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9章 孤岛(十七)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九章孤岛(十七)

    他这样突如其来的一抱,连她都没能防备住,一个不慎就被抱了满怀。再要挣扎,更打算一掌将他拍飞,却无奈落进一张织得密密实实的网,是他的嘴唇贴在她左耳,拿一把低哑诱人嗓音说世上最美的情话,活生生将她拖进温柔陷阱不能自拔。

    “别怕,别怕,听我的,听我一回……月浓……”说着说着抱住她往角落里退,两人耳鬓厮磨羡煞旁人。

    傅启年看不下去,呜呼哀哉,“云山兄,都这种时候了,还顾得上这个,真是人间痴情种……”

    再看,他二人已纠缠在拐角处,没有光的地方他与她纠缠不离,更看得人面红耳赤。直到他向后勾一勾手,高放低着头,无声无息跟上,把预先准备好的绳索递到他手里。

    “听话,月浓,我不会害你……”

    “我不信,我一会儿就拍死你。”

    听到这句软绵绵威胁,他反而勾了勾嘴角,低头忙碌时画出一道温柔的笑,但手上的力道却不减,将她绑的一丝缝隙都没有,直挺挺不能动弹。

    最后说:“等离开这里回到京城你再拍死我。”

    她这时候才醒过神,却已经回天无力。傅启年凑过来,对顾云山满是钦佩之情,“美男计,真是高招。我早就说过,若论美色,小云云在京师绝对是数一数二。”

    月浓道:“你们绑了我只会死得更快。”

    彭涛问:“现在怎么办?”

    顾云山道:“你记不记得码头还有一艘船?”

    高放道:“大人,那木船卑职查探过,已经荒置多年,船体腐烂,恐怕难以支撑。”

    彭涛却说:“事到如今,再是破船也要试一试,更何况眼下只剩五个人,勉强也能挤一挤。”

    顾云山道:“我看那船至多乘两到三人。”

    傅启年道:“挤一挤,这种时候也不讲究许多。”

    彭涛自告奋勇,“我出身江南渔乡,木船也曾见过不少,我先去码头看看,能修就修。”

    “也好。”顾云山沉吟,等彭涛一转背便使个眼神给高放,让他在后方跟上。

    两人走后,傅启年才问,“你不放心彭大人?”

    “多个人总是稳妥一些,这个时候不该单独行动。”

    一时间留仙苑只剩下三个活人,东边是“破破烂烂”的“李香君”,西边是身首异处的喜福,楼上有红玉、阿禾,地底还留着杨小侯爷两瓣身子。

    顾云山苦笑一声扶着月浓在庭前落座,眼睛望着喜福死后惨状,漠然道:“这个案子离得近,我记得十分清楚。隆庆十四年冬天,锦衣卫千总快马回城,就在桐花小巷中丢了脑袋,也是像喜福一样,被一根细丝割得身首异处。”

    “是啊,那又是一场无头公案,现如今想一想还觉得瘆的慌,更不要说亲眼目睹,唉……魂都要丢了。”傅启年一叹再叹,双手撑住膝盖,一身颓丧。

    顾云山侧坐,面向月浓,再扶着她双肩令她背对自己,不知几时藏了一把小玉梳在怀中,这下拿出来仔仔细细给她梳头,“当年案件初发之时官府束手无策,多年来亦无进展。拿到跟前来再演一遍,还是满头雾水。他恐怕已经当我们是酒囊饭袋,背地里笑了不知道多少回,啧啧啧,一群废物。”

    手一抖,月浓嘶嘶地抽气,“不会就别乱弄,我都要给你梳成秃子了。”

    顾云山连忙安抚,“你放心,老爷我一定给你梳个好的。”

    月浓道:“梳个好的又怎样?预备亲手送我上路不成?”

    他不理她,专心致志与手上一小撮乱发搏斗。梳通之后开始编辫子,看得傅启年目瞪口呆。

    他手上翻着花,告知傅启年,“他越是得意,越是容易掉以轻心。”

    “谁?”

    “哎呀,没有头绳啊。”

    月浓烦得很,根本一个字不想多说。谁晓得他余光瞥见横躺着的“李香君”,忽然间灵光一闪,“我去她脑袋上给你拆一根。”作者:左无非无赖修仙

    “你敢!”她记得跳脚,“敢给我用它的,我跟你说顾云山,我说拍死你就拍死你!”

    转眼间来回,他已经干净利索地绑好了辫子,还要邀功,“你看,给你多拿一朵小红花,多好看。”

    她猛地回过头,咬着牙,瞪他,恨不能拿眼睛瞪死他,“顾云山,你故意的是不是?”

    他点头,承认得又快又坦然,“难得你被绑,那老爷我不得尽情地……玩弄玩弄你?”

    傅启年在旁边补一句,“瞧见没有,早说过他不是好人。”

    顾云山又从怀里掏出一盒胭脂来,在她眼前晃悠,“再给你弄个红脸蛋儿!”

    傅启年都惊讶,“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些玩意?”

    “红玉屋子里样样都有,怎么,你也想试试?”

    傅启年摇头,想找个犄角旮旯躲起来。不然接下来的画面多血腥,实在是吓得你魂飞魄散。

    月浓咬紧后槽牙,“顾、云、山!”

    彭涛折返留仙苑,已然是黄昏日落之时,没被密林中乱飞的乌鸦吓唬住,却被顾云山身边眉粗面红的“纸扎小人”吓得一个激灵,“顾大人,你要给余姑娘安排阴婚?”

    他现在在月浓心里根本排不上号,她如今第一恨的除了顾云山没别人。

    顾云山毫不在意地笑了笑,好歹向左跨一步挡在红脸红唇的月浓身前,“码头是什么情形,船能用吗?”

    彭涛道:“能,也不能。”

    “怎么说?”

    “船身腐烂,但如果刷一层桐油,想来勉强能用。”

    “桐油?”

    “不错。”彭涛点头,往主楼内部走,“岛上往来船只不少,桐油这种东西,应当是有的。先去库房看看,二位还是留下陪着余姑娘,我与高放一同去即可。”

    高放暗地里望向顾云山,见他并不反对,适才继续跟着彭涛行动。

    留下顾云山,转过身,面对一张脸已无处下笔的月浓,依然兴致勃勃,“我再给你画个花胡子。”

    天黑了。

    彭涛与高放一人端一只烛台照明。库房设在厨房对角处,门上一把大锁,让高放举着斧头劈开了事。两人走入房内,案台上一张蛛网破了半边,小蜘蛛正在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修补。

    高放与彭涛一个向左一个向右,寻找桐油。

    彭涛弯着腰,细细地看。忽而背后一股凉风钻进来,吹得他手中烛火明了又暗,突然间脚底一滑,狠狠摔在地上,烛台也摔出去。明火遇油,一瞬间燃起来,已经烧上他后背。

    原来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油,情急之中不但爬不起来,更是惹火烧身。他急得大呼救命,但万幸身边还有另一人,高放立刻放下烛台去救,却不知道这时候火焰烧断了绳索,设在屋顶的一锅油刹那间倾倒,灌了彭涛满身。

    也就是在这一刻,轰的一声,火舌包裹住彭涛,在夜幕下疯狂燃烧。

    彭涛凄厉的叫喊声也把傅启年与顾云山引过来,傅启年说去厨房找水,召来一瓢水,跑过来已经撒了大半。

    彭涛变作火人,被烧得乱闯乱撞,最后停留在库房门边,已一个前尘祈祷的姿势跪倒在顾云山身前。

    同时库房着火,四处皆是哔哔啵啵声响。高放立时将顾云山拖回院内,“大人当心,这不是普通的火,这里头上了油,任谁也躲不过。”

    顾云山木呆呆望着越烧越旺的大火,呐呐道:“怎么办?现在……”

    “还能怎么办?起火了,赶紧跑。”是月浓,不知道什么时候蹦到他身边。绳子还绑在她腿上,却也缚不住她。

    傅启年附和说:“再不走,整个留仙苑都要烧干净。”

    真能走的了吗?

    每一个人,都心存疑虑。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