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20.偷见【高能】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崔夫人回去那天,黄氏把这件事跟庄守义提了。

    庄守义为人清高刻板,对这等无礼的行为很是看不惯,又被黄氏劝了几句,便打算把这桩亲事委婉推了。

    自打崔夫人相看受辱过后,庄颜对相亲一事没多大热忱了,整日在房里刺绣。黄氏知道她心情不好,也没去提,有客人上门的时候,她都是和霍三娘一道接待,先经她筛选一番,觉得对方人品尚可,准备多来往几次再让庄颜出来待客。

    庄颜给弟弟准备了一套衣裳,又觉得光是衣裳太简单,要拿自己的一对金簪去改成长命锁、金项圈、花生样的脚链。

    自己画好了花样子,庄颜让丫鬟把东西都放在包袱里,准备跟黄氏打个招呼再出去一趟。她才到常喜堂,院子里的婆子道:“四小姐,黄三爷来了,夫人刚刚去了大厅的东暖阁。”

    听说小舅来了,庄颜立马快步走到大厅东边的暖阁去,带着笑踏进暖阁里,行了个礼,站在黄不羁面前道:“小舅终于想起来看我了?”

    黄不羁表情柔和地哼了一声,“谁来看你?我是来看我姐姐的。”

    黄氏见女儿脸上终于有了笑容,笑道:“你小舅方才还问起怎么不见你,你们两个可就别斗嘴了,坐下好好说说话。”

    庄颜这才入座,笑问黄不羁:“舅舅来府上做什么?”问完她才发现,竟想起了另一个人。黄不羁是他们两个之间唯一的联系。

    黄不羁摇头哀叹:“都说女大不中留啊,姐你瞧瞧,小侄女还没出嫁,已经把我生辰给忘了。”

    噗嗤笑了笑,庄颜才道:“娘,小舅都二十一了,还没娶亲!”

    最忌讳别人提这事,黄不羁道:“别拿那套来压我,你知道压不住我的!”

    庄颜最明白这个舅舅的心性,只偶尔拿他开两句玩笑,从不劝他什么。黄氏和黄家长辈一样操心,叹气道:“束之不是我说你,听说爹都给你看了好几户人家的小姐了,个个模样端正,你怎么就挑挑拣拣的定不下来?”

    只觉耳朵要起茧子,黄不羁起身要走,“姐姐,父母亲心意我已经带到了,弟弟就不多留了。”

    黄氏无奈,嗔他一眼,道:“一说你就躲,不急便不急,你气个什么!”

    赔了笑脸,黄不羁道:“姐,我没气,只是你肚子里还有个小的,我不忍多叫你费心。”

    “你呀你,真不想叫我费心,早点——”

    黄不羁掏了掏耳朵,打断黄氏的话,“姐你就少操点心吧,你瞧颜儿都还没嫁出去不是?”

    “舅舅你是长辈,合该先娶。”拿她做挡箭牌,凭啥?

    舅甥两个你一言我一句,这两人说起来又是打不住的主儿,吵得黄氏头大,再不想留黄不羁了,摆摆手道:“要走便走吧,你两个且饶过我!”

    一大一小住了嘴,庄颜把自己要打金锁的事同黄氏说了,黄氏道:“正好跟你舅舅一起出去,我也放心些,早去早回。”

    黄不羁近日无约,正好也无聊,应了黄氏,和庄颜两个上了马车出去了。

    黄不羁虽是个不着调的,对外甥女还是很关心,正经问道:“你父母亲有没有跟你定下人家?若有了准信你且告诉我,我虽不认得什么厉害人物,门道多的朋友倒是有一帮,论你是侯爷世子还是寻常秀才举人,那些人前不露的龌龊事我都查得到一些。我家颜儿这样妙的人儿,可不能叫登徒子给糟践了,知道没?”

    知道黄不羁说话向来不拐弯抹角,庄颜眉毛都没动一下,答道:“知道了,要有了准信第一个告诉小舅。”

    忽想起崔夫人来府上的事,庄颜心想两家肯定没戏了,便没再提。

    黄不羁撩起窗帘,看了一眼路边,道:“快到了银匠坊了,你戴上面纱好下车。”

    依言,庄颜带上面纱。不知为何,黄不羁提起了平南侯:“侯爷在我家里连待了好几天,也不知我生辰来不来,来了又送什么礼,将来我又还他什么礼。”

    拿着帕子的手明显顿了顿,庄颜压制住情绪,尽量平静道:“小舅什么时候也开始操心人情往来了?”

    “嘿,当你舅舅傻呐,外头交朋结友的哪有不往来的,只不过侯爷这样的朋友我是头一回交,有时候也不晓得该如何相处。”平南侯身份在哪儿,即使两人看起来友好,该注意的还得注意,这些黄不羁都明白。

    庄颜漫不经心问:“侯爷这样的朋友是哪样的朋友?”

    黄不羁一脸认真,仔细想了想道:“也不知道侯爷看中我哪点,竟也肯与我整日待在一块,不过他好像喜欢我那只牡丹鹦鹉居多——你说我要不要送给他算了?”

    庄颜有些生气道:“不送!”说完又觉得不妥,解释道:“他是侯爷又如何,好不容易教会说人话的鹦鹉,凭什么送他?”

    黄不羁倒是无所谓送不送,见马车停下来,车夫说到了,先行下了车。腹黑冥王请滚蛋

    庄颜还没下车,便听得外头有人找黄不羁说话。黄不羁对车内的她嘱咐道:“你先别下来,等我喊你。”

    重新坐回车里,庄颜静静地等待着。忽听黄不羁道:“颜儿,你先到对面酒楼的雅间里去等我。”

    “舅舅,什么事?”

    黄不羁来不及解释:“你先去,我有事,马上就来。”

    庄颜只得下了车马,随黄不羁的小厮先去了酒楼的雅间里。

    小厮退出房间,小二送了茶水进来,庄颜戴着面纱绕到珠帘后面,在里间坐着。

    才一会儿,雅间的门又被打开了,庄颜顺着密密的珠帘往外看去,隐约看见一个身穿银色竹叶暗纹直的修长男子进来。

    庄颜警惕地问:“是谁?”刚站起身欲撩开帘子,却被那穿过珠帘的男子推倒在墙上捂着嘴。

    幸好后脑勺被庞致的手掌垫着,否则庄颜非晕过去不可。本能闭上的眼睛睁开来,庄颜看着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真实的面孔呼吸紧促起来,是他!

    庞致长长的浓密睫毛一点一点挪开,以低沉的声音问:“我可以松开手了吗?”

    被他压在墙上的庄颜点了点头,待他松开手后也没有叫出声,只是红着脸问:“侯爷……怎么在这里?”

    他反问她:“你说呢?”

    像是做了错事有些心虚,庄颜眼神往下飘,紧张道:“不知道……我小舅他人呢?”

    庞致不作答,直盯着庄颜的杏眼看,看得她心里发毛!

    伸手推了推庞致的肩膀,庄颜别开脸问:“侯爷……我小舅就要来了……”

    她越是推,他越是靠近,一点一点压向她的身体,勾了勾嘴角道:“是我支走了他。”

    庄颜的呼吸声变得越来越重,面纱表面的温度也渐渐增加。平南侯支开黄不羁,这是什么意思?

    庞致的脸靠近她的侧脸,在她耳边低声问:“你在躲我?”

    眼前的平南侯太过陌生,庄颜眨着眼故作糊涂道:“侯爷这般靠近我……我自然是要躲开的,请侯爷让一让!”

    让?庞致笑了,好不容易得了这么个光明正大相处的机会,又能贴近她,怎么可能舍得让开!

    胸前的男人纹丝不动,庄颜的脸越来越红。就这么僵持着,谁没再说话。

    庞致转动脑袋,鼻尖和嘴唇轻轻擦过庄颜的侧脸,他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躲我?嗯?”

    颈窝酥□□痒,庄颜感觉身子都软了一截,说不出话来。

    又往墙上压了两分,庞致又继续逼问:“我不是说我要去找黄不羁么?”

    庄颜往里缩了又缩,“侯爷是说找舅舅,又没说……”找我。

    看着眼前放大的俊朗容颜,她忽然不敢把后面的话说完。

    她脑子开始错乱,只觉得他们随时都会隔着面纱亲上,这可怎么办!

    “还敢不敢躲我?”庞致声音很轻。

    温热的气体吐在她的脸上,庄颜呼吸缓慢,她当然不敢了,可是更不敢张嘴啊,万一亲上了……她可从来没有和哪个男子这样亲密过!

    久久听不见回答,庞致的身体又侵虐性地往前了一步,她胸前的柔软已经紧紧地贴在他的胸膛,刺激着他的心脏。

    庄颜感觉到了大腿上有个骰子大的硬物硌得慌,难道说——那骰子还在平南侯身上?!

    尽力调整了心情,庄颜小心翼翼答道:“不敢了……”

    看着面纱下她朦朦胧胧张合的红唇,庞致嗯了一声,道:“黄不羁生辰我会去,明白吗?”

    小幅度地点着头,庄颜不敢说话,真怕最后的距离消失在她唇上。

    庞致终究是没有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低着头绕到她的耳边,伸出舌含着她的耳垂,舌尖拨弄了两下,衔下了她的珍珠耳坠,咬在唇齿之间,道:“这是信物,下次见了你我再还给你,明白吗?”

    推着庞致的手,变成了搭着,庄颜酥软着身子扶着他,睁大了双眼咬着唇道:“明白……”

    他做了什么?怎么让她的身体发生了这么异样又奇妙的变化……

    庞致将耳坠子吐在手掌心,看了看耳坠,又看了看庄颜,仍旧面无表情道:“我走了,你舅舅一会儿就来了,不要食言。”

    愣愣地点头,等他走了,庄颜才渐渐回过神来,呆呆地摸着空荡荡的耳垂。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