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五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赵信在马上看着卫从筠,紧皱的眉头已然显示了此时他十分的不悦:“卫小姐,你这般几次三番的纠缠本王是何意?”

    卫从筠被赵信那谈不上阳光的眼神盯得有些心虚,但是随即想到之前姑母在自己耳边说的话,又有了一些底气,微微挺起了胸脯:“我是知道自己没什么机会,王爷对萧四小姐乃是一片的赤子之心……我也从未奢望过什么……”至少今日之前并没有。

    赵信听到这话,面皮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微微颔首:“你知道就好。”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被赵信这种理所当然、毫不反驳的态度刺痛了心底。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王爷,您不会当真认为萧四小姐的心境也如您这般吧?”

    赵信眉头皱的更深,竟在卫从筠这不算问题的问题下稍微慌了心神,面上自是不会让旁人瞧出不同,依旧是淡淡的:“卫小姐,你问的这些,未免失了规矩吧?”语毕不愿在与其多做纠缠,调转马头就准备走。

    “您就没想过为何今日萧四小姐明明约您前来,却并未出现?您真的觉得萧四小姐与您订亲是心甘情愿?您是不是不知道萧四小姐其实心中另有他人?!”卫从筠此时状若疯癫,不顾形象的大喊,眼睛因着过于激动都充了血,双目通红,看起来很是骇人。

    “小姐?您是不是真的……”喜欢别人?猴子问的小心翼翼,在他看来,冲着萧四小姐平日里对待主子那眀嘲暗讽的态度来看,这个猜测还真是极有可能。

    萧悠慢慢的转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抬起手拍了猴子的后脑勺:“我喜欢你,你信吗?”妈的,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在背后讲自己的坏话,这种感觉真是醉。

    下面的赵信闻言却是脸色一冷,随着一声剑出鞘的金属摩擦音,赵信一拍马背便飞了起来!下一秒一个冰冷的剑身便架在了卫从筠的脖子上。

    “诬蔑皇族,其罪当诛!”在赵信看来,萧悠早就是自己的小妻子,怎能容他人随意评说!

    卫从筠感受着脖颈上的冰凉,小脸有些惨白,凄然一笑:“我今日所言句句属实,我也是为了您啊肃王殿下!萧悠她却是个□□之人,肃王殿下还要继续受那贱人的蒙骗吗?”

    “大胆!”赵信将剑向前递了递,卫从筠白嫩的颈部便出现了一丝红线,鲜血慢慢的流淌了出来,些微染红了剑身:“本王念在德妃的面子上未与你多作计较,还望你给自己留一些体面!”

    “王爷!”那卫从筠却是忽然跪了下去,扯住赵信的衣角,那叫一个声泪俱下:“王爷若是不信从筠,从筠也是无话可说。可是王爷!那萧悠此时正在猎场外围私会情夫呢呀!王爷!”说着就去扯赵信的袖子:“从筠可以带你去看看的,王爷您就信信从筠吧!从筠思慕你这么久,怎能忍心看您受那贱人的蒙骗!”

    树上的猴子转头看看此刻毫无形象和自己蹲在一个树杈上的萧悠,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要不是此时人就在自己身边,他都险些信了那个叫卫从筠的女人的话了。

    原来女人为了争抢男人的宠爱就是这么撕逼的?猴子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一个冷颤,离萧悠更远了一些。女人真是危险的动物,以后还是远离算了。还是爷们儿好,力气大,能干活,还没那么多说道,顶多就是:你特么不服?草,来战!

    “滚!”赵信看着拽住自己衣角的小手觉得有些反胃,想要挣脱却意外的一个踉跄!手中的重剑险些握不住,剑尖触地,支撑住了他那精壮的身躯的全部重量。

    “王爷?”卫从筠勉励忍住心中的狂喜,跪在那里将脸上挂着的泪珠擦掉,口中却还是弱弱的:“王爷?您这是怎么了?”

    赵信此时觉得天旋地转,见卫从筠一步一步逼近,怒喝:“本王让你滚!”他真是从未见过这般没脸没皮的女人。一边却还要在脑海中回想,到底自己是何时中的暗算。不应该……赵信对自己还是颇为自信的,大明朝还没有人能在他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暗算自己!

    “王爷,您这是感觉全身无力了吗?”卫从筠此时的声音已经褪去了刚刚的不安和害怕,稍微还能听出点妩媚的意思。

    赵信闭着眼倚着剑,不出声。盛世宠婚

    卫从筠毫不在意:“王爷莫担心,明日就会有人来这湖边寻你我二人的,到时候咱们就能出去了。”

    赵信突然睁开双眸,眸子依旧清亮,不见迷茫:“你这是要算计我?”如若这样,未免太天真,就算是进了他的后院,那就万事大吉了?

    卫从筠先是被赵信清醒的模样吓了一跳,随后听到赵信那虚弱不堪的声音才松了口气:“从筠岂是那等没有廉耻的女人,只是明日宫中侍卫来寻,王爷是被歹人所伤,从筠恰巧路过救下了王爷。你我二人虽然并未做任何逾矩之事,只是……”说到这里,她还害羞的垂下了头:“只是孤男寡女共度一夜,王爷,从筠相信皇上也会给我一个说法的。”

    说白了就是既保全了她卫从筠善良的小白花的名声,又逼着赵信不得不将她接进肃王府,再加上中间还有个德妃,说不好还是个肃王侧妃之类的。头上扣上了肃王恩人的名头,如若赵信不好好待她,免不了以后被人说肃王德行有亏。

    至于进了肃王府,赵信能不能宠幸她,现下似乎都不是卫从筠所考虑的范畴。

    赵信听到卫从筠这么说已经心下了然,只是并没有别的多余的反应,微微阖上了双眸,似是打定主意要闭目养神。

    “心真大。”萧悠觉得蹲久了腿部有些麻木,换了个姿势稳当的坐了下去,小腿不老实的晃悠着。

    猴子听到这话颇有微词:“小姐,主子那明明是处变不惊。”啧!真是的,怎么英明神武的主子到萧四小姐的嘴里就成了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囊货呢?歪了歪头看着底下一动不动的赵信,莫名觉得萧四小姐说的很对怎么破……一定是自己被洗脑了……

    “王爷?”卫从筠慢步到赵信身边,小手不甚规矩的攀上了赵信的肩膀,感受着衣衫下的坚实的肌理,双颊绯红:“王爷,一直站着难免疲累,不如坐下?”说着小手微微用力,而赵信也好似真的消耗完了全部的体力,顺从的跌坐在了地上。

    “诶,你们暗卫见多识广,知道你们主子中的什么迷药吗?”萧悠问猴子,俏脸上写满了‘我很好奇’四个大字。

    猴子为难的看了一眼几乎黏在自己主子身上的卫从筠,真的很想问问萧四小姐:真是心大的是你吧嗷嗷嗷嗷!你相公要被别的女人扒光了啊摔!

    但是显然只能在内心默默地咆哮,该回答的问题还是不能不回答:“我也不知道……”看症状很像是软骨散,但是那姓卫的女人还想进肃王府的说,应该不会对自己未来夫君下这等狠药吧?

    “嘁!”萧悠听到这个答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那种鄙视的眼神看得猴子十分的委屈,扭过身子自己在树杈上默默地对起了手指。

    任由卫从筠挨着自己坐下,赵信开口问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如何下的药?”

    “呵……”卫从筠先是冷笑一声,风情万种的将散落下来的发丝别到了耳后,整理好了仪容才开口:“说起这事儿,还是要谢谢萧四小姐了。”

    萧悠?赵信俊脸闪过一丝了然,要说自己今日唯一碰过的有可能让自己腿软的东西,便是一个小丫头送过来的荷包,那里面就是一张约自己来这湖边的小纸条。

    无奈的轻叹,要是以往赵信是必定会千般小心,一旦涉及萧悠……自己总是没办法保持冷静。自嘲的笑了笑:“你倒是有几分能耐,连萧四小姐身边的丫头都为你所用。”

    卫从筠扯起嘴角:“王爷谬赞了,从筠倒是也没几分本事,本想让萧四小姐身边的两个大丫头为我所用,那样送到您手中的信会更有说服力一些,不曾想仅仅是一个三等丫鬟就让王爷您信了……”说着说着又有些意难平,赵信还真是对萧悠信任的很,半点不曾怀疑。

    此时她的心情很复杂,今日真是赵信不来也生气,来了更生气!

    咬了咬下唇,收起心中嫉妒的情绪,胳膊一抬就露出了一段洁白好看的小臂,将手臂环住赵信的手臂,头轻轻凑了过去,吐气如兰:“王爷……最坏不过如此了,您就放松一下吧……”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