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7.**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薛贝走后,孟凌云也起身朝庄颜颔首,什么也没说便走了。旁边的男子们也没有多问。

    庄颜在想,孟凌云会不会找平南侯去了?不过……她未必找的到他。

    估摸着有些时间了,庄颜对黄不羁道:“舅舅,我去看看孟小姐怎么还没回来。”她知道平南侯没有走,所以这会儿准备去找她,把耳坠子要回来,否则叫人瞧见就不好了。

    黄不羁百忙之中回了个头,“去吧去吧。”

    兰儿想要跟着去,被庄颜一个眼神制止了,吩咐道:“我去寻孟小姐,若寻不见她,她又回了,你便叫她就在此处等我。”

    兰儿低头答是,站在门内静静等着。

    从走道进来,他们待的雅间是第二间,庄颜站在门口往右边数了两间,又拐了个弯,方去到第三间,看见门顶上写着“荷香榭”,四下又无人,方推门进去了。

    庄颜一开门,就被人拉了进去,抵在墙上。对方力气很大,她砸在墙上却不痛,因为庞致总是把自己的手掌垫在她身后。

    这间雅间是封闭的,也有一扇八扇的大理石屏风。

    庞致与她四目相对,问:“怎知是我?误闯了人家好事怎么办?”

    狡黠笑了笑,庄颜道:“侯爷握我手三下,若是没有别的意思……”鬼才信。顿一顿,又道:“况且你那常随与你耳语的时候我看见了,说的是胡话。”

    这都是他刻意安排的。反正她聪明,都能明白。

    “侯爷……快让开。”庄颜推着他,力气不大,底气也不足。

    很意外地,庞致放开了她。知她有提防之心,方不敢逼的狠了,情爱这事,得徐徐图之。

    庄颜摊开手掌心,伸到他面前,那条断了掌纹很清晰,她笑得有点傻气,“侯爷,把耳坠子还我。”

    那枚耳坠子他一直贴身藏着,不过并不打算还给她。

    见他没有归还的意思,庄颜拧眉道:“侯爷,我已经不躲您了,您怎么不守信?”

    庞致语气有点严肃地问:“你承认是在躲着我了?”

    庄颜偏过头去,她才不承认,打死也不承认吃醋的事情。正要收回手,玉白的手却被他一把抓住,庞致的拇指摸着她的掌纹,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暧昧……

    她的声音有点低,“侯爷您……不嫌弃?”断掌克夫,很多人都忌讳的。

    “我命硬。”他答的很肯定。

    为了她,命必须得硬,不然怎么一起白头到老。

    明明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手心却有薄茧,摩擦着她的手背痒痒的。

    庄颜很感动,抽回手,笑容都带着甜味儿,“侯爷还是把坠子还我吧,我本是出来寻孟小姐的,若是她先回去,我又迟迟不回,怕会惹人生疑。”

    “她暂时还回不来。”

    “怎么可能!”寻不到平南侯,孟凌云应该没多久就回来了。

    庞致也收回手,要笑不笑,想要捏着她的下巴,庄颜对上他带笑的灼灼双眼,偏着脑袋躲开了。

    庞致暗笑她防备着他。

    也是,在他心里,她是妻。在她心里,他只是平南侯,仅此而已。

    收回手,庞致问:“你以为她来找我的?”

    难道不是?庄颜心想。咬了咬唇,她道:“反正……她肯定要回来的。”

    “那也不是现在回来——刚才还说不躲我,现在又躲我?”他的脸离她很近。

    庄颜有点怕他,心跳的很快,对上他的双眼,心跳得更快了。

    “你还没回答我。”庞致逼问。

    “什么……”庄颜一下子没明白过来。

    “你是不是以为孟家的是来找我的?”因避讳姑娘家的闺名,平南侯没有直呼其名。

    侧了侧头,庄颜还是躲开了他的视线,轻轻答了声是。

    庞致又笑了。他知道孟凌云的喜欢的另有其人,却不告诉庄颜,就是要看她这股子醋劲发出来是什么模样。红着脸闷闷的,明明心里不爽快就是不说,绣了蝴蝶兰的帕子都要被她给绞坏了。

    静默无言,庞致问:“你不高兴了?”

    庄颜声音细细的,“没有。”明明就有。

    被庞致盯得不自在,庄颜还是脱离开他的禁锢,往旁边走了一步,一本正经道:“我不能不高兴。”

    庞致来了兴趣,跟过去一步,问:“为什么不能?”

    “侯爷这样好,喜欢您的人自然很多,若要不高兴起来,那整天都不高兴了。”

    庞致被她逗乐了,伸出骨节分明的食指刮了下她的鼻尖道:“别人的醋你吃得,孟家的却是不必。”

    抬眼望着他,庄颜睁大眼了问:“那是何故?难不成孟小姐已经定了人家了?”不会的,否则她今日也不会逃出来。

    “你想想看,她喜欢的人——是谁?”孟凌云喜欢过谁,嫁给了谁,庞致都知道。并不是他刻意去查,只是孟凌云嫁的人跟他也很熟,多少也知道一些。

    庄颜咬着唇深思,长长的睫毛投影在眼睑下面,浅浅的一片,侧脸的轮廓曲线柔美,煞是好看。

    起先一心牵挂着平南侯,孟凌云又因那天的事靠近她,所以才误会对方也喜欢平南侯。今日经他点拨,一下子才明白过来,原来孟凌云的心上人是薛贝!

    “是薛公子!可——”薛贝是有名的花花公子,孟凌云那样温和恭从的人,怎么会爱上他?她也不能爱上他啊!

    “人各有命,她有她的选择,没什么不合理的。”

    这就是庞致说庄颜和孟凌云不一样的原因了。庄颜喜欢人,知道用脑子去靠近对方且有分寸和戒备之心,误会平南侯和方拾梦关系密切那次,她还知道及时抽身,两人此时共处一室,她也知道保持距离。孟凌云喜欢人,只会一头扎进去,脑子里只有浆糊,没有理智。

    庄颜叹息一声,若不是看出平南侯对她真的用了心思,也不敢这样靠近他。可薛贝只与孟凌云有两面之缘而已,竟然就芳心暗许了。

    “两面之缘就叫她神志不清了……”沾上薛贝这种人,可不就是糊涂了!

    “不仅是两面之缘。”

    “什么意思?”庄颜皱眉问。

    庞致没有再答。

    以庄颜的聪明岂会不明白。连平南侯这样对诸事漠不关心的人都知道了两人的事,更何况别的人,看来薛贝是把他与姑娘之间的秘事宣扬了一些出去,虽说平南侯、陈继端、方杰华都是他亲近的朋友,值得信任,这种行为也还是不好的。

    孟凌云是掉进狼窝了。

    庞致不想庄颜为别人的事多费心,劝道:“不是薛贝也会是别人,她这个性格,就只能是这个命。”

    庄颜不得不赞同,她虽与孟凌云家庭环境相同,可外祖一家的照顾和影响,让她不至于常年压抑,性格温和之中还有理智和机敏。相比之下,孟凌云就顽固一些,多年的束缚让她闻到放纵和自由的味道就沦陷、锲而不舍。

    平心而论,庄颜还是很喜欢孟凌云的。

    庞致在三角椅上坐着,慢慢悠悠斟了杯茶,道:“在我的面前,就不要想别人了。”

    他总是这样撩拨她,让她又爱又怕。

    庞致亲眼看着她的脸一点一点变红,像那含羞草逐渐闭合似的,颇有趣。眉眼带笑,真想轻啄她还有些发红的眼皮。关怀道:“你才来的时候神色慌张,可是遇着什么不好的事了?”

    竟叫他看出来了,但庄颜不打算说。一则是不想把自己的困窘置于人前,尤其是他的面前。二则是怕他误以为自己用此手段逼他。

    按捺住情绪,庄颜眼睛都不敢眨,道:“小事一桩,不牢侯爷费心了。”

    庞致深吸一口气,她还是这样倔强,有了难处也不肯开口。记得她初入府中管理下人的时候,被人使了绊子,明明急的要死,偏不找他帮忙,咬着牙立了威,把平南侯府管理得井井有条。

    再者,他明白,不肯说是因为不够信任和依赖。庞致不着急,她对他的警惕之心,他会一点点瓦解;而她的真心,他会一点一点的夺过来。

    今日本想把腰间的玲珑色子送给她,当做抢她耳坠子的赔礼,现在看来时候未到。

    怕吓着她了,庞致再没有问不合适的话题,两人相顾无言。

    第二十八章:

    庄颜有点紧张,但也不想浪费两人独处的时间,站在离他半丈远的地方,主动问道:“那日不知侯爷是用了什么法子把我小舅支开?”第一次被他抵在墙上的感觉,总是不能忘。

    “你小舅过生辰,定的‘来月楼’,我让掌柜的想法子骗他说当晚没有位置了,他便急的去找人理论。”

    来月楼的的菜精致味美,确实不好定位置。

    “平白替您做事,侯爷不怕那掌柜起疑?”

    “不怕——来月楼是我的开的。”

    差点笑出声,庄颜问:“竟不知是侯爷家的。”

    大长公主只吃素菜,灵云寺的菜太过寡淡,他便开了这间酒楼,叫人日日送菜过去。

    庄颜又想起平南侯救黄不羁的事,调皮地笑着问他:“还不曾感谢侯爷恰好路过施救小舅一事。”她想知道那件事到底是不是巧合。

    庞致挑眉,还是他亲自踹黄不羁下坑的呢,不过他不会告诉庄颜,只顺着她的话道:“你要如何谢我?”

    这人!庄颜真是无奈,他明明知道她的意思,却这样回答。撇撇嘴,她道:“谢礼侯爷不知拿去了么。”

    哪晓得庞致答曰:“好,那便是你的谢礼了。”

    待了这么久,庄颜低头道:“时候不早了,去晚了恐有人生疑。侯爷走不走?”

    “你走吧,等你们走了我再走。”这样他们就只当平南侯早就走了,也不会想到庄颜和他独处过。

    感激他的体贴,庄颜行了礼,便出去了。

    转个弯要回到黄不羁所在的雅间,正巧在门口碰到了孟凌云。庄颜见她神色慌张,只道:“我寻了你一会儿,怎么现在才回来?”

    孟凌云当然不知道庄颜说的诓她,只道:“园子太大,迷了路,这不是回来了嘛。”

    探究着孟凌云脸上细微的表情,庄颜温和一笑,道:“走吧,省得我舅舅忧心。”

    庄颜和孟凌云两人挽着手进雅间,里面的人纷纷回了个头,便又自顾自说话去了。而薛贝早已坐在桌边,同他们聊到了一块儿去。

    看完了戏,黄不羁要送庄颜回去。下了楼,却不想居然碰到了庄静和正五品大理寺右寺丞安怀玉的女儿安尺素。

    想也不用想,庄静肯定是为了平南侯或是方杰华等人来的。

    庄颜不知道的是,庄静因那日一面之缘,真正地爱上了平南侯。

    本想全了礼节,打个招呼,哪知庄静只是瞪了她,便扬长而去,庄颜笑了笑,带上帷帽,准备跟着黄不羁上马车。

    孟凌云便自己乘车回去。临走前,庄颜饶有深意地嘱咐她路上小心,早早回去。

    庄颜不知道孟凌云明不明白她的意思。

    但愿孟凌云明白。

    马车上,庄颜摘了帷帽,和黄不羁对坐着。

    黄不羁把玩着核桃雕的泥黄色把件,问她:“你那堂姐好似不大待见你?”

    抚平了绣着蝴蝶兰的秋香色帕子,庄颜道:“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舅舅不知早知道么。”

    努着嘴摇了摇头,黄不羁道:“这回不一样,我瞧她方才看你的眼神带戾气,你回去且小心些。府上你母亲不主中馈,仔细她为难你。”

    一双杏眼渐渐冷了下来,黄氏性子柔弱,庄颜可不是这样的人。

    一路又聊些闲话,也快到庄府了。

    庄府里崔夫人母子还没有离去。

    霍三娘与崔夫人聊得热火朝天,黄氏被晾在一旁。

    要不是顾及丈夫的面子,黄氏早就拂袖走了。

    饶是这样,霍三娘还不消停,破天荒把庄颜夸上了天。崔夫人又是亲眼见过的,越听越喜欢,亲切地叫着黄氏妹妹,恨不得立马把亲事定下。

    崔博文心里头发痒,长辈们越聊他越想看看,庄颜到底长的什么模样。

    霍三娘觉得崔夫人已经心急着要把亲事定下了,但还不够坚决,便道:“弟妹,还不知道那孟家小姐闺名是哪几个字,你把那帖子拿来与我瞧瞧。”她这是变着法提醒崔夫人帖子兴许是假的,庄颜是在刻意躲他们母子呢!

    崔夫人听着霍三娘的语气,又仔细揣摩了她的表情,一会儿便明白了,也帮了一句话。

    黄氏不想给,凭什么就要被这两个妇人牵着鼻子走?可又怕崔夫人回去夜长梦多,铁了心加快速度定下亲事,那她的女儿真就没救了!

    黄氏抬了抬下巴,郭妈妈把帖子递给了霍三娘。霍三娘仔仔细细查看了一遍,表情如常,崔夫人才松了口气。

    不过崔夫人也还是着急,听说最近往庄家来提亲的人多了,她虽逼着自己老爷跟庄守义一步一步把亲事谈妥,若是不快些下手,保不准庄守义又看上了别家。心里头暗想着,回去还得给崔实吹吹枕头风。

    崔实是出了名的耳根软,刘采春又是性格泼辣的,家中大小事宜,基本是她说了算。

    崔夫人看得出黄氏是个做不了的主的人,这件事还得庄守义拿主意才行,这会儿便不想跟黄氏周旋,准备直接回去逼一逼崔实,让崔实跟庄守义两个一口气把事情敲定。

    打定主意,崔夫人起身要走,霍三娘再三挽留不住,只得跟黄氏一道送了他们母子。

    一行人在正院的甬道上正巧遇到了庄保业。庄保业同她们行了礼,又与崔博文相互见了礼。

    霍三娘为了能取得崔夫人的信任,好亲手促成这桩亲事,便主动向自己儿子介绍了崔博文,还夸了这后生两句,让庄保业多向他学习。

    庄保业正无聊,平日里交好的几个同窗家中管束的紧,正愁没有朋友玩,主动邀请崔博文一起去他书房里谈论科举制艺的事。

    一听儿子居然对八股文上心了,霍三娘高兴道:“快带崔公子去吧,若是缺什么就吩咐下人去取,莫要怠慢了人家。”腹黑吸血殿:逮捕萌萌小天使

    崔博文是个老实人,人家请了便跟着去了。

    黄氏言身体不济,便没有将人送到门口,先走了一步。

    霍三娘见黄氏走了,说话更加方便了,笑道:“我瞧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崔夫人留下来吃个便饭,正好你家公子与我家文斌也要交流一番,不如等他们两人聊罢了再一道回去,如何?”

    能和霍三娘有私交,崔夫人求之不得,想着自家老爷还未下衙,便是留下也无妨,便答应了,热络地挽着霍三娘的手往内院去了。

    霍三娘正盛情招待着崔夫人,期间庄静气呼呼地回了秋凉苑,叹自己倒霉,明明打听好了行踪,却没见着平南侯,还在戏院门口碰到了同样肖想侯爷的庄颜。她越想越难受,觉得是霍三娘院子里陈妈妈打听的消息有误,便派丫鬟金子去把人“请”来,好好问一问这老妈子到底是怎么办事的。

    金子一去,霍三娘见她神色慌张,怕丫鬟说了不好的话,在外人面前损了女儿的名声。稍出来一会儿,问明了原委。

    霍三娘倒是不怀疑陈妈妈的办事能力,只是又“巧合”地碰到了庄颜,更担心这侄女要抢她女儿的荣华富贵了!

    打发了丫鬟,霍三娘更加热络地和崔夫人套近乎,将庄颜说得完美无缺,让人听了就恨不得把这样的姑娘抢回家!

    *

    庄府门外,庄颜和黄不羁一同下了马车。府上有人来接,庄颜吩咐外院的下人把马车牵到马房去,又请黄不羁家里坐坐。

    黄不羁拿着缎面折扇道:“也许久没有见过你母亲了,走吧。”

    舅甥两个从影壁走到垂花门,沿着夹道往常喜堂去。

    已经进了内院,庄颜早脱了帷帽给兰儿拿着,舅甥两个一路说笑,谁知竟然碰到了外男!

    庄保业与霍茹两个住在凤落院,自然把崔博文往内院带去,那院子和黄氏和庄颜的院子齐齐地坐落一排,所以几人撞个正着。

    庄颜见着外男,慌忙往黄不羁身后躲,庄保业是什么人,他的狐朋狗友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崔博文穿着件蓝色直裰,头戴黑色方巾,簪了一朵红月季,五官端正,气质儒雅。看见庄颜的那一瞬间,他失神了,竟从没见过这样洁雅清丽的女子,母亲和庄家大夫人所言果然不假。察觉自己失礼,忙红着脸低下头,紧张地不敢看她。

    庄颜恼得皱着眉头,庄保业真是混蛋,什么人都往家里带。

    黄不羁微微挡着庄颜,礼貌地向对方问了好。庄保业和崔博文也做了个揖,前者道:“这是翰林院崔侍读家的公子,今日来府上作客的。”

    庄颜眉头突突地跳着,竟然是崔博文!平复了情绪,行了礼,便与黄不羁一道去了。

    崔博文痴痴地看着庄颜袅袅娜娜的背影,喃喃道:“一顾倾人城……这等佳人难得!”

    庄保业猥琐地笑了笑,搭着崔博文的肩膀道:“我这妹妹确实是难得一遇的美人,若崔兄娶了她,真是祖上烧香了。”

    捏紧了衣袖,崔博文笑了笑,他对着门亲事很满意!

    ……

    到了常喜堂,庄颜的心都还快速地跳着。

    黄不羁见了黄氏,两人说了好久的话,才聊到崔家人身上,黄不羁道:“那崔博文瞧着老实,如何会跟庄保业混在一块儿?”

    别的本领没有,黄不羁看人倒是一等一的准,庄保业他也交往过,因此非常清楚这人内里如同败絮,不是什么良家子弟。近墨者黑,要是崔博文也跟他有来往,想必也是衣冠禽兽而已。

    黄氏叹了口气,把今日之事全说了。庄颜心中也气,顾忌母亲怀有身孕,便道:“母亲莫过分忧虑,父亲既然如此急着想把亲事定下,肯定事出有因,待他回来您好生问问,咱们也好想出对应之策。”

    黄不羁不知其中缘故,奇怪道:“颜姐儿这般看不上崔博文?”

    抿了抿唇,庄颜低头不答。黄氏便把刘采春的无礼行径说了一遍。

    黄不羁向来疼爱庄颜,拍案而起,盛怒道:“这等无礼妇人,儿子又是那么个懦弱的性子,想必泼辣非常,颜姐儿这样友善恭从的人,嫁过去肯定要受罪。也不知姐夫如何想的,怎生舍得把女儿往火坑里推!”

    庄颜也不明白父亲怎么突然这样着急让她定亲,但也只能等他回来再说。

    “小舅您坐,事出必有因,等母亲问明了缘故,我再派人去告诉您一声。”

    “有你父亲在,你的婚事我不好插手,若他强逼你委屈嫁过去,你只管到咱们黄家来,叫我爹与他理论去!”长辈的话,庄守义总要听几分的。

    庄颜有话想对黄不羁说,只是不想当着黄氏的面,便辞了黄氏,送黄不羁出去了。

    走在夹道上,庄颜道:“舅舅别急,我自有法子应对,只是还得您在外帮我一把。”

    心知侄女向来聪慧,既有好法子化解,黄不羁自然肯帮一把,双手背在后面,道:“你说,舅舅在外人脉颇广,只要不是闯皇宫,许多事还是办得成的。要是你为了你,皇宫也闯得!”

    庄颜明白黄不羁是真的恼了,才说出这样的赌气的话来。安抚的笑笑说:“也不需你豁出性命。”

    耳语一番,黄不羁便明白了。

    她是想让他查一些崔博文的私密事情。庄守义多么清高好面子的人,若是未来女婿有辱他的名声,岂会容他?那这桩婚事自然做不成了。就算崔博文自爱,没做下什么不干净的事,庄颜也还有别的法子让崔家主动退出。

    黄不羁不叫她再送了,准备立马去查,仍旧带怒道:“我这就先回去,替你查查那崔博文背地里有没有做什么龌龊的事,要叫我逮着一件,定叫他好看!”

    在外读书学生,哪个没点风流韵事,作为私事是不打紧,要放在台面上来说,那可就丢人了。

    第二十九章:

    交代完黄不羁,庄颜回了碧泉居,又叫兰儿、晴儿去福喜堂门外修剪得像巨球一样的四季青后边盯着,只等崔夫人什么时候出来了,便将人拦下来,再派晴儿来喊她去。

    庄颜坐在常休息的西次间里,拿了把剪刀,叫人把窗边的花白色蛾蝶花端了过来,修剪下繁茂的叶子,觉得花叶均匀了,才叫人拿走。

    雯儿进来说大厨房的婆子把饭送来了,庄颜搁下剪刀,命人把饭菜摆在梢间里,莲儿伺候她净手,几个不常在跟前伺候的小丫鬟捧饭、安著、进羹。因心想着崔家的事,胃口不大好,草草吃了一些,便停筷了。

    寂然饭毕,莲儿忙端了漱盂来,庄颜漱了口,下人也把饭菜撤了。

    因怕伤脾胃,庄颜在次间的榻上闲坐着,过了一时才吃茶。

    庄颜是有午睡的习惯,只不过今日事急,方不敢睡,胃里不觉胀了,便叫兰儿伺候她换了身衣裳,整了整发髻,待会儿好去见崔夫人。

    她想着,崔夫人了不得在大房处吃了饭就要走,所以换了身茄花色对襟窄袖罗衫,贴身的浅蓝百褶裙坐在次间里做刺绣。

    前几年庄守仁在秀坊里请了有名的绣娘来教她们姐妹三个苏绣,庄静偷懒,时常溜到霍三娘跟前躲着不学,庄佩又知道吴玉婷不大待见她去学,来了几日便也作罢了,只剩庄颜一个潜心学刺绣,几年下来倒也学的很好。

    后来绣娘觉得徒弟青出于蓝,便主动请辞,庄颜又叫父亲替她请了精于别的绣法的绣娘来,苏绣、湘绣、蜀绣、沈绣她都会一些,因此绣出来的样子总比别人有灵气。

    一旁的竹编笸箩里放着已经修好的如意云纹兜肚,和一双虎头鞋子,庄颜手上正在绣的是一件小袄。黄氏已怀了三月多的身孕,若不出意外,生产那会儿该是天寒地冻的,做件小袄小孩儿穿得上。

    不知不觉,绣了一个多时辰,小袄的花样子全部绣好,庄颜剪了线头,缝制了两层绸布又塞了棉花,最后缝合上的时候才发觉快到申时了,她放下东西抬头问:“兰儿和晴儿还没回来?”

    莲儿上前一步,正要答话,外头晴儿小跑进来,头上是密密匝匝的汗,喘着气道:“小姐,崔夫人出来了。”

    站起身,庄颜右手还抓着描花的桌沿,问:“兰儿拦下她没有?”

    “拦下了,奴婢回来的时候瞧见兰儿姐姐将人往花园里带了。”

    “做得很好,你先回去歇着。莲儿随我来。”

    碧泉居院子里,苏妈妈见庄颜走得那样快,两个年纪还小的丫鬟有些犯懒,吼了一声道:“都不做事了?”

    小丫鬟作鸟兽散了,忙找了事干。

    花园里,崔夫人已经等着了。本来董妈妈是要送她出去的,被兰儿拦了下来,要是别人请就罢了,庄颜着人来请,她还是要见的,毕竟就快成一家人了,希望能把上次的“误会”说清楚,省得媳妇子嫁进来前出了什么岔子。

    庄颜才到花园,霍三娘就知道这件事了。

    霍三娘早已胸有成竹促成这桩婚事,虽知道庄颜私下约见崔夫人,只是着人去盯着,并不担忧。

    见了崔夫人,庄颜唯恐霍三娘的人下人偷听,把崔夫人带上了流潺亭,叫莲儿和兰儿在旁边看着,不许人靠近。

    崔夫人不知道庄颜要说什么,摆着准婆婆的谱儿,端正坐着,打量着庄颜道:“我一见你就喜欢,越看越喜欢,合该咱们有缘。”

    笑了笑,庄颜并不接话,瞥见流潺亭外的天空上烈日高悬,万里无云。她道:“原是崔夫人您面善,任谁看了都想亲近。”

    庄颜不会随意恭维人,尤其是这种人。

    崔夫人喜悦地笑了两声,道:“初见你时,我也是太喜欢了才使了些劲,你切莫往心里去。我本也是个心软心善的,你肯亲近我,我也愿亲近你,真心里把你当女儿看待。”

    庄颜才不信,面上假笑道:“我明白崔夫人的心意,母亲和大伯母也都很喜欢您。”

    崔夫人笑得合不拢嘴,园子里几丈高的白花桐树上惊飞几只黑身白纹的鸟。她道:“我与你大伯母甚是合得来,你母亲也不错。”

    “我大伯母虽为人热情,只不过头次见就待您这样好,还是头一次,对了,我那堂姐要是见了您,肯定也和大伯母一样喜爱您。”

    这番话意思可就多了去了,崔夫人半晌没有答话,琢磨了好半天。

    庄颜也不问什么,崔夫人发愣她便不动声色地看着一旁明灿灿的被热浪吹得发颤的黄雀花枝。

    崔夫人先是锁眉细想,微偏了偏脑袋,攥紧了手上的帕子,果核大的翡翠戒指将臃肿的手指勒得更紧,心下琢磨道:某不是霍三娘也看上了他家的崔博文?

    一个正三品,一个从五品,嫡出一支,和庶出的……这简直一点都不难选嘛!

    见崔夫人面上神情松了一些,庄颜才问道:“崔夫人,怎么了?可是想到什么要紧事了?”

    崔夫人回过神来,淡漠了两分,假笑道:“是了,家中还有要紧事,我便不与你坐了。”

    忽然的疏离,使得庄颜低头微笑,假装什么都不明白,她也跟着起身道:“我送送您。”

    崔夫人阻止她道:“不必了,有丫鬟引路不碍事的。”现在可没工夫跟庄颜细细磨了,她得回去打探些事情做明智的决定!

    庄颜与崔夫人一同行至花园门口便分道扬镳,回到碧泉居才松口了气。

    崔夫人回家后使人打探了一些重要的信息,例如霍三娘的嫡出女儿还没嫁,也没许人家,而且她本人贯来高傲,很少和地位低于她的妇人来往,更遑论待人如此热情……

    霍三娘还在次间里用凤仙花的汁液染指甲,根本不知道人家都算计到她头上了。

    *

    日落西山,多色交织的苍穹变幻莫测,大片大片的浮云翻滚着,像是在天空上叫嚣着。

    庄颜站在廊上转了转手腕上的一串小颗紫檀木珠,道:“今晚要下雨了。”

    莲儿点个头,道:“那奴婢赶紧把花都收起来。”说完,冲婆子和几个小丫鬟招了招手。

    回到屋里,庄颜坐在棋桌面前,黑白两方还较量着,她手执白指,结束了这盘棋局。今晚不管庄守义再怎么强迫她,崔夫人主动要退出,父亲也无法强求吧。

    院子里,姜妈妈指挥着几个婢子把红紫色的大岩桐收进了暖房。莲儿进屋站在庄颜身边伺候着。

    呆坐一会儿,已经到晚饭时候了,庄颜心想着庄守义也该回来了,正好吃了饭再去见父亲。令她意外的是,常喜堂的人来传饭了,说今晚在黄氏处用饭。

    莲儿知道庄颜今天好像做了些什么不得了的事,因此有些担心,道:“小姐……”

    庄颜也很紧张,那是来自对严肃父亲的恐惧。不管她多聪明,仍只是个晚辈,是个女孩儿。在庄守义面前辩解的时候还是很害怕。

    她沉了气道:“吃饭,又不是吃人。走吧。”仍旧只带了莲儿和兰儿两个丫鬟去常喜堂。

    次间里,庄守义早已脱了官服,穿着蓝色绸布直裰,笔挺地坐在桌前,一丝不苟。

    饭桌上青釉圆瓷盘盛着肥鹅烧鸭、熟肉鲜鲊、鸡签、煎鱼、卷饼,中间方盘里的是红焖肉,三人面前三盏燕窝伴半边咸鸭蛋。

    晚饭庄颜吃的心不在焉,面上波澜不惊,余光却在父母亲面上频频扫过。

    饭罢,一家三口移到东次间里去坐。庄守义和黄氏一东一西坐在罗汉柏榻上的矮几两边,庄颜端坐在椅子上,手边的小桌上有一杯热滚滚的茶。

    庄守义屏退了下人,命人把隔扇关好,不许人闯进来。

    虽是夏季,庄颜的手心里出了些冷汗,下意识伸手去端了茶杯,庄守义道:“才吃过便吃茶,伤脾胃不知道么?”

    庄颜松开茶杯,没有辩驳。

    庄守义神色丝毫没有缓和,他两手放在膝上,看着庄颜道:“听你母亲说你今日出去看戏,没见着崔夫人?”

    低了头,庄颜答道:“孟家小姐来早了一步,邀了我去,她父亲又与您同在礼部为官,方不好辞,况女儿又不晓得崔夫人要来,便与她去了。”

    庄守义面上严肃,看不出喜怒,嗯了一声道:“人家特特来看你,却没见着,也是怠慢了。”

    庄颜解释道:“女儿回来的时候崔夫人还没走,待她从大伯母院子里出来,便亲自去告罪了,好在崔夫人没有见怪。”

    点了点头,庄守义道:“做得很好,也该与崔夫人好好相处。”

    听到这话,庄颜的削肩都在颤抖,崔夫人这样性情的人,父亲就连问也不问她的意思,就这样决定了?!

    黄氏出言道:“老爷……您不问颜姐儿的意思?”

    庄守义看向庄颜,道:“崔博文那后生着实不错,况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绝不会害你就是了!”

    父亲总是这样独断!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