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46.灾银(三)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四十六章灾银(三)

    然后大理寺灯火通明,顾云山捂着鼻子哭着说:“本大老爷长这么大,头一次受这么大委屈!”

    月浓坐在小圆桌对面,冷漠且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萧逸第一时间冲上前,张开双臂护住顾云山,“说你呢,听见没有?我们大人是何等人物,你竟然敢上手?你瞧瞧这鼻子,鼻梁如山脊,鼻胆似琼瑶,万中取一的鼻,世间难求的鼻,结果被你糟践成什么样?我们大人这辈子也没受过这么大委屈,你听见没?这、辈、子、也、没、受、过这么大委屈!”

    迅雷不及掩耳,只听见顾云山哎哟一声,又挨了一拳,再睁眼月浓已然稳稳当当坐回原处,毫不在乎地回说:“这下有个更大的委屈了,是不是好难得?”

    “大人!大人…………”萧逸捂住嘴,望着鼻血横流的顾云山,泣不成声,“大人,你别怕,卑职保护你!”趁机抱得更紧,头一低,似乎要以肉身挡住万马千军,过后还要扯着嗓子大喊,“阿辰呢?死孩子跑哪儿去了?大人有难你还不速速相救?”

    破锣嗓子破音,害得月浓捂住耳,不自觉后仰。

    窗户推开,顾辰一跃,轻轻松松落到屋内,不看惨兮兮的顾云山,只望着月浓,“月浓姐姐,正巧大人让我给他报仇,要么我们打一架?(你改改,这不像顾辰的语气)”

    月浓却道:“先等等,他还没道歉呢。”抬手一指,指向顾云山。

    他简直要跳脚,捂着鼻子兜着鼻血带着哭腔,“打了我还要我道歉?有没有天理?”

    “没有,谁的功夫厉害谁就是天理。我记得是顾大人教训我的,天底下谁的官儿大谁就是公道,我没说错吧?”眼尾精光闪过,哪里是呆头呆脑的余月浓,分明是只刁钻精怪的小狐狸。

    气啊,他那个气,气得要落泪,恨不能抹开颜面趴在桌上大哭一场。

    月浓提点他,“你骂了我,就该跟我道歉。顺带还有他——”指的是一旁看热闹也看得心惊动魄的傅启年。

    傅启年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与云山相识多年不计较这些。”

    然而她加重语气恳切道:“我说了要计较就必须计较。”

    “好……好吧……”他同情地回望顾云山,同时狠狠地掐灭了心中那星点旖旎相思。

    命最要紧。

    哪知道顾云山也开始出损招,“真要我道歉?你想想清楚,你打我我打你爹,这买卖你划算不划算?”

    哼,老虎不发威,真当他好欺负?

    “我先杀光你们,再去救我爹出来,远走高飞。”

    萧逸吓得护住咽喉,顾辰有点害怕,“连我也要杀啊?我死了阿毛怎么办?没爹的孩子像根草。”

    顾云山捂住口鼻,止住血,还要抽出空来瞧不起她,“大理寺死牢机关重重又有七宝坐镇,不要说单打独斗,就是你领着锦衣卫硬闯都得死个精光。”

    “呵,吓唬人谁不会?”

    “你去试,到时候断手断脚可别赖我。”

    顾辰怕她不信,连忙来劝,“月浓姐姐,七爷说的都是真话,地牢七宝都是…………(你帮我想想吧),很厉害的。”

    萧逸阴阳怪气地说:“哼,一点儿不厉害,就让她去闯,死在里头才好呢——”噗通一声,天知道中了什么毒,突然间直挺挺倒下去,面朝地,又砸坏了鼻子。

    顾云山有筹码在手,还敢不怕死地咕哝,“老爷这辈子就没见过你这么悍的女人。”

    月浓刀一横,“我这辈子也没见过你这么嘴贱的男人。”

    他一扬下巴,“好得很,通通眼界大开,从今后瞧见长角的鸡飞天的蛇都不惊讶,比这更离奇的老爷我可是天天都见。”

    她似乎不想再与他争辩,沈着脸就要回房。经过他身边时稍有停顿,当即吓得他躲到阿辰背后,“要做什么?还想打人?怕不怕老爷我现在就吩咐人给你爹上夹棍。”

    她烦透了顾云山,“无耻小人。”

    顾云山道:“不无耻不为官。”一肚子官场大道理,每一个字都带着血发着臭。

    月浓再不想看见他,拉开门走出院外。他还在后头喊,“你可是戴罪之身,四处乱跑当心被锦衣卫抓起来,到时候我可不去救。”

    月浓没回头。

    她一走,夏夜的虫也销声匿迹。身边实在太过安静,安静得让人心生惆怅。连傅启年也叹气,“你这个样子,迟早要后悔。”

    月浓不在,顾云山越发硬气,说大话不必多想,“谁后悔还不一定!”

    “一定是七爷你。”顾辰道,“七爷是天天都要吃饭的。”

    完了完了,这才想起来,原来还是有求于她,这下怎么办?难不成要饿三天等她气消?思来想去眼睛瞄到傅启年身上,吓得他双手抱胸,“你想干什么?”鬼颜

    鼻血止住,顾云山挪开沾满血的白帕,露出猩红满布的鼻头人中,咧嘴笑,傻得一塌糊涂。可怜他不自知,还觉着风流潇洒世间难觅,一伸手揽住傅启年肩膀,“咱们兄弟,打个商量。”

    傅启年望着他假惺惺的不怀好意的笑,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

    他与月浓相比,谈不上逊色,仔细看来,还要多一分妖娆妩媚。

    老天,面红耳赤是怎么回事?不好,要坏。

    顾辰突然出现在他二人之间,从桌子底下冒出头来,仰面问:“七爷,你要亲他吗?我想看。”

    中秋不赏月,只顾着生气斗嘴。然而第二天一早顾云山就后悔了,月浓根本当他不存在。一早要吃珍珠粟米粥,她无视。中午想要东坡肉水晶蹄髈,她更无视。怎奈他被养刁了嘴,除了她的手艺,谁做的东西都吃不惯。

    一入口呸呸呸,都是狗屎、狗屎!

    放下碗筷就要落泪,罢了罢了,人生在世不称意,总归要低头。

    下午就抱着宝贝去投诚,拉下脸来负荆请罪。

    咚咚咚敲门,等了一会儿,没人应。

    再敲,还是没人理。

    他索性一推门闯进去,横竖都是大理寺,哪个犄角旮旯不是他的地儿?客气什么?

    门开,高手过招仅在须臾之间。一段轻柔的纱勾着他,转圈转圈转圈,最终淹没在重重深海之中。他扑腾着想要游出水面,却被死死按住动弹不得,眼看就要淹死在蔚蓝深海——

    并不,是女儿家的洗澡水里头。

    临死前念叨着,女人真是惹不得,小肚鸡肠、心狠手辣,半点道理不讲——

    哎?出水了?

    他尚在蒙昧之中,扶着木桶边缘一个劲喘气,身上还缠着一件青色的蝉翼似的纱罩,萦萦绕绕若有若无皆是女儿香。

    无酒,也让人醉。

    有人隔空一弹指,被撞开的门乖乖合拢,仿佛这世上真有仙法,捏一个指诀不论是死物活物通通低头听命。

    他愣在当下,脑中一片空白。水从他浓密的睫毛上落下来,消失无踪。隔着牡丹图苏绣屏风,窥见少女婀娜剪影,即便是他,自诩阅人无数的顾大老爷,也要听一听,咽一咽口水,突出的喉结攒动,咕咚一下,谁知是谁的心思澎湃,似脱缰野马满地乱奔任谁也收不住。

    突然间下冰凉,似乎有一细针钻进皮肉。也就在这一瞬,他四肢僵直浑身无力,唯独剩下意识清醒,眼睁睁看着自己冲着地面砸下去,鼻血喷溅。

    到这时候,她才绕开屏风走过来。或是因情急,鞋也来不及穿,一双细白如玉的小脚湿哒哒滴着水,骨细肉匀,莹莹无暇,他虽气着,但对着她一双脚竟也说不出一句不中听的话。

    她抖开衣裳裹在肩头,轻声抱怨,“混账,女人家的闺房也随便乱闯,早该让你吃些苦头。”一面穿衣一面想,“话那么多,嘴那么贱,干脆毒哑你,看你还气不气人。”

    谁气人?分明是她快把老爷气死!可恨他有口不能言,有脑不能思,满心满眼都在想象——

    唉,臭不要脸,恶心,呸!

    暗暗啐自己一口,要打醒自己。这世上中意谁都可以,只她余月浓不行。

    她提起脚,将袜子绣鞋都穿上,没了大好风景,顾云山心灰意冷,趴在地上眼珠都不转一下。

    继而颈后一热,从颈椎到尾椎一齐活过来,他醒了,却也只是换个姿势侧躺在地上死皮赖脸,“有胆你就杀了我,省得一时一个样的折磨,老爷我伺候不起!”

    豪言壮语放出口,就等对方服软。谁知她点头答应,“好呀,我这就毒死你,死得无声无息,保管没人能查得出来。”

    “还是不要——”不用扶,他翻个身利索地爬起来,抖一抖衣袍,假装什么也没发生过。“我看你,过得挺好。”

    她瞥他一眼就转身,坐到妆台前擦头发,自顾自地忙,还是当他不存在。

    他尴尬得咳嗽两声,见还是没人理,终于想到赔罪礼,赶紧从桌子底下捡回来,一开木匣送到她跟前,“双龙剑终究是偷来的,不大好。还是用这个——”

    她定睛看,原来是那对价值连城的鸳鸯刀。

    听他一本正经地说:“留仙岛上救他一命,本就欠着人情,本老爷大人大量并不打算以此大做文章,便勉强收了他这份礼,又想着小月浓不是还缺一样趁手的兵器吗?正所谓宝剑赠英雄,送你也是应当。”

    一抬手,站直身,“倒不必如此感激,本老爷对身边人一贯如此,不必感激,不必跪谢,关起门来不讲那些虚礼。”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