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1.稀客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黄不羁回来的时候庄颜已经恢复正常,唯一不同的只有耳垂上不见的耳坠子。

    黄不羁粗心,一时间竟也没发现,因心里想着另一桩事,催道:“咱们下去吧,交了钗我便送你回去。”

    庄颜心里还回想着方才的画面,嗯了一声同黄不羁两个下楼上了马车,把金钗交给金胜斋里的掌柜,提完了要求,付了定金收了契,便打道回府了。

    回到碧泉居,庄颜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写写画画,手上的兼毫像是注入了灵魂,自己勾出了个男人的轮廓。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宣纸上那张熟悉的脸,自己都吓了一跳,忙把笔搁下,揉皱了纸,要烧掉。

    临点火前,庄颜有些舍不得,打开摊平又看了眼,才烧了。

    摇了摇脑袋,她真觉得自己走火入魔了,摸着自己的耳垂暗暗诘问自己,怎么就那么喜欢他了?

    心里躁得没有办法,硬着头皮读了两页《金刚经》,坐在窗边渐渐静下心来。

    放下经书,日头已经有些大了。庄颜尚不觉饿,托腮看向窗外,手指笃笃地敲打着桌面,心想着平南侯还是喜欢她的,只是如何叫他开口求娶她呢?

    这件事,庄颜肯定不能主动跟父母亲提起。平南侯提那是求亲,她提就是私相授受了,依庄守义那个性格,怕是要剥下她一层皮,得让庞致主动开口才行。

    绕了几圈发丝在细白的食指上,庄颜拿不准平南侯喜欢她到什么程度了。斟酌一阵,心想不管到什么程度,就算只有三分喜欢,那也要他变成十分,十分喜欢那就变成十分爱!

    人总是有感情的,常常相见,感情自然越来越深,庄颜嘴角带了个笑,小舅过生辰他们又要相见了。

    庄颜回忆起前几天自己吃醋闹别扭的时候,惊恐女子一旦动了芳心,果然是不能控制自己,那股思念的**和求而不得的痛苦,实在折磨人。就是不为了侯爷夫人的位置,为了这样冷峻的男子,也要花心思让他对自己爱而不舍。

    她是很擅长自省的人,如今冷静下来,又自我检讨了一番,脑子清醒多了,对平南侯的感情也理智了一些。

    正午时分,福喜堂的人来传饭了,庄颜换了身水碧色的缠枝纹褙子,雪青色挑线裙,头上一根木簪斜插,答纳珠坠耳轮,不施粉黛,天然去雕饰。

    到了福喜堂,庄守义穿着团领衫公服,也坐在东次间里。庄颜行了个礼,道:“父亲今日回的早。”

    “天太热到正午便休息了。”再热些,皇上要去颐祥园避暑,三品以下的官员也可以连着休沐上十天了。

    庄颜才坐下,丫鬟们便一一把菜上了,糟鹌鹑、油盐炒枸杞芽、豆腐皮包子、银鱼、红焖肉、面筋豆腐和几碟口味不一的酱。

    趁还没开饭前,黄氏提起道:“过几日就是束之的生辰了,老爷得不得空去?”

    庄守义一向不喜欢黄不羁,一度认为他是纨绔子弟,想了片刻道:“我那里有几幅名家真迹,晚上就叫人包起来,等到了他生辰,叫人带人送去就是。”

    这样轻慢不屑的口气,黄氏心里哪里受得了,脸色微微一变,还是好脾气道:“老爷……去年您就没去。”就算黄家人不计较,她也还是计较的。

    庄守义道:“礼部的事我也脱不开身。”

    庄颜道:“父亲去吃晚宴就是了,舅舅也乐意等的。”黄不羁才不想等庄守义,但庄颜还是希望家里人和和睦睦,母亲心情顺畅。

    看了女儿一眼,庄守义道:“你母亲怀有身孕,以后自己在碧泉居吃饭,少打扰你母亲。”

    庄颜的心凉了一截,还是面色平静地答应了。

    黄氏也再不多说,对庄守义却生了几分怨气。其实她这个丈夫应该算是很好了,不纳妾,也不粗鲁,虽说两人还不到伉俪情深的地步,但她真的很满足,可庄守义这样轻慢自己的弟弟,到底意难平。

    饭罢,庄颜着人去厨房吩咐了一声,以后她的饭就直接送到碧泉居了。

    *

    六月中旬,热浪不减,树上的蝉鸣声越来越大,吵得庄颜睡不着,晴儿正送水进来,她吩咐道:“去喊两个丫鬟婆子把蝉粘一粘。”

    放下茶杯,晴儿道:“莲儿姐姐已经吩咐人去做了。”

    点了点头,庄颜道:“什么时辰了?”

    晴儿答不上来,兰儿看过更漏,上前一步道:“未时过半了。”

    都未时过半了,不知道父亲走了没有,庄颜又重新躺下,蝉鸣声渐弱,她才睡着了一会儿。

    等她起来重新梳洗一番,时候也不早了,便带着两个丫鬟去了常喜堂。重生之渣受从良

    常喜堂里,黄氏正坐在廊下黄花梨绣架前,旁边的竹编笸箩里放着剪刀、各色彩线、碎锦帛等物。见女儿来了,放下针线道:“睡了起来的?”

    “嗯,才睡好。母亲绣的什么?”庄颜低头去看。

    “是连年有余三角纹,你父亲喜欢,想来你弟弟也会喜欢,先给他绣着。”黄氏绣的是蜀绣里的花纹。

    庄颜也给没出世的孩子做了套衣裳,是湘江幽竹纹,湘绣里的花样子。希望他将来如竹子一般挺拔,虚心。

    黄氏重新拿起针线刺绣。

    大丫鬟素月端了个锦杌来,庄颜坐下道:“母亲,小舅生辰您去不去?”

    刚拿起的针线又停了下来,黄氏盯着绣面呆呆道:“你父亲多重视这个孩子,你也知道的,容不得一点闪失,他身旁的长青姑娘一天要来问我好几次吃穿住,你小舅又是那个性子,老爷他……不让我去。”

    听到母亲声音里的哽咽,庄颜安慰道:“外祖父和小舅能理解您的,我一定把您的祝福带到。”

    黄氏吸了吸鼻子,两滴热泪落在绣面上。其实她不是伤心见不到父母亲,只是觉得自己在家里一句话都说不上,只能送些冷冰冰的死物去黄家,有点对不起父母罢了。

    松霞从次间里端着青花白瓷小碗过来,里面盛着十几粒饱满的梅子。

    见黄氏收了眼泪,庄颜接过梅子,尝了一个道:“母亲,忒酸,您吃吗?”

    黄氏又笑得灿烂,拈了一颗放进嘴里,道:“我爱吃。”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有撒娇的意味。

    庄颜自然明白母亲高兴什么,酸儿辣女,这一胎肯定是男胎了。

    陪黄氏小坐了一会儿,商量了送什么礼给黄不羁,庄颜便要起身走了,走之前道:“母亲,女儿晚上再不能来陪您吃饭了。”

    黄氏看着她不说话,良久方点了点头道:“平日里来坐坐就是了,我近来也吃的味重,去吧,我也准备进去了。”

    女儿不过是替她说了句话,庄守义就不准庄颜再来吃饭了,她的婚事黄氏肯定更插不上话了。

    母女两个都想到这点,一个赛一个担心。

    回到自己的院子,庄颜在院子里转了一圈,箭竹长势很好,已经压在地上了,想起开春的时候她还挖过笋。院墙边上挖坑埋了大水缸,水缸里养着锦鲤和睡莲。踩着水缸旁边松软的泥土,庄颜盯着里头两条首尾相连的红锦鲤道:“拿个竹棍来,我逗逗它们。”

    莲儿忙顺手把粘蝉的竹棍拿来,庄颜才接了棍子伸进来,雯儿来禀报:“小姐,外头有婆子说,礼部侍郎家的孟小姐来找您了。”

    拿棍子的手顿了顿,两只锦鲤惊吓地分开,犹如大难临头的同林鸟,各自游走。

    站起身,庄颜道:“快去请。”这一面,终究是要见的。

    在次间里摆好了瓜果茶点,庄颜坐在屋里等她。

    孟凌云带了两个丫鬟来,一个打着鹊报喜油纸伞,一个打着山水画蜀绣扇子。庄颜站起来迎接她,两人相互见了礼。

    “孟小姐怎么舍得来了?去见过我大伯母没有?”庄颜笑问。

    孟凌云的两个丫鬟收了伞和扇子站在一边,垂首不说话,很是乖巧规矩。

    “我是来找你玩的,便没有去向你家大夫人请安。”孟凌云无意于结交霍三娘一家子,自然就不去见她了。

    庄颜挥退了几个丫鬟,只留了兰儿莲儿两人。

    “孟小姐一路来肯定热吧,在我这里也别拘着了,随便用。”庄颜五指并拢,朝桌上的瓜果茶水比了比。

    孟凌云当真不拘礼了,喝了几口茶水,吃了些瓜果点心。

    庄颜心想着,她应当是有事同自己说,所以才让别的丫鬟退下去了,谁知道从头到尾,孟凌云什么都没提,临走前才道:“庄小姐不嫌我烦吧?”

    笑了笑,庄颜道:“哪里会,孟小姐大方得体,哪里会惹人烦。”

    孟凌云主动握着她的手,温柔笑笑,道:“那我以后得空便来找你玩,或是别家的花会上能遇着你最好了。”

    送走了孟凌云,庄颜脑子跟浆糊一样。这孟家小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若是她也喜欢平南侯,不该是这副态度才对。

    不过幸运的是,孟凌云没有拿那件事要挟她。否则传了出去,平南侯肯担责任还好,要不肯娶她,叫她如何自处?庄守义第一个不放过她,大房的人再来落井下石,她的一生便可以毁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