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二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看着大殿中央跪着的两对新人,明德帝觉得很满意。一开始他的确是很不愿意青家丫头嫁给太子,可是过后细细想了想,太子这么不着调,确实得用一个厉害的媳妇儿来管管。

    皇后也算是心满意足,毕竟是自己的侄女如愿以偿的嫁给了自己的儿子。至于萧悠配给了赵信,皇后心里是有点不舒服,但也只是一点点,在她的心里,青家的一世荣华才是最最重要的。

    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那边贤妃和赵初彤笑的牙不见眼的,另一边坐在德妃斜后方的卫从筠脸色就不是那么好看了。

    一双平日里看起来颇为刁蛮的美目此时氤氲着泪光,愣愣的看着此时谢恩完毕,起身的赵信。只见萧悠许是跪的久了,起身的那一瞬间有些晃悠,一只大手便握住了那纤细的手腕。

    赵信此时的表情是难得一见的温柔,低头对着萧悠说了句什么,而握着萧悠手腕的大掌始终不曾松开。虽然动作并无特别逾矩之处,且二人现在算是未婚夫妻,就算再过火些也不会有人说什么。可那若隐若现的亲昵和赵信的温柔,偏偏就是刺痛了卫从筠的眼睛。

    “啪!”手中的茶杯一个握不住,掉在了地上。

    “姑娘!”卫从筠身边伺候的大丫头惊慌的看了一眼上方的明德帝和皇后,见二人轻声交谈着并未注意到这边,才悄悄松了一口气,手脚麻利的将那破碎的茶杯用帕子包了住,准备一会儿得空悄悄的扔出去。

    德妃倒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扭头脸色不是很好的瞪了一眼卫从筠,却见卫从筠还是一脸的失魂落魄。顺着她的目光瞧去,德妃的眼神变得更冷了。

    在这里又不能发作,德妃只得压下心口的怒气,装作没事儿人一般的转过身,暗地里却咬碎了一口银牙。要说这么多年在后宫,德妃早就该锻炼出喜怒不形于色的本事,可是无奈她的这个侄女真是上不了台面!

    “娘娘莫生气。”旁边一个身着妇人装扮,看起来还算年轻的嬷嬷给德妃倒了一杯酒:“姑娘那是年纪小,还没转过来那个弯儿。”

    年轻的嬷嬷名为绿凝,是德妃的陪嫁也是心腹,卫从筠她自然是认识,且卫从筠进宫这么久,所有的事她桩桩件件都看在眼里。劝毕德妃,她也是无奈的叹口气,卫从筠不是有多大的缺点,就是有点不识好歹,想不明白能有今日的尊荣靠的到底是谁!

    “我看就是平日里让她爹给宠坏了!”德妃到底是意难平,自己的侄女儿瞧不上自己的儿子,竟然相中了贤妃的儿子,这对平日里心高气傲的德妃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不远处坐着的赵永好似也发现了这里的小骚乱,看着自己母妃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只能举起酒杯挑了挑眉。内心算是庆幸,还好前两日劝住了母妃不要给自己和卫从筠赐婚,不然今日这等情况,卫从筠那个蠢女人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儿丢他和母妃的脸呢!

    萧悠回到自己的座位,萧芙姐妹几个想要打趣,碍于场合却也只能淡淡的说两句。那边小潘氏和老夫人过了一开始的震惊,两个人私下商议了一番,倒是觉得这未必不是一门好亲事,再怎么说赵信也是皇子,外祖家也是显赫,且加上方才赵信十分乖觉过来向老夫人和小潘氏问了礼,二人对他的印象就更加的好了。

    看着小潘氏和老夫人在那里说着自己的事儿,萧悠有些气闷,且酒过三巡大家都渐渐放开了,萧家桌前来恭喜的人便渐渐多了起来。

    “祖母,母亲,我想出去透透气。”

    小潘氏看了看萧悠的脸色,有些酡红,便点了点头:“带着半梅,小心点,宫中贵人多,莫冲撞了谁。”

    萧悠应下,带着半梅自侧门出了璟瑄殿。

    已是深秋,一出殿门,扑面而来的凉风让萧悠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后面的半梅急忙将手中的披风给萧悠披了上去,一边替萧悠扯了扯领子,一边说道:“奴婢恭喜小姐!”在半梅的心里,赵信既然封了王,那自家小姐以后岂不是王妃了?这等尊贵的身份,在大明朝也是排的上号的。

    萧悠闻言冷冷道:“何喜之有?”黑黑的夜色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是想来不甚好看。重活一世最大的愿望就是和赵信不再有瓜葛,可惜世事无常,人活一辈子经常被老天爷他老人家耍弄的狼狈异常。

    “额……”半梅直觉自家主子应该是不太开心,虽然她的脑袋想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是还是十分有眼力见的闭上了嘴,不再惹萧悠心烦。

    “呼……”萧悠倚靠在栏杆上长舒一口气,希望将心头的郁结呼出去,可惜心中那沉甸甸的重量并未减少半分。

    萧悠张嘴解释:“半梅,我只是觉得……只是觉得……心中不痛快。”

    半梅点了点头,表示十分理解,毕竟这件事小姐之前未收到半点的风声,搁谁谁都得受到惊吓。

    主仆二人便都不再吭声,耳边偶尔能听到璟瑄殿内嘈杂的说话声。

    “萧四小姐。”

    萧悠原本有些神游天外,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眯着眼睛伴着廊下有些昏暗的烛光才勉强看清了来人。

    “卫小姐。”萧悠微微颔首。

    卫从筠难得展开笑颜:“还未恭喜萧四小姐呢。”

    萧悠矜持的笑了笑,面上看起来是十分欢喜的:“谢谢卫姐姐。”说着抬手用帕子遮住了小半边脸,似是十分害羞。

    卫从筠笑容一凝,有些冷了下来:“萧四小姐好运气,二殿下乃是人中之龙,许多小姐都求之不得呢。”

    隐晦的撇了撇嘴,萧悠深深地觉得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白眼狼,前脚刚刚救过她,后脚就上这来给你添堵。当然萧悠也从未想过让卫从筠对她感恩戴德,只是这遇到个男人就翻脸是不是也太没心没肺了?

    “卫小姐慎言呀,好在此处只有你我二人,人中之龙这种话能是随便说的?”心情本就不是很爽快,萧悠也懒得和她演那些姐妹情深的戏码。要说这卫从筠大小姐也真是一朵奇葩,喜欢追着男人屁股后面跑也就算了,说话起来也口无遮拦。不说明德帝还好好活着,就算明德帝死了,这明面上的储君也是太子赵哲,人中之龙能形容别人吗?!

    “哼!”卫从筠却并未把萧悠的话当一回事儿:“萧四小姐,你命好,皇上给你指了一门极好的婚事。可是我劝你也别太得意忘形了,二殿下如今被封为肃王,按理说还可以有两个侧妃,各家的小姐可都等着呢……”

    这话,就差点说她自己还在背后默默期盼着呢!

    萧悠听到这话,真是觉得有些心累,和这种智商不高,情商又低的人说起话来真是一种挑战。就这智商,进了赵信的后院还不是被分分钟秒成渣的节奏?

    “妹妹近些天听到了一件好笑的事儿,卫小姐有兴趣听听吗?”萧悠想了想,还是开了口。婚事没办法如自己的心意,说着话还能被别人给威胁了,萧四小姐现在很不开心。网王之猫惑

    卫从筠之前的话说出口,也懒得给萧悠赔笑,此时已经恢复了往日里的清高:“萧四小姐说说吧,我也好奇的很呢。”

    “这京中传闻,德妃娘娘将卫小姐接进宫,是为了做三皇子妃的。按理说这要是真的,今日三殿下也是封了王的,皇上理应一同赐婚才是。如今看来,这传言真是无稽之谈!”萧悠笑嘻嘻的看着卫从筠那迅速黑下来的脸色,补上了最后一刀:“二殿下再怎么说也是皇族,现下又是肃王,可不是收破烂的!”

    当谁不知道呢?今日这种情况明显就是卫从筠已然惹怒了德妃母子,二人也准备抛弃卫从筠另觅他人了。在宫中能有什么秘密,这事儿保不准过几天就会传遍京城,你卫从筠又有什么本事能让赵信这种骄傲的人,低下头捡三皇子都不要的女人?

    上辈子都不成,这辈子得罪了萧悠,更是想都别想。至少现在,萧悠的身份对于赵信的后院进什么人还是有点发言权。

    正常情况下,每位皇子必须先娶了正妃才能娶侧妃。未有正妃之前,府内顶多有两三个上不得台面的妾侍或者通房,像太子那么不像话的真没几个。

    “你!你……竟敢骂我?”卫从筠的怒气被萧悠的那句‘收破烂的’彻底点燃:“不要以为你是左相的嫡亲孙女儿,又是皇上指的肃王妃就目中无人!事情未到最后一刻,谁也说不准!”

    萧悠听着这种没有营养的威胁觉得耳朵根子都痒痒,甩了甩帕子,凉凉的说道:“卫小姐这话说的没错,不过我敢肯定,卫小姐这辈子是当不了正儿八经的肃王妃就是了。”

    “你!”卫从筠的心事被萧悠这般大喇喇的说出来,原本黑着的脸迅速蹿红,也不知是气得还是羞臊,指着萧悠的手都有些颤抖:“你血口喷人!”

    “啪!”萧悠抬手将卫从筠的手打倒一边,用力之大让卫从筠一个晃悠。

    “卫小姐,收起你那点小心思,当旁人都是傻的不成?”萧悠火气也是压抑不住:“今儿卫小姐既然想把话说清楚了,我就跟你说清楚了!当这个肃王妃也不是我求来的,不过既然我当了!就算是我死,旁人再当这个肃王妃,也是个填房!”

    卫从筠被萧悠略微有些狰狞的表情骇了一下,嘴唇张了张,脑袋里却是乱哄哄的不知道说什么反驳。心下却升起了一丝委屈,她对赵信的爱是纯粹的,是没有一丝杂质的,能在赵信身边,就算是个侧妃,是个妾也是甘之如饴!

    可是这些话她不能对萧悠说,显然咱们卫大小姐在情敌面前还知道要脸。

    “半梅,咱们回去吧。”萧悠打完一通嘴炮,觉得精气神好了不少。但是又有一些心酸,此情此景难免勾起前世一些不好的回忆。以前,她不也是个妾?

    带着半梅往璟瑄殿走去,主仆二人谁都没理咬着唇,愣在那里的卫从筠。

    萧悠一路低头快走,拐了个弯,低垂的眼前突然出现一双穿着黑色白底锦缎面鞋的大脚,抬头一看,萧悠觉得胃疼:“肃王殿下。”

    赵信‘嗯’了一声,突然之间有些讪讪,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

    他不说,萧悠却也只是耷拉个脑袋站在那里,也没有先开口的意思,小小的肩膀微微缩起,整个人显得紧张又防备。

    赵信见状,有些头疼,但还是好声好气的问道:“可是不舒服,怎么先出来了?”说着这话,内心竟然还有小小的雀跃,这么些年的等待,如今终是能这般光明正大的关心她了!

    萧悠先是被赵信这轻言细语的模样弄得一愣,直勾勾的盯着赵信的俊脸看了好一会儿。前世……他是高高在上的明武帝,可是相处久了,却也常有像这般温柔的时候。

    萧悠一惊!怎么又想起之前!上辈子活成那副德行有什么好留恋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赵信没有受到自己情绪的影响,态度这般好,萧悠倒也不好总是呛声,毕竟身份的差距在那里。

    想到这里,也是难得的放缓了以往冷硬的声音:“殿内太闷又吵,出来透透气,没什么不舒服的。”

    赵信则是一脸的惊喜,伸出大手想要将萧悠环在怀中,却生生的停在了半路,只因为突然想起,她现在还不是他的妻。

    尴尬的用那只手挠了挠头,明明是叱咤风云的明武帝,此时看起来竟然有些羞涩。

    萧悠不是没有察觉到赵信的小动作,他的这幅模样却让萧悠感到了一丝新奇的陌生,是以用帕子掩唇低头笑了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丝什么,萧悠却没抓住,皱了皱眉,不过也就将之放到脑后去了。

    “额……”赵信则是被眼前的人儿那突如其来的笑容闪花了眼,愣愣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平时再怎么巧舌如簧,今日在这里也像是被割了舌头一般,说不出话来。明明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

    “肃王爷还有事?”萧悠敛了笑容,再度恢复了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一脸‘你没事就让开’的表情。

    从刚刚一见面,萧悠开口闭口‘二殿下’、‘肃王殿下’、“肃王爷”各种称呼轮番上阵,已是指了婚的二人何至于陌生至此?

    赵信决定身体力行,为萧悠示范‘未婚夫妻相处模式’的正确打开方式,清了清嗓,开口道:“父皇既是为你我二人指了婚,我以后可不可以不再称你为萧四小姐。”

    “随意。”萧悠先是一愣,随后回的毫不在意。

    赵信一喜,趁机要求:“那你也不要用那些尊称叫我了,可好?”

    萧悠定定的看着赵信的黑眸,目光尖利的好像要看透赵信的灵魂。她十分不理解赵信这般的做法,难道不是应该厌烦自己被强硬塞给他吗?就像前世一样。

    可是她看到的却是那幽深的眸子,充满了真诚。萧悠收回眼神,飘向一边廊下摇曳着的灯笼:“好的,王爷。”萧悠气自己方才竟是要被那眸中的‘真诚’乱了心。

    “你……”赵信一哽,旋即明白这是萧悠的抗议,知道不能逼她太紧,终究还是决定暂退一步,反正今日也算是达到了目的,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叫她:“悠儿……”

    萧悠被这一声熟悉又陌生的呼唤叫的心底一颤,侧面看去,长长又卷翘的睫毛也跟着动了动,赵信看得心痒痒。

    “王爷,我先进去了。”萧悠不太习惯这有些暧昧不清的气氛,语毕绕过赵信快步向前走着,看起来都有些小跑了。

    半梅哭丧着脸,冲着赵信行了行礼,也是一路跑着跟了过去:“小姐……小心……!”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