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11.帮助庶妹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庄颜终于等来庄佩跟她讲第一句话了:“四姐姐,我的丫鬟也叫怜儿,与你的莲儿同音。”

    虽然六妹妹的声音怯生生的,说话的时候还红着脸,但庄颜感觉得到庄佩再放下戒备。

    庄佩主动挽了庄颜的手往花园的流潺亭里去。流潺亭旁边就是假山和小瀑布,短短几米飞流直下,四周草木葱茏,凉亭中人,犹如置身山中。

    上了流潺亭,莲儿收了伞跑着回去,庄颜看她急急忙忙的,担心道:“兰儿,你也一起去吧,我怕她路上跑快了打翻了东西,白拿一趟。”

    这话半真半假。

    支开了兰儿,流潺亭里只剩下她们两人。

    庄佩看着渐远的丫鬟,咬着唇低头道:“四姐姐,听说你要去忠勇侯家里。”

    庄静是个沉不住气的,得了帖子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这事昨个晚上就传到吴玉婷耳朵里了,庄佩成天跟在她身旁,也听了个大概。

    “嗯,是我小舅赠的帖子,我也爱莲花不蔓不枝之态,正好那日又得空,便去瞧瞧。”

    庄佩攥紧了手,呼吸声都变得重起来,犹犹豫豫道:“那……等姐姐回来跟我说说侯府莲花的样子。”

    暗叹一声,庄颜有些无奈,有心帮庄佩,偏六妹妹是这么个软弱的性子。

    “六妹妹,你也十三了,三婶可有跟你提过哪些人家?”

    姐妹之间,私谈这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还没有,母亲说再过一年请媒人来说。”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怎么可能逃的掉,将来过的好不好,都要看嫡母手下留不留情。

    庄佩低声道:“我很听母亲话,很少惹她生气。”

    庄颜如何不知,家里统共三个女孩儿,庄佩过的最凄惨,她又是个心善的,同是姓庄,总有些可怜她。

    “六妹妹,那媒人一张嘴,什么都说的天花乱坠,胡家小姐出嫁的时候你也是听过一些闲话的。”

    要不是彭郎中家花重金请了个名嘴媒婆,把自家儿子吹到天上去,胡给事怎么舍得把独女嫁给那个放荡子。两家结亲没有半个月,胡家小姐便要和离,好好的黄花闺女成了二婚的妇人,在家中熬了三年都没有再嫁出去。

    后来媒人的名声烂了,彭胡两家也决裂了。

    这番略带挑唆有些出格的话,放在庄静这种性格的小姐面前,庄颜是绝对不会说的,但在胆小怯懦的庄佩面前,隐晦的提一提,兴许能鼓动她替自己好好打算打算。

    “四姐姐……我一个庶女也没有办法,母亲管教严格,实在不敢忤逆她。”庄佩说得情真意切,惹人动容。

    庄佩狠狠咬着下唇,鼓起勇气道:“姐姐,好姐姐,我也想去花会。”

    听了这话,庄颜觉得她还有救,微笑道:“既然如此,我教你套说辞,回去之后想法子说给三婶听。”

    “什么说辞?”庄佩眼巴巴地看着庄颜。

    “三哥今年十五了吧?”庄保诚是吴玉婷唯一的嫡子,年十五,行三,才华平庸,但还算刻苦,模样端正,想说门亲事不难,想说门好亲事不容易。

    “是,明年五月就十六了。”

    “三婶总要上心他的亲事……”庄颜说的缓慢,深深地看了庄佩一眼。

    庄佩知道庄颜真心为她好,不自觉地拉着姐姐的手腕子带怨道:“是了,母亲很重视哥哥的亲事,有时候难免顾及不到我。”

    这还是往委婉了说,吴玉婷压根没把她的事放心上。

    一低头,庄颜看见她有内里的袖子生生短了一截,分明还是去年的衣裳样式,纤瘦的手腕上有片淤青。

    庄颜捉住庄佩的手问:“三婶又打你?”

    慌忙抽回手收起来,庄佩侧了侧身子,吞吞吐吐道:“是我……犯了错,打碎了母亲插花的陶瓷花瓶。”

    庄颜不是没去过西府,能被庄佩打碎的插花花瓶能值多少钱,三婶犯不着为此打人,吴玉婷不过是随便找个由头罢了。

    想来吴玉婷还是恨自己的丫鬟被庄守礼收用,还抬了妾生了个女儿出来。

    庄佩有些低声下气请求道:“四姐姐,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别人。”

    轻轻地握着庄佩的手,庄颜放柔了声音道:“我省得,你那里有祛瘀的膏子没有?”

    夏季炎炎,庄佩竟也不觉得那双带着温度的手会热,心里头酸酸暖暖,吸了吸鼻子,眼睛不争气地红了起来,带着哭腔道:“四姐姐,我不疼,用不着膏子。”

    也好,祛瘀的膏子多带药味,若是叫吴玉婷闻到了,还以为庄佩在别人面前诉苦,又要挨顿打,索性这次就忍了。兄弟战争请与雄性保持距离

    “六妹妹你听我说,回去之后你想法子跟三婶说,两天后侯府里花会上去的姑娘很多,可以借着带自家丫头去赏花的名头,悄悄替自己儿子相看别家姑娘。方家嫡长孙只有一个,姑娘有那么多,说不定也能遇到一桩好亲事。”

    庄佩也不笨,知道吴玉婷听了这话肯定心动,若真要假借带女儿赏花的名头,三房又只有她一个姑娘……

    “四姐姐,可是我们没有帖子,如何去?”

    三房和大房、二房向来是分开行事,像这种活动没请到吴玉婷头上,她是不会跟去的,但这次不一样。庄颜道:“你只管跟三婶提了,别的事你不用担心。”

    庄佩悟了一会儿,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好好谢了庄颜一番,又说了些体己话。

    兰儿莲儿两个,一个打着伞,一个提着食盒来了。朱红的五层雕花食盒很沉,放在石桌上的那一瞬砸出闷闷的一响。兰儿收了伞,额头上只出了些薄汗,莲儿早就大汗淋漓,放下食盒往后退了好几步,才拿袖子往脸上扇了扇。

    庄颜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两个丫鬟,又问庄佩想喝哪一碗汤,听她答了绿豆汤,兰儿将那碗放凉的汤端在她面前。

    喝了些汤,又吃了点心,日头越来越盛,庄颜命莲儿收拾了东西,起身道:“六妹妹,回去吧。”

    庄佩也跟着起身,庄颜忽又嘱咐说:“两日后六妹妹记得穿红色或紫色的衣裳。”

    庄佩不解,但还是答应下来,默默记在了心里。

    从夹道走到黄氏院子,两人身上皆出了腻腻的汗。院子里大房和三房的人都已经走了,怜儿也不在,庄颜吩咐兰儿:“你送六小姐回去。”

    庄佩微颔首,道了谢方走了。

    回碧泉居的路上,莲儿笑着道:“小姐您真心善。”

    叹了口气,庄颜想起九岁那年她养的一只白毛小奶狗,“我都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对别人行善,这次提点她,一则是为了还幼时的恩情,二则一笔写不出两个庄字,姐妹之间也该相互照拂些。”

    “奴婢不明白了,还什么恩情?”

    “还记得我从外祖父家带回来叫欢哥儿的小狗吗。”

    提起欢哥儿,莲儿先是笑了,“记得欢哥儿那时候还是咱们的开心果。”接着,又颓丧了起来。

    庄颜接着她的话道:“可惜只陪了我不足三月。”

    欢哥儿是庄颜从外祖父送给她的宠物,那个小家伙奶白的身子,刚学会跑的时候便离不了庄颜,天天跟在她身后,像影子一样。那是第一个和庄颜能交流心事和快乐的活物,也是她小时候认为的,和外祖家之间的亲情纽带,它的饮食起居皆由她亲自经手,名字也是她亲自取的。幼时的她,对欢哥儿有很深的感情。

    可庄守义说玩物丧志,疯疯闹闹没有女儿家的样子,就要把欢哥儿打死。庄颜哭了好大一场,求着父亲放过小奶狗。

    庄守义松了口,命令庄颜三日内把狗送走。

    庄颜存了侥幸的心思,把狗藏在花园里,白天去陪它晚,晚上再悄悄带回来,第二天早上大清早再送出去。

    偷偷摸摸又养了欢哥儿大半月,有天半下午突然下起暴雨,庄守义又正在检查她背《女戒》,碧泉居的丫鬟个个如惊弓之鸟,没一个敢往外跑。

    等到庄颜赶过去的时候,是庄佩打着伞把欢哥儿抱去了亭子里,还用帕子给欢哥儿擦瑟瑟发抖的身子。她们姐妹两个也是打那次开始,有了浅浅的交集。

    庄颜见她喜欢狗,乐此不疲描述着欢哥儿各种可爱的姿态。直到雨停,两人约定好,下次还要来一起陪欢哥儿玩。

    这件事还是被人发现了。庄静发现后直接告到了庄守义和吴玉婷那里,这次庄守义再没有心慈手软,欢哥儿不知道被送到了哪个下人那里。庄佩也挨了顿打。

    总之庄颜再也没见到欢哥儿,也不愿、不敢见到它了。

    从那以后,庄颜才明白了,轻易不能喜欢上一样东西,最亲的人都这样子伤她,更何况外人。

    莲儿一会儿便把欢哥儿抛在脑后,又好奇问:“您让六小姐穿红裙子又是个什么缘故?”

    庄颜没有回答,主仆两个进了屋子。

    闲坐一会儿,兰儿回来了,收了伞拭去满头的汗,只凭主子一个眼神,便回话道:“六小姐回去了,三夫人没有责怪什么。”

    因贪凉,庄颜喝了口冰镇的绿豆汤,嗯了一声说要沐浴,叫兰儿歇着,莲儿从旁伺候。

    兰儿内敛聪慧,办事滴水不漏,却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莲儿外向泼辣,积极主动能吃亏。两个丫鬟的心思她都看在眼里,刻意敲打一下,方不至于厚此薄彼。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