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4章 灾银(一)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四十四章灾银(一)

    八月十五,秋老虎骇人,三个月不下一场雨,人人都变成风干的肉,在晒得雪亮雪亮的街市里漂游。

    顾云山闲来翻个身,继续午睡。

    这已经是他“重病”的第二个月。

    自打从留仙岛上回来他就没一刻轻松,经历了一场大命案,顺天府尹与小侯爷死得不明不白,凶手又出自自己手下,要不是有傅启年佐证,他多半要被御史大爷们活活骂死。

    当然,现如今也离死不远了。

    亏得还有个入阁的爹,御史大爷们因而手下留情,放过他祖宗十八代。

    他索性称病不上朝,看他们能蹦跶到几时。

    午后的光透过重重纱帐只剩下温柔点点,秋后的蝉没力气叫嚷,迷迷糊糊闻着熏香炉里的瑞脑香,一时是醒着,一时又在梦里,分明是沉醉不愿醒。

    “胡了!”

    “无量数、金孔雀、玉麒麟!又是你赢!老天爷究竟干什么吃的!”

    “月浓姐姐你真的好厉害,免了我的银子好不好?”

    隔壁又吵起来,有拍桌有耍赖,萧逸输个精光,捂住银袋子不肯付账,月浓说一句“毒不死你。”吓得他拔腿就跑,也就十步远,扑通一下抱着银子摔在小道上。

    新来的典史曲玉求是个大高个儿,导致顾云山不大乐意跟他站一块儿,显矮。

    今次刚从刑部回来,天知道又带来什么“噩耗”,指令顾云山远行办差。

    不过他眼下一脚踏进院中,老远就喊,“余姑娘,傅大人又来了……”

    这一回换月浓受惊,牌一扔,紧接着就要上房顶,但傅启年这回宁可跑断气也不能放过她。一眨眼插上翅膀飞扑到她身边喘气,“小月儿,我给你……带……带了好东西……”

    “又是金缕鞋?直接放当铺多好,省得我再亲自跑一趟。”自打从留仙岛上回来,傅启年就跟着了魔似的,三日跑一趟大理寺,又是送衣裳又是送首饰,可惜她一件也瞧不上,小而精贵的留下来,大而累赘的都拿去当,倒也赚个盆满钵满,直把萧逸眼红得要滴血。

    顾云山在床上烦闷地翻了个身,一群不听话的兔崽子,多好的下午,竟不让人好好睡上一觉。

    烦啊,真是烦。

    太阳不懂见好就收,本该是黄昏,也一样热得难耐。

    月浓身上的夏衫轻薄,娇娇柔柔如云似梦。闷热的天气给少女的面庞天一抹微红,她捏一柄小扇给自己扇着风,靠近了仿佛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香。傅启年一时成痴,呆愣愣望住她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倒是月浓等得不耐烦,“到底要做什么,再烦人我……我就去牢里找我爹告状!”

    “不成不成,你我之事怎能轻易向岳父大人言明?待我择一良辰吉日再请长辈去与余大人说媒——”

    “你敢!别以为你官大我就不敢惹你。”小姑娘一生气眼睛瞪得圆溜溜,小猫儿似的好生可爱。

    傅启年看得心底里乐滋滋,面上分毫不见恼,接着讨好她,“偏就想要你来惹……好好好,先不生气,我有好东西拿给你。”

    “我才不稀罕!”

    话刚说出口,一扭头瞧见镶着红宝石的刀柄,当即挪不开眼,又碍着面子,只好保持侧对他的角度,斜眼看。

    ,Ծ‸Ծ,,好辛苦!

    傅启年指着木匣内香金箧玉的一对短刀,把闷笑都装在肚子里,静静看着她一点点、一点点挪到他身边来。“这对鸳鸯刀传闻是周王所有,自南洋进贡,削铁如泥,吹毛断发,乃世间不可多得之物——”

    她已经小碎步挪到正脸对住他,细白细白的食指在唇下轻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紧盯着双刀,犹豫半刻才说:“是不错……挺好……”

    “送你。”倒不与她拿腔拿调,这一回痛痛快快,就是一个字——送。

    他如此大方,月浓却犹豫了,她到底还是好人家的姑娘——要脸。

    “这……不大好吧……”

    “有何不可?只要你喜欢,天上的星星我也能去摘。”

    甜言蜜语好风景,顾辰数着叶子牌杀过来,“正好要天黑,你摘一个我看看。”

    傅启年气闷,“大人说话小孩子少插嘴。”

    顾辰道:“□□鼻孔!”

    傅启年不理他,决心回到正题,主攻月浓,“你试试,看喜欢不喜欢。”

    拿到手里还能不喜欢?顾云山躺在床上再翻个身,心里念着,余月浓那破德行他还能不清楚?看见好东西就挪不开眼,更何况是白送,说什么她都答应。

    傻妞,哼,蠢死好了。

    他笔直笔直躺平,硬在床上像一具僵冷的尸。

    傅启年继续哄她,“你于我有救命之恩,只当我报恩就是。”

    “可是你已经报了恩好多回了。”

    “那都不算,你不喜欢变都不算。”汉末文丑

    “不好……我娘不让我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她瘪着嘴,还在犹豫,“要不,我也拿点儿什么跟你换?”

    正中下怀!傅启年恨不能蹦到房顶去,但是不行不行,必须克制,关键时刻千万不能掉链子,绷着脸,表情务必郑重,言语务必平实,告诉各位看官,我是老实人呀。“这……还请姑娘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她好生警惕,连身体都稍稍后倾。

    “姑娘今后能不能不再处处躲着我?”见她面有难色,便要乘胜追击,要装可怜,装委屈,恰当示弱,女人们都爱这一套,“我一片赤诚之心,别无他求。”

    “好……”好字还在嘴里,就有人披头散发闯进来,不冷不热地横插一句,“好什么好?”

    人人回头看他,敞开的门,他逆光站着。满头青丝铺开来,在夕阳血色微光下染出闪耀的红。

    肩上依然是宽大道袍,日夜交替时才有了风,悄悄吹开他衣摆。一缕发落在胸前,遮住眼尾,留下欲语还休的万种风情。是堕入魔道的仙,修成正果的妖,混杂着明与灭,正与邪,亦光明亦奸狡。

    然而在月浓眼里,他就是大哥的妖精小妾,二哥的婀娜相好,又美丽,又刻薄……

    时时处处讨人厌。

    “一柄刀就收买你了?好歹是诗书礼仪之家,拿出点大家闺秀的做派成不成?”

    一句话,噎得人两眼翻白,年纪大一点,直接要气死当场。

    月浓道:“大白天衣衫不整就跑出来,顾大人又是什么做派?”

    顾辰道:“企业强行展示*。”

    顾云山冷着脸走到月浓与傅启年中间,经过傅启年时还假装不经意地撞翻了一生老友,鼻孔朝天对着月浓,“刀有了,剑是不是不要了?想亲自还回去?还是想让王府的人上门来取?”

    “你——你就会威胁我,算什么英雄好汉?”

    傅启年疑惑,“王府是……”

    顾云山头也不回,“王姓员外,倒卖药材的,正巧给她送点儿补补脑。”

    月浓最后再往鸳鸯刀上看一眼,偏过头狠狠瞪顾云山,“不拿了,你满意了?”一跺脚要走,到门边又倒回来,“死娘娘腔——”

    一击即中,剩下来只用双手环胸闲在一旁看他跳脚,一时间,眉低眼高,气得要升天,你你你你个好半天,望着她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脸孔,威胁的话斟酌来去说出来也没意义,不如憋在肚里。

    月浓抽空再瞥傅启年一眼,满含警告,意味深长。

    她走后,傅启年立刻换了脸孔,红木匣子一收,满满都是不耐烦,“不好好睡你的午觉横插一杠子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倒是要看看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顾云山一样没好脸,两个人针锋相对好热闹,惹得顾辰与萧逸一双死对头都放下仇恨一同看戏。

    顾辰摇了摇头小声告诉萧逸,“看,他们两个又闹脾气。”

    萧逸再咬耳朵咬回来,“什么意思?”

    顾辰嫌他不开窍,轻蔑道:“七爷说了,打是情骂是爱,越打越是痴心爱。”

    萧逸点点头,但是越琢磨越觉得心惊肉跳,这……好像不对吧…………

    那厢,傅启年与顾云山的战火还未熄灭。傅启年高抬下颌,根本不将对方放在眼里,“小月儿是我相中的,你好歹知道进退。”

    “她是我的人,凭什么你说看中就看中,你打哪儿来啊你?”

    顾云山到底是在御史言官围剿之中杀出重围的人,要论斗嘴一声未尝败绩。然而没料到傅启年手握王旗,一出手威震四方,连顾云山都要褪尽血色,听他说:“你跟高放打哑谜的时候,我与我小月儿已情定三生永世不离,唉……不过像你这种除了小乔对谁都没心没肺的人是不会懂的。”

    顾云山立时警醒,拉住他衣襟,“你背着我干什么了?”

    一旁的顾辰这时候吃着麦芽糖啧啧称叹,“马屁精你的机会来啦!”

    萧逸也点头认同,“苍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要熬出头了!”

    傅启年抱住红木匣子转身要走,“我答应过小月儿,除非她乐意,否则绝不外泄。这个呀,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你就不必知道了。时候不早,告辞。”

    顾云山冷哼,“话不说清,明儿我就指使人给你夫人送信,敞开门等她来骂。”

    “你——”傅启年一回头,牙缝里挤出字来,“卑鄙无耻!”

    “比不得你自命风流。”

    两人正僵持着,曲玉求满脸堆笑地窜进来,“大人,阁老府上来人了,老夫人请您回府去呢。”

    此话一出,大破僵局,人人都看着顾云山,看他脸一沉,焦灼躁郁,冲着无辜的人乱放箭,“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

    曲玉求的笑容僵在脸上,哭也不是,笑也不是。

    好在顾云山当即拂袖而去,萧逸拍拍曲玉求肩膀,安慰道:“没事,我们大人就是有点儿小脾气,看起来是不是特别可爱?”

    顾辰翻了个白眼,“别信他,他就是个猥琐老流氓。”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