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8章 孤岛(十六)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八章孤岛(十六)

    京城,大理寺。

    到最后萧逸还是把鸡棚打扫完毕,顾辰也终于放开手让阿毛自由地在焕然一新的鸡棚里咯咯哒。

    没有七爷的日子就像学生没了老师,花草没了根茎,春风不带细雨,寡妇失了姘夫……

    一切都是如此了无生趣。

    不如打牌。

    又开始打牌。

    打叶子牌。

    顾辰手里握着无量数、金孔雀、玉麒麟三张大牌,小孩子心里藏不住事,忍不住从牌面山移开眼,偏过头望着眉头紧锁的萧逸嘿嘿嘿地笑。

    萧逸愤愤道:“别得意,拿一手好牌也不一定赢,哥哥今天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叶子牌高手。”

    顾辰不以为意,“就你?啧啧,吹牛比放屁还勤快。”

    又发愁,“七爷今天该回了吧,好久没见,好想七爷和月浓姐姐,没有他们的日子,寂寞得只想爆炸。”

    萧逸摇了摇头,以一个过来人的姿态开口品评,“搞不好他俩回来的,都不完整了……”

    “什么意思?”

    “你小孩子家家的别乱打听。”分明是他先挑起话头。

    “一百子。”顾辰手里牌太好,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打什么,挑挑拣拣出一张三不靠。

    萧逸大喊一声“碰张”,再而说:“大人这时候恐怕已经在船上了,见识过花花世界天仙美人谁还看得上余月浓那烧火丫头,哼,回来就让她滚蛋!”

    “放屁狗,你就是嫉妒月浓姐姐。”

    “我嫉妒她?你倒是说说我究竟嫉妒她什么?嫉妒她人傻还是嫉妒她脾气大?”

    顾辰保持耿直,“嫉妒月浓姐姐人长得美,也嫉妒七爷对她好。你现在不但是放屁狗还是红眼猫了呢。”

    “我……我……”一摊牌一拍桌,“胡了!”

    顾辰瞠目结舌,全然不敢相信,萧逸一手凑也凑不拢的大烂牌居然赢了他,还要听“放屁狗”自鸣得意,“哥哥早说了,就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赌、圣!”

    顾辰不服气,鼓着腮帮子憋着嘴生闷气。

    萧逸得寸进尺,“让你干什么呢?我可得仔细想想……”

    顾辰低头默默撕着手指头上的碎皮屑,越发地想念七爷。

    七爷呢?

    七爷被溅了一身血。

    这一刻他与月浓之间隔着午后的光、光影之中漂浮的尘埃颗粒、一根锋利细长的线、一具无头尸、一场喷血的盛宴、一颗滚落的人头。

    鲜血缠绕着无极丝,将原本近乎无形的丝线染出血色的光。人头咕咚咕咚滚下阶梯径直滚到月浓脚边。

    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张着嘴双眼外凸神色惊恐的喜福。

    再抬头,顾云山也与喜福同样表情,睁大了眼怔怔望着她,哑然。

    “看我做什么,我才刚来。”

    她在门口,逆着光。顾云山等人齐齐站在三层阶梯处,满面惶惑。彭涛自顾云山身后绕到身前,还是那一副官老爷审犯人的模样,扼他一回也没长进,一开口就让人满肚子蹿火,“余姑娘轻功盖世来去无踪,我等如何知道你何时来何时去?总不会这次还是凑巧。”

    “把话说明白。”

    “还要装蒜?”

    她抽出剑来指向顾云山,“你来说——”

    顾云山却问:“你方才去哪儿了?”

    “现在是我问你方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不是让你来问我。顾云山,别以为我真不敢动你。你要有一个字说得不好,我照打不误。”动一动手指头,仿佛拧断他那截白白嫩嫩小脖子比捏死一只蚂蚁简单。

    他叹一声,慢慢走下阶梯。“方才你走后,我与老傅、彭大人都转回第三间想查一查迷药是如何下的,留下高放与喜福在红玉房间收拾残局顺带查验现场,突然隔壁一声惊叫,走到长廊上就看见喜福疯了似的往下跑,就在这里——底层楼梯第三节,突然间身首异处。”他在细若无形的无极丝之前站定,一滴血终于重得挂不住,滴答坠在他脚面。“还请各位摊开手让顾某一验。”

    他继而沉默,弯腰避过蹦得紧紧的无极丝,走到持盛怒中的月浓身边来。

    而彭涛从善如流,头一个摊开手走下阶梯,坦然向众人展示,“无极丝做得细不见,必定吹毛断发,要将它固定在两柱之间,势必要在手上留下划痕,谁手中有此痕迹,谁就是凶手。”说完好整以暇望着月浓,似乎只等她自投罗网。情刻骨之花自飘零

    傅启年同高放也一并走下楼,穿过无极丝时傅启年心中仍是发憷,嘀咕说:“能不能先断了这东西,横在这里我真怕稍有不慎就跟喜福一个下场。”

    顾云山道:“无极丝柔且韧,非常人可断。”

    “唉……这都是是么事啊我操。”他摊开双手在顾云山与彭涛面前展示,“我的,嫩不嫩?美不美?”

    谁也没心思玩笑,接下来是高放,除了红玉的血,什么也没有。

    只剩月浓。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有怀疑也有恳切,更多的是半信半疑纠结犹豫的复杂。她心中藏着千万个委屈,却一个字也不能说,必须咬紧牙关绝不示弱。她跟着黎青学了大半辈子,怎么会把这几个弱鸡放在眼里?

    可是,好想哭。

    “看什么看!”这回凶的是傅启年,把他吓得一缩脖子,只剩个怂样。

    她红着眼,放下剑,将心底残余的那一星半点希望都系于顾云山手中,“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我做人做事从来懒得跟人虚以委蛇。”再换个凌厉如刀的眼神,投向彭涛,“要验也没有什么不可以,但验出来若是没有,我要你给我跪下,磕头认错。”

    彭涛冷笑一声,并不应对。

    顾云山微微颔首,不催不急,给了她足够的耐性。

    月浓伸出右手。

    少女的手指修长细嫩,仿佛是春天枝头初生的嫩芽,如玉又如雪,莹莹润润,蓦地教人心头骚动——痒。

    她右手除了持剑的茧,再无缺憾。

    她掀了掀眼皮,瞥一回顾云山,望见他面沉如水一语不发,不由得心酸,收回了右手,再将左手伸出去,这一回自己都懒得看,晃了晃便问:“看够了没有?现在该谁给我磕头认错?”

    四下寂静,无人发声。一阵风误闯禁地,吹起她耳边碎发,亦吹起顾云山衣角。

    “月浓……”他紧握双手,不自觉的,连声音都在发颤。

    她尚且不知真相,还在赌气,“别叫我,这回我再也不听你的了,真是烦死彭涛,多嘴多舌胡编乱造……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傅启年惊诧道:“余姑娘,你手上……”

    “我的手怎么了——”定睛一看,连自己都吓得后退,一记重锤落在胸口,闷在里头疼,“怎么会这样……”

    她左手食指与中指上各有两道细细的划痕,与楼梯口的无极丝相互比照,竟能完全吻合。

    “这……这怎么可能……”她喃喃,不能置信。

    傅启年问:“怎么是左手?我没发现余姑娘是左撇子啊。”

    顾云山面无表情,“你说过你最爱用双刀……”

    “顾云山!”她当下认为往日情义不再,她被顾云山彻底背叛,这个奸险小人,她只想一刀杀了他解恨。

    彭涛的脸在她看来恶心到了极点,疑犯落网,他得意洋洋,“余姑娘,你还有何话说?”

    月浓连退数步,慌乱之中被门槛绊住,差一点扑倒在众人之间,她仔细回想,混乱中了悟,“我知道,一定是船夫,是他!是他趁我晕倒之后在我手上留下这些,好让你们都以为是我做的,你们这群混账王八蛋,你们冤枉我了!”

    顾云山只静静地怜悯似的望着她,半个字不肯多说。

    高放忽然发声,平静如死水一潭,“三位大人,方才荒乱卑职不曾呈禀,方才在红玉床底发现船夫尸体,喜福也是因此吓得慌不择路。”

    “死了?”她眉间紧锁,全然无法相信,“我明明昨天晚上才见过他,怎么会是死人?”

    高放道:“尸体已僵,看情形,已经死去多日。”

    “为什么会这样?不可能……这不可能的……明明他昨夜出现在红玉床前,穿着那件破衣裳,拿顾云山的命逼我……”她扶着门框陷入清晰却又不能确信的记忆,仿佛落尽无底深渊,满心满眼都是绝望,“都是你!”她愈发恨上顾云山,“早知道就不管你,与他斗上三百招,我就不信我会输给一个瘦猴子。”

    回想起来,仍是不能确定,“不行,我得上去看看床底下死得究竟是人是鬼。”

    彭涛横在她身前,“真相大白你还不束手就擒!”

    “束你个大头鬼!滚开,不然一剑削掉你那颗头。”

    傅启年藏到顾云山身后,“云云云云山兄,这都看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死不得啊。”

    顾云山被逼到绝境,心一横,张开双臂死死抱住她不放。

    咦,这是什么绝招? 2k小说阅读网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