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6.庄颜亲事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庄颜顺阶而上,走到门口,其中一个稍高的丫鬟低头细声道:“三老爷在里面躺着呢。”

    舅甥两个打小关系就好,这是旁人都知道的。两人年岁差的不大,庄颜也会刻意注意自己的言行。到底是血脉相连,黄不羁这次伤的这么厉害,也没什么好避讳了。

    进了屋,大格局还是没变。左边的博古架,黄不羁自己亲手漆的桌椅,右边的六尺长、二尺扩、三尺深的蔑箱——别人用来装字画,她这个小舅用来装些奇奇怪怪的玩意。

    黄不羁鬓若刀裁,脖上一个缠了红绳的银项圈,穿戴齐整地躺在榻上,见了外甥女来,忘了疼痛,招招手道:“快来快来,给你看个玩意。”

    庄颜嗔他一眼,“我说小舅,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没个正行,这回还没摔疼你?”

    这番风凉话换了别人肯定不爱听,黄不羁才不往心里去,笑嘻嘻道:“别人不知道我,你还不知道我?”说着,举了举手里的没上漆的木盒子,“颜儿,给你变个戏法。”

    庄颜生不起气来,走近他身边,问:“又是什么了不得的戏法?”

    “看见盒子里的珍珠没有?”木盒上清晰可见几圈年轮纹络,拉开盖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颗小指甲盖大的珍珠。

    “看见了,怎么个变法?”

    黄不羁把盖子关上,又重新拉开,里面的珍珠陡然消失了!

    兰儿倒是惊讶地睁了睁眼,庄颜一把夺过盒子,翻过来,指着底部不易看清的按钮机关道:“蒙我呢。”

    受黄不羁的影响,各种杂书庄颜也看不过不少,比起死读书的人,她的脑子要灵活不少。

    黄不羁笑眯眯地拿回盒子,道:“还是颜儿聪明,我蒙了几个人,都以为我会茅山法术。”

    无奈摇头,庄颜道:“你也就哄骗这院里的几个下人,因你是主子他们才心甘情愿叫你哄。”

    “此言差矣——”黄不羁摆着食指,摇头晃脑,又道:“世间愚民多,只要有一人信了,一传十,十传百,便有成千上万的人信。”

    “以前你也只嘲笑个别人,现如今连这世上大部分人都骂上了,也不知哪个是没被你骂过的。”

    “我只是说实话罢了。再者,不光愚民多,当官的也未必都明白。史上许多事也如这木盒一样,上面一层,下面还有一层,真相早被有心人想着法子盖了起来,偏偏后世还有人深信不疑,甚至频频拿那些说不通的事做各种由头。”

    黄不羁甚少读正经书,也就史书还读过不少,只不过他的见解总与常人不同,所以少有交好的同窗。庄颜幼时倒是喜欢听他讲史,但也只是听听罢了,从不在人前提起这些,尤其是庄守义面前。

    “这话只许小舅在我面前说,外祖父那儿都不行,小心又挨一顿打!”这样尖锐的言论,庄颜可不得提点他。

    黄不羁早被打皮了,还怕什么疼?况且黄则武怜子他又是最清楚的,得意道:“我如今这样疼,爹舍不得打我,再说了,还有娘和大嫂护我,不怕!”

    “你不怕疼,就不怕昊哥儿笑话?”

    “嘁,他个死脑筋的,半点不像我,要笑便笑,我不在乎!”黄不羁最不喜死读书的人。

    黄昊温文尔雅,自小就礼貌规矩,庄颜倒是挺喜欢他的,这会儿少不了替他辩驳:“他自然像他爹,为什么要像你?再说了,你有你的好,他有他的好,你又何必连自己的侄儿都瞧不上。”

    黄不羁努努嘴,差点没说出更大逆不道的话来。别说侄儿了,就是他大哥,他也不大瞧得起,一家的糊涂人,都是糊涂人!

    庄颜又把话题扯回主要的事情上来,“昨个夜里可吃得饱了?”

    黄不羁瞪她一眼,呸道:“我从未闻过那么臭的泥!”沟渠里的淤泥,恶臭难闻。

    庄颜笑得仰倒,半晌才停歇下来,关心道:“伤的是哪里?还疼不疼了?”

    往软绵的菖蒲纹迎枕上靠了靠,黄不羁揉揉腰道:“如何不疼?好在得人救我,看来是老天有眼不叫我死,证明我活着尚有大任。”

    这样放浪不羁的人,除非生在乱世,如今天下太平,庄颜可不希望黄不羁真背负什么“大任”,平平安安到老才真是谢天谢地了。

    “不谢恩人谢老天,你总说别人糊涂,我瞧你也糊涂。”

    “怎么没谢?我可是对平南侯千恩万谢了。”穿越之无情郡主

    说到平南侯,庄颜心里入注入了丝丝舒暖的甘泉,咬了咬唇,忍下暧昧不明的笑,拨弄着手上的碧绿珠串道:“平南侯怎么正好路过救了你?”

    “谁晓得,许是我与他有缘——不过说来也怪,传言他是个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人,记得有一年他叔叔惹怒龙颜,一病不起,平南侯也没去圣上面前说一句好话。若是别人便罢了,自大长公主入灵云寺后,他那叔婶一家可是唯一照看过他的人。”

    “你总和别人想的不一样,这次怎么就听信传言了?许是他叔叔一家只是做个样子博个好名声呢?”

    “若是往常我肯定也这么想,但他叔婶的儿子我是认识的,平南侯对他堂弟庞询虽不亲厚,但还是看得出来两人相熟。我才推测,至少他叔叔一家,对他算好的。否则依他的性子,那日当街根本不会理会庞询。”

    所以说,庞致根本就是天生冷酷无情的人。那他怎么会救黄不羁?

    庄颜更加肯定是自己的那副画起了作用,心中洪波涌起,抑不住的激动,若真入得他的眼嫁入侯府一步登天,那才好了。

    聊了半晌,庄颜想知道的都知道了,见黄不羁那么能说,想来伤的也不多重,她也多担心了。

    外面来了婆子传饭,庄颜正要离去。黄不羁使唤身旁一个稍矮的丫鬟道:“去,把我的甜哥儿提来。”甜哥儿是他养的一只绿身黄头的牡丹鹦鹉,到了午饭时候,它也饿了,在外面叫唤的厉害。

    黄不羁房外廊上挂着一只细竹吊铜钩的双门两层鸟笼,也是他自己做的,庄颜见证了整个过程。至于这只鹦鹉,会说人话,据说能活十多年,庄颜偶尔也会逗逗它。

    止了步,庄颜对传饭的婆子道:“你先去吧,小舅行动不便,我喂了甜哥儿马上就来。”

    婆子应诺方转身走了。

    丫鬟把鸟笼子提在黄不羁跟前,庄颜抓了把糙米在手心里,“小舅,我来喂它,好久不见甜哥儿,不知道忘记我没有。”

    打开鸟笼的门,拨了几颗米往里送,甜哥儿吃了食又开始学人说话:“娇娇,娇娇。”

    庄颜咯咯笑着,“小舅,娇娇是谁?”若是黄不羁心上人,黄家两老可得乐坏了。

    黄不羁没放在心上,“谁知道是哪个,甜哥儿打昨个晚上就开始叫,也不知谁教它的,许是下人说的什么话,叫它记住了。”

    喂完了一小把米,甜哥儿嘴里的“娇娇”二字就没停过,庄颜可不觉得它是同下人学舌。这个小精怪之所以叫“甜哥儿”,就是因为它有奶便是娘的性子,但凡给了吃食,什么好听的话都学的来,“娇娇”又不是什么吉祥如意的话,下人犯不着为这个去喂食它。

    喂完鹦鹉,庄颜带着兰儿去了正厅。

    严格来说,黄家应该从黄则武这一辈开始才真正步入官宦家庭,吃饭的规矩并没有庄府那么严,不过桌上也是没有人言语,若是两个人夹到一个菜,或是眼神相碰,皆会让一让,笑一笑,比庄家更温馨。

    庄颜临走前,黄则武和陈莺两老又叫她带了好些东西回去,那些东西和银子她都收下了,等到了在庄家门口下马车,又把银子留下,只带了几样补身子的药材食物回去,周妈妈拗不过她,只得收了还给自家主人。

    庄颜前脚才走,庞致后脚就从宫中赶了过来,可还是错过了,他藏住懊恼,去黄不羁的院子里喂了会儿甜哥儿,听它喊了两声“娇娇”心情才好些。

    娇娇是庄颜的字,他取的。很俗气,可他喜欢,这一世啊,他就要骄纵她。

    *

    回到家,庄颜去黄氏那里请了个安,把黄不羁受伤的事故作轻松,一口气说完。

    好在黄氏情绪没有太大波动,只嘱咐庄颜得了空替她去尽孝。

    傍晚,一家三口吃完饭,黄氏和丈夫在屋里说了会儿话,便把庄颜给喊来了。

    庄守义见女儿来了径自去了书房,有些事还得母亲私下里跟女儿说。

    看着父亲出去,庄颜在一旁的靠背椅子上坐下,“娘,是父亲喊我来的?”

    黄氏穿着湘绸的长裙,外罩一件宽松的纱衣,头上一根点珠金簪,嗯了一声,笑说:“你父亲相中了翰林院侍读崔大人家的嫡长子崔博文,他母亲你刘氏你见过的,在你外祖母五十岁寿宴上。”

    庄颜绞尽脑汁想了想,好似有些印象,刘氏貌似是个热情话多的妇人,别的她再记不得了。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