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章

本章节来自于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4/
    “四妹妹?四妹妹?”

    萧悠觉得头有些疼,且除了刚刚那两声呼唤外,耳边突然变得嘈杂异常。抚着微痛的额角,萧悠不耐的长开了双眼,却意外的看着自己那桃红色宽大的袖口发呆。

    怎么会……在她失去意识前,自己明明穿的是暗金色的贵妃正服……

    “四妹妹,祖母在问你话呢。”听着耳边那悦耳清脆且有些熟悉的少女声,萧悠像见了鬼一般的瞪大双眼,僵硬的转过脑袋。待看到身边那明媚圆脸的少女,萧悠恨不得将自己掐死过去。

    她这是见鬼了吗!萧淼不是在明武五年就没了的吗?

    “四丫头,你这是怎么了?”萧悠寻着那道使自己鼻头发酸的慈祥的声音看过去,一个花白头发,精神抖擞的老太太正坐在窗边的短榻上关切的望着自己。

    萧悠鼻头抽了抽,就算这是梦,也是一个能让自己落泪的,温暖的梦。不好意思的用帕子擦了一把脸,低头道:“孙女儿许是昨儿没睡好,这不今儿在这就脑袋犯了昏了。”

    “许是四丫头又熬夜看书了,要么说咱们四丫头那真是爱书如命呢。”刻意挑高的尖细音调让萧悠皱了皱眉,看向老夫人身边正站着的一个身着暗红色衣裙,满脑袋金钗的妇人。正是萧悠二叔的正妻,宋氏。

    要说起萧家,那是正经八本的京城贵族。萧悠的祖父乃是当朝左相,祖上也都是为官的。不过如今京城议论起左相萧丰,是人都要对其那一身刚正不阿的文人风骨竖起大拇指的。萧丰治家也是极为严谨,这一生只得一妻一妾;育有一嫡子,萧嘉实;一庶子,萧嘉艾,便是萧悠的二叔;一嫡女,萧绮彤,乃是明德帝后宫中正四品的萧贵仪。

    这宋氏便是萧嘉艾的妻子了,萧悠如今还未搞清楚状况,实在是懒得理她,便慢悠悠的站起身微微屈膝:“祖母,孙女儿着实是累的狠了,还望祖母怜惜,放孙女儿回去偷个懒吧!”说着像是印证自己所言不假,掩着口打了个大哈欠,眼角挂泪,一副我见犹怜的小模样。

    老夫人失笑摇了摇头,用手指点了几下萧悠:“你个小皮猴,快些回去吧!”

    “谢谢祖母!”萧悠见过礼,回身果然在角落里寻到了自己小时候的大丫头半梅,叫了半梅便出了老夫人的青松院,手指划过暗红色的木质栏杆,萧悠觉得这个梦做得真是真实。

    萧悠失去意识前,只记得明武帝病重,将她们各宫妃嫔招至交泰殿,每人赐毒酒一杯。老太监那嘶哑难听的嗓音她已记不太清,只依稀记得大致意思就是,你们死了,朕才可安心去死,避免幼帝年少,受母族把持。

    萧悠微笑,她这辈子活的说不上多么轰轰烈烈,但是也并无什么牵挂,既然要用自己的命换儿子的平安,她自是愿意的。

    所以,在别的妃嫔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时候,她便从容的拿起面前的那杯毒酒,一饮而尽。精神恍惚中,仿佛瞧见了床榻上明武帝那有些心痛,有些挣扎的眼神,让她有些疑惑……

    “小姐?”半梅看着那正对着湖面发呆的自家主子有点奇怪,只觉得自家主子今天真是飘忽的可以。

    萧悠并未被半梅那一声仿若蚊子的呼唤叫醒,却是因为陷入回忆中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指甲硌着掌心的痛感使她回过了神。

    愣愣的盯着自己被指甲印出半月牙印记的掌心,一个荒唐的想法自心中升起:“半梅,今年是哪一年?”

    半梅一愣:“回小姐的话,明德二十年。”

    萧悠瞳孔微缩,伸出手掌放在太阳下面细细看,果真小了一号,这一年,她十四岁。

    半梅就这样看见自家小姐的身子一僵,再次愣在那里,只得老老实实的垂着头站在后面一声不吭,哪只一站便到了下晌,半梅看了看天色才不得不出声:“小姐,已经过了晌午了……”

    萧悠深吸了一口气,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不知是什么原因,自己竟然回到了十年前!萧悠觉得真是累得慌,也不是没听过有这种还魂的事件,但是一般都是回到垂死之人的身上吧!妈蛋一睁眼睛就和人请安聊天儿是怎么回事儿!

    好吧,回魂的场景咱就不计较了,但是本宫上辈子并没有任何遗憾和牵挂,你为啥要让本宫重活一世?好好的机会给别人不好吗?!啊?

    “四妹妹怎么好好的就在湖边发起呆了?”

    萧悠偏头便见到了四个娇花似得少女相偕走了过来,领头的粉裙少女便是二房的庶长女,萧芙,去年及笄,已然十六了,却还未订亲。虽说大明朝女子婚嫁普遍在十七八岁,但是一般及笄之后就将亲事要订下了。萧悠暗自翻了个白眼,谁还不知道那势力的二婶娘打的是什么好主意。

    后面跟着的便是二房三小姐萧芸和五小姐萧贞,都是庶出的,萧芸是过两日的及笄礼,萧贞倒是比萧悠小了一岁,身量还未长开,喜欢跟在姐姐的屁股后面东跑跑,西闹闹。甜甜蜜恋花样派

    后面缀着的是二小姐萧淼,却是和萧悠一个爹不一个妈的大房庶女,刚刚过了及笄礼。据萧悠所知,自己的娘亲从来不在庶出子女的教养上吝啬,是以萧淼一及笄便给她议了一门好亲事,对方乃是从二品翰林院掌院学士家二房的嫡次子孙修宁,也是考过秋闱,中了举人的。

    一个庶女将来却也是正经嫡出人家的官太太,不得不说萧悠娘亲的好心肠,是以萧淼的生母钱姨娘也是极为乖巧的,并未起什么幺蛾子。

    “大姐姐来了。”萧悠扬起笑应了萧芙一声,这萧芙让二婶娘宋氏教养的十分小家子气,穿金戴银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的相府小姐的身份。

    “四妹妹早早便从祖母那里出了来,说是累了却在这湖畔发了大半晌的呆,不知道的还以为四妹妹不耐烦和祖母说话儿呢~”萧芙用帕子掩着,低头抿嘴笑了笑。

    萧悠闻言面色却不变,只是扯开嘴笑了笑,露出几颗洁白的贝齿,完全不遵循大家闺秀的礼仪了:“大姐姐有所不知,妹妹正是困极了,这才走到湖边便忍不住了,站在这里睡了一觉。”完全是睁眼睛说瞎话,萧悠却是说的一本正经。

    “……”萧芙一脸震惊,明显是被萧悠的作态和言语惊了一下,有些磕巴:“四妹妹……你怎能……你这是……祖母知道定会罚你的。”

    萧悠俏皮一笑,上前一步扯着萧芙的袖子撒娇似得央求道:“所以还请大姐姐帮妹妹遮掩些,可莫让长辈们知道了,到时候妹妹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萧芙以往便有些瞧不惯萧悠那清傲矜贵的模样儿,且十分在意萧悠仗着嫡女身份得到的宠爱,如今看到萧悠这般模样心里的气倒是顺了不少,颇为豪气的一挥手:“四妹妹只需记住莫在犯了,今日之事姐姐妹妹们自会帮你遮掩着些的。”语毕还回头十分有派头的吩咐了其余三人,一副爱护幼妹的形象。

    萧悠撒开萧芙的袖子拍了拍手:“为了感谢各位姐妹,今儿还请姐妹们赏脸去映月轩坐坐,我再吩咐弄几个小菜,晚上咱们姐妹一起赏月吃酒可好?”

    哪只萧芙做出长姐的模样板起脸点了点萧悠的额头:“你和小五还未及笄,便嚷着吃酒?”

    萧悠笑嘻嘻的拉住萧芙的手:“便是在我院子里,稍微吃些也是无碍的,大姐姐放心,妹妹院子里的下人嘴严着呢,保准今儿一事儿只有咱们姐妹知道!”

    今日萧芙享受到了心心念念许多年的‘长姐’待遇,心下舒坦便有些飘飘然了,又见众人期盼的眼神,便下意识的点点头,紧接着便被大家拥着去了萧悠的映月轩。

    五姐妹皆是尽兴散去且不提。

    萧悠这边微微吃了些酒,白皙娇美的脸蛋儿透了些粉红。沐浴完毕湿着头发坐在铜镜前,半梅拿了大布巾走到她身后为她绞着头发。

    见萧悠正在对镜自赏,半梅抿嘴笑了笑:“小姐吃过酒的模样看起来愈发娇美了,等到明年及笄之后,想必求亲的人都要踏破相府的门槛儿了!”

    萧悠低头不语,她的长相算不得清纯的那种美,她美得很有侵略性,微微上挑的眼角更是显得小脸妩媚。是以上辈子但得明武帝在自己宫中多歇一日,第二天准有言官上奏折骂她是祸国妖姬。

    无奈的叹口气,长相皆是爹娘赏的,她自己真是无能为力啊……

    上辈子且不觉得什么,这辈子细细想来,多少前世过得憋屈了些。是以今天才会主动对萧芙释放善意,前世与其并无什么过节,只是不喜那萧芙和二婶娘如出一辙的模样,才姐妹之情淡薄。如今想来,人家还未必瞧得上自己那小老太太的样子哩!

    一旦敞开心扉去接纳别人,萧悠发现自己家的姐妹们都是极好的,前世就算接触不多,却也并未发生别家那姐妹互相算计的情况。看来倒是以前的自己十分的混蛋了。

    复又想起前世听了父亲的劝,为保全家族利益匆匆便与当时还是肃王的二皇子明武帝赵信订了亲,还是侧妃!说白了是做妾的。哪知人家即便如此还是拖了四年,等到登上皇位才迎了自己进宫,封了萧妃。同年却大摇大摆的封了名满京城的才女陶慕晴为贤妃,生生的打了她的脸。好在没打肿,明武帝在位五年期间倒是顶着压力,一直未立后。萧悠想着,他心中定是有一个求之不得的白月光吧。

    虽说进宫之后,明武帝对她也算宠爱,生了儿子之后更是将她提到贵妃之位……

    萧悠想到这里嗤笑一声,明武帝的宠爱乃是镜花水月,拿她当玩意儿似得逗弄,前世所得还不是她自己争来的!

    吃酒过后的头脑有些发热,萧悠小手握拳,既是重活一世,那便重拾亲情,好好尽孝,尽姐妹之谊……最重要的,不再委屈自己,离赵信远点!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于小叼的小说论嫌弃皇帝的方法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最新章节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全文阅读论嫌弃皇帝的方法5200论嫌弃皇帝的方法无弹窗论嫌弃皇帝的方法txt下载论嫌弃皇帝的方法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于小叼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