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36章 孤岛(十四)

本章节来自于 奸有此道 http://www.zilang.net/245/245912/
    第三十六章孤岛(十四)

    烛火亮了,高放新点燃一只小臂粗的蜡烛,罩在纱制的灯罩里,朦朦胧胧之间透着男男女女或女女男男的暧昧。

    傅启年在黑暗中被吓出一身冷汗,一只手横在小圆桌上,安安静静喘气。

    顾云山从柜子里翻出一套棋,挪开了茶具将棋盘摆上,傅启年问:“你打算下一夜棋?”

    他颔首,“正是,不然长夜漫漫要如何打发?”转而望向彭涛,“彭大人可有兴致?”

    彭涛淡笑道:“有也得有,没有也得有。难不成顾大人还打算放我一人回去?”

    “你床上‘连血带肉’,恐怕也睡不安稳,不如我等三人杀上几回以慰良夜?”

    “甚好,那……我先来?”

    傅启年一让,“话太密,让我先歇口气。”

    高放与喜福都老老实实坐在原处,几乎是一动不动。

    顾云山执黑,彭涛执白,一攻一守,棋盘格上厮杀。

    彭涛捏起一子久久不落,“顾大人当真如此笃定,彭某人就是幕后真凶?我思来想去,杀这么多人,如果是我,那目的为何呢?”

    傅启年道:“同朝为官,难免不在暗中置气。”

    彭涛苦笑,“在二位眼中,我是如此小肚鸡肠之人?”

    顾云山摇了摇头说:“信与不信都不重要,等凶手杀到只剩最后两人,真相不辩自明,只不过不晓得你我是否有命撑到那一步。”

    傅启年道:“你有余姑娘护着有什么可担心?”转而又想,“余姑娘与红玉两个人……你真能放心?”

    顾云山在棋盘格上落下一子,意在突围,“担心如何不担心又如何?她身边少了我这么个累赘,还有你这么个大累赘,反而更安全。”

    “说的在理,不过……”

    “还要不过什么?”

    “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那就不要讲。”

    “无奈我憋不住,你就让我问吧。”傅启年思来想去不能不问,“你跟那余姑娘之间,是动了真心了?”

    顾云山被这话噎住,提子的手僵在半道,难得一回木呆呆没表情,“生死攸关的时候你就想着问这个?”

    傅启年捏着扇子敲打桌面,蓦地兴奋,“你这可是铁树开花水倒流,万万年难得一见,身边竟然多出一个水嫩嫩小姑娘,自小乔之后你有多长时间没正眼看过女人?要不是今儿遇上余姑娘,我还真以为你就打算这辈子左边萧逸右边阿辰混天黑地往旱路去——”

    “胡说八道,你早年间答应过我什么?都是放屁?”

    “那……我也是一时情急提到她,你生什么气?还不知道活不活得过明天,小云云你就不能给我句准话?”

    顾云山瞥他一眼,低下头继续琢磨棋路,彭涛捏着黑子低头窃笑,前一刻厚重的死亡阴影一扫而空,傅启年对于顾云山的私密事抱有常人不可想象之热情,不管对方如何冷言冷语,他依然锲而不舍,“难不成是真的?哎哎,虽然一路上我也对余姑娘之英雄气概心生仰慕,但朋友之妻不可夺,让给你又如何?”

    顾云山无奈道:“你若想要也不是不成,正巧小月浓腿刚好,闲来无事可以踹你练脚法。”

    傅启年顿时间被打击得偃旗息鼓,彻彻底底焉了,再不吭声。

    本以为终于能清净少许,谁知道竟然换彭涛上阵,“我看余姑娘对你可是情真意切,顾大人千万不要辜负了余姑娘一番情意。”

    “哪来的情意?不过是看她力气大干活利落罢了。哎?怎么尽说我?不如还是聊聊凶手,彭大人,你以为凶手下一个目标是谁?”

    彭涛落子,合围,“当然是你。”

    “我?”

    “负心汉,人人得而诛之。”

    傅启年却道:“彭大人此话不妥,你若是早几年认得他,恐怕要当他是世间难寻的痴情子,可怜可叹,可怜可叹哪……”

    “我劝你闭嘴,这种境况下越是话多越是死得快。”

    “好,我闭嘴,您二位慢慢琢磨。”

    一会彭涛又道:“那凶手身上难道不带任何行凶物件?反正只剩几个男人,不如搜一搜。”

    顾云山颔首,“这法子不错。”

    “搜?我这辈子还没被人搜过身,谁来搜我?可不要毁了我的清白之身。”傅启年却打个呵欠,突然间困得发慌,上下眼皮打架,一下倒在桌面上,说睡就睡。

    “怎么回事?”顾云山与彭涛对看一眼,心知不好,刚要起身,眼见他一样软倒在桌上,双眼紧闭,再无动作。

    初夏,日光明媚。

    顾辰坐在房檐上,荡着一双细长的腿,监督萧逸打扫鸡舍。

    萧逸扛着扫帚蒙着面,头上紧紧裹着褐色头巾,每一跟头发丝儿都仔仔细细藏进布巾里,生怕沾染了一星半点的鸡屎味儿。

    “臭死了臭死了!怎么会有你这种人,好好的屋子不住,非……住鸡棚里!”火芙蓉

    顾辰晃了晃腿,摸了摸怀里那只小公鸡,“你小点儿声,吓着我儿子了知不知道?”又咕咕咕地安抚他亲儿子一阵,反击道:“愿赌服输,叶子牌你打输了就得给我扫鸡棚,不然你就是专吃狗屎的癞皮狗孙子。”

    “老子不干了!”萧逸甩开扫帚,大跨步走到鸡棚外面撤掉蒙面巾吭哧吭哧喘气。

    顾辰爱怜地抚摸着阿毛的鸡脑袋,十分好心提醒他,“你小心一点,我最近新练一种功夫,能够隔空把眼珠子一起挖出来,你想第一个试?”

    想也不用想,萧逸当下一定是吓白了脸,喉咙嗓子里骂骂咧咧咕咕哝哝。顾辰低头继续抚弄阿毛,“乖儿子,你为什么发抖?”

    萧逸在院子里叉着腰大喊,“你他妈爬那么高,你儿子吓得打抖。”

    “胡说,我儿子才不像你那么没出息呢。”他平躺下去,换个姿势把阿毛举在胸前,驾着腿望着碧蓝如洗的天,琢磨说,“不知道七爷怎么样了,有月浓姐姐在,又是那种阿毛都不敢去的地方,七爷一定少不了一顿打……”

    “拉倒吧。”看起来,萧逸似乎是深谙此道,对顾辰这类小毛孩儿很是看不起,“那是*窟英雄冢,我们大人这样的英雄人物也不能免俗。余月浓这个死丫头摆在京城还能看,去了留仙岛立马被比下去,活生生一个烧火丫头,大人才不会多看她一眼。”

    “不许说月浓姐姐坏话!”顾辰坐起身,咯吱窝里揣着阿毛,死死瞪住萧逸。

    “说她又怎么地?”

    “你敢说她我就把你摁在地上给阿毛骑。”

    “呸!臭不要脸!”

    好家伙,一语不合,大理寺后院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的热闹。

    留仙岛仍然笼罩在一片愁云惨雾之中,重重阴云压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好在黑夜已过,黎明破晓,阳光洒在森森白骨之上,遍地烁金。

    傅启年头一个醒来,先坐直了定一定神,继而是顾云山揉着额角坐起来,两人相视无言,顾云山睁眼头一件就是环顾四周,见高放喜福彭涛傅启年都是全须全尾地睡着,高放那死胖子鼾声雷动,也亏得他昨夜能睡得着——

    不对!

    一着急起得太猛,头晕目眩径直跌坐回原处,傅启年把彭涛推醒,捏着后劲问他,“你急什么,这不都好好的吗?”

    顾云山顾不上搭理他,三两步跑去隔壁,一抬脚把门踹开,“余月浓!”

    看清了,却不敢再上前一步。

    她呆呆坐在床边,沾了满身血。他进门时她正盯着自己被鲜血染红的双手发愣,似乎没能明白过来这间屋、这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没再犹豫,径直冲进来握住她双肩,力道大得连她都觉得受不住,一双空落落的眼睛也终于有了神采,她望着他,还是没能领会,“好多血,好恶心……”

    顾云山却在她身上翻来翻去,“你受伤了?伤了哪儿?手?肚子?还是脑袋?”他的手指微凉,把她原本柔顺的长发揉得像鸟巢,寻寻觅觅也没找到伤口,直到他终于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看向她身后倒在血泊中的女子。

    是红玉。

    他放开她,伸手去探红玉鼻息,再而是脉搏,“死了。”

    彭涛与傅启年也一并闯进来,望着满身是血的月浓,双双愣在当场。

    许久,才听见月浓喃喃道:“死了?谁死了?”

    “红玉!”顾云山急得跳脚,“她就死在你身边,你竟一点也没察觉?”

    “我……我晕了。”她如恍然大悟,扶住他肩膀掀他衣襟,“你没事吧?万幸,喉咙还是好的。”

    “什么意思?”

    她正要开口,彭涛从后方斜插过来,将死在小床内侧的红玉粗略勘验一遍,郑重道:“她身上共有十一处刀伤,匕首仍留在腹内,流得满床都是血,余姑娘你别告诉我你昨儿晚上就这么睡过去,丁点响动都没听着。”

    “没有。”真是个实心眼的孩子,人家怎么问她就怎么答,辩解的话都不多说一句,急得顾云山满脑袋冒汗。

    既然抓到蛛丝,彭涛的审问怀疑则变得顺理成章,他继续问:“余姑娘自称用毒高手,昨夜可曾与我们一般中了迷药?”

    月浓摇头,“我没中毒,迷药这种东西粗鄙得很,我不可能闻不出来。”

    “好得很。”彭涛步步紧逼,“昨夜又是谁坚持与红玉一道离开?”

    “是我没错,可是——”

    “不必可是,我只有最后一句。余姑娘,今日一早你与红玉之间必死一人,活下来的就是凶手,这句话是不是出自姑娘之口?”

    “我……我怎么知道…………”

    彭涛后退一步,站到傅启年身边,“真相已明,还有什么好说?顾大人,做决断吧。”

    月浓站起身,抬手拂开耳边乱发,也蹭得侧脸一片血红,她双眼冒火,下一步就要持剑劈了彭涛。

    “人不是我杀的。”

    彭涛道:“除了你,还能有谁?”

    “船夫!” 2k小说阅读网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 (紫琅文学http://www.zilang.net)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兜兜麽的小说奸有此道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网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处理!
奸有此道最新章节奸有此道全文阅读奸有此道5200奸有此道无弹窗奸有此道txt下载奸有此道吧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兜兜麽所有。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请联系我们,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谢谢!
紫琅文学