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9.打脸大房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庄颜偶遇平南侯这件事总是要传出去的,既然如此,不如由自家人先知道,免得以后传变了样。

    黄不羁听了恍然大悟,道:“原是良缘天赐,我说平南侯无缘无故为何会救我,许是……因为你的缘故。”他本不会无缘无故的摔到泥坑了,劝他喝酒的朋友、打盹的差人,都是出自庞致的手笔。

    庄颜收好了帖子,辞别了黄家两老,心事重重地回去了。平南侯真的对她有意吗?那么谁能来替他们两家牵线搭桥呢?

    还有,这花会的帖子可不好得,听说大伯母正花重金求之。

    他给她帖子又是什么意思?是想再见她,或是有别的意思?

    这一桩桩,一件件,像珠玉一样刚好串在一起,实在是太巧太妙,由不得她不多想。

    庄颜想了很久很久,得了个两全的法子。既然大房想要,她也肯给,毕竟父亲官职不高,母亲身子不利,一个姑娘家的,总不能独自去吧?还得求着大房。但也不能那么容易给,大房最不缺钱,可二房可缺呢。

    打定主意,庄颜收好了帖子回了自己院子,又差人去常喜堂报了平安便看书去了。

    达成心意的庞致心里松快许多,庄颜那么聪明,应该明白手上的东西该如何用,他只等着下次再见就是了。

    庄家大房的人敢那样欺负他的夫人,还在背后打听他的行踪,庞致以牙还牙的性子,岂会容霍三娘母女俩快活?

    忠勇侯方家的花会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庄家还有这么一位清丽可人的小姐,他真正请来做媒的人,是凉国公陈家。

    他暗自承诺过的,这一世,定叫庄颜风风光光出嫁,任谁也不敢小瞧了她。费心费力采撷佳人芳心,一则是因为爱,二则是因为愧疚。她花十年的时间打动他的心,他也愿意花足够的时间打动她的心。

    *

    晚间,庄颜在常喜堂吃完了饭坐在东次间里,窗外的亮光就快殆尽。

    庄守义从书房踱步进来,黄氏命人点起了蜡烛。

    庄颜起身喊了一声爹,庄守义应了一声。她见父亲有话和母亲说,便主动要回去。

    不等她走远,东次间内传来父母亲的交谈声,庄守义先说:“崔大人已经跟他夫人提过过这件事了。”

    不安地绞着帕子,庄颜深深地低下头放慢了脚步。

    黄氏带笑问:“他家请没请媒人?崔夫人什么时候能来做客?”

    这是打算要两家相互相看了。

    庄颜听着母亲心急又开心的声音,莫名有些焦急。崔博文对她来说只是个陌生人,她不想嫁啊。此时此刻,脑子里浮现的是平南侯那张俊朗的容颜。

    丫鬟给庄守义倒了杯热茶,他端起五彩茶杯轻啜一口,“还没有。”

    庄颜出了常喜堂,心想该如何跟母亲说她的心事。若是被父亲知道了,是否会责怪于她?她知道在庄守义心里,名声第一,婚事第二,若是名声没有了,婚事不作也罢。

    回到碧泉居,她在石子甬道上徘徊来去,眉头时蹙时展。深思熟虑良久,看来还得快些抓住平南侯的心无形地催他主动急着与她定亲才行。

    至于见崔博文母亲的事,看能不能延后,或是能让父亲主动推辞最好。

    收起心事,庄颜沐浴完便睡了。这一夜她仍旧睡的不沉,脑子里全是白天和他相见的细节,仿佛两人缘分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推着两人向前走。跌到坑里的小舅、飞出去的甜哥儿、忠勇侯家的请帖……

    庞致每晚都等她睡了才离去,和前世一样,若不看着她入眠,他也整夜难眠。

    也亏得这身功夫,普通宅院任他来去,否则还不能日日和庄颜相见。庞致想起幼时独自待在寺庙里的几年,虽孤独痛苦,但如今有用武之地,并不后悔曾经吃了那么多的苦。

    *

    第二次早晨,庄颜是被热醒的。屋里的冰块融化殆尽,守夜的丫鬟闭眼打着盹,若是戳一下,就要摔倒了似的。

    庄颜喊了人进来,伺候的丫鬟被惊醒,打了一个机灵,忙跑出去打水。

    坐在椭圆海棠外缘铜镜前,庄颜任由兰儿替她梳着头发,轻柔油亮的长发散在肩上、耳边,明亮的日光下黑白相映,就像名家常作的工笔画一样。

    莲儿穿了件玫红褙子,粉罗裙,站在一旁笑眯眯道:“小姐,您真好看。”
鳯祸天下
    揽镜自照,庄颜侧了侧脸,把自己打量了个遍,她好看吗?

    好不好看得看和谁比,和庄静比,她自然好看。

    “小姐,以前跟你一块儿去徐家老太太寿宴的是时候奴婢仔细看过,没一个比您长好看,一个都没有。”莲儿言语间有些骄傲。

    想起前年徐太太寿宴的时候,庄颜很有自知之明地嗤笑道:“那都是哪一年的事了?女大十八变,没准人家现在各个都出落地你认不出来了。”

    莲儿嘟哝道:“那倒也是……”她家小姐不就是这样么,小时候只是长的雪白可爱,没想到十二三岁抽条子的时候一下子出落地沉鱼落雁,因这两年少有外出,只是外人不知道罢了。

    庄颜在单层四格红绸底的南榆木首饰盒里挑拣了一对银丁香,垂眸道:“徐大人官居五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京城里比他家老太太精贵的人多了去了,那些真正娇养出来的美人儿,咱们根本就见不着……”井底之蛙,才如此自满自足。

    莲儿不说话了,反正她家小姐想的总是比她多。想来这便是天生的小姐命,和丫鬟终究是不一样的。

    兰儿不声不响地替庄颜梳了挑心髻,饰以翡翠珠花银簪,垂着些剔透的玉珠,倾侧脑袋,珠玉摆动,像是从玉盘里弹起一样。

    站起身对着镜子照了照,庄颜觉得粉红色的褙子不好看,又换了件翠绿色的缠枝莲褙子,淡绿湖水色的湘绸裙子。

    抿嘴一笑,莲儿道:“小姐最近爱打扮了。”前几日也是,庄颜会换两三个簪子比对着看,哪一支更合适。

    庄颜含笑不语,有了心悦者,自然分外注意外貌打扮,唯恐错失好机会。

    从常喜堂出来,庄颜顺着夹道直走,路过了大嫂霍茹的院子,到了福喜堂。

    听下人通报的时候,霍三娘颇感意外,庄颜怎么会来找她?难不成是来求她的不成?那便好了。于是吩咐下人道:“去把二小姐请来。”

    削减府上开支一事,本就是给庄静出气来的,若是庄颜来求饶,可不得叫了自家女儿来亲眼看看。

    霍三娘好整以暇地等着庄颜,描花的白玉茶杯里漂浮着泡胀的菊花,在凉爽的屋子里冒出阵阵青烟,一缕一缕向上浮,缠绕在她带笑的脸上。

    庄颜进来行了礼,端正地坐在一旁的金丝楠木靠背椅上。

    待下人上了茶,摆了三碟儿点心,百合酥、蜜饯红枣、撒糖霜的玫瑰糕,霍三娘才笑吟吟开口:“颜儿怎么舍得来了?去年这个时候我都不知道你长到七尺身长了。”

    去年春天霍三娘大儿子庄保业的妻子霍茹怀孕,因是庄家第一个孙辈的孩子,上上下下紧张地不得了,什么都可着大房用不说,还借机欺压二房。庄颜实在待不住,去外祖父家住了小半年,再回来的时候确实长高了不少,霍三娘突见她比自家女儿长的还要娇美多了,说过几句风凉话,庄颜那时还气盛,回过几句嘴,叫大伯母难堪了。

    “都过去多久了,大伯母还记得。”庄颜暗暗想,霍三娘心思狭隘,真够记仇的。

    霍三娘就是这么个性子,只要没报的仇,多少年都记得。

    “我说颜儿,你当大伯母多大的年纪,去年才发生的事,我能不记得了?要是脑子这么不好使,这么大个家我也管不好了。”她要新仇旧恨一起报,这会儿能多得意就多得意。

    不一会儿,庄静穿着鲜红的牡丹缠枝通袖长裙来了,梳了个牡丹髻,两侧排插一溜儿小金簪,耳带明月珰,只算得上五官端正微胖的红腮脸,被这身行头衬得娇艳十分,俗不可耐。

    “娘,喊我来做什么?”转了头轻蔑道:“四妹妹也在?”故意的漠视是因为嫉妒,怎么庄颜怎么穿都好看呢!庄静坐在霍三娘身边,撒了个娇以寻安慰。

    庄颜心下明白霍三娘的意思,暗忖一瞬,觉得这对母女着实可笑。

    霍三娘和自己女儿交谈,像是忘了庄颜的存在。被求的人,犯不着上赶着开口吧?想到这里,母女两个越说越欢。

    看着时辰差不多了,庄颜方启唇喊了声:“大伯母。”

    霍三娘故意抚掌笑道:“哎哟,说得忘情了,忘了颜儿还坐在这儿。”又吩咐丫鬟换了杯茶水来。

    “大伯母,听说……您这两天在想法子找忠勇侯家,忠勇侯夫人办的花会请帖?”

    母女两个的视线同时打来,庄颜仍旧只是淡淡笑着。霍三娘没想到庄颜提的是这件事,“怎么,你也想去?”

    庄颜从袖子里拿出大红的请帖来,随手放在桌上。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