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大房刁难(二)

本章节来自于 侯爷追妻手册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3/
    许是心中惦记着事,庄颜睡的不深也不久,清晨她便洗漱好了,穿了件荷花瓣尖一样颜色的褙子,白色花边湘裙。

    本想去常喜堂给母亲请安,又怕黄氏嗜睡还没起来,庄颜站起来又坐了下来,复又站起来,在桌前描了几个男女都可用的吉祥花样子,准备给未出世的弟弟或是妹妹做几件贴身物件。

    才画了两幅,估摸着黄氏总该醒了,便带着两个丫鬟出了碧泉居。不巧,在路上碰到了大房的董妈妈。见她正要进常喜堂,庄颜拦住她问:“董妈妈什么事?”

    董妈妈笑眯眯的,“大夫人使我来请二夫人,说是要商量什么重要的事。”

    “什么事?”庄家现状安稳,还能有什么大事须得后宅妇人一道商量,难道庄静找好人家了?不可能,庄静才看上的平南侯,没这么快改变主意吧。

    董妈妈是个老油条,最会打太极,“奴婢不省得。”她在霍三娘面前最是得脸,怎么可能不知道?

    庄颜也知道问不出个一二来,但总觉不是好事,便道:“母亲近日身体不适,我随你去吧,二房里的事,我也做得主。”

    董妈妈答应了,庄颜早饭都没吃,便随着她一道去了福喜堂。

    福喜堂正屋明间里,按长幼次序坐了大伯母霍三娘和庄静、三婶吴玉婷和她的行六庶女庄佩。

    原来自己来的最晚了,庄颜一一行了礼,礼节性道个歉,道明了原因方坐下。

    霍三娘道:“你来也好,我知道你比你娘有主意些。”

    庄颜淡淡一笑,她也不想做个有主意的人,能一直被人宠爱着多好,只是父亲不管内宅,家里银钱支出多少他是一概不知,母亲又软弱,府里下人贯会看风向,她若不强硬些,以后还有苦吃。

    看着大伯母手边摆着的厚厚账本,庄颜心里咯噔一下,她这是什么意思?

    霍三娘不是个磨叽的性子,带着龙眼大西洋大珠嵌金戒指的手压在蓝底黑字的账本上头,面带着些虚假的沮丧道:“自入夏以来,几间地段好的铺子都多有亏损,几百亩的肥田一时半会儿也收不上租子,今个请你们来,就是想说一声,自明日起,府里的开支都要削减,为做表率,从我大房开始,往后少爷小姐们的开支都减去一半,下人们的减去三分之一,解暑的汤水之类也一并不要了。”

    说到这里,庄颜已经握紧了拳头,雪上加霜便是这般使人痛快吗?!

    霍三娘又伪善道:“诸位放心,等到过了年,收租子之后用年礼补上。”

    这已经不是庄家第一次削减开支了,以前霍三娘也说过年的时候补上,可后来呢?二房不过补了些旧时的尺头和陈年的粮食,银子没见到一分!庄颜怕下人哀声怨道,只得和黄氏商量着拿私库里的银子补给下人,那一次过年,二房过的捉襟见肘极了。

    庄颜强自压下心里的怒火,抬眸道:“若是管事的不中用,大伯母还是换掉的好。”霍三娘早把庄家商铺和田庄里的管事,换成了她娘家带来的人,怎么可能肯换人。

    霍三娘把账本拿起来,折了脚的几页泛黄的纸像波浪一样抖动,她道:“这倒不关那几个管事的事儿,颜姐儿若是不信,自己来看账本就是,各方进项都写的清清楚楚,我的手底下还从没出过手脚不干净的人。”

    霍家几代经商,做账的本领岂容小瞧?纵使庄颜天资聪明,这假账做的瞒天过海,她也揪不出半点错处。这本明账有什么可看的?

    吴玉婷拿淡紫色软纱绣帕,虚掩了掩涂了大红口脂的嘴,轻皱眉头有些不耐烦道:“我当大嫂是什么要紧事,要减便减。”反正她夫君庄守礼在工部谋职,最不缺的就是钱。

    “大嫂,我近日可忙得厉害,以后这等事只需派人传个话就是,我便先走一步了。”吴玉婷的大儿子庄保成过了年也十六了,她最近正在替儿子相看姑娘呢,连着好几天夜里看了不少名册,哪里还有工夫管府上这等闲事?

    行六庶出的庄佩穿着件淡紫色的褙子,和吴玉婷手上的帕子一个颜色,月白熟绢裙子,斜插一支银簪,耳上无坠,规规矩矩行了礼,紧跟在嫡母身后,低着头像个丫鬟似的。

    庄颜心中有气,只是没有由头发作,忍了半天倒也冷静了,站起身行了个礼笑道:“大伯母,那侄女也先告退了。”

    霍三娘颇有些得意地扬了扬手里的账本,道:“颜姐儿不看看大伯母有没有哄你?”

    摇摇头,庄颜仍扯了笑道:“大伯母岂会哄我一个小辈,侄女不叨扰了。”战天记

    庄静在她背后张扬道:“亏得我托生一个好母亲。”

    顿了顿脚步,庄颜这才明白了,原是她逞口舌之快,才遭此等祸事。

    等人都走了,霍三娘安慰女儿说:“这下子出气了吧?”

    庄静鼓着嘴点头,一副小女儿姿态,撒娇道:“还是母亲疼我——交代陈妈妈的事有眉目了吗?”

    “哪儿那么快,这才过了一夜,耐心等个两三天吧,有钱也不是这么好办事的。”

    ……

    直接去了常喜堂,黄氏还在梳洗,庄颜见董妈妈来,简单说了今早的事,又嘱咐她不许告诉母亲此事,至于削减的费用,从她自己的私库出,虽她银钱不多,撑到过年该是可以的,毕竟二房开支也不大。

    邱妈妈颇为心疼自家四小姐,怜惜道:“老奴的钱可以晚些发,陈妈妈的也是一样,二夫人院子里暂时也没有遇到难处的丫鬟……”

    “不必了,谢邱妈妈体谅我,母亲有孕在身,还是可着常喜堂的用吧。”庄颜笑着拒绝了。

    次间里,桌上摆了蒸好的乳饼几块、粳米粥两盏、一碟十香甜酱瓜茄、四个卷饼和两双牙筷。

    黄氏怀了两月多的身子,且是二胎,过的没有那么艰难,胃口也好,一盏粳米粥很快见底,丫鬟又盛了一碗,三块乳饼、一块卷饼也进了她的肚子。吃了个八分饱,她看着女儿问:“你怎的不吃?”

    勉强喝了几口粥,庄颜强颜欢笑道:“我不饿,娘你多吃。”早上生了那么大的气,哪里还吃得下。

    莲儿气鼓鼓地站在一边,恨不得把事情一股脑说出来,只是小姐说了,这样除了徒添夫人烦恼,也没有别的作用,这她才把话咽了下去。

    邱妈妈替黄氏布菜的时候顺便给庄颜夹了块乳饼,轻声说:“小姐吃吧。”

    庄颜无法,只得当着黄氏的面勉强吃了几口,粳米粥喝了一半才真真饱了。丫鬟撤了碗筷,母女两个又闲话一番,聊了聊刚出世小孩儿适合的花样子。

    “娘,外祖父和外祖母也还不知道这件事吧?”庄颜忽然想起来,便问了一句。

    黄氏放下手里的布料,叹了口气道:“你外祖母已经体贴我不少,我想告诉他们,又怕说了之后叫他们费钱。”

    庄颜的外祖父黄则武行伍出身,年轻的时候做过太仆寺寺丞。后娶了温柔贤淑的挚友之妹陈莺,夫妻俩日子过的平淡温馨,两人伉俪情深,不久后生了长子黄出右,次女黄衣。陈莺生黄衣的时候因为大出血亏了身子,养了近十年才养回来,这才又生了和黄衣相隔十岁来岁的小儿子黄不羁。

    这种家庭的女孩儿自然是掌上明珠,黄氏虽已嫁人,黄家人还是十分疼爱她,听闻她在庄家举步维艰,主动以各种名义送过好些次现银来。

    庄颜很小的时候亲祖父祖母都去世了,外祖父黄则武教过她拳脚功夫,老一辈里,她只和外祖父外祖母亲厚。加之黄氏在黄家很得宠,爱屋及乌,庄颜和黄家上下的关系都很亲密,尤其是那个年岁相近的小舅黄不羁。

    庄颜的小舅黄不羁,还有些说头。因黄家经历过陈莺差点难产去世一事,夫妻两人对孩子没有太大的期望,只求开心快乐,因此取了“不羁”为名,后又怕他太过放纵,遂取字“束之”。

    黄不羁是黄家最小、最得宠的儿子,因此性格童真不羁,不喜读书,偏好旁门左道、市井野史,在外人眼里“不学无术、离经叛道”,年满二十还未娶亲。因他幼时曾照顾过庄颜一段时间,对这个外甥女情感特殊,且庄颜善解人意的性格深得他心,对她颇为宠爱,两人关系很不一般。

    若是黄家人知道黄氏怀孕,肯定又要送上不少厚礼,黄不羁亲事未定,黄家用钱的地方还多着,黄衣舍不得老父母为她花钱。

    庄颜安慰道:“外祖父外祖母那里我去报喜,别的事娘您不用担心。”

    嘱咐了一番,庄颜回了自己的院子。

    一日里,除了绣一些花样子,就是命丫鬟去几个门房那里小心打探,有没有府外来打听女眷的人。天擦黑以后,还没得到消息,庄颜心里生了疑,难道她没有勾起平南侯的兴趣?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西瓜尼姑的小说侯爷追妻手册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侯爷追妻手册最新章节侯爷追妻手册全文阅读侯爷追妻手册5200侯爷追妻手册无弹窗侯爷追妻手册txt下载侯爷追妻手册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西瓜尼姑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