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四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是夜,萧悠回到萧府,不顾老夫人和小潘氏那极度期盼的眼神,道了晚安之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映月轩。她不是不了解老夫人和小潘氏想说什么,只是说的再多也是毫无意义。交代自己婚后怎么对赵信吗?萧悠淡淡的扯起嘴角,怕是不会有人比自己更会讨他的欢心了吧……

    一进院,还在院中摆弄着花草的严华见状,起身行了行礼,沾满泥土的手在自己身前的围裙上蹭了蹭。

    萧悠笑了笑:“这般晚了,竟是还没睡?”自打严华行动方便之后,萧悠便让她在自己房中帮着半菊和半梅,不过她院中事情并不多,半梅和半菊也就并没有真正让严华做些什么。

    许是觉得白吃饭不好意思,严华这几日总是呆在院子里,没事儿做做洒扫,浇浇花什么的。

    严华听到萧悠的话,显得很不好意思,用手指了指花圃,嘴中‘嗯嗯啊啊’的似乎在说着些什么。

    萧悠也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微笑的侧耳倾听着严华的声音,小脸十分认真。待到严华将手放下,才道:“以后别大半夜的摆弄这些花草了,早些休息,花花草草的没长腿,第二天也跑不了。”

    多日接触下来,萧悠才感觉严华是个十分精致优雅的女子,虽然天生骨骼清奇,但是内里还是一个单纯的小女人。上辈子因为凶名在外,大多数贵族男子都对其敬而远之,好大岁数了还没个心上人。而这辈子……脸毁了,舌头被割了。

    老天爷有时候真是操蛋。

    严华局促的点了点头,先跨进萧悠的屋子,替其打开了门帘。待到萧悠进了屋,严华又快步到桌子旁边倒了一杯茶,递给了萧悠。

    看着眼前那杯还微微冒着热气的茶水,萧悠愣了愣,随即接过来喝了一口。透过氤氲水汽看到严华那期盼的眼神,像是一个做了好事等着别人肯定的孩子,毕竟她也才十三岁,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

    放下茶杯,抬起手摸了摸严华的秀发,萧悠赞道:“温度刚刚好呢~”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摸着一个十三岁孩子的头,这情景怎么看怎么有些违和。

    不过严华在听到这话之后,缓缓的裂开嘴笑了开来,两颊可疑的升起一抹红晕,衬着中间的那道疤痕更艳了。

    萧悠看着有些心酸,这些日子也是打听了一下严华的家中发生了何等变故,打听出来的结果只是严家全家全部失踪!一点踪迹也无!

    一个堂堂朝廷命官,全家上下不算仆妇小厮二十几口大活人,说消失便消失了?刑部竟然也没什么反应,这种情况不得不让人深思。

    那边半梅却不知道萧悠的思索,只是笑着打趣道:“你这般的用心,以后小姐习惯了你的伺候,我和半菊可怎么好?”

    半菊闻言也是跟着凑热闹:“就是,就是。我和半梅平日里都是惫懒惯了,小姐肯定更喜欢你了!”

    都是玩笑话,严华听到却觉得很紧张,上前一把就扯住半梅的衣角,另一只手乱比划,吚吚呜呜的小脸涨了通红。

    “浑说什么?吓到她了吧!”萧悠看着严华那快要急哭了的模样有些哭笑不得,半梅和半菊也有些讪讪,他们二人也不曾想到这个小姑娘心思竟是这么重。急忙一人拉着严华的一只胳膊开始劝导,好一会子才劝好。

    萧悠见没什么事儿了,就淡淡的吩咐半梅伺候自己梳洗,另一边严华陪着半菊将萧悠的床铺铺好。

    “呼……”半梅替萧悠卸下脑袋上繁复又沉重的簪子,替她按了按头皮,萧悠舒服的闭上眼睛,长呼一口气。讽刺的扯起嘴角,自己早上去宫里的时候也不曾想到只一天,原本安静的生活再次天翻地覆!

    “呜!”突然,严华扯着嗓子大叫一声,冲了出去!

    半梅和半菊被惊到了,皆是愣愣的站在那里,满脸的疑惑,半梅的手中甚至还攥着萧悠的一缕黑发。

    “呜!呜!”

    房上的瓦片突然开始乱响,显然是有人在上面。

    萧悠扯过一旁的外衣胡乱披上,冲出了房间,半菊和半梅也反应了过来,急忙跟着出了去。

    抬眼向房顶望去,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纠缠在一起,那小的自然就是严华了。只见小胳膊小腿一招一式的挥舞着,神色认真且有些狠厉。反观那个大的,长手长脚,严华自然难以伤到他分毫,虽然看起来连连后退,但是明显是在逗弄着严华玩闹。

    那黑衣人现在却也是在心中骂娘,原本因为屋内只是有几个妇道人家,是以想着偷偷懒,自树上跳到了屋顶上,寻思着今晚可以躺着好好睡一觉,哪知道屋内竟然有个小变态!

    眼神变得无奈,黑衣人想要停止这种纠缠,抓住严华的一个漏洞,快速闪身到她身前,阴测测的说道:“小丫头,你给我下去吧!”

    不曾想严华咬了咬牙,一发狠不躲不闪,直直的冲到了那黑衣人的怀中。猝不及防之下,二人一起掉下了房顶!

    ‘噗通!’一时间院子内灰尘弥漫。魔之争

    “咳咳……”萧悠咳嗽了几声,半梅急忙拿着帕子在她面前挥舞着,将附近的灰尘赶走。

    黑衣人迅速窜起,一只手揉着腰,暗道真是阴沟里翻船!一提气便要逃之夭夭,可惜蓦然觉得脚下一沉,低头一看,哭的心都有了。蒙在黑布下看不真切的脸正哭丧着,语气却是强硬:“小丫头,你赶紧松开!”

    严华此时小脸沾满了泥土,很是狼狈,嘴角有微微的红色,显然是刚刚那么高摔下来,本就没好利索的内伤又加重了。虽是如此,小手依旧紧紧地抱住黑衣人的右脚踝,眼神晶亮,透着坚毅。

    黑衣人被严华的眼神吓了一跳,暗啐了一口,低头按住严华的小肩膀,用了巧劲让严华双手有些麻痹,趁机将腿拿了出来,一个旋身跳了起来。

    眼瞧着围墙在自己的脚底下,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喜意:哈哈哈!老子终于出来了,好在没暴露!自己真是太机智!

    “啪!”

    黑衣人满脸的不可置信,有些发懵,下意识的捂住自己的左脸。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只能绝望的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再次着了地,院子的围墙那么高,显得那么遥不可及。

    众人都是呆呆的看着萧悠飘然落下,一袭白衣在月光下显得仙气十足。

    “说罢,你是谁?”萧悠红唇轻启,皱了皱眉,看着一旁被半梅和半菊扶起的严华,心中更加烦躁。自己自从重生,发现了这一身的本领,最终却还没有一个孩子管用!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一跃而起,感受着面皮的抽痛,眼角跳了跳。一句话不说的再次试图向外冲去!

    他快,萧悠也不弱,几番拦住黑衣人的去路。见这黑衣人死不开口的模样,萧悠眼神一冷,冲上前去竟是与其动起了手!你不是不说吗?我就打到你开口!

    黑衣人见萧悠气势汹汹的冲过来,怪叫一声,左右闪躲,不敢与萧悠正面接触。一时间,众人只觉得萧悠勇猛异常,逼得那黑衣人节节败退。

    “小姐好厉害!”半菊双手交握在胸前,一脸的少女思春状。半梅也是崇拜异常,严华则是虎着小脸,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她们哪里知道,萧悠只是看起来风光罢了,实际上她连人家的衣角都碰不到。咬紧下唇,她明显能感觉得到对方的顾忌,心中有个念头升起,脸上怒气更重。提气喝道:“你再躲?回头我就让你家主子狠狠罚你!”

    黑衣人明显听到‘主子’二字就身上一颤,脚下不稳便被萧悠逮到了机会!毫不客气的抬起小脚正踢中黑衣人的胸口,这一脚可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只见那人怪叫一声,整个人飞出了一米远,屁股实打实的坐在了地上。

    萧悠趁他病要他命,上前踩住那黑衣人的脸,俯身将其脸上的黑布摘了下来,露出一张年轻清秀的脸,顶多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只不过看得时间长了就有一种尖嘴猴腮的感觉。

    “说!谁派你来的!”萧悠心中虽然有了猜想,但是总得亲耳听到才算真的。

    黑衣人此时真是欲哭无泪,感情人刚刚是在虎自己呢?想到这瘪了瘪嘴,他也是有尊严的,绝对不出卖主子,打死也不说!

    萧悠看着这人的表情,气乐了:“好,算你硬气!你是不是不说?”

    黑衣人一扬脖,士可杀不可辱!有能耐你就砍死我!

    将脚自那黑衣人脸上拿了下来,嫌弃的将手中的黑布甩到一边,淡淡道:“起来吧……”

    疑惑的站起身,全身上下写满了‘戒备’二字,就怕萧悠反悔上前来再踢自己一脚。却见萧悠满脸嫌弃的自半梅手中接过一条湿的布巾,使劲擦了擦双手:“你是不是没洗脸?”

    “……”黑衣人觉得想哭,没日没夜的执勤,人家竟然嫌弃自己没洗脸?想当初自己也是个风度翩翩,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小姐们见到都尖叫的……美男子!

    萧悠擦完手,语重心长的跟黑衣人说道:“实际上我能猜到你主子是谁,只不过想确认一下而已,到时候你就说是我冰雪聪明,自己猜到的不就得了。”

    撇了撇嘴,黑衣人心想你当我傻啊!

    “哎……”萧悠叹了口气:“你要是不说,明儿我只能去找赵信,说他派来的人意图偷窥我洗澡……你说说,这年头真是世风日下啊!”

    “是他!就是他!”黑衣人大喊,声嘶力竭,内心都在哭泣。妈蛋,这罪名他实在是担待不起啊!正常死与变态死之间,他选择了正常死,好歹有个全尸。

    喊完就见萧悠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半眯着的眼睛让黑衣人有些后悔,他怎么觉着自己注定是死无全尸的命呢?

    萧悠站在那里招了招手,虽是笑眯眯的,说出的话却有一股子咬牙切齿的味道:“来来来,告诉我你在我的房顶呆了多久了?”

    黑衣人苦着脸,他能不能不说?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