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7.黄家再遇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暗红色的雕花靠背椅上,黄氏带着柔和的笑容道:“崔大人跟你爹来往颇多,也算是知根知底,且又在京都,若是受了欺负,好歹你还有个依靠。”

    话是这么说,可真临到头上,庄家能不能护她还要另说,还得夫家靠谱才行。

    黄氏接着道:“崔大人的嫡长子崔博文今年十七了,他小时候我曾见过,生的白净,五官端正,模样不差。他也只有个嫡亲的妹妹,再没别的兄弟姐妹,将来嫁过去也不怕妯娌不和睦。”她自己吃了妯娌的亏,崔博文没有兄弟这点,最合她的意。

    庄颜低着头思量着,簪上的玉坠子轻轻荡悠着,烛光的照应下,轮廓曲线柔美,像一副朦胧的美人图。

    黄氏抓着女儿的手道:“可惜你托生在娘的肚子里,否则以你的容貌,配这天下最好的儿郎也是行的,只不过女人这一生还是该安分守己些,泼天富贵也不要求了,能顺心地把日子过好,已是不易。”

    这话庄颜不敢苟同,但最后一句她是懂的,高门大宅的日子不是那么好过,顺心二字岂有那么容易。

    庄颜咬着花瓣一样的下唇,缓缓抬头道:“听说他还有个妹妹,不知道那个妹妹好不好相与?”

    “崔玉冰已经十三了,再过两年也要出嫁,你们也处不了多久,这个不必担心。”

    “又或是……我与他娘发生了争执,又该怎么办?”庄颜下意识考虑了一大串,自己就给这门亲事设置了一大堆的障碍,说白了,她心里头还有那一轮明月没有得到过,不肯轻易移情。

    黄氏抚摸着女儿顺滑柔软的墨,“娘刚出嫁的时候也跟你一样想东想西,女人总要经历这个过程的,反正你才过十四,也不着急。若是害怕,便再等等,崔家公子也才将将十七,不急着赶鸭子上架。”

    庄颜点点头,往母亲怀里依了依。她在这个家里都没被宠爱够,这么快就要去新的家庭了吗?若是将来的路都不好走,那便选最好的那条吧!过两日,她还要去黄家。

    夜来风声,碧泉居的院子里小簇竹子随风拂地,油亮的石凳上映着淡淡的月光,一旁的水缸里发出“叮咚”异物落进去的声音。

    兰儿带了件披风搭在庄颜身上,莲儿在石凳上垫了个绣着月季的软垫。长夜漫漫,庄颜难以入眠。

    庞致隐没在黑夜里,远远看去,已成了屋脊厚重轮廓的一部分。

    “小姐,饿不饿?”莲儿问。

    莲儿虽泼辣直爽,但也心细,这院子哪个丫鬟婆子不对劲,都躲不过她的眼。兰儿也细心,但沉默不喜言语,伺候主子只是润物细无声。

    庄颜托腮走神,润亮漆黑的眼眸看向远方,为何她近日常梦见平南侯呢?若他也有意,为何总不来见她呢?或是连个偶遇都没有。

    迷迷糊糊的,庄颜想起了小时候,端午节后,她因给母亲编制繁复的长命缕忘了背书,父亲打了她的掌心,母亲给她上药,还劝诫她下次不能忘了父亲交代的话;还有一次,那时她才七岁,因吉哥儿跟人学舌,说她娘生不出儿子,庄颜和他打了一架。事后庄守义罚她跪了祠堂,母亲想替她求情却又不敢。

    长大以后,庄颜变得很听话,因为她明白,为人子女也是有责任的,若是不守规矩、败坏了名声,是会失去父母的宠爱的。

    当然了,外祖父很是宠爱她,无关别的,就是宠爱她。但她到底外姓人,黄家又不是外祖父一人的家。偌大的庄家才是她的家。

    午夜的多思催出了她的泪水,朦朦胧胧间,庄颜仿佛看见那个男子从天上来……

    耳边是莲儿的低声:“小姐要睡着了,将她扶进去吧。”

    两个丫鬟,一人搀一边,将庄颜扶了进去。

    庞致捏紧了拳头,手里的蝉型玉佩出现了浅浅的裂痕。

    借着月光,他仿佛看见了她晶莹的泪水,今夜庄颜还反常地晚睡,难道他的娇娇在庄府受了什么委屈?

    她的心里有心事,到底是什么样的心事这样令她难过呢?

    *

    隔日起来,庄颜眼睛发肿,涂了不常用的桃红胭脂在眼皮上方,才稍稍好看一些。

    去黄氏处请了安,母女两个商量着送一套文房四宝给吴昊,适合写台阁体的七紫三羊毛笔、出自曹素功之手质细的徽州油烟墨、一整刀青檀皮的宣纸和青绿色浅墨池的玉砚。

    黄昊是黄家唯一的嫡长孙,是众人捧在心尖尖上的人,别的人都可以不送,这份礼送了黄家人再不好推辞,也能表现出庄家的心意。

    装好了礼品,庄颜带上暗绿帷帽,细软的绿纱上有她亲手绘的“风雪夜归人”的图。带着兰儿,主仆二人坐着马车去了黄家。道观有只美男妖

    车檐上悬挂的彩色珠滴发出清脆细小的响声,庄颜挑起菖蒲纹四方帘子朝外看了一眼,道路两旁有卖旋煎羊白肠、姜豉、红丝、麻腐、沙塘冰雪冷丸子的小摊。

    叫停了马车,庄颜吩咐道:“莲儿,去买份冻炸鱼头来。”

    庄守义从不许庄颜吃这些路边摊,黄则武在军营里摸爬打滚过,不忌口这些,有时儿子带回来一坛子好酒,还非得这些贩夫走卒卖的菜下酒不可。庄颜幼时在黄家住过一段日子,随了外祖父这口。

    莲儿把装好了冻炸鱼头盒子,搁在膝盖上稳稳地放着,偷偷抿唇笑了笑,她家小姐也就是去外祖父家的时候敢碰一碰这些吃食了。

    到了黄家,大门紧闭,看门的人一个都不见了。

    莲儿敲了敲门,好半天才来了个婆子把门打开,“大白天关什么门?是来了什么贵客?”

    那婆子嘘了一声,“是有贵客来了,表小姐快进来吧。”

    庄颜心里躁动起来,难道是平南侯?

    正厅里,黄则武和黄不羁父子让庞致坐在上首。

    黄则武从来没和皇亲国戚这么近距离的相处过,一时间还有些紧张,倒是黄不羁不拘小节的性子让他看起来更落落大方些。

    黄则武看着自己儿子不知所云,挤眉弄眼暗示了几次,又咳嗽两声,见实在叫不住黄不羁,方出声道:“束之,喝茶。”

    黄不羁还真渴了,喝了一口又开始滔滔不绝,大论佛道。

    直到下人来报,表小姐来了,黄不羁才住了口。庞致喝茶的嘴角浮着一丝笑容,伴着入口的清茶,带着淡淡的清香。

    庞致难得开口:“你屋里那只甜哥儿有趣,我还想去看看。”

    黄不羁起身做了个请的姿势,“平南侯先请。”

    黄则武行了个礼,待人走后擦了擦脑门上吓出的汗。他的混蛋儿子到底走了什么运,竟能结交上这等贵人同他逗趣一只鹦鹉,那平南侯完全不像是跟他儿子一样玩物丧志的人啊?

    平南侯和黄不羁穿过游廊和主人家的外书房,一齐往院子里去。

    庄颜脱了帷帽回避在暖阁里,透过六角花窗,她看见庞致和黄不羁并肩走过。前者挺立孤拔的身姿卓然出众,仿佛察觉了有人在窥视,忽地侧眸朝这边看了一眼,露出一个似有似无的微笑,少女惊地低下了头,往后退了一步。

    听见暖阁里的桌子上,传来茶杯茶壶碰撞的叮叮声,庞致眉梢眼角都是笑意。黄不羁还以为自己看差了,再扭头看的时候那笑意已经殆尽。

    暖阁里的庄颜赶紧扶好了茶杯,无人看清她喝了酒一样酡红的脸。

    他看到她了吗?

    等到外面清静了,庄颜才敢出来,去正厅把礼品和单子送到外祖母手上,顺便问了问:“外祖母,可是平南侯来了?”

    陈莺担忧地看向外面,“是啊,也不知道束之怎么结交上这样的人。”若是在这种人面前讨喜还好说,万一得罪人家了呢?黄家人只求安稳,对权势没有太大追求,因是外人眼里的好事来了,他们第一反应竟是担心。

    庄颜宽慰道:“小舅看起来不着调,心里明镜似的,那平南侯看起来也不像是爱斤斤计较的人,无妨的。”

    陈莺点着头道:“他能救束之一命,想来也不是什么恶人。”

    黄则武揽着妻子的肩道:“随他吧,束之自有他的造化。”

    两老回院后,庄颜去了大舅母的那里,可巧潘梦蝶头风犯了正在歇息,她只得去花园溜达。

    不知不觉走到夹道尽头,到了黄不羁的风雨阁,甜哥儿不知为何脱了铁脚镣,扑腾着翅膀飞了出来,发疯一样往庄颜脸上撞,这会儿她已经脱了帷帽,惊叫着捂脸,生怕被鹦鹉挠花了。

    一只大掌伸在她面前,一把抓住了脑袋随意转动的甜哥儿,庞致认认真真地正视着庄颜,放柔了声音道:“没事了。”

    庄颜抬起头,清丽的容颜上还带着惧色,明亮的杏眸上一双细眉蹙着,“谢……谢谢。”看着眼前蜷曲着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她想起了院子里亲植的一小簇竹子,好像也是这样一节一节的,干干净净,十分好看。

    回过神来,庄颜往后退了一步,行了个礼。

    甜哥儿嘴里继续喊道:“娇娇,娇娇。”仿佛是在喊庄颜。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