后带着所有的人都走了出去,屋内只剩下自己和自己的丫鬟的时候,德妃这才冷哼出声。一改刚刚那副悲痛欲绝的模样,脸上也未曾见到一滴泪水:“贱人,你要是想将事情闹大。本宫就陪着你闹大!”说完扭头问丫鬟:“刚刚小姐换下来的脏衣服,还没扔呢吗?”

    此时的德妃脸上挂着浅笑,与刚刚发现卫从筠出了状况的时候,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一旁的丫鬟被自家主子这捉摸不透的态度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听到主子的问话才急忙摇头:“没呢,刚刚奴婢只给扔去了热水房,现在应该还在呢!”

    “啪!”德妃扬手用力的给了这丫鬟一巴掌,脸色又恢复了铁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畜生!还不快拿回来!”

    小丫鬟被德妃这一顿劈头盖脸整懵了,但是也下意识的捂着脸跑了出去,不一会儿怀中抱着卫从筠换下来的旧衣衫回到了德妃身前,怯懦的将怀中的破烂推给德妃:“娘娘……是这个不?”

    德妃先是嫌弃的看了一眼那堆黑乎乎的东西,这才百般不情愿的翘起兰花指伸到那堆东西里左掏掏,右掏掏。摸了几圈,突然她的面上一喜,迅速拽出来一个东西,将那东西摊平放在掌心,这才终于笑开了花:“死丫头还算是有点用,这回本宫倒是盼着皇后将事情闹得大一些,越大才越好……”

    转眼到了午后,午后的阳光算是大好的,照在人身上也是有种暖暖的感觉。此时的内室是一片的静谧,只余火盆中的炭火时不时的能蹦出两个火星。

    卫从筠觉得脑袋沉得很,悄悄动了动手指,牵扯到了手臂的伤口,一阵的呲牙咧嘴:“呲……”

    “娘娘!小姐醒了!”丫鬟被卫从筠的抽冷气的声音自迷糊的状态唤回,上前查看了一番这才欢天喜地的冲着德妃嚷嚷着。

    “……”卫从筠脑袋还有些混沌,看着德妃那张精致却又布满怒气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才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可惜退无可退,只能可怜兮兮的叫了一声:“姑母……”

    “你做的好事儿,还有脸叫我?是谁把你弄成这幅鬼样子的?”德妃毫不客气的将卫从筠身上的被子掀开,甫一接触到有些微凉的空气,虽然身上还胡乱穿着蔽体的衣物,卫从筠依然打了个冷颤。

    听到德妃的逼问,卫从筠似是回想起了树林中的点点滴滴,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在炭火的映照下都有些透亮了:“是……姑母……我……”说着说着脸上带上了哀求之色,毕竟之前是养在闺阁中的娇小姐,这种事情无论如何都是说不出口的。

    “你还知道要脸!”德妃哼了一声:“算了,本宫也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儿。”说着一把扯过丫鬟手中崭新的衣裙扔在了卫从筠身上:“自己换好,咱们去见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卫从筠脸上的惊恐显而易见,自己的姑母这是要生生将自己逼死吗?这件事传出去自己还哪里有脸活在这个世上!想到这里,卫从筠两个小手无助的攥住身上的衣衫:“姑母,从筠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啊,姑母!”说着就要爬起来去够德妃的裙角,只不过稍微起了点身,就带动了胸腔内被赵信一脚提出来的内伤,承受不住咳嗽了两声。代号女特工

    “本宫这不是在帮你?你要是想活命就乖乖的把衣服给我穿上!”德妃连看卫从筠一眼都懒得,挥了挥衣袖转身出了这间小内室。

    那丫鬟有些不忍心,半跪在卫从筠身边,将德妃扔下来的衣服捡了起来,轻柔道:“小姐,您是娘娘的亲侄女儿,娘娘还能害你不成?来,奴婢服侍您更衣吧……”

    皇后营帐

    屋内燃着熏香,香味极淡,有安神的作用。一个丫鬟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到上午狠骂杜嬷嬷的那个侍女跟前小声道:“高竹姐姐,德妃娘娘的人在外面呢,说是卫小姐醒了。”

    高竹偷偷看了一眼在短榻上闭目养神的皇后,也小声回道:“你先出去让她们等一会儿吧,娘娘这头好不容易睡着,不能再醒了。”皇后这两年的神经衰弱越来越严重,简直到了夜不能寐的地步。

    “高竹?你在那嘟嘟囔囔的说什么呢?”皇后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看着门口的高竹。

    高竹见状急忙上前跪在了短榻边:“奴婢该死,将娘娘吵醒了,娘娘恕罪。”

    “哎……反正也没真的睡着了。”皇后看起来很疲惫:“说罢,什么事儿?”

    “启禀娘娘,德妃那头来人,说是卫小姐醒了。嚷着过来要您给主持公道呢!”高竹说着不屑的撇了撇嘴:“奴婢当真没有见过这般厚脸皮的小姐,任何一家的小姐遇到这档子事儿,估计当时就自尽以证清白了吧!这位倒好,四处嚷嚷,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出了事儿!”

    “你这嘴倒是真不饶人。”皇后宠溺的看了一眼高竹:“不过德妃到底是怎么想的……”嘴里念叨着,脑袋就有些走神了。半晌才回过神,整理了一些有些发皱的衣衫,才吩咐高竹:“带进来吧……”

    “是。”高竹走到门边,叮嘱了那小丫鬟几句,只见那丫鬟点头应是,转身打开帘子出了去。

    没过多久,帘子再次被打开,德妃带着还需要丫鬟搀着的卫从筠走了进来。还没等二人给皇后行礼,这边皇后就心肝儿,宝贝儿,小可怜的叫了开来,还招了招手:“这苦命的丫头啊,快过来让本宫瞧瞧!”

    卫从筠怯懦的走近了皇后,被一把拉了过去,与皇后一同坐在了短榻上,耳边还传来皇后颇为慈爱的声音:“瞧瞧这小脸憔悴的,有什么事儿尽管与本宫说,本宫定为你做主!”

    卫从筠闻言鼻子一酸,登时就落下了泪,正要开口说什么,却被通报声打断了。

    “娘娘,三皇子在帐外求见!”高竹禀报道。

    “三皇子?”皇后疑惑的看向了德妃,德妃无奈的摇了摇头:“许是听到从筠出事儿了,着急来看看。”实际上她的心中也十分疑惑自己儿子怎么会来此,她的心里是万般不愿自己的儿子现在与卫从筠扯上半点关系的!

    “是个好孩子,快让他进来吧。”皇后了然的点了点头,似乎很是赞赏三皇子的态度。卫从筠遭此大变,难得还能不嫌弃的凑上前来。

    “咦?这孩子怎么出了一手的汗!”皇后抓起卫从筠的手,惊讶的感受到一手的黏腻。

    “……”卫从筠只是留了一个脑瓜顶给皇后,还是德妃出声替她解释:“昨夜折腾了一宿,今天也是刚刚从昏迷中醒了过来,难免身子虚了些。”

    “儿臣给皇后娘娘请安。”就在二人说着话的时候,赵永进了屋,低头给皇后行了礼。

    卫从筠却是身子一抖,向着皇后身边靠了靠。皇后责备的看了一眼赵永,道:“你瞧你,说话粗声粗气的,把卫丫头都吓到了!”

    “是儿臣的错,只是儿臣听说了表妹遭遇了……”说着就掀开袍子跪了下去:“请求皇后娘娘找到那歹人,儿臣必定将其五马分尸!”一句话说的阴气沉沉,卫从筠再次不着痕迹的向皇后那边靠了靠。

    “好孩子。”皇后示意赵永起身,随后将头扭向卫从筠:“丫头,你可还记得是谁欺辱于你?莫怕,本宫在谁都伤不到你!”

    “我……”卫从筠刚开口,眼泪就跟着落了下来:“我只记得……不……我记不清那人了,树林里很黑,我什么都看不清……只是……只是从筠拼死抵抗的时候,自那人身上拽下了一样东西。”一边哭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块玉佩,看起来是上好的羊脂玉,还陪着藏青色的络子。不像是一般的登徒子能带的起的。

    皇后将那块玉佩拿过,是猛虎的形状,总觉得在哪看过。皇后盯着那块玉佩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这不是二哥的!”赵永突然出声,死死的盯着皇后手中的东西,眼睛猩红:“这是父皇在二哥十岁的时候赏给他的,自那时候起,二哥这块玉佩可是不曾离过身的!”

    “呜呜呜呜……”卫从筠适时的自短榻滑落在地,跪在了皇后的脚边:“娘娘……从筠无颜活在这世上,给卫家丢脸!”说着猛然起身就想一头撞死,可是一转身就懵逼了,四处围着的都是布,内室也并无柱子,撞哪里是个问题!

    好在德妃身边的丫鬟一把拽住了她,解决了这个尴尬的局面。皇后也是被卫从筠弄的一愣,随后才一脸的不赞同道:“卫丫头这是作甚,找到人不就好办了?来人,将二皇子请到本宫这里来。”

    不怕找到罪魁祸首,怕的是找不到人呐!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