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七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娘娘……”这是不是有些太快了……萧悠虽然心里是这般想法,但是终究是没能说出口。被一口茶水呛得小脸通红,下意识的用小手拍了拍胸脯。她自是知道皇室之人的性格,就算贤妃看起来个性再完美,那也是容不得拒绝的。

    贤妃见萧悠只是微弱的喊了一声,随即害羞似的低下了头,这心里就像是开了花儿一样,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终于有了着落,瞬间觉得连晚上都能睡得好觉了呢!

    心里轻松,脸上看起来都是容光焕发,贤妃搭着雪萝的手站起了身,道:“自入秋以来,今儿是难得的好天儿,不如陪我去园子里走走,活泛一下筋骨。”

    萧悠自是答应,稍稍落后于贤妃半步,往花园去了。

    要不怎么说这世间的女子都爱削尖了脑袋往皇帝的后宫里面钻呢,这宫里的花园,即使是到了深秋,还是百花争艳,郁郁葱葱的。后宫的各种奢华到极致的享受,足以让那些女人拿自己的命来拼了吧……

    “在想什么?”贤妃好奇的看着萧悠那一瞬间有些悲凉的神色。

    萧悠回过神,扯起一抹笑:“回娘娘的话,民女是在感慨,韶华易逝,容颜易老。”

    贤妃‘噗嗤’笑出了声,伸出手指微微点了点萧悠的额头:“你小小的脑袋瓜里面竟然还会想这些子的东西?”说着忽然凑到萧悠耳边:“你放心,信儿不是那种在乎女子外貌的男子。”

    萧悠闻言脸色十分精彩,精致的小脸上写的满满当当的就是纠结:娘娘,你确定你了解你儿子?上辈子赵信的后宫可没一个长得丑的,更别提艳冠京城的陶慕晴了。

    “母妃在和小嫂子说什么?”

    就在萧悠不知如何继续这等对话的时候,那边赵初彤翩翩而来,待看清她身边的人的时候,萧悠的脸色更加精彩了。

    “肃王爷,四公主。”萧悠规矩的行了礼,此时心中当然被赵初彤那声清脆又响亮的‘小嫂子’惊了不轻。

    赵初彤却是撅起了小嘴,上前腻在贤妃身边,拉着贤妃的衣袖不依:“母妃,父皇不是都给小嫂子和二哥赐婚了的嘛?怎的小嫂子还叫我四公主。”

    萧悠觉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汗毛根根竖起,压都压不下去的那种。许是不了解赵初彤的人会被这幅娇俏可爱的样子所迷惑,但是……萧悠实在是太了解赵初彤了,上辈子二人关系也不错,所以萧悠只是想求求赵初彤这妮子别搞这些表里不一的玩意儿了qaq

    贤妃有意维护萧悠,拍了拍赵初彤的手,道:“莫胡闹,萧四小姐与你二哥可还未成亲呢。”说着眼珠子转了转,萧悠见状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贤妃拉着赵初彤便往回走,一边走一边还说着:“刚刚你小嫂子在母妃殿里闻到你做的香十分喜欢,这就回去给你小嫂子包上一些。”

    “真的!?小嫂子真是有品位。”赵初彤欢欣雀跃的声音。

    【喂!说好的不叫‘小嫂子’呢!掀桌(╯‵□′)╯︵┻━┻】

    “……”赵信。

    “……”萧悠。

    只余二人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贤妃和赵初彤则是脚步飞快,一个转弯就不见了人影。

    “你派人监视我?”沉默了半晌,萧悠开口问道,只是觉得再没有比这个时间,这个地点更适合兴师问罪的了。

    赵信先是一愣,之后有些窘迫,白净的面皮疑似出现了一抹红晕:“我……我只是怕你有危险。”

    “多久了。”萧悠依然面无表情:“监视我多久了。”

    赵信苦笑:“没多久,自你上次在青家出了意外才开始。”那次着实让他怒火中烧,猛然发觉自己之前抱着不能打扰她的生活的想法是多么愚蠢!要是那次在青家,萧悠真的被算计成功,赵信觉得自己恐怕会发了疯吧,上辈子护不好她,这辈子难道还不行?

    “哦。”萧悠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既没有歇斯底里的骂他,也没有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指责他干预自己的私生活。她的想法就是,发生都发生了,哭哭啼啼有什么用?好好的想想怎么从中获利才是正经事。

    赵信被萧悠这无法预料的反应弄得有些尴尬,不过看起来好像并不反感的样子?心下一喜,冲着不远处的一颗大树淡淡说了句:“出来。”

    瞬间一个黑衣人就出现在了赵信身边。萧悠眼皮微跳,黑衣人显然不是走正常的路子进到这后宫之内的,能越过各大侍卫的封锁线,挺不简单。

    “摘下来吧。”赵信再次淡淡吩咐。

    只见那黑衣人磨磨蹭蹭的,最终还是将蒙着脸的黑布拿了下来,露出一张青紫交错有些变形的脸,正是那晚被萧悠嫌弃的黑衣人。

    “猴子在我身边的这些人当中算是身手顶尖的,让他在萧府中做个侍卫吧。”赵信提出了自己的希望,虽然他知道或许萧悠并不需要这种保护,但是他还是放不下那颗时时担忧的心。【论老妈子是如何养成的】

    “猴子?”萧悠眼底染上了一丝愉悦:“长得是挺像。”

    猴子登时就有些炸毛,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自己和猴子长得像!哪里像?!哪里像?!自己明明这般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好吧,今儿的模样儿的确是有些失礼,可是他绝对不像猴子!

    萧悠感觉到了猴子周身那不高兴氛围,歪了歪头,样子娇憨的让赵信想将其揉入怀中,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气人:“或许我刚刚说错了。”

    猴子一喜,看来这萧四小姐人还是不错的……

    “像狍子,遇到人就会跑,偏又好奇心重的傻狍子。”萧悠对着赵信眨巴眨巴眼睛:“你说他身手好,我怎么没感觉到呢?那日可是被我房中一个那么小的小丫头发现的。”

    赵信摸了摸鼻尖,有些想笑:“那日确实是他疏忽大意了。”他自然是知道猴子被自己个的媳妇儿揍了一顿,不过这并不能说明猴子的身手不够好。

    萧悠撇了撇嘴,道理她也懂,猴子那晚明显是十分顾忌自己的样子,生怕伤了自己的一根毫毛。真要是认真起来,估计自己这点子只会蛮力的身手,不过十招必败。

    “哦,那好吧。”萧悠答应的十分干脆,倒让有一肚子话想去劝她的赵信憋得不上不下的。萧悠的想法很简单,严华那么好的苗子总不能浪费了,没准日后还是有机会成为那叱咤天下的女将军;而自己……空有蛮力还是需要磨练滴。打个哈欠就有人送枕头,这种好事儿哪有不应的道理。

    赵信心中很欢喜,觉得这是萧悠准备接受自己的第一步了。很快自己就会步上与小媳妇儿相亲相爱,再生两个孩子的康庄大道啦!

    而且还要为媳妇儿认真考虑,赵信开口道:“那猴子还是让他继续在你院中的树上蹲着吧。”

    猴子听到这话竟也没有异议,他们暗卫本就是职责如此,睡在树上那还算好地儿了呢。

    “不用了。”萧悠皱眉下意识的拒绝,一想到自己院中最喜欢的树上蹲个人,心里就不得劲:“我就直接带回去说肃王爷给我的人不就得了,哪用得着废那么大的劲?”

    “……”赵信哑然失笑,这些年自己经历过的一些事难免让他有些谨慎过了头。想事情都有些复杂了,萧府人口那么单纯,且按照萧家男人那副忠于皇权的模样,听到自己送了侍卫给萧悠,只有欢迎哪有反对的道理。

    “如此也好。”赵信觉得媳妇说的有理。

    萧悠盯着猴子那张惨不忍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幽幽的说道:“以后住在屋子里,每天可要记得洗脸呐!”说到底萧四小姐还是对那晚一巴掌弄了一手油的事情耿耿于怀。强婚霸宠娇妻

    猴子那张青紫交错的脸想必表情不是十分的美丽,不过现在看来都没差啦。

    不等猴子回嘴,萧悠便吩咐:“你去宫门外等我吧,下午出宫我再带你回家。”

    猴子听到这话,只能不着痕迹的抿了抿嘴,提气向上一窜,几个跳跃就没了影。谁让人家是将来的主子夫人,主子显而易见又是个惧内的,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抬头看了看赵信,萧悠开口:“我答应了下午要去看看姑母,如此我这便回雪阳宫拜别贤妃娘娘了。”说着转身向着雪阳宫的方向走了。

    赵信一愣,下意识的伸出大手握住了萧悠的小手,他的手黝黑,她的手白嫩,视觉上的冲击加上掌心柔嫩的触感,让赵信内心鼓噪起来。

    “……”感受到拉扯之力,萧悠停下脚步,目光难明的盯着二人交握的手看着。

    “额……”赵信咽了口口水,压下喉间的紧张感:“我刚好也要去母妃宫里,一起吧。”

    “你……”萧悠正想挣脱赵信的大手,另一边却传来了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肃王殿下?”一声呼唤转了十八个弯儿,足以知道当事人心情是多么的紧张和激动。

    赵信微微侧转身子,看向了来人。顺便将刚刚被他精壮的身躯遮挡住的萧悠露了出来。

    萧悠好笑的看着卫从筠那张饱含娇羞的面庞瞬间变得铁青,一时间倒是忘了将手自赵信那里抽出来,开口道:“卫姐姐也来逛园子吗?”

    “萧四小姐也在。”卫从筠微微颔首,方才的羞涩之色荡然无存,恢复了与各家小姐相处时候的倨傲。

    其实萧悠一直有很疑惑,到底卫从筠是怎么养成这种个性的,每次见面都是鼻孔朝天的模样,是因为什么让她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呢?

    萧悠笑了笑,上前一步与赵信成了肩并肩的站着,二人交握的手被宽大的袖口掩住了,卫从筠一时倒也没有发现。

    “今日贤妃娘娘邀我进宫陪她说一会子的话儿,方才又一起逛了一会儿园子,不曾想这就遇到了卫姐姐。”萧悠笑的毫无心机:“不过听说卫姐姐是要回江南了,一想到以后竟是没什么机会在一起玩耍,我这心里就怪难受的。”可是说出的话句句戳着卫从筠的心窝子。

    今日本来卫从筠心情就是不好,只因姑母说再过个月余就将自己送回江南了。这时丫鬟来报说是赵信正在花园里,原本想着过来对其隐晦的表达一番心意,期盼着赵信能接受自己,这样就可以留在京城陪伴着自己的心上人了!毕竟赵信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她不信有人能拒绝自己的投怀送抱。

    可是……卫从筠有些委屈的看着与赵信站在一起的萧悠,为什么每次都是她!想着想着便有些咬牙切齿了。这个女人每次都是装好人,实际上最是阴险不过了!卫从筠有些心疼赵信,竟然要娶这种表里不一的女子做王妃。

    萧悠看着卫从筠那略微显得有些狰狞的面部表情翻了个白眼,开口讥讽:“卫姐姐怎的还走神了?莫不是看着什么看的这般入迷,竟是连我的话都不回了。”说着还转头看了看赵信,那讽刺的眼神看得赵信再次的摸了摸鼻子。

    突然间觉得有些好笑,只因前世赵信已经是明武帝的时候,一尴尬还是会做这个动作,看来重活一世,有许多还是没有改变的。比如习惯,比如卫从筠,萧悠心想。

    “萧四小姐担心多余了,我想我们以后还是会常常在一起吃茶聊天的。”卫从筠留恋的看了一眼赵信,十分隐蔽的向萧悠下了战书。

    “我期盼的很呢。”萧悠漏齿一笑:“既是如此,我还要回雪阳宫陪贤妃娘娘,就先行一步了。”说着转了身,这一瞬间,才发现自己的手与赵信手一直相握着,未曾分开。

    俏脸一红,萧悠低啐一口:“还不松开?”

    “……”赵信的俊颜竟然看出了些许委屈的味道,恋恋不舍的将小手松开,但是依旧跟着萧悠屁股后面一起往雪阳宫方向走去。

    明晃晃且刺眼的太阳光仿佛将二人的身影镀了一层金色,一大一小身形异常的和谐,远远看去就是【皇室未婚夫妻虐dog日常.jpg】

    卫从筠的眼睛一直黏在赵信的身上,自是没有错过二人的小动作,一想到刚刚萧悠竟是明目张胆的牵着心上人的手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谈笑风生,她就难过的要疯掉了!

    萧悠……走着瞧……

    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那对和谐的背影,卫从筠双手紧紧握起,嘴角勾起一抹笑,整个人显得有些诡异的疯狂。

    萧悠回了雪阳宫,却又被赵初彤生拉硬拽着一起用了午饭。在赵初彤缠着萧悠的时候,还抽空对着一旁站在那里看着二人正微笑的赵信挑了挑眉:二哥,我做的好吧?!

    赵信接收到自己妹妹的信息,也挑了挑眉:做的不错,重重有赏!

    赵初彤受到了鼓励,便更来了劲了,吃过午饭之后又再次缠了上来,直到萧悠推脱实在是不能再耽搁了,还要去绮梦殿看看姑母的时候,赵初彤才撅着嘴依依不舍的放了萧悠。

    一路被送到了雪阳宫门外,萧悠才轻轻拍了拍还在拉着自己衣角不放的赵初彤的小手:“四公主,今日我便先走了。”

    “小嫂子你千万要经常过来看我和母妃呀~母妃和我平日里在宫里没趣儿极了,我都好久没见母妃像今日这么开心了!”赵初彤确实是舍不得,难得遇到能谈得来的。

    “好。”萧悠笑着答应。

    半梅此时正站在雪阳宫门外,暖轿也已经备好,这边萧悠正要掀开帘子上轿的时候,贤妃却又突然窜了出来,嗔怪的看了一眼赵信:“怎么能让悠儿一个女孩子自己去绮梦殿?那么远的路遇到危险怎么办?赶紧将悠儿送过去,再回来!”

    萧悠听到这话一脸菜色的看着半梅和暖轿周围站着的两个小太监,再看了看贤妃那面不改色的模样,心里给贤妃竖起了大拇指:真绝色,赵初彤说谎不脸红的本领总算是知道从哪里遗传的了。

    “是,母妃。”赵信应了下来,顺便自我反省了一下,自己对待悠儿的态度有这么不积极吗?实在是汗颜,还要母妃和妹妹来操心。

    萧悠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让半梅将暖轿的帘子放了下,皇子送你,你总不得自己个乘坐轿子吧?只能和赵信一起走路了。

    闻着从身边飘过来的馨香,赵信心情很好,今日整整‘霸占’了萧悠一整天,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二人一路无话的到了绮梦殿门口,萧悠便不再走了,脸上写的很明显的:好走不送。

    赵信失笑,摇了摇头:“那我便先回去了。”就算百般的不想走,也不能不走。重活一世,他不想再让她有一丝一毫的不开心,也不想她怕他。

    “肃王爷慢走。”萧悠屈膝行礼。

    这时,绮梦殿的大门儿突然开了,出来一个妇人笑眯眯的向二人请安:“肃王爷,四姑娘。”随后起身道:“姑娘可来了,主子盼了许久呢!”

    “我这就进去了。”萧悠抬脚准备迈进绮梦殿,却被那妇人的一句话定在了那里,看起来颇为滑稽。

    只听那妇人说:“主子说劳烦肃王爷护送我家姑娘安全到了,秋日里难免干燥,肃王爷不如进去喝杯茶祛祛燥,可好?”

    赵信俊脸上笑容扩大,抱着胸惬意的欣赏着萧悠那变换不明的脸色,薄唇轻吐:“那就先谢过萧贵仪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