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6.吃醋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三人都无心看戏,刻麻姑献寿纹的三角桌上,青花图案茶杯里的水丝毫未动。

    黄不羁来了,与庞致坐了一桌,见到隔壁桌有个陌生姑娘先是一愣,听庄颜介绍后,便作了个揖,孟凌云也回了个礼。

    还没坐下,庄颜道:“侯爷与小舅坐在此处,我与孟小姐坐到那屏风后面去罢。”

    平南侯没有吱声,黄不羁道:“又无外人在此,就坐着吧,正好也与你论几句这戏,况且桌椅搬动不便。”

    看了孟凌云一眼,见她也不介意,庄颜便没再说话了。她此时无心论戏,只想着今晚回去如何和父亲说明白,她是绝不会嫁给崔博文的。

    愁上眉梢,庄颜心里明白躲得过今日,躲不过明日,此事还得根绝才行。

    戏台子上,唱的是《牡丹亭》里《惊梦》一折,旦贴对唱,《醉扶归》过了便是《皂罗袍》了,只听那正旦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正旦唱声悲切,真就似那戏中的杜丽娘一样无奈、无助。

    听到此处,庄颜不禁落下泪来,她的大好青春,也要葬送在父亲的□□下吗?!

    黄不羁已然入了迷,摇头晃脑跟着轻哼起来,没有注意到另一桌的人。

    庞致瞥见庄颜豆大的晶莹泪珠一颗颗落下,心疼得揪起来。记得前世庄颜初学蒸蟹烫了手,擦了点醋后,又亲手给他挑蟹肉,这样不怕疼的女子,除了要命的那一次,他再没见她哭过的,今日却又见着了,心中五味杂陈……

    手上没有帕子,庞致扯着袖子替她拭泪,黄不羁痴迷地看着台上,并未注意到这一幕。

    而庄颜身边的孟凌云也早已泣不成声。

    姑娘家都这般多愁善感吗?不过庞致知道,庄颜肯定不是这么爱哭的,相处十年多,他自问比谁都了解她,了解她的性格和每一寸肌肤。

    庄颜侧头看着他月白色的通袖,稍稍躲了躲,红着脸往孟凌云那边看示意了一眼。庞致收回手,牵着她的手握了三下,随即松开。

    孟凌云哭得泪眼模糊,拿着袖子擦个不停,也没顾及他们这边。

    等到这一折子过了,几人才回过神来。

    孟凌云最先起身,声音沙哑道:“失礼了……”说完,躲去了屏风后面,门口站着的丫鬟拎着包袱过去,替她整了整妆容。

    庄颜因出来的急,没有上妆,只是双眼红红,兔子一样软弱可爱。

    黄不羁看了庄颜一眼,也没去劝什么,只是夸赞道:“此曲缠绵婉转、柔曼悠远,着实牵扯人心,叫人感伤。”

    庞致不管什么牵扯不牵扯人心的,他只心疼庄颜而已。

    孟凌云整理好了方从屏风后面出来,再看她已经是平素里端庄的模样了,眼皮上用了红色的胭脂遮住,不细看看不出是哭过的人。

    待她坐下,与庄颜对视一眼,两人此时都生了惺惺相惜之意。

    许是同病相怜,庄颜一点也不讨厌孟凌云来抢平南侯,只不过……她还是希望最后能嫁给他的人是自己。

    庞致看着身形相似的两个姑娘,都哭过一番,眼睛有点红,静静地坐在那儿,双生姐妹一样,乍一看很像,但一点也不像。孟凌云没有庄颜聪明,她还没有庄颜耐看、诱人。庄颜的吸引力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越了解就越爱,孟凌云只像一朵插瓶的美丽花朵,有香有色,没有根。

    孟凌云往庞致那边看了一眼,对上他飘忽的眼神,脸上笑容很淡,道:“不知这出戏侯爷觉得如何?”

    庄颜隔在两人中间,表情淡淡。平南侯性情寡淡,这出戏虽然能使她们落泪,却不能使他动容的,孟凌云这番套近乎的话相当于没问。

    庞致面无表情答道:“唱功不错,值这么多银子。”

    听了这样的回答,孟凌云似乎没有失望,也没有尴尬,只静静看着戏台上的旦角,眼神痴痴,不再去问平南侯什么了。庄颜搞不懂她心中所想,这就畏难了?

    各有各的心思,守在门口的常随来报,“侯爷,薛公子等人来了,需不需去请?”

    庞致正愁人少,活动不开,语气平和道:“去请。”

    庄颜这时却从孟凌云的眼里看到一闪而过的惊喜,心想她准备做什么了吗?守护甜心之雪之舞姬

    庞致探究地看着庄颜,方才孟凌云与他说话,她却纹丝不动,像是没听到一般。难道别的女子同他说话,她是不吃味的?

    不可能。

    他就是这样自信。

    他得想法子问问她,听她亲口说。

    他就是这样霸道不讲理。

    庄颜看向孟凌云,几个男客要来,她们还是回避的好。孟凌云无视了她,只看着戏台子上。不得已,庄颜开口道:“孟小姐,不如我们两个……”

    孟凌云打断她道:“有你舅舅在场,你怕什么?”

    庄颜自然是不怕的,只是替她考虑罢了,不曾想是她多事了。笑了笑,再没说话了。

    没一会儿,薛贝、方杰华、陈继端来了。他们三个总是形影不离。

    除了庞致,几人起身相互行了礼,薛贝看着另一桌的两个清丽美人眼睛都瞪大了,道:“不知这两位是……”

    因跟在庞致身边有些时日了,黄不羁跟这两人有过一面之缘,作一揖后又问了声好。

    除开平南侯,庄颜对别人都很端得住,仪态得体自报了家门。倒是轮到孟凌云的时候,她红了脸,垂首低眸,姿态说不出的娇羞。

    庞致见薛贝一双桃花眼放光,风流心思又起,站起身微微挡住庄颜,喊他坐。

    薛贝多么机灵的人,随即把目光落在孟凌云身上,顺着她的脸往下看,水红兰花褙子外,挂着他那日献给方老太太的玉莲蓬。忠勇侯夫人选出来的人,一个赛一个貌美端庄,不用他再费功夫去打探。

    薛贝又看了方杰华一眼,见对方没有对孟凌云没有特别的表现,方明白忠勇侯夫人应当是没有看中这姑娘的。那正好,他倒是有兴趣。

    深深地看了孟凌云腰间的玉莲蓬,薛贝冲孟凌云灿烂一笑,一双明亮的桃花眼,书生气里带着股风流不羁,很是迷不经事的小姑娘。

    所有人都坐下后,三三两两聊开了。薛贝有意无意地提起花会那日,间接把隔壁桌的姑娘恭维了几句。庄颜不为所动,孟凌云不自觉笑了又笑。好似薛贝那话只说给她一人听似的。

    读书人在一起聊起来就没个完,诗词歌赋样样都要比拼,各有各的观点,说话像比赛,非赢不可。争来争去没个结果,平素关系又好,懒得说深了伤感情,便又换了个话题,从诗书说到花草。

    文人没有不爱兰花的,薛贝往孟凌云那边一瞟,道:“今日正好撞见个兰花美人,你们说巧不巧。”

    陈继端瞪他一眼,道:“人家姑娘面皮薄,你休要胡说。”说罢,带着歉意往那边看了看。

    要是薛贝玩那些烟花女子也就算了,孟凌云是二品尚书的女儿,不能胡来。他们三个做了那么多年的异性兄弟,相互之间还是要提点些。

    薛贝却是不以为然,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说的就是他,只要注意分寸即可。风流归风流,薛贝还是很重情义的,朋友喜欢的姑娘,他是一定不会碰的。

    陈继端说完话,庞致出乎意料地接了一句:“薛贝说的不错。”

    庄颜心头一紧,他无端不会夸别的姑娘吧?这人!什么清心寡欲,都是外人骗人!

    有薛贝这不知累的麻雀在场,雅间里气氛冷不下来,一时间倒也和谐。

    黄不羁随性,又是平南侯带来的人,很快与他们讲到一处去。方杰华很保守的一个人,对于黄不羁的有些观点不能苟同,不过听起来也觉得新鲜。陈继端常爱和妻子聊些野史闲话,有些不能大肆宣扬的理论,与黄不羁一拍即合,两人坐得又靠近了一些。

    薛贝笑看着戏台子,余光瞥着孟凌云那边,耳朵又听着黄不羁的话,一样都没落下。

    庞致的常随又来附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站起身,道:“去去就回。”

    别人只道他有事,也没有多问,庄颜却是看见那常随的口型了,根本不成一句话,他什么也没说!

    薛贝把腰间的玉佩解下来放在手中把玩,似笑非笑,见黄不羁和陈继端聊的热乎,让出位置,道:“挡了你们俩亲近了,我去方便一下。”起身的时候朝孟凌云那边看了一眼。

    庄颜只想着如何脱身,去找他,没有看见孟、薛两人之间的暗涌。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