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3章 孤岛(二十一)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四十三章孤岛(二十一)

    有风来,吹散潮汐,吹来朝霞。

    波折过尽,顾云山的发髻也拨乱。风微凉,拂过他春山似的眉、秋水一样的眼,从来是万事无情牵亦无挂碍的顾大人,也在黎明破晓之前,在叶片的露珠上,沾染三两分不能言语的愁。

    “你杀阿禾,割去五官是为模仿旧案,但为何要放到彭涛房间?他房门紧锁,入门的方法只有一个。多此一举,必有所图。你为的,是洗脱嫌疑,祸水外引。”

    高放虚弱地扯了扯嘴角,收回目光,呆呆看着顾云山半湿的靴子,一时间失魂落魄,一时间又自厌自嘲,“我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大人几时才断定凶手是我?”

    “太难猜,更不敢轻易猜,从头至尾我都不过是疑心而已。直到最后——”

    “大人真是谨慎。”高放笑道:“大人这一生难道从不曾因钱财权势而冤枉过堂下‘凶犯’?本想叫你含冤而死,到了下面也不知谁是凶手,如此才算得上大获全胜。不过……”他略有踌躇,左手搭在右手断面上轻轻抚摸着被血濡湿的衣料,“真是一把好剑,削金断玉,切口几乎完美。只是这双龙剑原本是庆亲王之物,传闻被梅无双所盗,为何会在余姑娘手中,大人难道不好奇吗?”

    “不好奇。”他目中冷漠,既没有愁思也没有不舍,他冷硬如滇南玉,告诫高放,“愿赌服输。”

    “呵——愿赌服输……大人放心,卑职输了,自然老老实实跟大人回京受审,绝不会咬舌自绝。”他的眼垂得更低,无人能窥见他眼瞳下的阴翳,忽而又大声笑,笑得胸腔震颤伤口迸裂,他问顾云山,“大人为何不问我为何杀人?”

    顾云山不改面色,冷冷道:“我只需知道两点,第一,你想杀人,第二,你杀了人。至于你为何杀人,是有凄惨人生令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还是仗义执刀为平天下之愤,通通与我无关。你我之间隔着大梁朝廷,惩戒你的不是我,是当朝例律,我顾云山只负责送你受审,其余一概不论。”

    点头,高放一连串点头,笑得只剩下气音,要赞颂他大仁大义,为天下表率,“仁义,好一个青天大老爷,竟让人认不出了。”

    顾云山道:“船总要来的。”

    高放笑够了,身体慢慢后仰,放任自己平躺在湿软的泥土之上,他望着天空,云被日光烧成火,水被霞光染成金,人间静谧,总叫人留恋红尘。“卑职只怕受不住刑,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吐个干净。各个衙门的厉害之处,卑职心里清楚。”

    “敢作敢当。”

    高放却反问,“杀人先磨刀,难不成大人以为留仙岛是我头一回动手?”

    “岛上的人,听闻近百,全都死于你之手?”

    “呵——数不过来。”

    “还有?”

    “还有。”高放给了他肯定回答。

    “还有多少?”

    “太多,记不清了。”带着笑,嘻嘻哈哈根本不曾放在眼里。

    他皱眉,心底突然间凉透,“为何要乔装多年跟在我身边?”

    高放答:“本也不一定是大人您,只不过喜欢这档子事,跟在您身边才见得最多、学得最多,您说是不是?”

    “乔装又是为何?你……究竟是谁?”

    “大人明鉴,卑职扮的正是高放,隆庆九年高放二十又一,是个一百八十余斤重的大胖子,那年春日自安徽上京,途中在客栈歇脚,我的人肉包子还没做完,他就送上门来,嚯,好大一团肥肉,一定同客栈老板一样油滋滋嫩汪汪。吃饱了翻他行囊,原来去往京城投亲,正巧我闲得很,便想着做一回高放,去京城耍耍。”

    他长舒一口气,继续说,“没成想能有机会跟在大人身边,一跟就是五年。刑部、顺天府、大理寺、都察院,什么脏的臭的没见识过?这世上早就已经没天理,倒不如随心所欲想杀就杀,您以为呢?”

    “这五年间,你还在杀人?”

    “大人有口腹之欲,卑职也有。”

    顾云山禁不住一阵发寒,沉声问:“你究竟是谁?”

    “我是谁?”高放喃喃,如自问,“装得久了,哪还记得自己是谁?高放就高放吧。多年前的谜案,现如今摆在眼前依旧无能为力,这种感觉是不是像一口酥肉落灶台?废物就是废物,再是装点得人魔人样也还是废物渣滓。”

    尾音是虚无的叹惋,留下无限悲凉,同样也有无穷恐怖。

    “啊,还有这个药蛮厉害的嘛,闻一闻就要晕的。”

    顾云山与高放一并回头,原来是月浓在高放的假肚皮里找到一包迷药,打开来放到傅启年鼻子底下,“你闻闻。”

    傅启年还没来得及拒绝就仰面扑在泥地上,死鱼似的一动不动。

    高放收回视线,言语中带着惋惜,“若来的是阿辰,我倒还有胜算。余姑娘……傻得很,只要拿住大人您,让她做什么都不说二话。”

    又有鄙夷,又有艳羡,到底有千缠万绕心思,难说清。

    顾云山依旧望着月浓,她手背上不知抹了什么,往傅启年鼻下一凑他便一个激灵蹿起来,似乎是血冲百汇,他晕晕乎乎又一次跌倒,这一回沾了满脸泥,连带一把烂草,把风流满京师的傅大少毁得彻彻底底。

    “她是傻——”

    远方有一轮红日将碧波湖染成血海,地平线飘来生息,一艘渔船乘浪而来。穿越—淘气王妃

    高放突然说:“顾大人,我就是喜欢杀人,喜欢,又可以,所以无所畏惧。”

    “嗯——”

    “不过……我自己还是怕死,更怕死在大理寺刑狱。”他侧过脸面对朝阳,惨白的皮肤上泛出诡异的红,“所以,卑职就不跟大人回京了。”

    高放的笑停留在朝阳离开水面的那一刻,重生有千难万难,毁灭却仅在一瞬,顾云山静静站在原地,不言不语,心中五味俱在无法言说。

    “他死了,舌底藏毒。”月浓不知何时走到他身边来,看一眼地上灰败垂老的高放,轻轻巧巧下了结论。

    顾云山还是一副木呆呆申请,狭长的眼微微上挑,眼底是藏不住的茫然,如此看来,还有几分可爱。“我问你两件事。”

    “你问——”

    “当时我抱住你与你耳语的话,你为何相信?”

    “信也没损失啊,反正我自己拆了绳子照样能杀光你们,不过我不喜欢杀人,我得说明。”她从袖中抽出顾云山偷偷递到她手里的小刀,轻轻一个甩手,那刀子如利箭一样飞出,牢牢盯在矮树上,带着她惊人的力道,连着刀身也被震得一个劲晃悠。

    顾云山,呃……噎住了。

    方才他打算说什么来着?谢你信赖,同心同德,还是将来争取不吵架?

    然而她还在得意,连自己都要对自己心生爱意——方才那一句话亮出去,气壮山河,风云突变,是武林盟主警告小毛贼,别自以为是,姑奶奶可从没把你们放在眼里。

    绕来绕去有什么意思?简单粗暴,杀了最好。

    “发什么呆?不是还有第二件?赶紧问。”

    他适才如梦初醒,艰涩地开口道:“你说要拍死我,是认真的?”

    “当然,我从来说一不二。”瞥见他骤然之间血色褪尽,她打心眼里瞧不上他那个怂样,“不过先欠着,哪天我心情不好再给你算。”

    “如此甚好——”他长吁一口气,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月浓却回过头,直面她背后贴得紧紧的“鬼影”傅启年。“你再跟紧一点试试?”

    女儿家声也娇,人也娇,原本听在耳中不是威胁反是享受,但傅启年方才亲眼目睹她是如何踩碎高放,再是有贼心也没贼胆,“我就想时时跟着你。”

    “为什么?我才不要你跟着我,你看起来傻傻的哎。”说完回头找援兵,“你说是不是?”

    顾云山道:“看着像是被水淹进脑子了。”

    依照常理,傅启年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会反驳两句,然而事情变得出乎意料,此时此刻傅启年眼中只剩下月浓一个,他清了清嗓子,恨不能手边多一柄折扇衬他风流,“小月儿,你要谨守妇道。”

    “我为什么要守妇道?我守哪门子的妇道?”声音提高八度,要坏。

    傅启年的目光拢着她,依然是不能自已的痴迷,“方才在水中……唔唔唔——”话还没说完,就被月浓一把捂住嘴,拖住衣襟往后拉,一面拖拽一面郑重发出警告,“不许说!一个字也不许!”

    傅启年趁机吻她手心,吓得一缩手,让他这张嘴得了空,“你都已经是我的人——”

    “什么?”这一回惊叫的是紧跟在后的顾云山,眼睛睁大,呼吸放缓,简直比同高放对峙时更紧张。

    傅启年回赠他,“这事实,小月儿,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傅某虽已娶妻,但你若点头,我绝不亏待与你……啊……呜呜,你怎么打人呢……”他捂着鼻子往后退,血从指间渗出来,但他眼中不见恨,只有——嗔怪。

    用情至深。

    “你太烦了。”月浓摇着头,呜呼哀哉,“居然比顾云山都烦人。我是被逼无奈,不得已才出手,你要是再烦,我就要拔剑了哦。”

    “拿我跟他比?顾云山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小月儿你千万离他远一点,我在城西还有一座宅子,风景好——”

    “噌”一声双龙剑出鞘,傅启年立刻捂住嘴冲着月浓摇头,保证永不再犯。

    “七爷——”少年的声线透着惊喜一瞬之间由远到近,忽然一下落在顾云山身上。

    顾辰从船舷上飞起来,将要落地之时手脚并用,猿猴一样扒住顾云山,一双腿铁钳似的夹住他后背,强迫他抱住自己,要不是月浓心眼好伸手扶一把,他俩就能一路滚到湖底。

    “七爷,我可想死你了!”

    顾云山被个天外来物砸得两眼发花,还没能回过神来。傅启年看着月浓,有痴,亦有喜,月浓低头看脚尖,琢磨着是不是要给傅启年下个毒,弄死他了事。顾辰的视线在这三人之间来回游走,最后想了想说:“七爷,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

    “大人…………卑职想死你了…………呜呜呜呜…………”萧逸也到岸,狂奔过来抱住顾云山痛哭流涕。

    月浓蹲在高放身边,将他脸上的伪装一层层揭下,露出他原本的不知是谁的面孔。

    天光大亮,火势渐收,船也靠岸。

    是时候回家。

    (孤岛案完结)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