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40章 孤岛(十八)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四十章孤岛(十八)

    不论事实如何,眼下只有离开留仙苑去往码头这一个选择。甚至没有人想过如果那艘破破烂烂小木船依旧渡不到岸,他们该何去何从。

    一切都等到达码头再说。

    顾云山拆了月浓腿上绳索,再要动她双手却出乎意料地被顾云山拦下,他从彭涛的惨死中醒过神,在当前境况之下更觉危机重重。

    毫无疑问地,在他看来,他是孤身一人,与顾云山、高放、余月浓并非同一阵营。

    身后是冲天的火光,烧得沉沉夜空犹同烈狱。傅启年跑得要断气,憋着最后一口气瘫倒在乱石堆上气喘如牛。顾云山与高放的脸色同样难看,惨白惨白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月浓一人独好,还能站在乱石堆上拨弄那艘破破烂烂小船。

    “留仙苑都烧干净了,也没人从林子里跑出来。”

    这一句话说完,其余三人神色各有不同,傅启年大惊大怒,顾云山沉默不语,高放神情麻木。月浓还在望着远方火场,大火已经向密林蔓延,这一夜无需点灯已得满城通明。

    “哈哈哈哈哈哈…………”傅启年忽而大笑,他弯着腰低着头,整张脸都埋在火光之下,没人能看清,只见他不停地笑,笑到直不起腰,更笑得喘息不定,“早该知道……我早该知道…………”

    “知道什么?”月浓问。

    他抬起头,眼眶泛泪,嘴角却带着扭曲的笑,于“李香君”的神情一般无二,“早该知道是你,彭涛也对也不对,是你又不是你,哈哈哈,杀这么多人怎么可能独自一人完成,对,是你也不是你,是他也不是他,哈哈哈哈,是,不是,是你,是你们!”

    “傅大人,你是不是疯了?”

    “我疯了?对,我是该疯,最好被你们几个逼疯自己一头撞死,也省得你们动手是不是?”他慢慢站起身,眼神几近癫狂,“看什么,还想要什么?是要依照平南村惨案将我分尸喂猪,还是像淮南案一样将我当做腊肉风干储存,啊?你说,你说啊!”

    “你疯了。”她点点头,笃定道。

    傅启年不理会她,转而冲向顾云山,抓住他衣襟将他带起来,眼对眼怒视,“是你是不是?是你们!无声无息一个接一个杀人哪有那么容易,一定是你们,你们三个联合相互照应一同下手……为什么?你我情同手足你为何如此对我?”

    顾云山始终避开傅启年双目,他似乎累极,无力相正,仅仅说:“你冷静一点,从登岛之日起我始终与你在一起,我从何处杀人,又为何杀人?”

    “我也正想问你为何杀人!”他大吼,唾沫星子喷了顾云山满脸,“你倒不如现在就动手,咱们光明正大决斗,在背后鬼鬼祟祟算什么东西。”

    顾云山抹一把脸,一句反驳的话也没有。

    月浓道:“越是高声越是心虚,怎知凶手不是?世上扮猪吃老虎的事情还少吗?”

    高放也上起来,将顾云山与傅启年分开,顾云山垂目望脚下,淡淡道:“我的人我自己清楚,至于你,虽说相识多年,近年业已生疏,你心中所求所想,我顾某人猜不透。”

    仅剩一点信任也灰飞烟灭,猜忌质疑四起。傅启年打量他许久,突然发笑,仿佛已经神志不清,“真好笑,我与你自小相识,居然比不过一个才认识三个月的女人。”他指向月浓,“早年间你被小乔害得丢掉半条命,现如今为了她,生死都能置之度外?顾云山,我都要给你鼓掌叫好,真是各种痴情种,我比不得你,偌大个天下也没人比得了你。”

    火烧到山林来,越来越旺,哔哔啵啵火星子乱飞,沉闷的天幕终于多一分诡谲的活泼跳脱。

    “随你怎么想。”顾云山宁可沉默,抬眼望火海生潮,滚滚烈焰如海浪一般扑来,站在水边也不能避免地承受着*的风。

    高放站在他身边说:“这一把火烧下去,岛上就什么也不剩了。”

    月浓垂头丧气,连她也不抱希望,“真的会有船来吗?”

    高放道:“没有食物果腹,再等下去,恐怕是……”

    四人目光随之转向停靠在码头的破旧木船,顾云山问高放,“你方才来时,见了船彭大人怎么说?”

    高放答:“彭大人说船虽老旧,但不见破漏之处,只是怕行程太长,这船支撑不住,保险起见还是刷一层桐油以防漏水。”

    傅启年兀自发着疯,不搭话。顾云山走到搁浅的木船边,两只船桨尚存完好,他与高放一道推小船入水,往深处走上几步,小船晃晃悠悠浮在水面上,还算稳当。

    他二人再一同翻上船,高放持双桨试着划动,等了许久也不见异样。顾云山指派高放把船划向码头,预备去接月浓,同时看向傅启年,“咱们试试,有比没有好。”

    傅启年道:“你有高手相伴,我哪敢上你的船。”重生白骨不为妖

    顾云山看一眼月浓,淡淡道:“你若不放心,再将她绑起来也无妨。”

    “顾云山!”她拔高了声调,气得抬脚就往他身上踹,无奈双手还绑着,隔得又远,居然没站好噗通一声落进湖里,还好他还有那么一丁点良知,立刻将她捞出来抱到船上。

    “你别闹。”他话不多,或者是因为无言以对。使个眼神给高放,那胖子当即扑过来抱住她双腿。

    她呛了不少水,一双手又被绑的死死地,两只脚乱蹬,让高放挨了不少王八腿,但顾云山更快,大概是做惯了这类事,三两下给她从头到尾绑起来,严严实实没一丝缝隙。

    他这才抬头看傅启年,“这下你满意了?”

    “高放怎么算?”

    “绑了他谁来划船,是你还是我?”

    “顾云山你这头猪!”她气得破口大骂,“你难道就不怀疑是他吗?把我绑了,他要是藏着功夫,一眨眼就把你剁成肉酱你信不信,你——呜——呜呜呜……”

    顾云山拿帕子塞了她的嘴。

    傅启年还在犹豫,顾云山再问,“你要一个人留在岛上?”

    傅启年心一横,跨上拥挤的小船。高放的拿船桨一撑码头,小船借力向前,很快向湖中心去。

    广阔山水之间,这一只孤舟显得如此渺小。人人都沉默,沉默地望着远去的火光。

    久久,听闻顾云山长叹一声,转过头来面对月浓,“别瞪了,当心眼珠子都瞪出来。”

    她依然故我,狠狠瞪着他,一双眼冒火,活像一只弓腰竖毛的猫。他无奈,伸手将她嘴里的手帕抽出来,“别骂人,我这辈子挨的骂都没得今天多。”

    “就骂你,乌龟王八蛋,蠢货顾云山!”

    “怎么说我也是你老爷…………”

    “什么老爷?就会欺负女人,臭不要脸,恶心,呸!”

    又让人啐了一脸,他自认倒霉,连反驳的心思都没有,垂头看脚下,“行,骂吧骂吧,等回京城再收拾你。”

    “得了吧,等回了京城谁手是谁还两说。”再瞪一眼傅启年,“看什么看!我看凶手就是你!你不是怀疑我们仨是一伙的吗?那方才留着岛上才最安全,你跟着我们做什么?找机会凿船淹死我们,特别是我,我还绑着呢……”

    傅启年撇过脸,似乎是不屑与她争执。

    顾云山低声道:“你放心,我绑的你,出了事我挡在你前面。”

    “我不信你。”

    她答得又急又快,不带一丝一毫犹豫。

    他气结,“行,那你骂吧,老爷我啊……就受一回苦,任你骂。”

    “惹祸精。”

    “死贪官。”

    “就知道吃。”

    “脑子里都是米。”

    “矫情——”

    “哎哎哎,适可而止啊余月浓,别逼我抬出你爹来。”他终于受不了,企图制止她没完没了的责骂。

    “就知道拿我爹威胁人,臭不要脸,恶心,呸!”

    他再一抹脸,深呼吸,数着手指头咬着牙,“行,我服你!”

    “啊啊啊啊啊!!!”又是尖叫,短促而尖利,很快被淹没在冰冷的湖水中,戛然而止。

    如同被一双巨大的手拆散,木船突然间迸裂,前一刻还是天地一孤舟,眼前就只剩零零碎碎木块漂浮在水面。

    四人齐齐落水,但月浓手脚被绑,直直下坠。

    顾云山冒出水面,大大喘上一口气,环顾四周,不见月浓与傅启年身影。他便不顾高放阻止,闷头扎进水里,去追已经双眼紧闭的月浓,而傅启年与她一道,两人纠缠在水中,发尾缠绕,衣帛交叠,仿佛殊死搏斗一般。

    眼看离她只剩一臂距离,他胸中气息憋到极限,不得不再游到水面呼吸,再入水,在阳光能到达的深度,已然不见二人踪影。

    高放没选择,未免他自找死路,心一横一把拖住他往岸上游。

    他频频回头,在他们落水的地方,湖面已平静无息,他却看到一片漂浮的衣摆,他认得,那是傅启年的罩衫。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