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8.灾银(五)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四十八章灾银(五)

    “久违了?”她没听明白,懵懂中将视线转向顾云山,问,“她是对你说的吧?你们从前认识的?”

    “不熟。”他面不改色。

    月浓道:“她要杀你?”

    他连连点头,“别看她长得柔柔弱弱内里是个蛇蝎心肠。”

    他如此说,舒月乔却不曾挂碍,温温柔柔地勾一勾嘴角,令这个在斜阳下昏昏沉沉的屋子一瞬之间浮出三分□□,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顾云山的话从来每一句可信,月浓不与他深究,伸手去探舒月乔脉门,她出手迅捷,普天之下也难有几人能挡,更何况是弱质女流。

    但舒月乔亦不示弱,她唇角含笑,静静看着她探她周身气运。

    两人对视,月浓沉默不语,舒月乔似笑非笑,遥远山巅收走属于斜阳的最后一道光。玲珑剔透的小花厅完全湮没于寂静的黑暗与诡谲的沉湎。

    月浓松开她手腕,“她半点功夫也没有,你是男她是女,她要如何才杀得了你?”亦不等他回答,转过身往院内去,“你欠的债你自己来还,我才懒得掺和。”一丝余地不留,走得又快又干脆。

    留下顾云山与他心中的蛇蝎妖魔两相看厌。

    舒月乔的面孔亦幻亦真,已不是少女时期的娇俏玲珑,却已成红尘阅尽的超然洒脱。她看他,更像面对胡搅蛮缠的少年,秉持着广袤无垠的谦和与纵容。

    她说:“余姑娘说得对,人情债自然由你我来谈。”

    “余姑娘?揽月楼真可算得上消息灵通,不曾会面已知她底细。”顾云山有那么些破罐破摔的意味,豁出去反而壮起胆,挺直背脊面对她,“听闻你来大理寺门前喊冤,敢问伸的什么冤?闹的什么事?”

    舒月乔答:“如我有冤,如澜会帮我吗?”

    顾云山道:“凡事看情况。”

    她抬手触一触鬓边,笑容淡得像初夏荷叶上的微光,“怎么说?”

    他坦然,“有利可图自然要帮,无利可图任他是千古奇冤我也懒得去管。”做小人做得坦坦荡荡不遮不掩,或是无耻到了极致,反觉得有心有情胸怀正义的人是蠢货。

    舒月乔却道:“如澜与我玩笑呢。你从来不是这类人,又何必强作如此?”

    此话一出,顾云山仿佛被戳中软肋,再没有风度可言,管她是旧年知己还是积怨仇敌,冲口就要与她理论,“你以为你是谁,天底下只你最了解我?真是笑话。舒姑娘,我好心劝你一句,人,贵在自知。”

    他这话说的实在难听,即便是舒月乔这样习惯了笑脸迎人的人,也一时间挂不住,笑容僵在嘴角,缓了缓才说:“是与不是,你与我都清楚。”

    顾云山道:“我不清楚,不如你明明白白说与我听。”

    她将话题再绕回来,“不是要问冤情?”

    顾云山道:“冤也好,债也罢,无非都是幌子。你舒月乔登门,必然有所图。说吧,这回是救人还是疏财,又有什么把柄在手令你如此成竹在胸笃定我一定会服软?”

    这一回,换舒月乔缄默不语,单单拿一双媚眼睨着他,笑与不笑之间,请与怨的分界,越是沉溺,越是难熬。

    然而他业已挺过,并不惧她。管她是脉脉含情或是欲语泪先流,他早已经下定决心要磨出铁石心肠,半分不让。

    过后也难说是谁败下阵,各方有各方的顾虑,各方有各方的说法。

    她粲然一笑,定定道:“你还是恨。”

    未能等到他回应,她竟然伸手去触他面庞,“恨,便是忘不了——”

    只一寸,叹惋仅在咫尺之间,她被凤仙花染红的之间就要触到他略显苍白的皮肤。不想,在半道被他截住。

    他已不复前一刻的畏缩,他眼中明亮,熊熊似火烧,有恨,也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绪。

    他攥紧她的手,来不及感受,过往情形如同封藏百年的壁画一帧帧从眼前划过,恨犹不及,何谈想念?

    “如澜,你弄疼我了——”尾音轻颤,泪水莹莹,这温柔陷阱无人能抵御,红尘故事先从沉沦开始。

    他松开手,勒令她,“不许你再如此称呼我。”

    她揉着手腕,忍着泪,轻轻道:“那该如何?总不至于连我也要喊你一声青天大老爷吧。”

    “尔乃一介草民,如此称呼难道不应当?”

    她微怔,他的态度出乎意料的强硬。有什么变了?是他,还是因为其他人?然而她不动声色,依然是轻声细语,“顾大人……顾大人能否容我一言?”

    “不容你也已经说完一大车了,再问有什么意思。”
全甲板出击
    “南平出事了。”

    攻守交替,舒月乔扶着案几慢慢落座,伸手揭开杯盖,放出四面奔逃的茶香,要饮一口热茶再与他说话。

    曲玉求偷偷摸摸溜进来把灯点亮,看他二人之间气氛诡异,一来一去的功夫已经拟出一段旷世绝恋,明日就能登台献唱,势必要让全京城跟着落泪。

    而顾云山的脑子转的飞快,今日八月十七,南平是河北中部小城,既不产粮又挖不出金银矿,籍籍无名多少年,今日突然提请必然是近日大事。

    近日大事……连得起来的只一件,“灾银出事了?”

    舒月乔手中茶盏还未来得及举到唇边,他已猜中结果。

    她的侧脸低垂,堕马髻带着天生媚骨妖娆作态。她嘴角轻勾,忍不住要赞他敏锐,却换了姿态,讳莫如深。

    她不回答,他亦无所谓。他这样的人,沉溺于破题。一丁点蛛丝马迹已足够,多了还要怪你话多。

    南平——

    此次赈灾共计二十万良白银,分十五箱由锦衣卫亲自押送,八月初十出发,途中未闻大雨,应在八月十五与八月十七之间到达南平,无论是哪一日抵达,如灾银被劫北上报信,她都不可能在今日知晓,唯一的可能只有——

    “银子呢?”

    她捏着杯盖,细细撇开浮茶,端起来送到嘴边,却又放下。

    “顾大人都猜不出来,我又能从何处得知?”

    “你不知?你若不知便不会来此。”他不耐烦再与她虚与委蛇,结案迫在眉睫,他要的是结果,“说吧,想要什么?”

    舒月乔抬起头,直直望向他眼底,既郑重,又蕴含着深处的挑*逗,“如果我说,我想要的是你呢?”

    “我?”他言语轻浮,故意为之,“揽月楼舒姑娘几时还缺男人?要顾某一介书生做什么?鲍参翅肚吃拟了,想换个口味?”

    她强颜欢笑,“我与你玩笑罢了,南平劫案,二十万两银子消失无踪,我总得要一件价值相当的才不吃亏。”

    “那是,你素来就以不吃亏三个字闻名于世。”

    “挖苦我?”

    “岂敢岂敢,当下情形,是我该求着你才是。”

    月依然圆,光似轻纱,朦胧入梦。

    顾辰终于在厨房玩够了,手里转着一根细柴火一蹦一蹦地跑到前院来,一抬脚跳过门槛,眼睛还盯着手中呼呼旋转的火,提醒说:“七爷,开饭了,你再不来,萧逸那个放屁狗哈喇子都…………(求)”

    一抬头瞧见红衣似火的舒月乔,霎时成了冰雕一座,木柴转一圈打在自己手背上,火燎火燎的疼。

    顾云山走到他身旁,拉着他被烫红的手背看了看,皱眉道:“怎么跟个猴子似的乱跑乱跳,去,找萧逸拿药擦擦伤处。饭留着,晚些时候再用。”

    顾辰着急说:“可是……可是月浓姐姐(大致是叫他吃饭的意思)”

    身后,舒月乔掩嘴笑,“阿辰还是如此可爱,如澜心里最疼爱的人非阿辰莫属。”

    她示好,顾辰却气呼呼仇深似海,“(给舒月乔起个外号)”

    舒月乔道:“童言无忌,你要是饿了自然你先吃,我与如澜还有话说。”

    顾辰一心要拉顾云山走,他当舒月乔是洪水猛兽碰也碰不得,“……(求辰辰)”

    顾云山慢慢移开他的手,“你先回去,我这里还有要紧事。”

    顾辰不肯,“(求辰辰)”

    “听话。”他压顶了嗓音,近乎与呵斥。

    顾辰万分委屈,瘪着嘴,盯着顾云山,试图想等他改变主意。可怜只等到他愈加坚定的眼神,顾辰眼圈泛红,再瞪一眼闲闲端坐的舒月乔,扔下一句“……”飞出窗外。

    舒月乔无不遗憾,“这孩子还是一样,恨毒了我。”

    “你不值得恨?”

    她反问:“顾大人觉得呢?”

    他嗤笑一声,并不作答。转而问:“接着方才的话头,你想要什么?说吧。”

    “交易若成,我岂不是白丢性命?”

    “舒姑娘是揽月楼的领头人,本事大得很,脱身的法子想必早已经定好了。”他在屋内踱步,缓缓走向她,一撩袍子,坐在她对面,“劝你慎言,覆水难收。”

    她侧过身,牢牢盯住他的眼,不肯放过一丝一毫改变。而她自己笑容未减,再是残忍的话,一样说得云淡风轻,“我的要求很简单,我要余月浓的命。”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